简/繁 体
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国际>>今日国际热词>>日本大选

当地时间11月28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街头向民众发表演讲,希望民众继续支持自民党候选人。

中新网12月18日电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领导的自民党,在12月14日的众议院选举中胜出,连同盟友公明党继续保持国会三分之二的绝对优势;胜选后的安倍一心想要推动修改和平宪法。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社论称,果真如此,那势必将分散日本政府复兴经济的努力,在国内增加无谓的政治纷扰,在国际制造区域紧张。安倍应该认识到自己的当务之急是复兴日本经济。

选举胜利让安倍的首相任期,从仅剩两年延长多两年至2018年;并且也抑制党内其他派系对首相宝座的觊觎。这对于落实他所提出的“安倍经济学”,要提振日本经济,有正面积极的作用。然而,低落的投票率——只有52.7%,是二战以来最低的纪录——意味着选民对安倍政府的授权相对有限。日共意外的胜利,显示了反对的民意其实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共同社在选后两天所做的民调发现,认可安倍内阁表现的民众只有46.9%,比10月的民调下滑了1.2个百分点;不认可的民众则上升了5.1个百分点,达45.3%。尽管安倍把选举结果视为对“安倍经济学”的信任投票,高达62.8%的民众却不认为他的政策能改善经济,只有27.3%持正面看法。此外,55.1%的民众不支持安倍的国防和安全政策,只有33.6%表示支持。

“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更大胆的金融政策、财政政策和体制改革——至今已经射出了两支,政府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增加公共开支、日币贬值、2%的通货膨胀率目标等,来刺激股市和出口,企图借此带动消费。虽然出口确实因日币贬值而有所增长,消费税从5%提高到8%,以及入口成本的增加,都打击了国内经济活力,导致第三季经济萎缩了1.9%。日本中央银行15日公布的“短观”数据也表明,制造商对前景更为看淡。

对此,经济学界的普遍共识是,振兴日本经济的主要动力,必须来自体制改革,也就是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日本的国债在2013年已经高达10.46万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227%——欧元区爆发主权债务危机时,最严重的希腊,国债仅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25%。安倍提高消费税,正是要应对这一挑战。但原本在明年4月把消费税从8%再提高到10%的计划,因为消费需求趋软而展延18个月。

文章称,人口老龄化,是日本面对的另一个长期挑战。65岁或以上的日本人,已经占总人口近26%。无论是劳动力的减少、消费市场的萎缩、医疗福利开支的增加等,都会威胁日本的国际竞争力。要给国内劳动市场松绑,对外国资本和人力开放,却必须面对既得利益者的巨大阻力。胜选为安倍争取多两年的改革时间,尽管未必足够,却还是值得珍惜的宝贵机遇。

让人担忧的是,在经济改革之外,安倍念兹在兹的,还有修改和平宪法的政治目标。从他的出身背景与从政经历观察,颠覆美国强加于日本的政治枷锁,恢复“正常国家”地位,是安倍的政治信仰。因此,不顾中、韩等亚洲邻国反对,以首相身份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否认日本逼迫殖民地妇女当军妓(慰安妇)的历史;解除集体自卫权的限制等等,均可能是他接下来会继续做的事。

果真如此,那势必将分散日本政府复兴经济的努力,在国内增加无谓的政治纷扰,在国际制造区域紧张。结合投票率及民调等数据观察,本次选举带给安倍的政治资本并不多。就算全数用在推动经济体制改革上面,也不尽然够用,更遑论浪费在政治与外交课题上面了。从日本乃至本区域的共同利益出发,人们只能祈愿安倍意识到自己的当务之急。

中新网12月17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7日报道,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为一“亲商”政党,要求企业给员工加薪的事在过去做得不多。安倍上台之后,为尽快摆脱通货萎缩,达到提升物价2%的目标,已连续两年替日本老百姓争取加薪。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众议院选战中猛打“经济牌”,选后不得不兑现承诺。他16日在首相府内召集企业团体和劳动组织,展开“政劳企”的三方会谈。在会议中,他大力要求企业团体提升员工工资,以便让日本经济能获得全面提升。

安倍指出:“我希望日本企业界尽最大可能,明年和后年4月都给员工们加薪。只要日本人民连续两年收入增加,那我所实施的安倍经济学就能渗透日本各个角落。日本整体的经济指数也会因此上扬。”

日本当局昨天也与企业团体缔结了一份协议书,内容除涉及加薪外,也要求日本各大企业,充实员工的育婴支援配套。

其中有一项反映安倍也针对日元贬值课题,要求已受益的大型企业作出利益分享,“获益的大型企业不能独吞利益,有必要把同等盈利分配给外包公司。”

日本企业代表16日在会议上都在协议上签字,也表示会尽量配合。日本电器业劳动组织会后表示,明年4月份会为员工争取涨薪平均6000日元。据了解,这将会是该业界相隔17年的涨薪。

据一报道,日本企业团体也并非毫无条件配合安倍。自民党内正在检讨一项给日企业削减公司税的计划,最终会把目前高35%的税率下调到20多%。明年将先减2.5个百分点。

《日本经济新闻》16日引述安倍经济智囊见解,认为“安倍经济学”要取得成效,最先必须要让日本家庭口袋够饱。其次,是要看日本企业的配合度。就其所知,日本企业存有的现金达200万亿日元,它们能否在投资设备以及加薪上有慷慨的动作极其关键。

日本第47届众议院选举投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自民党总部为当选者贴花。孙冉 摄

中新网12月17日电 据日本《读卖新闻》17日报道,读卖新闻社15日、16日就日本众议院选举实施紧急舆论调查。对于自民党与公明党取得压倒性胜利,46%民众表示“不好”,超出认为“好”的38%。

此外,55%民众就自民党获取的议席数表示,“如果少一点就好了”,多数民众均表示自民党“赢过头了”。

就自民党获胜的理由,65%民众表示“比其他政党好”,民众多认为民主党等在野党“不成器”而导致自民党胜出。82%民众认为需要能够和自民党对抗的政党,可见民众对“一强多弱”政治状况的担忧。

日本第47届众议院选举已尘埃落定,首相安倍晋三率领的执政联盟自民党与公明党斩获326席位,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日本政府与执政党将于24日召开特别国会,组建第3次安倍内阁。

日媒:安倍欲谋求长期执政或将重拾保守路线

  图为安倍在众院选举后的首次记者会上。

中新网12月16日电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5日举行了众院选举后的首次记者会,显示出希望在2015年秋季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获得连任、以实现长期执政的姿态。《日本经济新闻》16日撰文指出,在密切关注经济复苏的同时,安倍色彩更为浓厚的政策路线正浮出水面。

文章称,“我将毫不动摇地沿着这条道路坚定地走下去”。安倍首相在记者会上不断地发出豪言壮语。为了推进安倍经济学,他表示正考虑于16日要求日本经济界在明年提高工资。以执政党赢得众议院三分之二议席的民意为后盾,由首相官邸主导的政权运作将得到进一步强化。

安倍虽然强调不会改变优先经济的方针,但在当天的记者会上,关于安全保障和修宪问题的发言却不绝于耳。

文章还称,“此次是在做出(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内阁会议决定后举行的选举,(选举获胜说明)在这一问题上同样也得到了支持。践行承诺是执政党的使命”。安倍言中之意是希望加快完善安保相关法案。安倍第一次担任首相时,执政仅一年左右就下台,从那以来,把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付诸具体实施的安保法制就成了安倍的夙愿。

文章指出,对于在第一次执政时并未触及的修宪问题,安倍此次也显示出积极态度。国会要想提出修宪议案,需要得到众参两院各三分之二以上赞成。此次众议院选举的获胜为预订在2016年举行的参议院选举后实现提交修宪议案打下了基础。对于修宪,安倍在14日夜间称:“是我的重要目标和信念”。而他15日也表示:“为了深化和扩大全民的理解与支持,我愿意作为总裁继续努力”,已经主动站到了创造修宪环境的最前列。

文章还指出,无论是完善安保相关法案还是修改宪法,在日本都将会成为引起民众意见分歧的政治难题。安倍政权因顾及到公明党对于向海外派遣自卫队的慎重态度,此前已将完善安保相关法案一事推迟到了明年4月统一地方选举以后。要想在明年春季将相关法案提交国会,自民党首先面临着如何与公明党协调的课题。

“如果为此次选举的数字沾沾自喜而忘掉谦虚,我们将会在瞬间失去国民的支持。希望时刻保持紧迫感”。安倍在记者会上如此道。

文章称,在2006至2007年安倍第一次担任日本首相时,依靠当选之初的高支持率,过分地提出摆脱“战后政权”等保守色彩浓厚的政策,最终导致了匆匆下台。安倍对此进行了反省。从2012年起,安倍在第二次担任首相后的2年时间里,提出了按照安倍经济学全力摆脱通货紧缩的方针,在15日的记者会上表示今后将继续秉持这一姿态。

文章最后指出,安倍将在2015年9月结束作为自民党总裁的本届任期。在记者会上对于这方面的提问,安倍摆出了拒绝回答的态度,说:“提这一话题也太早了”,但又同时称: “将为获得众人的支持而不懈地努力”,希望连任总裁的意图表露无遗。

据日本时事通信社12月16日报道,日本第47届众院选举于15日落下帷幕,执政联盟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共获得超过总席位三分之二的325个议席,获得大胜。日本民主党也因此面临自主重组或在野党重组的重大抉择。目前,自民党“一党独大”的局势还在持续,维新党内部也有意见称,应和民主党的部分成员进行合作,展开在野党重组。同时,由于民主党党首海江田万里落选并宣布辞去党首职务,民主党新党首选举进程也在种种暗流涌动下积极向前推动中。

据悉,海江田万里之前受到很多工会派的议员支持,加之一些其他原因,因此素来对与维新党等共同进行在野党重组持否定态度。在上届众院解散前,日本前外相、民主党前党首前原诚司曾向海江田提出建议,希望民主党能和第三极政党共同结成新党,但遭到海江田拒绝。虽然民主党也一直在积极接受从其他政党退出的部分议员,但其“以民主党为中心”的路线则始终未改变。

与海江田意见相近的还有民主党当前的代理党首冈田克也,以及民主党干事长枝野幸男。冈田克也认为,将号称日本“经济内阁”的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抛置一边,与维新党等组建新党企图改变选民们对民主党的看法,是没有前景的。

针对维新党共同代表桥下彻提及“应和民主党部分成员进行合作”一事,日本民主党的一名干部也于15日高傲评论道:“没必要采用这种策略。民主党有必要和那些比自己弱小的政党沦为一谈吗?”


目前,民主党党内有观点认为,希望把重建工作委托给代理党首冈田克也或干事长枝野幸男,推荐二者之一成为新党首。但同时也有观点认为,应该把新党首的位置交给对“与其他党合作重组”这一建议的态度较为和缓的前党首前原诚司和前干事长细野豪志。民主党一新生力量便于15日催促这二人出马道:“这次可不是让来让去的局面,要出马的话我们可以提供推荐人。”他还对冈田克也和枝野幸男二人表示不满称:“他们没有带领民主党在众院选举中获得更多议席,是罪人一样的存在。他们没有成为党首候选人的资格。”

据悉,细野豪志一派的人员已于15日晚在东京一家酒店召开了会议,讨论今后该采取何种对策。目前日本有舆论认为细野豪志有望接替海江田,成为新人党魁。但针对希望他参选党代表的热切呼声,细野豪志15日上午曾向记者表示,众议院大选之战刚刚结束,自己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时事通信社分析称,主张在野党重组的前原诚司若成为民主党新任党首,或许会招致工会派议员们的反对。对此,维新党干事长松井一郎于15日在大阪市政府对媒体表示:“希望看到民主党部分成员的决心和觉悟。如果因为紧张的选举大战结束,便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悠闲自得的话,还是趁早收回自己之前的豪言壮语吧”。时事通信社称,此言意在督促前原诚司尽早迎难而上,投入党首竞争中。

日媒:安倍选后或在历史问题上发声为修宪铺路

  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中新网12月16日电 日本共同社16日撰文指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在本次大选前就战争责任问题表态称:“过去那场战争的原因何在,必须交由历史学家去判断。”随着自民党在大选中获胜,支持安倍的保守派势必将要求其在历史上拿出强硬言行,为修宪铺路。

文章称,一名日本政府消息人士预测“安倍迟早会在舆论的推动下解除禁言”。其着眼点正是历史认识和修改日本《宪法》第九条问题。安倍的“内心所想”也许是:向深受“自虐史观”影响的现代日本传播“正确的历史观”,重塑国家自豪感。

文章指出,首先摆在安倍面前的,是为2015年战后70周年拟定“首相谈话”。虽然安倍在14日晚的广播节目中表示会写进“对过去战争的反省”,但据日本首相官邸消息人士称,他明显对承认日本侵略和殖民统治的1995年村山谈话“感到别扭”。安倍谈话会在何种程度上体现其自身信念,将成为焦点。


下一步则是讨论“修宪”。安倍在15日的记者会上强调,为了让国民支持“修宪”,作为自民党总裁将“尽力争取”。曾任阁僚的一位人士指出,安倍显然认为“现行宪法是驻日盟军总司令部(GHQ)强加给日本的,有必要恢复宪法”。

文章认为,不难想象,安倍会以“加强威慑力”唤起舆论的关注,为修改《宪法》第九条所规定的不保持战力铺平道路。

文章最后指出,安倍越是突出自身的信念,日本与迫切需要改善关系的中韩两国之间的摩擦可能将“越强烈”,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巩固日美同盟的方针出现问题的几率也将上升。这是因为美国作为主导GHQ的战胜国,“不可能”(日美关系消息人士语)赞同安倍的历史观。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2013年12月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美国随即表示了“失望”。

12月15日凌晨,日本共同社公布了此前一天举行的日本第47届众议院选举的最终计票结果。执政党方面,目前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公明党合计获得325席,超过了全部475个议席中的三分之二。其中,自民党获得290席,在众议院占据了单独过半数的压倒性优势地位。这一选举结果意味着执政党今后所提出的法案即使在参议院遭到否决,也可以依据《宪法》规定的众议院优先原则获得通过。

在野党方面,最大的在野党民主党的议席虽然由此前的62席增加至73席,继续保持了第一大在野党的地位,但其党首海江田万里的落选无疑对民主党造成了沉重打击,曾经能和自民党分庭抗礼的局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将难以再现。但与此同时,誓言与自民党进行“自共对决”的日本共产党在此次众议院选举中所获得的席位由此前的8席增至21席,继2000年以来时隔13年再次达到两位数,并确保了该党可单独向国会提交法案的权利。由此可见,在日本政坛整体右倾化趋势日益明显的大背景下,敢于和执政党的恣意妄为进行坚决斗争的左翼力量已经开始成为对政府施政持批评态度的选民的新选择。

根据此次众议院选举的结果,现任自民党总裁的安倍晋三将在12月24日的特别国会上被指名出任第97任首相。随后,安倍将立即着手组阁。在经过首相任命仪式和阁僚认证仪式后,第三次安倍政权或于24日当晚正式起航。

对此,日本媒体普遍分析认为,由于执政党在国会中的多数地位在短期内将无法被撼动,所以第三次安倍政权也将获得一个相对稳定的长期政权。然而,对于自民党以及安倍本人而言,也许没有太多时间来回味此次在众议院选举中大获全胜的喜悦,因为在未来的执政道路上还有堆积如山的难题亟待解决。


日本共同社在题为《日本大选后重振经济尚任重道远》的分析文章中指出,在此次众议院大选中,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日本今后走向的安保、社保政策、核电站重启等重要问题很少被提及。无法否认存在这样的现象,即很多选民在重要政策并未得到深入讨论的情况下,以“至少比别人强”的排除法来无奈选择投票对象。因此,掌握政权的执政党必需铭记,此次选举结果并不意味着选民无条件认可当选者。

该社15日发表的另一篇评论文章也强调,明年将迎来二战结束70周年,如何与中、韩两国改善关系已经成为日本外交与安全保障政策的当务之急。此外,在日美关系方面,由于自民党的候选人在冲绳县的4个选区全部落败,再次表明冲绳县民众强烈反对政府强行推进的驻日美军普天间机场(位于宜野湾市)搬迁至名护市边野古地区方案。日美关系未来是否会因此而出现裂痕仍是未知数。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第二次安倍政权标志的“安倍经济学”在初期的强烈刺激性措施之后,已是后劲乏力、疲态尽显。在下一阶段的执政过程中,安倍政权能否通过继续推行“安倍经济学”重振经济并摆脱通缩将成为对其执政能力的最大考验。安倍14日表示,2017年4月将进一步把消费税税率提高至10%。对此,日本媒体分析认为,此前能否实现工资的上涨和家庭收入的增加,并拉动已经陷入低迷的消费,将成为第三次安倍政权成立后所必须面临的首要课题。(本报驻东京记者谢宗睿)

中新网12月16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16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低投票率、无对手的情况下,轻松带领执政联盟在众议院大选中获胜后,15日召开记者会公布未来4年的施政大计,他扬言今后将加强向学童灌输爱国思想,并以“更同情的角度”重述二战历史罪行。安倍又声言自民党在选举中大获全胜,反映其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工作“获得国民支持”,今后将全力说服选民,以达到他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的目的。

报道称,安倍以胜利者姿态召开记者会,虽然选前自民党把选举包装成对“安倍经济学”的公投,不过安倍在会上对未来4年的经济政策着墨不多,反而重点讲述他的右翼民族主义大计。

安倍表示,修改宪法是自民党建党以来的夙愿,“我作为自民党党魁,将会为此作出努力”,包括加强民众对修宪的认识,以争取支持。在日本,修改宪法需要超过2/3国会议员及公投过半数选民支持,安倍今年初曾因为舆论反对而放弃,但分析相信他今后将挟胜选余威,全力推动修宪。

外界始终关注安倍何时才能够落实推行“安倍经济学”中的“第三支箭”,亦即结构性改革。《华尔街日报》评论认为,明年将是日本二战战败投降70周年,安倍如何能够在这敏感时刻,一方面推动经济改革,一方面积极扩军、修改和平宪法。评论特别提到,安倍把修复与中韩关系列为首要目标,但却从无意软化他在历史问题上的立场。

由于市场早已消化安倍胜选的消息,15日日日股跟随外围下跌,收市跌1.57%。SMBC日兴证券金融财政分析师末泽豪谦称,“今后如果不进一步改革,可能导致外国投资者失望而抛售日本股票。”

日本央行在大选后公布季度短观经济调查报告,调查访问逾万间日企,整体对营商环境的评分较上季升1分,至5分,意味“有利”,但对未来3个月的展望则得1分,特别是小型企业对前景感到黯淡。

安倍胜选后推进落实修宪将提交集体自卫权法案

日本首相安倍昨天在自民党总部举行选后记者会,阐述了今后的施政方向。(彭博社)

中新网12月16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6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在众议院选举中大胜之后表明,要努力推进和落实修改宪法。他敲定明年向国会提交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相关法案,要以此提升自卫队的海外任务,以及扩大日美的军事合作框架。

日本14日举行的众议院选举结果显示,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共获得326席,占总数475席的三分之二以上。自民党单独夺得291席,比之前少四席,但保持了国会“一强”的地位。公明党36席,小增四个议席。

两党得胜后15日协议继续共同政执,安倍拟本月24日召开特别国会,据说他会保留选前原班人马。

安倍15日在自民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发表今后的一些执政方向。

他说:“解决经济课题让日本经济回暖是最大目标。必要与企业界互动,让他们同意加薪,好让日本人感受到生活有所改善,进而带动内需。此外,也要继续安倍经济学,努力摆脱通货萎缩。”


重申2017年涨消费税

安倍重申2017年4月的涨消费税计划绝不容更改,即间接表明在财政紧张的情况下,“涨税”是一条无法回避的路。

在安保课题上,安倍强调:“行使集体自卫权、修改宪法都明写在自民党的选举纲领里。我在选战期间也在电视上讨论过。今后,我也将一一去推动。”

他还说:“为了应对越来越严峻的领海课题,我们不得不整顿与安全相关的法律。今年7月份,内阁会议通过了行使集体自卫权决议。明年,也将在国会内通过相关法律。”

在回答有关修宪问题的提问时,安倍表示出积极准备修改宪法的意向。他称修改宪法是自民党建党以来的夙愿,他身为自民党总裁,将为此努力。“我会一步步推动……即便现在已有通过法案的三分之二的优势,但这个问题还必须实行公投,要获得一半以上的日本国民认可才行。”

《朝日新闻》15日发表题为“质问安倍政治”的分析,指出安倍有了四年众院新任期,有足够时间去推动历届自民党领导人无法达到的修宪夙愿。该文也指出,安倍在选战中只谈经济,选后却又大谈修宪,让选民有被玩弄的感觉。

日本这次众院选举的投票率为历来最低,仅52.4%;换言之,有近一半的日本选民选择弃权。一些媒体提出疑问,认为在这一状况下的选战结果无法确切反映民意。

选后的日本国会保持一强局势,最大反对党民主党得73席、维新41席、日本共产党21席、下世代两席、社民两席、生活党两席,其他八席。

众反对党的重量级人物都历经苦战,民主党党魁海江田万里下场最惨。他意外落选后,15日引咎辞任党魁。

在反对党中一枝独秀的是打着“反对修宪”“反建设核子能”旗帜的日本共产党。该党取得了21席,比选前激增13席。该党党首志位和夫说:“自民党虽然得票最多,但也必须正视共产党的大跃进,这是在对它的政策不满的一个反映。”

超保守派政党下世代这次惨败只得两席,比选前锐减17席。该党的鹰派人物石原慎太郎被刷了下来,他已对外宣布退出政坛。今年82岁的石原曾当过东京都知事。他带头美化历史,且在钓鱼岛主权课题上强硬。有消息说,高傲自大的石原对打败仗感到极度难堪,他万万没料到自己的政治生涯到头来会以“败选”划上句号。

日本众议院选举结果12月14日深夜揭晓,以安倍晋三为总裁的自民党获得全部475个席位中的291个,单独超过半数。作为自民党执政伙伴的公明党也获得了35个席位。自公联合政权共获得326个席位,超过总数三分之二,维持了足以垄断众议院所有委员会领导职务的“绝对稳定多数”执政地位。

其他各党席位分布情况为民主党73个、维新的党41个、次世代的党2个、日本共产党21个、生活的党2个、社民党2个、无所属8个。

相比上届,本次选举结果议席分布还有一些特点:自公联合政权、维新的党总体持平,民主党小幅增加,共产党大幅增加,次世代的党惨败。民主党代表海江田万里意外落败,该党将被迫另选党首。石原慎太郎、田母神俊雄等右翼人物落选。而10月因政治资金问题请辞经济产业大臣的女性青年政治家小渊优子因所在选区民意基础厚实再次当选。男性青年政治家代表人物小泉进次郎也高票当选。

总而言之,安倍终于如愿以偿保住了相位。而以民主党为首的在野党又一次失去了改变日本政治格局、实现对安倍与自民党“一家独大”权力制衡目标的重大机会。

不过有看法认为,安倍再次获胜并不意味着他得到了日本选民的完全信任。选民之所以把票投给自民党,一方面是因为在野党实在太弱指望不上,另一方面是对安倍推动日本经济复苏的政策还抱有一线希望。而本次选举投票率仅有52%左右,创下了战后投票率纪录的新低,这也帮了安倍一个大忙。

而且,安倍今后执政也并非一路坦途,在国内问题堆积如山的情况下,他首先需要尽快拿出切实有效的措施以刺激日本经济景气复苏,其次还不得不在推动重启核电、集体自卫权关联立法等不受欢迎的政策方面作出决断。日本媒体称,安倍将于24日再次组阁,随后可能召开为期3天的特别国会。今后诸如重视女性政策等因选举而被迫搁置的法案有机会再次回炉。

日本14日举行的众议院选举,首相安倍晋三率领的自民党赢得半数以上议席,自民党与公明党执政联盟合计议席超过众议院475个议席的三分之二。大选结果强化了日本政坛“一强多弱”格局,为安倍打造长期政权奠定了基础。

这次选举论战主要围绕如何处理消费税和财政整顿、“安倍经济学”的成败题、核能政策、解禁集体自卫权等展开。在这些问题上,在野党对自民党的批判,一定程度上揭示了自民党政策的弊病所在,但为什么自民党仍能取得多数议席?

“上流社会”的胜利

一方面,安倍突然宣布解散众议院,让在野党措手不及,无力反击;“安倍经济学”虽遭重大挫折,但有相当部分群体特别是大企业主得利;日本民众再次选择自民党,更多基于求稳倾向和“消极”选择。但最根本的原因是日本“上流社会”(中上阶层)的力量超过日本“下流社会”(中下阶层),保守势力强过革新势力。

战后日本经过高速增长,曾自诩出现了所谓“一亿总中流”,也即成为中产阶级占主流的社会。但随着税收制度向高收入者倾斜、泡沫经济破灭、雇佣环境的恶化,日本贫富分化加剧,沦入“下流社会”的人数增加,“政(政治家)官(官僚)企(企业界)”勾结,把持政权的状况进一步发展。这曾使日本社会以中下层为主的改革要求迅速增强。民主党以这种要求为背景,提出“国民生活第一”、打破“政官企勾结”等激进口号,一举夺取政权。但民主党内部组成复杂,其口号破旧有余,立新不足,又在外交上提出排除美国的口号,结果在内外保守力量联合压制下,内部迅速分化,首任首相鸠山被迫下台,其后两任政府的政策急剧向自民党靠拢。自民党在安倍带领下夺回了政权。海江田万里任民主党党首后,虽然对民主党政策做了一定程度的修复,但民主党的大幅度摇摆和内部的四分五裂,使原有支持者的信任基本丧失。在这次选举中,海江田万里落选。


安倍更多代表了“上流社会”的利益,由于经历了被“下流社会”政治代表夺取政权的变故,同时恰遇亚太地区秩序进入重要调整阶段,安倍的保守色彩变得更加鲜明。其政策取向,使日本重新回到了战后在美国支持下、经长期经营而形成的由日本保守力量主导的运行轨道上,而且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表现得更右。

如此观之,安倍的胜利,是“上流社会”对“下流社会”的胜利,是保守势力对革新势力的胜利。通过这次胜利,安倍赢得的不仅是自民党内部某一派别的支持,而是几乎整个保守势力的支持。这使安倍的社会基础大于一般自民党首相。

中下层希望变革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社会的矛盾仍然通过选举顽强地显示出来。此次选举中,共产党由原来的8席增加为21席,反映了中下层选民在民主党衰落和动摇的情况下,希望能有新的替代力量制约和监督安倍政权。此外,此次选举投票率创下新低,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日本选民对政治现状的失望,以及对安倍政权的疑虑。

不过,目前日本政坛还难以形成足以承担此任务的政党。从目前情况看,日本政坛“一党独大”的局面可能长期维持,这对日本和东亚都未见得是吉兆。 (作者为上海交大日研中心主任王少普)

日本自民党总裁、首相安倍晋三12月15日与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就成立联合政府达成协议。安倍将在24日召开的特别国会上再次出任日本首相。由于安倍9月刚刚完成重新组阁,因此决定继续留用原班人马。“老”面孔的“新”内阁将给日本带来什么样的未来?

在14日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自民党和公明党在475个总席位中分获290席和35席,超过总数的2/3。如果不出意外,安倍将担任首相至2018年。总体而言,此次选举未能改变日本政治“一强多弱”的局面。

安倍第二次执政以来,特别是去年7月赢得参议院选举、结束“扭曲国会”后,将权力越来越集中于首相。凭借“一党独大”,安倍在未经国会充分审议和国民讨论的情况下,强行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并以内阁决议形式解禁集体自卫权,被批评“动摇了日本民主社会的根基”。

执政党席位超过2/3意味着可以对参议院否决的议案重新表决通过,同时满足了在众议院启动修宪动议的条件。舆论认为,此次选举结果表明,日本“两党相互牵制”的政治格局渐行渐远,只能寄希望于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在重大问题上更多发挥“刹车”作用。


眼下的日本经济也更加前景难料。在“安倍经济学”射出的“三支箭”中,迄今只有货币宽松政策取得效果,而在结构改革和财政重建问题上乏善可陈。特别是今年4月消费税增税后,日本经济大幅下滑,再次进入衰退轨道。

国际社会最为担心的还是安倍内阁是否会在修宪和历史问题上越走越远。为了避免民众批评,安倍在竞选期间刻意回避了安保等敏感问题,但在14日晚的电视采访中又着重强调了修宪,表示“将努力加深人们对修宪的理解”。共同社分析称,“选举结果将让安倍再次坚定亲手达成目标的决心”。而在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上,安倍同样认为已经得到民众的认可,打算将“日本未来要走怎样的道路”写入明年夏季发表的战后70周年首相谈话中。

日中友好协会事务局局长矢崎光晴对记者表示,日本正站在“战争与和平”的十字路口,希望安倍不要带领日本再次走上战争的道路。(记者田泓)

日本律师团体提起诉讼要求判决众院选举无效

图为升永英俊律师律师(前派中央)等人手持标语牌走向东京高等法院(共同社)。

中新网12月16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15日报道,日本两个律师团体向全国的14个高等法院或高等法院支部同时提起诉讼,要求判决本届众院选举无效、重新选举。

提起诉讼的理由是选区的划分不符合人口比例,“一票之差”(每名议员代表的选民人数差异)最大达到2.13倍。就全部295个选区的选举结果提出无效诉讼尚属首次。预计各个高等法院将于明春做出判决,最高法院大法庭将在明年结束前做出统一判断。

日本总务省公布的12月14日众院选举当天选民统计数据显示,1名议员代表的选民人数最少的宫城5区约为23.1万人,最多的是东京1区的约49.2万人。

在全国提起诉讼的升永英俊律师的团体于起诉后召开记者会,表示“一票的价值在所有选区必须是相同的”。向广岛高等法院提起诉讼的山口邦明律师的团体将于年内向东京高等法院和大阪高等法院也提起诉讼。

针对“一票之差”最大达2.43倍的2012年上届众院选举结果,各地的高等法院或支部相继做出了“违宪·无效”以及“违宪”判决。2013年11月,最高法院大法庭对国会通过规定“零增五减”的《选举制度改革法》给予了积极评价,但对上届众院选举结果仅做出了“处于违宪状态”的判断。

日本第47届众议院选举投票。图为12月10日,安倍在街头演说拉票。孙冉 摄

中新网12月16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共同社15日对众院选举当选者(475人)中458人在选前提出的问卷调查答复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有389人赞成修改宪法,比例为84.9%。赞成修宪者大幅超过了在国会提议修宪所需的三分之二众议员(317人)数量。包括倾向赞成在内,赞成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比例为69.4%。

鉴于执政党赢得众院选举,安倍晋三就修宪表明了积极态度。为了能够行使7月内阁会议解禁的集体自卫权,安倍政府将在明年的例行国会期间推进相关法律的完善工作。

问卷调查结果还显示,赞成重启核电站的比例为65.9%,反对者比例为27.5%;70.3%的人对安倍的经济政策“安倍经济学”给予好评,不予好评者占29.5%。


在赞成修宪者有关具体修改项目的多选回答中,“写入‘新的人权’”占59.6%,比例最大;其后为“放宽提议修宪的条件”占53.7%,“强化紧急情况下的首相权限”占51.4%。

关于赞成修宪的比例,自民党为96.4%,维新党为97.5%,公明党为78.8%。民主党中有62.5%赞成修宪,反对者比例为31.9%。共产党中除1人选择“其他或不回答”外全部反对修宪。

关于解禁集体自卫权,自民党和公明党的赞成比例分别为97.8%和84.8%。维新党的反对比例为72.5%,民主党的反对比例为91.7%。共产党全部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

关于10日施行的《特定秘密保护法》,61.8%的人认为维持现状即可,仅有18.8%的人认为应该照顾到国民的知情权。

关于政府的东日本大地震灾后重建工作,71.4%的人给予好评,不予好评的比例为27.5%。

中新网12月16日电 (程兰艳)日本第47届众议院选举尘埃落定,首相安倍晋三率领的执政联盟自民党与公明党斩获326席位,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日本政府与执政党将于24日召开特别国会,组建第3次安倍内阁。安倍有意维持原班人马,继续推进“安倍经济学”、解决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等堆积如山的课题。

“安倍经济学”很难使日本经济走出低迷

在日本众议院选举前安倍参加电视台举办的党首辩论节目时,曾对政权上台2年后的表现进行打分,安倍打出了67分(满分100分)。安倍向来自信,原本可以给出更高的80分或90分。但却加以克制,主动作出了分数勉强及格的自我评价。

安倍第二次执政以来,日本企业业绩确实出现好转,失业率有所下降,而物价也终于开始上涨。另一方面,至关重要的实际工资却出现下降,个人消费也萎靡不振。这些都是安倍执政2年来的“政绩”。安倍也注意到选民的视线,不得不表示出谦虚。

安倍经济学第一支箭是日本央行实施的异次元货币宽松带动日元贬值、股价上扬;第二支箭扩大公共事业刺激了地方经济。但是暂时的“强心剂”未能抵挡住今年4月消费税增税所导致的消费趋冷。日本内阁府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GDP已经连续两季度负增长,开始陷入持续性衰退。

第三支箭——增长战略方面,作为核心的法人减税现已决定从2015年度开始实施。即使日元贬值,日本的出口也没有增长,生产也没有增加,日本国内设备投资增速放缓。“安倍经济学”难以使日本经济走上兼顾增长和财政重建的正轨。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副所长杨伯江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本次选举安倍实现将任期延长2年,但是在未来几年里,自民党的执政难以取得“优秀成绩”。

杨伯江指出,日本经济结构性矛盾成因复杂,短期内很难解决。“安倍经济学”很难使日本经济走出低迷,实现顺利增长。


“修宪”企图面临巨大挑战

当地时间15日下午,安倍在自民党总部举行记者会,表示出希望积极修改宪法的想法,他说, “修改宪法是自民党建党以来的夙愿,我作为自民党总裁,将会为此做出努力。”事实上,安倍14日晚就迫不及待对媒体表示有意修改宪法,“完善解禁集体自卫权后的安保相关法制”。

但是,执政伙伴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则在网络节目中呼吁慎重行事。山口表示,修宪“取得国民的理解是很重要的,不要冒进而应当切实讨论”。

杨伯江分析称,修宪是自民党1955年结党以来的一贯目标。作为这一保守政党的一员,安倍本人更加不会放弃这个目标。而安倍迅速将修宪提上日程,则面临着困难。

在日本,修改宪法需要国会参众两院2/3以上赞成票。安倍领导的执政联盟虽然在本次选举中斩获众议院2/3以上议席,但是从一年半之后,即2016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来看,观察日本国内历届选举的规律,因安倍执政联盟在2012年和2014年连续两次赢得众议院选举一般的选民便会产生“钟摆效应”,开始对反对势力给予关注。自民党能否获得2/3的席位还是一个问号。

杨伯江进一步指出,从现在开始到2016年7月的一年半之间,自民党的执政并不会取得优秀成绩。所以,自民党更不可能赢得2/3的席位。可以说,安倍的修宪企图面临很大挑战、很大障碍。如果一年半以后“安倍经济学”确实无法解决日本的经济难题,那么选民将投反对票。


安保议题拉低内阁支持率

安倍在11月21日解散众院后的记者会上曾表示,集体自卫权也是争论焦点之一。安倍身边人士亦指出“既然演讲中也有所提及,在野党事后就不能(批评)说没有作为争论焦点。”他还透露安倍这样做的用意在于,只要能赢得选举继续执政,就可以视为在安保政策上也获得了选民的信任。

对此,杨伯江分析,安倍政权会完成既定的安全军事课题,比如说在突破集体自卫权方面,2015年上半年将推动国会相关法案的修订,使集体自卫权的行使落到实处。但是本次选举结果不能说明安倍政权的安保政策得到认可。

杨伯江指出,日本选民实际上面临着无奈的选择。从约52%的投票率来看,这次可以说创下了日本战后选举投票的最低纪录。约48%选民放弃了选票,而放弃选票的选民当中,流动票、浮动票是占很大比例。投票选民也是一种无奈选择,因为在野党“不成器”,选民没有办法、没有选择,最后选择了自民党,这并不意味着自民党的外交安全政策、尤其是安全政策得到认可。

2013年12月,安倍政权强行成立《特定秘密保护法》时,安倍内阁的支持率首次跌破50%。2014年7月,安倍内阁做出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后,支持率降至43%,跌至2012年12月第二次安倍内阁上台以来的最低谷。

杨伯江还指出,这两次比较大的内阁支持率下跌都和安保政策有关。只要一提安保议题,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便会下滑。他进一步指出,安倍未来落实集体自卫权时,也可能面临内阁支持率大幅滑坡风险。(完)

1 2 3 ...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