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决定将福岛核污水排入大海

无视国内国际舆论的质疑和反对,日本政府13日召开有关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排放将于约2年后开始。

 资  讯 

日本福岛民众强烈反对政府作出的核污染水排放入海决定 中国核安全专家:太平洋装得下日本政府的自私吗?

即时 | 2021-04-21 17:48

央广网北京4月19日消息(记者郭淼)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自从日本政府13日正式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污染水以来,国际社会尤其周边国家多次表达强烈愤慨。18日,日本政府就此事面向福岛当地相关人士召开政府说明会。这是政府自作出决定后,首次面向当地人士召开说明会。当地自治机构及相关团体发声怒批政府,并要求政府拿出消除负面评价的具体方案。

据日本民间环保团体此前统计,福岛县内59个市町村议会中,41个不赞成排核污染水入海的方案,25个表示强烈反对,16个要求日本政府慎重应对并提交相关意见书。截至2020年12月,该环保团体收集到45万份日本民众签名,反对将福岛核电站的核污染水排放入海。福岛县磐城市议会议员佐藤和良称,政府最大的问题是完全没有听从国民的声音。对此福岛县民众、渔业从业者、相关产业从业人员都表示反对,他认为这种日本政府单方面的强行决定是一种暴行。

那么,日本福岛核事故处理后废水一旦排海,将带来哪些问题?这些核污染水与各国核电厂正常运行液态流出物,又有何不同?为此总台央广记者郭淼专访了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专家委常务副主任赵成昆。

有观点将日本福岛核事故处理后废水与各国核电厂正常运行液态流出物进行比较,赵成昆认为,二者没有可比性,虽然看起来排放的都是废水,但废水来源有着本质区别。

赵成昆认为:“这些废水来源不同。日本福岛核事故属于最高级别,七级核事故,反应堆的堆芯产生了熔化,放射性物质大量释放出来。福岛核事故废水来自于事故后注入熔融损毁堆芯的冷却水以及大量渗入反应堆的地下水和雨水,放射水平很高。核电厂正常运行产生的废水主要来源于工艺排水、化学排水、地面排水等,放射性水平低,而且经过处理后,严格遵守国家、国际通行标准的。”

赵成昆进一步解释说,日本福岛核事故处理后废水因包含熔融堆芯中存在的各种放射性核素,处理难度大。

赵成昆说:“像碘-129,还有其他裂变的一些产物,我们关注的大的种类就有60多种。特别是碘-129寿命都很长,毒性相对高。”

日方目前对福岛核事故废水的处理主要是通过2012年开发的多核素处理系统(ALPS)过滤除氚以外的其他核素。但赵成昆说,无论是日本负责福岛核事故废水处理研究的“ALPS小组委员会”发布的报告,还是日本福岛核事故废水处理实施主体东京电力公司的公开数据都显示,处理效果未达到预期,过滤后污水中碘-129等核素活度浓度超标情况曾多次出现。

“2020年2月10日,日本负责福岛核事故废水处理研究的‘ALPS小组委员会’发布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经多核素处理系统(ALPS)处理后仍有73%的废水超过日本排放标准。另据东京电力公司公布的数据,ALPS运行至今多次出现过滤后废水中碘-129等核素活度浓度依然超标情况,效果未达到预期。由此可见,即使技术上可行,工程上也不一定能完全实现并保持长期稳定运行。”赵成昆说。

东京电力公司在核电安全运行方面屡屡失信,在福岛事故发生前后均有隐瞒虚报和篡改信息的前科。2007年,东京电力公司承认自1977年起在福岛第一、第二核电站等199次例行检查中篡改检测数据,隐瞒反应堆故障。福岛核事故后续处置过程中,公司基于种种理由应对迟缓。多位专家认为,经过处理后的废水是不是真的可以达到排放标准,恐怕要打个问号。

记者注意到,福岛核事故废水处置不只有排入海洋一种形式。日本对废水处置方案曾提出过氢气释放、地层注入、地下掩埋、蒸汽释放和海洋排放等五种选择。地层注入和地下掩埋是在日本本国领土范围内处置,对其他国家没有影响,经济成本高;蒸汽释放会产生固体废物,需要进一步处理处置,经济成本相对较高,二次废物会影响日本本国环境。日本在未与国际社会和利益攸关方协商一致,未穷尽所有可实施手段的情况下,出于本国私利,仅以储罐空间受限为由,选择经济代价最小的海洋排放方案,单方面作出排海决定。赵成昆说,这是本该由自身承担的责任转嫁给全人类,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

赵成昆说:“日本还不能给世界一个足够的信心,日本在此事处理上的表现封闭,不够透明,缺少公开。”

国际上,《核安全公约》和《乏燃料管理安全和放射性废物管理安全联合公约》都规定,放射性污染的最终处置责任应由污染者承担。《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各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在其管辖或控制范围内的事件或活动所造成的污染不致扩大到行使主权权利的区域之外。日本理应本着对本国民众和国际社会负责的态度,采取审慎措施,在利益攸关方的参与和监督下,选择最优方式处置核事故处理后废水。

汪文斌敦促日本以实际行动取信邻国

即时 | 2021-04-21 16:50

针对日本首相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1日表示,靖国神社供奉着对日本对外侵略战争负有直接责任的二战甲级战犯,中方一贯坚决反对日本政要的错误做法。他说,中方敦促日方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原则,切实落实中日四点原则共识,正视并深刻反省侵略历史,同军国主义划清界限,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记者许可、董雪) 


汪文斌说日本核污染水排海冒天下之大不韪

即时 | 2021-04-21 16:48

针对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称拟最快于5月提交核污染水排海开始前的详细进度计划,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日方不顾国际社会的质疑和反对,违背自身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试图把核污水一排了之,把环境健康安全风险扩散到全球。这种行为不透明、不科学、不合法、不负责,也不道德,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记者许可、董雪)

日本核污染水背后那些“信息黑洞”

即时 | 2021-04-21 14:46

新华社北京4月21日电 (国际观察)日本核污染水背后那些“信息黑洞”

新华社记者

日本政府日前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处理产生的上百万吨核污染水排入大海。这一“史无前例”的举动引发世人广泛担忧。日本当局反复宣称经过处理的核污染水是“安全”的,但诸多“信息黑洞”的存在让人们不得不对此提出质疑。

一、处理后的核污染水还有哪些放射性物质?

为冷却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后的熔毁堆芯,东京电力公司(东电)不间断地把水注入堆芯,再加上雨水、地下水接触或流经核反应堆,这些水不可避免含有大量放射性物质。东电开发的多核素处理系统(ALPS)号称能过滤核污染水中除氚以外的绝大多数核素。截至今年1月,经过ALPS处理并储存起来的核污染水约有124万吨。

事实上,这些经过一次处理后储存起来的核污染水中仍含有铯、锶、氚等60多种核素。其中,氚因为是氢的同位素,难以从水中清除。问题是,按照东电方案经过二次处理后排入大海的核污染水中,核素也并非只剩下氚。

东电去年12月发布的一份资料显示,核污染水经二次处理后,除了氚外,仍含有碘-129、铯-135、碳-14等12种核素,且多为半衰期超长的核素。美国《科学》杂志4月13日刊文指出,ALPS在净化处理过程中,会不时漏掉钌、钴、锶、钚等放射性寿命更长且更危险的同位素。

因此,日本自民党籍众议员山本拓强调,针对核污染水的海洋排放问题,不能仅限于讨论氚的安全性。

二、ALPS运行可靠吗?

日前,联合国有毒物品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马科斯·奥雷利亚纳、联合国食物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迈克尔·法赫里、联合国人权与环境问题特别报告员戴维·博伊德发表联合声明指出,ALPS迄今为止的表现表明其不能完全消除核污染水中的放射性物质,二次处理也无法保证完全消除。

ALPS是福岛核污染水处理的关键环节,由东电开发,于2013年投入使用。然而,除了除污效果存疑外,其本身运行是否合规也存在疑问。

据日本《日刊现代》网站4月报道,自2013年东电运行ALPS以来,ALPS始终处于“试运行”阶段。在4月14日的日本参议院资源能源调查会上,日本共产党籍参议员山添拓指出,ALPS连“正式运行”前的检查都还没完成。针对这一质疑,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委员长更田丰志承认,因急于处理核污染水,省略了一部分ALPS运行前的检查手续。

日本龙谷大学环境经济学教授大岛坚一在接受日媒采访时说,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委员长亲口承认ALPS正式运行检查手续尚未完成,这事非同小可,意味着“政府也好,东电也好,都没有处理(核污染水的)资格”。

三、福岛核事故处理周期有多长?

根据东电与日本政府制定的计划,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废堆作业预计需要30至40年时间。但不少专家认为,实际需要的时间可能远远超过预计。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1F(福岛第一核电站)废堆研究会”代表松冈俊二告诉日媒,根据东电的计划,在2011年海啸中无损的福岛第二核电站4座机组废堆作业需要44年,而福岛第一核电站有3座机组堆芯熔毁,其废堆难度有天壤之别。

松冈俊二认为,福岛第一核电站废堆作业的最大难点是取出3座机组的熔毁核燃料。但由于致命的高辐射量妨碍了废堆作业,现在东电连这些熔毁核燃料的散布情况都不掌握,取出方式也没有确定。“目前看,光是取出熔毁的核燃料,就需要100年以上。”

因此,一旦开了把核污染水排放入海的先例,在今后漫长的废堆过程中,太平洋海洋生态和相关水产品的安全问题将始终笼罩在日本排污的阴影中。

四、东电与日本政府是何关系?

在围绕福岛核污染水排海的种种争议中,信息透明度和可信度是关键之一。包括国际机构在内,目前外界基本只能依赖东电提供的信息和数据,而日本政府的决策号称也是基于这些信息和数据。

问题是,东电在核电安全运行方面屡有不良记录,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前后均有隐瞒、虚报和篡改信息的前科,包括核污染水处理问题。例如,2013年8月,在公众质疑下,东电承认大约有300吨高浓度核污染水从钢槽中漏出,部分可能已流入太平洋。

在福岛核事故前,东电是私营企业,与日本政府是监管与被监管关系。核事故后,东电面临废堆、赔偿等巨额费用,为避免这一电力巨头破产,日本政府设立“日本原子能损害赔偿和反应堆报废等支援机构”,这一官方机构拥有50.1%的东电股份表决权,实际上将东电纳入日本政府支配之下。

根据配套的相关法规,该机构的任务也包括向海内外广泛提供废堆相关信息。这也意味着,针对东电在核事故处理、核污染水处置过程中出现的种种“信息黑洞”,日本政府难辞其咎,难逃其责。

国台办:民进党当局在日本核废水排海问题上不顾岛内民生福祉

即时 | 2021-04-21 08:57

新华社北京4月20日电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20日应询表示,关于日本政府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核废水事,相关部门已多次表明立场。民进党当局在日本核废水排海问题上支支吾吾,甚至有人跳出来为日本错误做法辩护。这充分暴露了民进党当局为政治私利置岛内民生福祉于不顾,已引发岛内民众强烈不满。

有记者问,民进党当局对日本政府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废水事轻描淡写。对此有何评论?马晓光在答问时作上述表示。

外交部批日方有关福岛核事故污染水言论:真正不讲科学,极其不负责任

即时 | 2021-04-21 08:51

新华社北京4月20日电(记者潘洁、马卓言)针对日方有人称,中韩两国在核电站污水处理方面的标准比日本低、中韩批评日本毫无道理,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0日表示,日方有关说法是偷换概念、转移视线,是真正不讲科学,也极其不负责任。日方现在要做的是纠正以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事故污染水的单方面错误决定,以实际行动取信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

汪文斌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说,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和核电站正常运行排水有着本质的不同。

一是来源不同。核电站正常运行排水遵循国际通行标准,经处理、检测达标后有组织排放,不是放射性废水,全球核电站多年实践证明是安全可控的。而福岛核事故是最高级别的核事故,其污染水来自于流经熔融损毁反应堆堆芯的冷却水、地下水和雨水等,含有大量核裂变产生的放射性核素,这些核素在自然界中原本不存在,国际上没有排放先例,对海洋环境及公众健康带来的影响不容忽视。

二是处理难度不同。核电站正常运行排水遵循国际通行标准,经处理、检测达标后有组织排放,不是放射性污染水。福岛核事故污染水需利用多核素处理系统,也就是ALPS技术进行净化处理,但最终能否达到排放标准还需要验证。2020年2月10日,日本负责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处理研究的“ALPS小组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经ALPS处理后仍有73%的污染水超过日本排放标准。据东京电力公司公布的数据,ALPS运行至今多次出现过滤后污染水中碘-129等核素活度、浓度依然超标的情况。世界权威的学术期刊美国《科学》杂志4月13日刊文也指出,ALPS在净化处理过程中,会不时漏掉钌、钴、锶、钚等放射性寿命更长且更危险的同位素。日方能否保证处理过程的长期稳定运行要画一个大大的问号。

汪文斌说,日本对核污染水处置方案曾提出过氢气释放、地层注入、地下掩埋、蒸汽释放和海洋排放等5种选择。日本在未与国际社会和利益攸关方协商一致,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的情况下,出于本国私利,仅以现场储罐空间受限为由,单方面选择对自身经济代价最小的海洋排放方案,却把最大的环境健康安全风险留给世界,将本该由自身承担的责任转嫁给全人类,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日方现在要做的不是打着伪科学旗号混淆视听,而是真正秉持科学态度,正视国际社会的质疑反对,认真履行国际义务,纠正以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事故污染水的单方面错误决定,以实际行动取信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汪文斌说。

韩国学生削发抗议日本决定排放核污染水

即时 | 2021-04-21 07:51

多名韩国大学生20日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剃头发,以抗议日本政府决定把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入海。

多名男女学生在位于首尔的日本大使馆前剃发,展示谴责日方和要求立即取消排放核污染水决定的标语。路透社报道,参加抗议示威的学生超过30人。

为遏制新冠病毒蔓延,韩国禁止多人集会。警方20日间歇性驱散示威者,但没有完全阻止抗议活动。

日本政府13日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染水排放入海,在国内外受到强烈反对。韩国总统文在寅14日向日本驻韩国大使表达韩方的严重关切,另外要求韩方相关部门研究把“排污”一事提交国际法庭。(安晓萌)【新华社微特稿】

韩国要求美国提供支持日本排放核污染水依据

即时 | 2021-04-21 07:49

韩国外交部长官郑义溶20日说,韩方已经要求美国提供支持日本把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入海决定的依据。

郑义溶当天出席韩国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紧急问题质询会议时说,据韩国外交部了解,眼下只有美国对日方上述决定持积极态度。外交部要求美方向韩方提供采用“处理水”措辞的科学依据,以及判断日方决定透明并符合全球安全标准的根据等。

他说,他17日同到访的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会谈时,要求后者阐明美方立场,但尚未得到回复。

日本政府无视国内国际舆论的质疑和反对,13日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染水排放入海。韩国总统文在寅14日就此事向日本驻韩国大使表达严重关切,同时要求官员研究把“排污”一事提交国际法庭。(刘曦)【新华社微特稿】

日本东电下月开始向政府提交核污染水排放时间表

即时 | 2021-04-20 07:51

新华社东京4月19日电(记者 姜俏梅)日本东京电力公司(东电)19日在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会议上表示,东电将从下月开始逐步向该委员会提交已确定的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日程表。

据日本媒体报道,根据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日程表,开始排放前,东电需向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申请审查排放核污染水的实施计划,审查内容包括海水稀释放射性物质氚浓度的设备设计、设备性能确认、核污染水排放程序等。计划获批后,东电再着手建造设备并加强海洋中放射性物质监测等。

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委员伴信彦在会上指出,“这是与时间的较量”。考虑到所有可能发生的纠纷,他要求东电自主应对。原子力规制委员会当天提出,除了施工时间和申请审查时间外,希望东电能说明审查必须在何时结束,以避免出现核污染水储存罐紧张的状况。东电则表示,尽力在下月回复。

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岛县附近海域发生9.0级特大地震。受此影响,东电运营的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3号机组堆芯熔毁。东电持续向1至3号机组安全壳内注水以冷却堆芯并回收污水。截至今年3月,该核电站内已产生125万吨核污染水,且数量还在继续增加。

本月13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将上述核污染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放入海。排放将于约两年后开始,排放时间预计将持续20年至30年。

日本福岛县海域鱼类因放射性物质超标被禁止上市

即时 | 2021-04-20 07:30

新华社东京4月19日电(记者姜俏梅)日本政府19日宣布,因被检测出放射性物质超标,福岛县海域的黑鲉被禁止上市。这一决定打破了自去年2月福岛县海域海产品上市限制被全面解除的情况。

据日本媒体援引福岛县消息报道说,本月1日在福岛县海域捕捞的一条黑鲉体内被检测出270贝克勒尔放射性物质铯,超出《食品卫生法》所规定的标准值。福岛县说,这条黑鲉是在距福岛县南相马市13公里的37米水深处捕捞的。

今年2月,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在试验打捞作业时就发现该县黑鲉体内所含放射性物质超标,并已主动停止黑鲉上市。

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最多曾有44种海产品被限制上市,但自去年2月25日起上述海产品上市限制被全面解除。

处理技术靠谱吗?东京电力公司可信吗?只能排海吗?——有关专家就日本福岛核废水排海答记者问

即时 | 2021-04-19 08:15

新华社北京4月18日电 题:处理技术靠谱吗?东京电力公司可信吗?只能排海吗?——有关专家就日本福岛核废水排海答记者问

新华社记者高敬、侯雪静、安娜

日本政府近日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处理后排入大海,引发广泛关注。日本福岛核废水处理技术靠谱吗?东京电力公司可信吗?除了将福岛核废水排放入海,日本还有更优处理方式吗?福岛核废水能与核电厂正常运行时排放的废水相提并论吗?记者18日就有关问题采访权威专家。

问:日本采用的多核素处理系统(ALPS)处理效果如何?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专家委常务副主任赵成昆表示,日方目前对福岛核事故废水的处理主要是通过2012年开发的多核素处理系统(ALPS)过滤除氚以外的其他核素。

2020年2月10日,日本负责福岛核事故废水处理研究的“ALPS小组委员会”发布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经多核素处理系统(ALPS)处理后仍有73%的废水超过日本排放标准。另据东京电力公司公布的数据,ALPS运行至今多次出现过滤后废水中碘-129等核素活度浓度依然超标情况,效果未达到预期。由此可见,即使技术上可行,工程上也不一定能完全实现并保持长期稳定运行。

同时,日本福岛核事故废水处理的实施主体是东京电力公司。该公司在核电安全运行方面屡有不良记录,在福岛事故发生前、后均有隐瞒虚报和篡改信息的前科。据公开报道,东京电力公司2007年承认自1977年起在福岛第一、第二核电站等199次例行检查中篡改检测数据,隐瞒反应堆故障。福岛核事故后续处置过程中,该公司基于种种理由应对迟缓。经过处理后的废水是不是真的可以达到排放标准,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问:福岛核废水只能排入海洋吗?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处理方式?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森林说,福岛核事故废水处理处置不只有排入海洋一种形式,但日本选择了对本国最有利的海洋排放方式。

日本对废水处置方案曾提出过氢气释放、地层注入、地下掩埋、蒸汽释放和海洋排放等五种选择。地层注入和地下掩埋是在日本本国领土范围内处置,对其他国家没有影响,经济成本高;蒸汽释放会产生固体废物,需要进一步处理处置,经济成本相对较高,二次废物会影响日本本国环境。日本在未与国际社会和利益攸关方协商一致,未穷尽所有可实施手段的情况下,出于本国私利,仅以储罐空间受限为由,选择经济代价最小的海洋排放方案,单方面做出排海决定,将本该由自身承担的责任转嫁给全人类,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

国际上,《核安全公约》和《乏燃料管理安全和放射性废物管理安全联合公约》都规定放射性污染的最终处置责任应由污染者承担。《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各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在其管辖或控制范围内的事件或活动所造成的污染不致扩大到行使主权权利的区域之外。

日本理应本着对本国民众和国际社会负责的态度,采取审慎措施,在利益攸关方的参与和监督下,选择最优方式处置核事故处理后废水。

问:有网民将日本福岛核事故处理后废水与各国核电厂正常运行排放的废水相提并论,您怎么看?

生态环境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研究员刘新华说,核电厂正常运行排放的废水,我们称为“核电厂正常运行液态流出物”,与日本福岛核事故处理后废水有本质不同。

一是来源不同。日本福岛核事故是国际核事件分级标准(INES)中最高级别的7级核事故,堆芯熔化损毁,放射性物质大量释放。福岛核事故废水来自事故后注入熔融损毁堆芯的冷却水以及渗入反应堆的地下水和雨水。核电厂正常运行液态流出物主要来源于工艺排水、化学排水、地面排水、淋浴洗衣排水等。

二是放射性核素种类不同。福岛核事故废水包含熔融堆芯中存在的各种放射性核素,包括一些长半衰期裂变核素,以及极毒的钚、镅等超铀核素。核电厂正常运行液态流出物不与核燃料芯块直接接触,含有少量裂变核素,几乎不含超铀核素。

三是处理难度不同。日本采用多核素处理系统(ALPS)技术对福岛核事故废水进行净化处理,最终能否达到排放标准还需验证。核电厂严格遵守国际通行标准,采用最佳可行技术对废水进行处理,经严格监测达标后有组织排放,排放核素远低于规定的控制值。

赵立坚敦促日本收回错误决定

即时 | 2021-04-16 16:18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4月16日在回答有关日本排放核废水的提问时说,日本政府企图置国家道义与责任于不顾,完全是将包括日本百姓在内的人类子孙后代的健康安全视同儿戏。

“我要强调的是,核废水排海不能成为第一选项,更不能成为唯一选项。日本应对全人类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重视并重新审视,收回错误决定。”他说,日本应该诚恳面对各国的一致反对的声音,自觉接受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实质参与和监督,让福岛核废水处置问题完全在阳光下运行。(记者潘洁、董雪) 

菲总统府发言人评日本核废水排海:污染环境者应付出代价

即时 | 2021-04-16 15:38

新华社马尼拉4月16日电(记者刘锴 闫洁)菲律宾总统府发言人哈里·洛克15日针对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核废水排放入海一事评论说,全球是一个生态体系,污染环境者应当付出代价。

洛克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重申国际环境法的相关原则。他说,全球是一个生态体系,各国相互关联,污染环境者应当付出代价。他呼吁所有国家都能遵守这些原则。

作为西太平洋国家,菲律宾非常关注海洋生态环境。一些学者认为,依据洋流走向,福岛核废水排放入海后,菲律宾将是直接受到影响的国家之一。

受2011年发生的大地震及海啸影响,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3号机组堆芯熔毁。事故发生后,核电站运营方东京电力公司持续向1至3号机组安全壳内注水以冷却堆芯并回收废水。截至今年3月,加上地下水和雨水的不断汇入,该核电站内已产生125万吨核废水,且以每天140吨的速度增加。

本月13日,日本政府无视国内国际舆论的质疑和反对,召开有关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上述核废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排放将于约2年后开始。根据会议决定,整个排放预计持续20年至30年,至2041年至2051年福岛核电站完成反应堆废除工作才结束。

朝中社:日本决定将核废水入海是“犯罪行为”

即时 | 2021-04-16 10:20

新华社平壤4月16日电(记者洪可润 江亚平)朝中社15日晚针对日本政府决定将核废水排放入海一事发表评论说,这是严重威胁人类健康安全和生态环境的不可容忍的犯罪行为,朝鲜敦促日本立即取消有关决定。

评论说,日本政府一旦把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废水排入大海,其中含有的大量有害物质将在几十天内从洋流较强的福岛海岸扩散到太平洋大部分水域,不仅会破坏海洋生态环境,还会给沿岸地区人民的健康和生存造成严重威胁。

评论强调,对与日本隔海相望的朝鲜来说,这是关系到朝鲜人民生命安全的重大问题。朝鲜敦促日本正视朝鲜人民义愤填膺的对日情绪,立即取消有关决定。

受2011年发生的大地震及海啸影响,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3号机组堆芯熔毁。事故发生后,核电站运营方东京电力公司(简称“东电”)持续向1至3号机组安全壳内注水以冷却堆芯并回收废水。截至今年3月,加上地下水和雨水的不断汇入,该核电站内已产生125万吨核废水,且以每天140吨的速度增加。

本月13日,日本政府无视国内国际舆论的质疑和反对,召开有关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废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排放将于约2年后开始。根据会议决定,整个排放预计于2041年至2051年福岛核电站完成反应堆废除工作前才结束。

新华国际时评:好一个“喝了没事”!

即时 | 2021-04-16 08:22

新华社东京4月15日电 题:好一个“喝了没事”!

新华社记者华义

日本政府日前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废水排入大海。个别日本官员公开表示:“这些水喝了也没事。”好一个“喝了没事”,何其自私!

福岛核事故是迄今全球发生的最严重核事故之一,造成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产生了深远影响。日本政府此次决定排放入海的核废水不少接触过堆芯熔毁的核燃料,含有的放射性物质极其复杂,与全球核电站正常运营中排放的含氚废水不可相提并论。然而,日方始终混淆概念,规避问题实质,甚至称排放含氚废水是全球惯例。在这样一件事关人类福祉的重要事情上,日方避实就虚,企图蒙蔽世人,其言不信。

日本在决定排放福岛核废水入海前,未与各利益攸关国家和相关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早通报核事故公约》《核安全公约》等国际法,日本需承担通知并充分协商环评监测、采取预防措施确保危险最小化、保障信息透明等国际义务。《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还规定,各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在其管辖或控制范围内的事件或活动所造成的污染,不致扩大到行使主权权利的区域之外。由于洋流、量级、洄游鱼类等因素,日本核废水排海将不可避免地造成跨境影响。作为公约缔约方,日本所作决定将开创严重核事故处理后废水向海洋排放的先例,其行不义。

日方称,决定排污入海的一大理由是储水罐即将不够用,且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内增设储水罐的余地有限,已无更多空地用于大量建设储水罐。然而事实是,如今福岛核电站周围都是无人居住区,要买地不会买不到,非不能也,实不为也。日方曾声称,排放核废水入海是“成本最低、最易操作”的方案。这是把部分产业、个别企业的短期利益置于本国民众、周边国家人民切身利益和国际公共健康安全之上,其为不仁。

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在核事故处理方面有着众所周知的诚信赤字。福岛核事故初期,日本政府一度宣称“事故影响有限”“善后进展顺利”,但事实证明绝非如此。东电公司在事故初期就已知道堆芯熔毁,却试图隐瞒真相。在事故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日方对福岛核泄漏问题要么讳莫如深,要么闪烁其词,对日本国内外的担忧始终没有给出一个让人安心的答复。种种行径显示,其心不诚。

不信、不义、不仁、不诚——个别日本官员居然还想用一句“喝了没事”搪塞公众、蒙蔽世人,良知何在?信誉何在?底线何在?

日方决定将核废水排放入海已引起国内外严重关切。300多个环保团体向日方表示坚决反对。韩国总统文在寅要求相关部门研究把日本“排污”一事提交国际法庭。认真回应国内外的质疑和担忧,以诚恳的态度担当应尽之责,是日本当局挽救自身声誉的唯一正确路径。

1  2  3  4  5  6  7  8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