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决定将福岛核污水排入大海

无视国内国际舆论的质疑和反对,日本政府13日召开有关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排放将于约2年后开始。

 资  讯 

赵立坚说福岛核污染水处置必须慎之又慎

即时 | 2021-09-15 17:27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日前公布,福岛第一核电站用于过滤核污水中放射性物质的“多核素去除设备”的总计25个废气滤网有24个发生破损。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9月1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这首先让人怀疑日方核污染水处理设备是否足够可靠,也暴露出直接负责核污染水处置的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管理混乱。“

联想到该公司曾多次篡改数据、隐瞒事故不报等前科,任何关心此事的人都不禁要问:东电公司有能力处理巨量核污染水吗?日本政府的监督管理到位了吗?日方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的决策负责任吗?这些问题需要日方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他说,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处置问题必须慎之又慎,不容有失。(记者潘洁、成欣)

日本首次将两男子清理福岛核电站后所患喉癌认定为工伤

即时 | 2021-09-09 10:49

新华社东京9月9日电(记者郭丹)日本厚生劳动省8日宣布,认定两名男子在参与福岛第一核电站清理工作后所患的喉癌与清理工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此确认为工伤。这是日本厚生劳动省首次认定与福岛核事故相关的喉癌工伤。

据日媒报道,自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以来,日本厚生劳动省已经认定6名曾参与清理工作的工人所患癌症为工伤,这些癌症包括白血病、甲状腺癌和肺癌。此次喉癌被认定为工伤尚属首次。

据厚生劳动省通报,这两名喉癌患者中,一位是东京电力公司的60多岁男性员工,另一位则是一家东京电力合作企业的40多岁男性员工。两人在2011年3月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之后,分别在核电站园区内从事了清除瓦砾及测量放射线数据的善后工作,两人分别于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确诊喉癌,并均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遗憾的是,较年轻的男性员工在确诊不久后死亡。

在厚生劳动省组织的专家讨论会上,专家们认定两人在清理工作中遭受的核辐射量分别约为85毫希沃特和44毫希沃特;加上事故前两人所接触的辐射量,两人累积接触到的辐射总量均超过了工伤认定的最低参考值100毫希沃特,因此认定两人所患喉癌与所从事的工作有直接因果关系。

日媒:福岛核污染水将从海底隧道排至近海

即时 | 2021-08-25 08:05

新华社东京8月24日电(记者姜俏梅)日本广播协会24日报道说,据相关人士透露,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已决定通过海底隧道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染水排放至近海。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24日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受2011年发生的大地震及海啸影响,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3号机组堆芯熔毁。截至今年3月,包括为冷却这些堆芯而注入的水和周边不断汇入的地下水、雨水,该核电站内已产生125万吨核污染水,且仍在继续增加。日本政府今年4月决定,将核污染水经过滤、稀释后排放入海,排放将于约两年后开始,预计将持续20年至30年,直至废堆工作完成。

日本广播协会24日援引相关人士的话报道,日本政府和东电研究过两种核污染水排放方案:一是通过海底隧道排放至距离核电站1公里左右的近海,二是直接从沿岸排放。相关人士透露,日本政府与东电已决定采用通过海底隧道排放至近海方案,理由是这种排放方式更易让核污染水在海洋扩散。

报道说,由于开凿海底隧道需要稳定的地下岩层,东电决定于9月开始对相关海底状况进行磁力勘探,之后实施钻探调查以确认地质结构。东电还将在9月向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提交实施该计划的申请。

日本福岛核污染水排海事关全球海洋生态环境安全,事关各国人民生命健康,国际社会普遍对日方此举可能带来的影响表示强烈担忧,以福岛县为首的日本各地渔业从业者也一直强烈反对。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负责人24日表示,该联合会“坚决反对将核污染水排放到海洋的立场没有改变”。日本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会长岸宏24日发表声明说,该组织已要求日本政府对核污染水排放入海方案进行负责任的说明,但至今没有得到具体答复。

福岛产蜂蜜放射性铯超标 韩国忧日本食品安全

即时 | 2021-07-30 08:28

日本福岛县浪江町生产的蜂蜜日前被检出放射性铯含量超标。《韩国时报》28日刊文对日本福岛产食品安全表示担忧,并对日本抱怨韩国奥运选手不吃东京奥运会提供的餐食表达不满。

日本食品放射性物质含量标准为不超过每千克100贝克勒尔。日本官方研究机构检测结果显示,福岛县浪江町泽上管理耕作组合养蜂部产蜂蜜放射性铯含量达到每千克130至160贝克勒尔。

日本《每日新闻》报道,这批蜂蜜6月19日上市,截至7月21日,在车站售出73盒,以礼品盒方式售出1336份套装。生产方说,售前自主检查期间没有发现问题,将回收这批蜂蜜。

《韩国时报》28日报道福岛产蜂蜜放射性铯含量超标事,对福岛及周边地区食品安全问题表达担忧。报道说,浪江町距离发生核事故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只有12.7公里,放射性铯据信由西北风带去。

除浪江町生产的上述蜂蜜产品,今年2月22日在福岛县近海捕捞的一种鱼被检测出体内放射性物质超标,为时隔约两年再次发现福岛近海捕捞的鱼体内放射性物质超标。

《韩国时报》报道,日本政府多次就福岛食品安全作出保证,甚至在奥运村向奥运选手供应福岛产食材,但仍有一些参赛代表团决定向参赛选手供应自己产食材。

大韩体育会在东京奥运村附近租下一间酒店,派出21名营养师和厨师另起炉灶,从7月20日起为韩国奥运选手供应以本国食材烹调的餐食。

美国奥委会在美国奥运代表团东京练习场所附近开设食堂,从美国运来大约33吨食材。不过,美国奥委会没有明确提及这种做法缘于对日方食品安全的担忧。共同社报道,美方此举旨在提供选手们“喜欢的料理”。

韩方上述做法招致部分日本媒体和议员批评,日本奥运大臣丸川珠代7月20日说,福岛食品安全,韩国不必自带食材来参赛。对此,《韩国时报》批评日方搞区别对待,只对韩国指手画脚。(刘秀玲)(新华社专特稿)

赵立坚再批日本核污染水排海决定

即时 | 2021-07-06 17:30

针对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用于保存核废弃物的集装箱中曾有548个发生腐蚀或凹陷一事,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7月6日表示,这再次说明日方福岛核污染水排海决定背后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日方为了眼前经济利益一意孤行,弃承诺如敝屣,置义务于不顾,视科学若无物,虚伪自私暴露无遗。”

他说,日方有负国内民众,单方面作出排海决定无视民心,罔顾承诺;日方违背国际义务,声称相关做法已得到国际原子能机构认可,纯属误导舆论;日方歪曲科学事实,声称核污染水达到排放标准,甚至可以饮用,更多打的是金钱算盘而非出于科学考量。

“我们再次敦促日方,在同各利益攸关方及有关国际机构等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赵立坚说。(记者马卓言)

外交部:国际原子能机构已邀请中国专家参加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处置问题技术工作组

即时 | 2021-07-02 18:08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记者马卓言)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日说,经中国、韩国等利益攸关方多次呼吁,国际原子能机构正积极筹建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处置问题技术工作组。日前,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已发函邀请中国专家参加工作组。中方将全力支持工作组后续工作。

汪文斌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希望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听取利益攸关方意见,确保工作组发挥应有的作用,实现对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处置进行事前、事中、事后的技术评估和监督。

“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处置问题事关重大,不是日本一国私事。”汪文斌说,中方强烈敦促日方提供一切必要的配合,确保国际原子能机构技术工作组能顺利开展工作。在同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各利益攸关方及有关国际机构协商并达成共识前,日方不得擅自启动核污染水排海。

中国代表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批驳日本就核污染水排海问题的辩解

即时 | 2021-06-24 20:17

6月23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上,针对日本代表辩称“日本始终以负责任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经净化的‘处理水’,符合相关国际标准”,中国代表团予以进一步批驳。

中方代表指出,日方迄今也未认真回应各方合理关切。日方只从经济成本出发决定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未考虑对海洋生态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的影响。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处理福岛核事故有多次篡改数据、隐瞒不报的劣迹,公布的数据不可信。近期,日本媒体屡屡曝出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发生放射性泄漏的新闻,这不得不让国际社会感到担忧。日方声称经过处理的核污染水安全无害,但缺乏可核查的安排。人们不禁要问,如果核污染水真的无害,为什么不向国内湖泊排放或用于其他民用目的,而是选择向海洋排放?这些问题和关切需要日方正面回应。

中方代表指出,任何国家都不应该将经济利益凌驾于生态环境之上,都不应该将本国私利凌驾于人类健康之上。中方再次敦促日方撤销错误决定,在同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各利益攸关方及有关国际机构协商并达成共识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总台记者 薛婧萌)

中国代表对日本单方面决定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深表关切

即时 | 2021-06-24 15:34

新华社联合国6月23日电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23日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31次缔约国会议上发言,对日本政府单方面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污染水深表关切。

耿爽说,日方拟排放核污染水数量之大、持续时间之长、涉及海域之广、潜在风险之高前所未有。研究表明,福岛核污染水一旦排放入海,将迅速扩散至太平洋大部分区域,并进而蔓延至全球海域。日方拟排放的核污染水中包含大量放射性物质,将对海洋环境、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造成严重影响。

他说,根据公约规定,日方在处理核污染水时,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在其管辖或控制下的活动不会导致其他国家及其环境遭受污染的损害,并确保所造成的污染不致扩大到其行使主权权利的区域之外。根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日方还须履行及时通知、充分协商、环评监测、国际合作、信息交换等诸多义务。日方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未如实公开相关信息、未与周边国家等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未拿出可监督核查安排的情况下,出于经济考虑单方面决定“一排了之”。这种做法不透明、不负责、不友善,属于存心不良、明知故犯、损人利己,与国际社会携手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的共识与大势背道而驰。

耿爽说,中方强烈敦促日方切实履行国际义务,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审慎处理福岛核污染水问题。在同各利益攸关方及有关国际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共识前,不得擅自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日本应正视并履行对全人类、对子孙后代的责任,避免给人类健康和全球海洋生态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

韩国代表在发言中对“某缔约国”决定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表示严重关切,再次呼吁该缔约国重新考虑这一决定。俄罗斯代表在发言中说,俄方与中韩代表有同样的担忧。俄方也认为,应该由专门机构进行全面评估,排放方应该与邻国进行双边沟通。

中、韩代表在人权理事会对日本决定将福岛核电站事故核污染水排海表示关切

即时 | 2021-06-24 14:22

新华社日内瓦6月23日电 6月23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次会议上,中国、韩国对日本决定将福岛核电站事故核污染水排海表示关切。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蒋端公使表示,中方对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核电站事故产生的核污染水排放入海深表关切。福岛核事故造成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产生了深远负面影响。日本政府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的情况下,不顾国内外质疑和反对,未经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充分协商,单方面决定以排海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污染水,这一做法极不负责任。

蒋端表示,人权理事会有关特别机制专家已就该问题表达关切。中方呼吁日方积极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立即撤销错误决定,以负责任的方式同各利益攸关方及国际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不擅自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不损害周边国家人民的健康和人权。

韩国常驻日内瓦代表李泰镐表示,赞同联合国健康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在福岛核电站事故核污染水排海问题上表达的关切,日本政府应透明地披露信息,在与邻国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做出决定,将人类健康和环境保护作为最优先事项。

中方强烈敦促日本审慎处理福岛核污染水问题

即时 | 2021-06-24 11:12

中新社联合国6月23日电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大使23日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31次缔约国会议上说,中方强烈敦促日本切实履行国际义务,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审慎处理福岛核污染水问题。

耿爽说,日本政府近期单方面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污染水,中方对此深表关切。在同各利益攸关方及有关国际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共识前,日方不得擅自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

耿爽指出,日方拟排放核污染水数量之大、持续时间之长、涉及海域之广、潜在风险之高前所未有。研究表明,福岛核污染水一旦排放入海,将迅速扩散至太平洋大部分区域,并进而蔓延至全球海域。日方拟排放的核污染水中包含大量放射性物质,将对海洋环境、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造成严重影响。

耿爽强调,根据《公约》规定,日方在处理核污染水时,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在其管辖或控制下的活动不会导致其他国家及其环境遭受污染的损害,并确保所造成的污染不致扩大到其行使主权权利的区域之外。根据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日方还须履行及时通知、充分协商、环评监测、国际合作、信息交换等诸多义务。

耿爽说,日方明知核污染水排海可能对全球海洋环境造成严重危害、明知其根据《公约》等国际条约承担的国际义务、明知国内外存在质疑和反对声音,却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未如实公开相关信息、未与周边国家等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未拿出可监督核查安排的情况下,出于经济考虑单方面决定“一排了之”。这种做法不透明、不负责、不友善,属于存心不良、明知故犯、损人利己,与国际社会携手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的共识与大势背道而驰。

耿爽表示,日本应正视并履行对全人类、对子孙后代的责任,避免给人类健康和全球海洋生态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

韩国、俄罗斯等国代表亦对核污染水排海问题表示担忧。韩国代表称,核污染水对环境影响巨大,必须遵循审慎原则,同包括邻国在内的所有相关方进行透明、公开、善意的协商。韩方对“某缔约国”核污染水排海决定表示深切忧虑,呼吁重新考虑。俄罗斯代表说,对于福岛核污染水排海决定,俄方同中国、韩国怀有同样担忧。对这一问题必须进行全方位评估,既要由专门机构开展,也需要让邻国以双边方式参与评估。(完)

中国代表在联合国会议上敦促日方审慎处理福岛核污染水问题

即时 | 2021-06-24 10:56

人民网联合国6月23日电 (记者李晓宏)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23日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31次缔约国会议上发言表示,中方强烈敦促日方切实履行国际义务,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审慎处理福岛核污染水问题。在同各利益攸关方及有关国际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共识前,不得擅自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

耿爽说,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中国重返联合国后参与的首个重要国际立法进程就是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多年来,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三大机构工作,支持发展中国家加强能力建设,坚决维护《公约》的完整性和严肃性,为推动构建现代海洋秩序发挥了积极作用。

耿爽说,当今全球海洋治理面临一系列新问题、新挑战。国际社会要坚定奉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切实促进海洋可持续发展,大力推动蓝色合作,秉持国际海洋法治原则。

耿爽强调,各国均有义务遵守《公约》有关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规定,共同呵护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近期,日本政府单方面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污染水,中方对此深表关切。

耿爽说,日方拟排放核污染水数量之大、持续时间之长、涉及海域之广、潜在风险之高前所未有。研究表明,福岛核污染水一旦排放入海,将迅速扩散至太平洋大部分区域,并进而蔓延至全球海域。日方拟排放的核污染水中包含大量放射性物质,将对海洋环境、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造成严重影响。

根据《公约》规定,日方在处理核污染水时,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在其管辖或控制下的活动不会导致其他国家及其环境遭受污染的损害,并确保所造成的污染不致扩大到其行使主权权利的区域之外。根据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日方还须履行及时通知、充分协商、环评监测、国际合作、信息交换等诸多义务。

耿爽指出,日方明知核污染水排海可能对全球海洋环境造成严重危害、明知其根据《公约》等国际条约承担的国际义务、明知国内外存在质疑和反对声音,却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未如实公开相关信息、未与周边国家等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未拿出可监督核查安排的情况下,出于经济考虑单方面决定“一排了之”。这种做法不透明、不负责、不友善,属于存心不良、明知故犯、损人利己,与国际社会携手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的共识与大势背道而驰。他强调,日本应正视并履行对全人类、对子孙后代的责任,避免给人类健康和全球海洋生态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

国际锐评丨连过滤技术都没有掌握的日本,胆敢先拍板排核污水!

即时 | 2021-06-22 20:38

日本政府自决定启动福岛核污水排海计划后,一直宣传它的处置方式安全可靠。但是日媒20日的相关报道,令其不打自招。

这篇来自日本广播协会的报道称,负责处理福岛核污水的东京电力公司正在向社会公开征集可行的技术,来过滤核污染水中的核素“氚”。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有网友质问:连过滤技术都不掌握,日本政府怎么胆敢先拍板排放核污水?! 

事实上,自今年4月日方擅自决定启动核污水排海计划以来,周边国家和世界舆论的谴责声不断。但日方一意孤行,并且不断用谎言来搪塞世界的质疑。面对诸如“核污水如何技术处理?”“排入海洋环境后将构成哪些灾难式影响?”等敏感而关键的问题,日方始终遮遮掩掩。一些日本政客甚至荒唐地说,“这些水喝了也没问题”,试图混淆视听。然而,全世界至今也没有看到他们喝上一口。 

在核污水处置方面,日本究竟存在着多大的技术短板?日本《福岛民报》早在2013年11月就在报道中指出:日本政府“污染水处理对策委员会”当初在处理核污染水时,曾经探讨如何过滤氚。然而,该委员会此后判断,过滤氚过于艰难,尚不具备这样的技术,于是决定暂不过滤。就这样,福岛核污水“氚分离”问题一拖再拖,至今没有解决。

可见,在核污水处理技术方面,日方的“欠账”不是一年两年了!国际社会当然有理由质问:一个关键技术都不过关的国家,如何说服世界相信,它计划向大海中倾倒的核污水是安全的?!

长期以来,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东电公司,在核电站安全处置问题上撒谎成性。比如,今年5月中旬,福岛核电站发生储存核废水的集装箱泄漏事件,导致部分放射性废水已经漏入大海。但东电方面一直隐瞒不报,直到被媒体曝光、实在瞒不住了才勉强承认。

这样一家频频曝出隐瞒虚报丑闻的公司,早就信誉扫地。日方如何能保证它单方面提供的信息数据的真实性?东电公司此番征集氚分离技术,恐怕也只是“做戏”给外界看。至于能否掌握技术、能否有效分离放射性物质,只有日方自己最清楚。 

根据日本共同社近日报道,东电公司已经确定方针,将不会对排海的核污水中放射性元素氚进行实际测量,取而代之的是仅依据浓度计算结果,来决定最终能否达到排放标准。如此看,日方已经给自己留好了“退路”,不断地编造“花招”去圆谎。 

历史上,日本曾因发动侵略战争,给众多国家带来过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但日本政客至今不肯真诚道歉和谢罪。如今,日方强推“核污水排海”计划,坑害的是世界人民的生命健康和全球生态环境,挑战的是人类正义和良知。

国际社会绝不能任由日方为所欲为。在福岛核污水排放问题上,日方休想敷衍塞责、蒙混过关!

(国际锐评评论员)

日媒:东电称核污染水排放前不测放射性物质活度 专家质疑日方做法

即时 | 2021-06-12 16:16

日本政府排放福岛核污染水入海的决定引发日本国内外多方质疑和批评。而据日本共同社6月10日报道,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竟然又表示,排放前不会测定核污染水的放射性物质活度。

报道说,东电公司表示,排放前,他们会用海水对核污染水进行稀释,把核污染水所含的放射性物质氚的活度降至标准值以下。但仅仅是通过计算来判断核污染水是否符合排放标准,而不是进行测定。对此,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有专家提出,东电公司应该进行测定操作。

共同社10日还报道说,为开展福岛核事故避难者调查,联合国国内流离失所者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塞西莉亚自2018年起三次要求访日,但日本政府一次都未给予回复。塞西莉亚接受共同社采访时说,她最近一次提出申请是本月3日,至今仍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而日本外务省相关机构给出的理由分别是:未协调成功、新冠疫情、以及对塞西莉亚没有回复的义务。

对此,共同社援引专家的观点指出,此前由日本政府操持的、有关麻风病调查的特别报告员在新冠疫情下就成功访问了日本,这显示日本政府对自身有利的就接纳,不利的就无视,明显是双重标准。

专家质疑日方做法 反对排核污染水入海

针对日本政府今年4月份作出将福岛核污染水排放入海的决定,近期已有多国专家及相关国际人士予以质疑和批评。他们指出,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造成的风险难以预估。

美国环保倡导者 罗伯·格兰特:事实上,我认为这是一个极其糟糕的决定,因为这会成为一个先例。如果日本能这样做了,那么我们将看到很多其他国家也会这样做,而且没有切实的方法来监测这些核污染水的质量。我认为这既违背道德,又污染环境,它不仅会给太平洋地区带来损害,还会污染全部海洋。所以,我反对这种做法,我认为这是错误的。

联合国有毒物质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 马科斯·奥雷拉纳:日本说核污染水将会进行处理,辐射物将会被控制在可接受的国际标准之内,但是处理的过程中,高级液体处理系统存在技术限制,所以无法保证一切能够成功,相关系统不是用于处理碳-14或者放射物氚的,它们将继续留在水中。而且,科学家警告,氚的风险可能被低估,所以现在的标准可能不足以提供应有的保护。

美国海洋生物学家里克·斯坦纳也在其文章中介绍了福岛核泄漏事件始末,并强调其产生的核污染水含有多种放射性元素。他表示,负责处置核污染水的东京电力公司和日本政府此前已作出错误的判断,居然将核电厂的应急发电机安置在福岛这一容易受到海啸和洪水影响的区域。而如今日方声称排放核污水带来的风险很小,这一说法既不可信也不科学。

如果核污染水无害为何不向湖泊排放或用于其他民用目的?外交部:需要日方正面回应

即时 | 2021-06-12 16:16

6月11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据韩联社6月7日报道,韩驻东盟大使林圣男在线出席东亚峰会(EAS)大使级会议时就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表示忧虑。林指出日本核污染水排海计划在透明性、协商、验证方面存在的问题,并强调日本此举可能给人类安全及海洋环境带来不利影响,韩方就此深感忧虑。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表示,我注意到有关报道并充分理解韩方立场。除韩国外,包括中国在内很多环太平洋国家也反对日方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的决定。

汪文斌说,日本政府不顾国内外质疑和反对,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未全面公开相关信息、未与周边国家等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未拿出可监督核查安排的情况下,单方面决定以排海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污染水的做法极不负责任。国际社会的主要关切在于:

一是日方未与周边国家等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迄今也未认真回应各方合理关切。

二是日方只从经济成本出发决定向海排放,未考虑对海洋生态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的影响。

三是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处理福岛核事故有多次篡改数据、隐瞒不报的劣迹,公布的数据不可信。近期,日本媒体屡屡曝出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发生放射性泄漏的新闻,这不得不让国际社会感到担忧。

四是日方声称经过处理的核污染水安全无害,但是缺乏可核查的安排。

很多的中国老百姓都在问,如果核污染水真的无害,为什么不向国内湖泊排放或用于其他民用目的,而是选择向海排放?这些问题和关切需要日方正面回应。

汪文斌强调,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处置问题必须慎之又慎,不容有失。日方不能掩耳盗铃,将核污染水一排了之。中方再次强烈敦促日方应重新审视该问题,撤销错误决定。在同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各利益攸关方及有关国际机构协商并达成共识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

(总台央视记者 黄惠馨 孔禄渊)

国际原子能机构:将监测和审查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

即时 | 2021-06-08 09:14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6月7日在维也纳表示,国际原子能机构将监测和审查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的安全性和实施透明度。

格罗西表示,日本政府在公布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后不久,就请求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协助。国际原子能机构接受了这一请求,并将在核污染水排海之前、期间和之后提供协助。格罗西说,这项工作将由国际原子能机构计划、管理和实施。它将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秘书处的授权下,由国际专家小组提供支持。格罗西强调,国际原子能机构将及时提供关于福岛核污染水排海的相关的、全面的信息。这对于建立公众的信心至关重要。(总台记者 易歆)

1  2  3  4  5  6  7  8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