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决定将福岛核污水排入大海

无视国内国际舆论的质疑和反对,日本政府13日召开有关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排放将于约2年后开始。

 资  讯 

核污水岂能“一排了之”

即时 | 2022-06-01 08:59

国际问题学者周定兴

官商勾结确定排污方案

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反应堆的堆芯熔毁,产生大量放射性物质。为了给反应堆降温并遏制核泄漏,福岛核电站的运营公司--东京电力公司(简称“东电公司”)采取了向反应堆注入海水的办法。由于这些水含有大量放射性物质,东电公司只得将其放至储水罐中储存。据东电测算,2021年福岛第一核电站产生的核污水约为每天150吨,并将于2023年春季达到储水罐容量上限137万吨。

据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估算,处理反应堆报废、去污等需要花费50-70万亿日元(约合2.6-3.6万亿元人民币),其中污染水的处理费用将占相当比重。2021年4月,日本政府宣布,将采取排放入海的方式解决与日俱增的核污水问题。今年5月18日,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公布了一份关于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排海计划申请相关的“审查书草案”,并将在公示1个月、征求公众意见后决定是否正式批准排海计划,这实际上就是对核污水排海计划“亮绿灯”。

福岛核事故后,日本政府为避免东电公司破产,设立“日本原子能损害赔偿和反应堆报废等支援机构”,该机构属于官方机构,并拥有50.1%的东电股份表决权。东电公司实际上归属日本政府的直接管辖及支配。不难看出,核污水排海方案是东电公司与日本政府勾兑的结果,因为这是最快捷、最省钱、最省事的办法。据估算,日本只需花费约34亿日元(约合1.8亿元人民币)即可了事。但如此草率行事给自然环境和人类生命安全带来的威胁却被日方刻意忽略了。

核污水≠核处理水

核事故后第二年的检测数据显示,福岛附近海域的铯元素浓度有10万贝克勒尔每立方米,比切尔诺贝利核泄漏后在黑海中检测的数值还要高100倍。直到十年后的2021年,日本渔民在福岛县外海捕获的一条平鲉体内仍检测出每千克500贝克勒尔的放射性元素,是日本规定标准的5倍。核事故11年来,福岛县每六万名儿童中就会出现一至两名甲状腺癌患者,而常规情况下,每百万人中才会出现一到两例甲状腺癌患者。

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反复宣称,核污水排放前需经过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处理,是“安全”的。但日方强调的只是“氚”这一放射物质达标了,实际上即便经过处理,水中依然含有能够引起生态界遗传变异的锶90、碳14等其他放射性物质,这一现实被选择性忽视。自从发布ALPS相关报告之后,日本政府再未举行任何面向一般民众的公开说明会或意见听证会。为给核污水正名,日本政府还曾联系市民团体,要求停止使用“核污水”的说法,改为使用“核处理水”,以达到“洗白”目的。日本政府还就排海方案大力进行“公关”。复兴厅2021年度预算中,将有关福岛核事故的公关经费提升到了20亿日元,是2020年的4倍。这些钱被用来雇佣专业团队,通过各种宣传在日本国内外弱化和消除负面舆情。

东电公司在处理核电站事故问题上也是劣迹斑斑。2007年,东电公司承认从1977年起在对下属核电站的13座反应堆总计199次定期检查中,存在篡改数据和隐瞒安全隐患的行为,其中就包括造成福岛核事故中的紧急堆芯冷却系统失灵问题。2011年核事故发生后一周,专家就已作出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到3号机组已经发生堆心熔融的判断,但公司拒不对外公布,选择用明显弱化危机强度的“堆芯损伤”来表述。这样的劣迹很难让人相信东电公司会将“安全”的核污水排入大海。

国内外反对浪潮

日本政府迄今未对核污水排海方案的正当性、核污水数据的可靠性、净化装置的有效性以及对环境影响的不确定性作出充分可信的说明,在此情况下推进排污入海计划,遭到日本国内外各界的广泛批评和质疑。

福岛县七成民众对排海方案表示反对。原福岛大学校长今野顺夫表示,他反对在没有取得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理解的情况下推进排海计划。该方案可能影响子孙后代,必须慎重对待。与福岛县相邻的宫城县渔业合作社和县议会称,将核污水排入海洋恐将影响当地水产品安全并对相关产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日本国内已有18万民众签名,要求日本政府采用排海以外的其他处置方案。

俄罗斯自然科学院院士库兹涅佐夫表示,核污水中的放射物只能被部分过滤,水中依旧含有极其危险的放射性核素,将污染海洋生物并通过鱼类洄游扩散到整个海洋,将严重损害全球海洋环境安全、国际公共卫生体系和周边国家人民的根本利益。根据德国海洋科学研究机构建立的模型,如果按照日本对外宣布的速度排放核污水,不到57天半个太平洋就会被污染。

发出正义之声

日本核污水排海行为既严重威胁海洋环境,损害包括邻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海洋利益,又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援助公约》《核安全公约》等多项国际公约及国际法原则,包括中国在内多个国家均对此表示关切或反对。

俄罗斯外交部公开声明指出,日本政府在做出该决定时并没有和邻国进行协商,也未提供任何有关资料,对日本向海洋排污一事表示严正关切。韩国外交部召见日本驻韩大使,对日本私自排放核污水的行径提出了严正抗议,大批民众聚集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门前示威抗议。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已经启动对日本向海洋排放核污水计划的评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指出,日本排放核污水的做法是极不负责任的,要求日方同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利益攸关方和有关国际机构充分协商,寻找核污水的妥善处置办法,在此之前,不得擅自启动核污水排海。

海洋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和共生家园,与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和前途命运息息相关。福岛核事故污水排海,是关乎全人类生存环境与身体健康的大问题,而非日本内政。日本明知排海可能对全球海洋环境造成严重危害,却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的情况下企图“一排了之”。这种不透明、不负责的做法是无法让人接受的,更无法取信于本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

外交部:敦促日方撤销将核污染水排海错误决定

即时 | 2022-05-18 08:51

新华社北京5月17日电(记者许可)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7日再次敦促日方重视国际社会和日本国内民众的正当合理关切,撤销将核污染水排海的错误决定。

据报道,日本东京电力公司近日已在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1公里的近海处启动海底挖掘作业,为建设核污染水排放海底管道排放口做准备。

“我注意到上述报道,对此深表关切。”汪文斌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就此答问时表示,对于日本向海洋排放福岛核事故污染水的错误决定,包括中国在内的太平洋沿岸国家严重关切并坚决反对。日本福岛县等地区18万民众联合签名,要求日本政府采用排海以外的其他处置方案。但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罔顾国际关切,并背弃此前所作“得不到民众理解绝不会排海”的承诺,强行推进核污染水排海的工程建设,这种企图造成既成事实的做法是不负责任的。“日本政府应当立即加以阻止。”他说。

汪文斌说,日本政府迄未对福岛核污染水排海方案正当性、核污染水数据可靠性、净化装置有效性、环境影响不确定性等问题作出充分、可信的说明,这是日方无法回避的客观事实。

“我们再次敦促日方重视国际社会和日本国内民众的正当合理关切,撤销将核污染水排海的错误决定,停止推进排海的各项准备工作,切实履行应尽的国际义务。”他说。


日本东电开始核污染水排海隧道部分施工

即时 | 2022-04-25 16:36

新华社东京4月25日电 尽管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质疑,日本东京电力公司仍执意推进核污染水排海准备工作。日本媒体报道,东电公司25日开始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海底隧道排水口的施工,为2023年春的排放计划做准备。

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25日报道,东电公司计划从临海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向海中修建一个长约1公里的海底隧道,明年春开始向太平洋排放处理稀释后的所谓“放射性物质达标”的核污染水。在得到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的认可和当地政府的同意后,东电公司将从今年6月左右正式开始海底隧道的建设。

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本月15日大体结束了有关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计划的审查,对该排放计划“大致同意”,5月将出具事实上表示合格的审查结果。日媒认为,接下来东电公司的排放计划能否获得福岛县等地方政府的同意将成为焦点。

2021年4月13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将核污染水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尽管日本渔业团体、部分地方官员等人士强烈反对这一处理方案,中韩等邻国也强烈反对和质疑,日本政府依然无视反对声音,计划于2023年春开始,长期向太平洋排放所谓“放射性物质达标”的核污染水。

本月5日,日本全国渔业协会联合会会长岸宏在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会谈后重申“反对排放这一立场不变”。

综述:国际社会广泛质疑和反对日本核污染水排海

即时 | 2022-04-14 15:24

新华社北京4月14日电 综述:国际社会广泛质疑和反对日本核污染水排海

新华社记者

自日本政府去年4月13日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入海以来,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无视国内外强烈反对,持续推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引发国际社会、特别是利益攸关方的广泛质疑和反对。

日本政府的核污染水排海计划在邻国韩国引发强烈不满。韩国国会议员尹美香、徐参锡、李在汀等人于4月11日共同召开主题为“应对日本福岛核污染水排放入海”的国际论坛。徐参锡在论坛上表示,排放入海的核污染水将在10年内扩散到整个太平洋,对韩国大部分海域都将产生影响,韩国应与国际社会合作,努力从根本上杜绝核污染水排放入海。

韩国民间团体也持续发起抗议活动。韩国庆尚北道浦项地区的6个市民团体4月6日举行抗议,要求日本政府立即撤回核污染水排海决定。目前韩国政府禁止进口从日本福岛县附近的日本海域捕捞的水产品。

菲律宾金砖国家政策研究会研究员、政治学教授安娜·马林博格-乌伊说,日本政府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染水经过滤稀释后排入大海的决定是鲁莽的,不仅会对周边国家的海洋环境安全构成威胁,而且更关键的问题在于,这是日方在没有与邻国充分协商的情况下单方面做出的决定。来自福岛水域的污染物无疑会影响附近地区的海洋环境及民众健康。日方应三思而后行,并与直接受影响的国家和地区慎重协商。如果这个可悲的计划出了问题,像菲律宾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肯定会受到不利影响并被迫承担后果。日方这一决定是对人类和所有物种的威胁,应该得到亚洲乃至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

法国蔚蓝海岸大学化学专家玛丽亚·罗莎·贝恰此前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说,日本使用过滤稀释和化学处理两种方法“均不能消除氚元素”。

肯尼亚国际问题学者卡文斯·阿德希尔也说,许多科学研究已将水中所含放射性元素与公共健康风险联系起来。鉴于全球水源和粮食系统的相互联系,不仅是日本周边国家,包括肯尼亚在内的遥远地区的人民也可能受到影响。日本正在让世界面临核污染水排放的多重和深远影响。

尽管国内外反对声不断,日本政府仍在持续推进核污染水排海准备工作。去年12月,东京电力公司已向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提交“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排海工作计划2023年春开始实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此前说:“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处置关乎全球海洋生态环境和公众健康,绝不是日方一家私事。日方应认真倾听和回应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关切,撤销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的错误决定。除非同利益攸关方和有关国际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否则日方不得启动核污染水排海。”(参与记者:杜白羽、孙一然、闫洁、刘锴、陈晨、白林)

​坚持核污染水排海 日本政府执迷不悟

即时 | 2022-04-14 08:29

新华社东京4月13日电(国际观察)坚持核污染水排海 日本政府执迷不悟

新华社记者华义

去年4月13日,日本政府不顾国内外强烈反对,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入太平洋。一年来,尽管国内外反对之声不断,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依然执迷不悟,继续推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

分析人士指出,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在未获国内理解和未与相关国家充分协商的情况下,出于一己私利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对国内外反对之声置若罔闻,极力淡化此举对全球海洋环境的重大危害,极其不负责任。

为省成本

2011年3月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为持续冷却堆芯熔毁的核反应堆产生了大量受污染的冷却水。为储存不断增加的核污染水,东电公司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准备了约1000个储水罐。随着储水罐可用容量越来越少,日本政府于去年4月13日召开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这些核污染水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并计划于2023年春开始实施。

在做出这一决定前,日本政府内部提出过5种处理方案,但最终选择了排放入海。按日方说法,排放入海和蒸发后排入大气两种方案是“最实际的解决方法”,而其中排放入海“所需时间最短,花费也最少”。

环保人士指出,日本政府其实并未充分考虑所有手段,选择排放入海是为了省成本。

环保团体日本地球之友不久前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新建类似储油罐的大型储水罐以及用水泥和沙子将核污染水固体化处理后再保存,都是非常可行且已有实际应用的办法,但均未得到日本政府充分讨论。文章还指出,针对东电公司所称福岛第一核电站内已无土地新建储水罐的说法,经济产业省专门委员会曾有委员在讨论中提出解决办法,但也未得到充分讨论。

日本绿色和平组织成员铃木和江评论,看经济产业省专门委员会的讨论,只能感到日本政府就是在设法把结论引向排放入海。

一意孤行

对于将福岛核污染水排放入海,日本国内外一直有强烈反对声音。

在日本国内,渔业受核污染水排海影响最大,其从业者反对最为强烈。日本全国渔业协会联合会会长岸宏去年和今年分别在与日本首相和经济产业大臣会面时,均表示坚决反对核污染水排海。

日本东北地区反对核污染水排海的呼声也很强烈。今年3月30日,福岛县和宫城县4个民间团体向经济产业省和东电公司递交18万人联署信,要求放弃排海计划。

一些日本民间团体,包括由民众和学者等组成的“原子力市民委员会”和日本律师联合会等,都公开反对核污染水排海。日本立宪民主党等在野党也要求政府撤回核污染水排海决定。

在国际上,中国、韩国、菲律宾、太平洋岛国论坛等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都对日本核污染水排海决定表示质疑和反对。中方要求日方认真倾听和回应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关切,撤销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的错误决定。韩方也呼吁日方立即叫停这一计划,与邻国充分沟通协商。

面对多方反对,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却一意孤行,不断推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去年8月,东电公司管理层对媒体公布计划,拟修建海底隧道将核污染水排放至距离核电站1公里左右的近海。日本《产经新闻》今年3月底报道,东电公司正在进行隧道起点的地上工程,并将于4月中旬启动隧道出口的海底工程。

福岛当地媒体《福岛民报》3月初发布的一份全国民调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日本人认为,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未得到国内外广泛理解。

淡化危害

按照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的说法,福岛核污染水在排放入海之前,要经过“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过滤,去除62种放射性物质。该设备难以去除的氚,将被稀释到远低于日本国家标准的浓度后排入海中。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称,全世界核电站排放的废水都含有氚,稀释后排放入海是安全的。

然而,福岛核污染水并非核电站正常运营过程中排放的含氚废水,其中所含放射性物质成分极其复杂,能否有效清除令人怀疑。同时,由于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在福岛核事故处理方面有多次不诚实记录,包括在核事故初期隐瞒堆芯熔毁等,人们并不敢轻信其说辞。果然,日本媒体查出福岛核污染水中除氚以外还有多种放射性物质超标,东电公司随后也承认,经ALPS处理的核污染水有70%以上不符合排放标准,需要再次过滤。

面对国内外广泛质疑,日本政府不是设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是着力消除“风评被害”,即声誉所受影响,并不惜为此投入数以百亿计日元重金。日本政府还极力淡化氚的危险性,在宣传资料中将其描绘为对健康无害的物质,甚至用可爱的卡通造型来包装,遭到广泛批评。

根据东电公司与日本政府的计划,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废堆作业预计需要持续30至40年,这意味着在此期间将有源源不断的大量放射性物质排入海中。日本民间团体“原子力资料情报室”共同代表伴英幸表示:“不能允许对海洋环境的放射性污染,(对福岛核污染水)应采取排放入海以外的方法。”(参与记者:杜白羽、孙一然)

日本全国渔业协会联合会重申坚决反对核污水排海

即时 | 2022-04-06 08:34

新华社东京4月5日电 日本全国渔业协会联合会会长岸宏5日在与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一会谈时再次重申,坚决反对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排放入海的立场。

据共同社5日报道,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一5日到访日本全国渔业协会联合会并与会长岸宏举行会谈,这是去年4月日本政府决定核污水排海后日本经济产业大臣首次前往全国渔业协会联合会进行说明。会谈后岸宏向媒体重申“坚决反对排海这一立场不变”。

萩生田光一表示将遵守与渔业相关人员的承诺,在未得到相关人士理解的情况下不会排放入海,并称为支援渔业持续发展将创设“超大规模的基金”。

2021年4月13日,无视国内外的质疑和反对,日本政府决定将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大量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福岛第一核电站目前保存有超过125万吨核污水,东京电力公司计划2023年春开始长期向太平洋排放所谓“放射性物质达标”的核污水。

福岛县渔业协会和日本全国渔业协会联合会等都强烈反对核污水排放入海这一方案。日本立宪民主党等在野党也批评日本政府的核污水排海方案,要求撤回决定。3月30日,福岛县和宫城县的4个民间团体向日本经济产业省和东京电力公司递交了反对核污水排海的约18万人联合署名,要求采取其他方法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

日本福岛等三县约六成受访"地方官"反对核污水排海

即时 | 2022-03-06 14:45

新华社东京3月6日电 据日本媒体5日报道,日本福岛县、宫城县和岩手县受访的42个市町村长中,约六成反对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排放入海。

日本《朝日新闻》对上述东北三县中曾因2011年“3·11”大地震遭受海啸灾害或因福岛核事故被下达避难指示的42个市町村的负责人进行了问卷调查,问卷调查的时间截至2月。结果显示,约六成受访者反对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排放入海。

反对意见中,最多的理由是日本“国内外对此事了解不充分”,其次是“很多渔业从业者反对”以及“国家和东京电力公司对声誉损害和赔偿的措施不完善”。此外,上述42个市町村长中有七成对当地今后的复兴情况感到不安。

应日方邀请,国际原子能机构调查小组2月14日至18日到日本完成首次实地调查。据国际原子能机构介绍,该机构将在“经处理后”的核污水排放入海前发布一份带有结论的综合报告。

2011年“3·11”大地震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堆芯熔毁、放射性物质外泄,持续冷却堆芯的作业以及雨水、地下水流入反应堆设施产生了大量核污水。日本政府2021年4月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放入海。东京电力公司计划于2023年春季开始向太平洋排放。此举在日本国内和周边国家引发强烈担忧。

外交部:日方未同意国际原子能机构对排海以外的核污染水处置方案进行评估

即时 | 2022-02-24 08:27

新华社北京2月23日电(记者马卓言、董雪)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3日表示,日方没有同意国际原子能机构技术工作组对排海以外的核污染水处置方案进行评估,这使得机构无法评估核污染水处置最佳方案。

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近日,国际原子能机构称,机构技术工作组已结束对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污染水处置的实地考察,将于4月份发布针对本次调查内容的评估报告。中方对此次评估工作有何评论?是否将就评估报告与机构保持沟通?

华春莹表示,日本单方面决定向海洋排放福岛核污染水,遭到国际社会、特别是利益攸关方的广泛质疑和反对。国际原子能机构技术工作组受到各方关注。“必须指出的是,日方没有同意机构技术工作组对排海以外的核污染水处置方案进行评估,这使得机构无法评估核污染水处置最佳方案。这不是国际社会期待的结果。”

“中方支持机构技术工作组开展工作,绝不代表我们认同日方向海排放核污染水的错误决策。”华春莹说。

华春莹说,福岛核污染水处置不仅是一个核安全问题,更可能对海洋生态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造成严重危害。中方希望,随着机构技术工作组工作的持续深入,能够促使日方纠正错误,与相关国际机构和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以公开、透明、科学、安全的方式处置核污染水。

日本福岛县6名甲状腺癌患者起诉东电要求赔偿

即时 | 2022-01-27 17:25

新华社东京1月27日电(记者 姜俏梅)日本6名甲状腺癌患者27日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以受核泄漏释放的放射性物质影响而患上甲状腺癌为由,要求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简称东电)赔偿共计6.16亿日元(约合3408万元人民币)经济损失。

据介绍,6名原告目前年龄在17至27岁之间,2011年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时,他们均居住在福岛县。福岛县在事故发生后对当时18岁以下约38万名福岛青少年进行健康调查,6名原告在这一健康调查过程中被诊断患上甲状腺癌。

原告律师团日前在东京召开记者会表示,原告主张他们所患甲状腺癌并不是遗传性癌症,除了被放射性物质辐射以外,无法想象出其他原因。律师团团长井户谦一强调,原告们在孩童时代就患上癌症,升学、就职、结婚都受到影响,东电应该承认是核电站核泄漏事故造成,尽快进行救助。

据日本媒体报道,一般而言,儿童甲状腺癌发病率为每年100万人中有1至2人。但福岛县的调查结果显示,核泄漏事故发生后,38万名18岁以下县民中,266人被诊断出甲状腺癌或疑似甲状腺癌,其中222人接受了手术治疗。

受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大地震及海啸影响,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4号机组发生严重核泄漏事故。迄今已有至少上万名原告发起30起诉讼,向东电索赔。


福岛第一核电站泄漏4吨冷冻液

即时 | 2022-01-24 08:18

新华社东京1月23日电 据日本媒体23日报道,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近日泄漏了约4吨“冻土挡水墙”冷冻液。但东电公司称,“冻土挡水墙”的功能未因此受到影响。

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地势西高东低,东部朝向太平洋,为防止地下水继续流入核电站所在建筑物的地下而导致核污水增加,东电公司于2014年6月在核电站1至4号机组周边开建周长约1.5千米的“冻土挡水墙”,2017年起全面启用。施工方法是将1568根冻结管以1米的间距插入地下30米深处,注入冷冻材料,并利用冷冻机使其冷却到零下30摄氏度,从而将周围地基冻住,形成一道冻土屏障。

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23日报道,东电公司于1月16日在“冻土挡水墙”附近发现了泄漏的冷冻液,推测泄漏了约4吨冷冻液。泄漏的冷冻液是用于冻结地基、起到制冷剂作用的氯化钙溶液。东电公司认为,冻结管可能出现损伤,该公司将寻找损伤部位加以修补。东电公司称,这种液体不是有害物质,对环境没有影响,“冻土挡水墙”本身功能未受到影响。

2021年10月,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冻土挡水墙”曾出现地下温度异常升高问题,当时东京电力公司也称未对“冻土挡水墙”功能产生影响。

外交部:福岛核污染水处置绝不是日方一家私事

即时 | 2021-12-23 08:36

新华社北京12月22日电(记者伍岳、马卓言)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2日表示,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处置关乎全球海洋生态环境和公众健康,绝不是日方一家私事。日方应认真倾听和回应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关切,撤销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的错误决定。

据报道,21日,东京电力公司向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提交“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赵立坚在22日例行记者会上回答相关提问时表示,中方严重关切、坚决反对日本单方面决定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并持续推进核污染水排海准备工作。

赵立坚说,今年4月以来,国际社会就日本核污染水排海的正当性、排海方案的合理性、核污染水数据的可信性、净化设备可靠性等问题,向日方提出了诸多关切。国际原子能机构技术工作组关于福岛核污染水处置问题的工作也仍在进行之中。日方对国际社会的正当合理关切置若罔闻,反而不断推进福岛核污染水排海的各项政策和技术准备,显然是要将错误决策强加于国际社会,是要让太平洋沿岸各国承担核污染水排海的风险。日方此举极其不负责任。

赵立坚说,8个月来,日方不断为核污染水排海决策辩解,声称其是安全的。但很多国家和国际环保组织都提出疑问,如果核污染水真的安全无害,为什么日方不向国内湖泊排放核污染水或是在国内循环利用?再退一步讲,为什么日方不选择建设更多的储罐在境内储存?对于排放的核污染水是否安全,国际社会能够听信日方的一家之言吗?对于这类根本性的问题,日方理应作出负责任的回答。

“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处置关乎全球海洋生态环境和公众健康,绝不是日方一家私事。日方应认真倾听和回应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关切,撤销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的错误决定。除非同利益攸关方和有关国际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否则日方不得启动核污染水排海。”赵立坚说。


日本新研究:福岛核事故放射性物质扩散入北冰洋

即时 | 2021-12-15 08:31

新华社东京12月14日电(记者华义)日本海洋研究开发机构的研究人员最新研究发现,2011年福岛核事故泄漏的放射性物质已经扩散进入北冰洋。

日本共同社14日报道,日本海洋研究开发机构主任研究员熊本雄一郎日前发布的研究说,2011年福岛核事故泄漏的放射性物质铯134,在事故发生约8年后扩散到了北冰洋。这是首次在北冰洋检测出福岛核事故放射性物质。虽然检测到的水平只是微量,但他推测放射性物质正向北冰洋中心区域扩散。他还推测,放射性物质铯137同样扩散到了北冰洋。

今年11月上旬,日本筑波大学客座教授青山道夫发布了一份类似研究成果。他发现,2011年福岛核事故中泄漏的放射性物质铯137抵达美国西海岸后,部分北上,并随洋流回到日本东北部沿海。他说,2017年在太平洋最北部的白令海和北冰洋边缘海楚科奇海都检测出福岛核事故泄漏的铯137。

赵立坚敦促日方撤销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的错误决定

即时 | 2021-11-23 08:48

据悉,国际原子能机构将派遣专家组于12月中旬赴日本,就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的放射性、处置程序的安全性及环境影响进行评估。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1月2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希望国际原子能机构技术工作组认真开展工作,秉持客观、公正、科学原则,对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处置进行事前、事中、事后全过程的独立评估与监督核查,确保核污染水处置绝对安全。

他说,日方应给予国际原子能机构全面配合,包括就所有可能的核污染水处置方案选项进行充分协商,在数据准确性和处置手段有效性等方面接受监督核查。“中方会持续关注机构技术工作组的工作进展,希机构及时向国际社会和利益攸关方进行通报。”

赵立坚表示,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处置关乎全球海洋生态环境和公众健康,不是日本一家私事。“日方应正视国际社会关切,撤销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的错误决定。除非同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利益攸关方和有关国际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否则日方不得擅自启动核污染水排海。”(记者董雪)

外交部:福岛核污染水的处置绝不是日本的私事,必须慎之又慎

即时 | 2021-11-19 23:11

11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据报道,针对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发布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的放射性影响评估报告,韩国原子能安全委员会近日对此表示遗憾,认为该报告对排海计划的不可避免性没有进行充分说明,并表示已携手韩原子能安全技术院对该报告的恰当性进一步研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说,我注意到有关报道。福岛核污染水排海是真的不可避免,还是日方为了一己私利而一意孤行?如果核污染水真的无害,为什么不向日本国内湖泊排放?请日方回答。

赵立坚表示,事实上,自今年4月日本政府单方面做出将福岛核污染水向海洋排放决定后,环太平洋各国以及日本国内民众的质疑和反对一直没有停歇。但日方始终没有对核污染水排海决定的合理性、必要性、科学性和安全性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在做出排海决定7个月后,日方才出台放射性影响报告,更加说明当时决策不科学、不严谨。7个月来,日方始终对国际社会的正当关切和诉求置若罔闻。国际社会看到的,是负责福岛核污染水处置的日本企业多次篡改数据、隐瞒真相、管理混乱,是日本媒体屡屡曝出的福岛核电站厂区发生放射性泄漏的丑闻,以及日本政府的监管不到位。

赵立坚强调,我要重申,福岛核污染水的处置绝不是日本一家的私事,必须慎之又慎、严格监督。日方应该认真回应国际社会、周边国家以及本国民众的呼声,撤销错误决定,履行应尽的国际义务时,不要让已然造成巨大损害的核泄漏“黑天鹅”演变成奔腾而来的核污染“灰犀牛”。(总台央视记者 朱若梦 孔禄渊)

赵立坚:福岛核污染水若真无害,日本为何不向国内湖泊排放?

即时 | 2021-11-19 16:55

中新网北京11月19日电(记者 李京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日本福岛核污染水排海应询时表示,如果核污染水真的无害,为什么日本不向国内湖泊排放?日本不要让已然造成巨大损害的核泄漏“黑天鹅”演变成奔腾而来的核污染“灰犀牛”。

有记者提问,据报道,针对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发布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的放射性影响评估报告,韩国原子能安全委员会近日对此表示遗憾,认为该报告对排海计划的不可避免性没有进行充分说明,并表示已携手韩国原子能安全技术院对该报告的恰当性进一步研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表示,注意到有关报道,福岛核污染水排海是真的不可避免,还是日方为了一己私利而一意孤行?如果核污染水真的无害,为什么日本不向国内湖泊排放?请日方回答。

赵立坚指出,事实上,自今年4月日本政府单方面做出将福岛核污染水向海洋排放决定后,环太平洋各国以及日本国内民众的质疑和反对一直没有停歇。但日方始终没有对核污染水排海决定的合理性、必要性、科学性和安全性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赵立坚说,在做出排海决定7个月后,日方才出台放射性影响报告,更加说明当时决策不科学、不严谨。7个月来,日方始终对国际社会的正当关切和诉求置若罔闻。国际社会看到的,是负责福岛核污染水处置的日本企业多次篡改数据、隐瞒真相、管理混乱,是日本媒体屡屡曝出的福岛核电站厂区发生放射性泄漏的丑闻,以及日本政府的监管不到位。

“我要重申,福岛核污染水的处置绝不是日本一家的私事,必须慎之又慎、严格监督。日方应该认真回应国际社会、周边国家以及本国民众的呼声,撤销错误决定,履行应尽的国际义务。”赵立坚强调,日本不要让已然造成巨大损害的核泄漏“黑天鹅”演变成奔腾而来的核污染“灰犀牛”。(完)

1  2  3  4  5  6  7  8  9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