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屏山|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军事|图片|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国内> 社会 > 正文

课外培训火爆 家长:大家都在补课,我能不补吗?

2018-06-12 06:44:22  来源: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周冬   我来说两句

近期,国家重拳整治疯狂课外培训。然而,家长们对此的心态却很“纠结”:一些家长对一小时几百甚至上千的课外补课花销头疼不已,一些家长却对培训减负“高兴不起来”,还有家长一边喊累一边加紧报班,花钱少了反而不踏实……

“好出路和文凭是挂钩的”

“她们小学教学质量不是很好,还是想把娃娃的基础打好,不然摇号进了好初中跟不上,娃娃的心理压力更大。”80后父亲彭明说。

彭明来自四川绵阳,2005年到成都打工,目前在一家装修公司做装修工人。他的两个女儿都在成都上学,大女儿12岁,上小学6年级,下半年升初中,小女儿还在读幼儿园。

欣如在班上成绩中等,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彭明就给她报了托管班,一学期3000元,主要辅导家庭作业,还包括一顿晚餐。小学五年级开始,彭明还给欣如报了数学和英语的补习班,平均一节课70、80元。

“我和她妈妈打工忙,不是每天都有时间管她,而且我们也不太会给她辅导。不报班,怕她跟不上学习。”彭明有些焦虑,“好出路和文凭是挂钩的啊。”

江丽在成都龙泉驿一家农贸市场卖菜,和彭明一样,她对自己孩子的未来也很担忧。“不报这些班,我孩子怎么跟城里娃一起学习呢?”孩子5岁时,江丽丈夫在建筑工地不幸身亡,孩子今年9岁,这些年,靠着丈夫拿命换来的赔偿款,江丽给孩子报了不少培训班。

“英语数学肯定要补。我又不懂,还有谁能教她呢?”江丽说。这学期,她给孩子新报了一个美术班。因为有次孩子回家就关门不出来,她听见孩子在屋里小声啜泣。“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学校有城里的同学说她是书呆子,除了读书啥都不会。”

“第二天,我立马给她报了美术课,一个学期快5000元,是我2个多月的卖菜收入。”江丽苦笑了一下,“但是没办法,我不能看我孩子被瞧不起啊。”

“大家都在补,我能不补嘛?”

“现在一个班九成学生都去补课,不去补课会被认为是家长不重视。”70后母亲廖如说。

对于课外培训,廖如其实挺反感的,“我一直认为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觉得不该让孩子过多补课。小学一到三年级都是自己带。”

但到了四年级,廖如就有些“稳不起”了。“如果人人都像我那样倒也无所谓,可现在人家的孩子都学习很好了,还去补课,我们家中等水平的孩子怎么办?都是因为升学压力,如果每一所学校都很好就不会这样了。”

廖如说,孩子班上有同学在幼儿园就开始上各种培训班,五年级的学生就已经能做函数题了,这是初中课本才学的内容。“大家都在补,我能不补嘛?”廖如反问说。

她最近更苦恼了,今年孩子班上不少同学都报了更多补习班,她害怕被落下。“班里家长经济条件都挺好的,我们也要让自家孩子跟上,不然万一以后孩子跌落这个阶层呢?”

和廖如一样,家住成都市中心的赵海也有类似烦恼。赵海今年45岁,早年和妻子离婚,一个人带孩子长大。女儿今年才10岁。

“我娃他们班有同学开学一个月就把数学课本学了一半。”赵海颇有些无奈,这学期才开学,他花在孩子身上的补课费就有2、3万,包括语文、数学和美术兴趣班。在他看来,这个费用还算少的,毕竟孩子还没上初中。

“现在孩子压力太大了。”赵海平时做生意特别忙,很少和女儿相处,“有时候晚上回来,看到女儿还在做题,身体那么瘦弱,我都很心疼。但是,不给孩子补课,我心里不踏实。”

“费用太贵了,承受不起”

刘敏十几年前来到成都,现在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门外摆了个水果摊,丈夫在建筑工地上打工,家庭年收入不到10万元。家里有一儿一女,小儿子13岁,在成都读初一。

刘敏的儿子成绩比较差,自己也不太想读书,家里担心他可能考不上高中。目前,刘敏给儿子报了英语补习班,80元一节课,每周补1到2节,已经补了一个学期。

“我儿子对体育特别感兴趣,我还送他去课外班学过篮球和乒乓球。篮球800元一个月,每天上一节课。乒乓球600元一个月。”刘敏说。

对于课外补习,刘敏觉得,补得起还是可以补。现在学校老师上课对知识点经常一带而过,而她平时要看水果摊,孩子父亲在外面打工,管不到太多,自己文化水平也有限,没法辅导上初中的孩子。“没办法,只能送去辅导班,班上同学都去上辅导班,自己小孩不去成绩怕跟不上。”

家里有2个小孩负担还是挺大,“如果补课费贵狠了就不去了,快承受不了了。”刘敏说。

家庭条件较好的汪雨一家对日益高昂的培训费也很头疼。“我现在给孩子补的语文和数学,还在上围棋课和绘画课。原来还报了舞蹈和钢琴课,实在是负担不了,后来取消了。”汪雨有些哭笑不得。

“最辛苦的不是读书这条路,而是一旦在同龄人中落后,那孩子以后的路才是最辛苦的。”汪雨说,他们那一代人,大家在上学时条件都不怎么好,竞争体现在个人的努力和勤奋上。“现在,同代人竞争从小就开始了,实际上是家庭实力的竞争。”

汪雨家孩子豆豆今年11岁,上数学补课班一节课200元,钢琴兴趣班一节课500元,英语课外辅导一节课350元。

“一个月一万多块就没了。”汪雨说,他是一家企业中层管理人员,老婆是外企白领,一年30多万的收入,以前觉得很宽松,闲暇时还能出国旅游,现在觉得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更多>>视频现场
更多>>大学城酷图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 新闻图片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