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2014年2月27日,中国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决定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每年12月13日国家举行公祭活动。自设立以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都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举行。

 资  讯 

习近平出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俞正声出席仪式并讲话

即时 | 2017-12-13 21:06

新华社南京12月13日电(记者霍小光 张晓松 蔡玉高)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13日上午在南京隆重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仪式。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出席仪式并讲话。

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纪念馆集会广场庄严肃穆,现场国旗下半旗。广场西侧巨大的“灾难墙”上,灰黑的底色映衬着“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14个白色大字。约1万名各界代表胸前佩戴白花,静静肃立。

9时58分,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步入仪式现场,站在各界代表方阵前。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18名礼兵肩枪齐步行进至公祭台两侧伫立。

10时整,公祭仪式开始。军乐团演奏《义勇军进行曲》,全场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嘹亮的歌声响彻云霄。国歌唱毕,全场向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默哀。同一时间,公祭现场和南京全城拉响防空警报,汽车、火车、轮船汽笛齐鸣,行人就地默哀。

默哀毕,军乐团演奏《国家公祭献曲》,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礼兵抬着8个花圈,缓步走上公祭台,将花圈敬献于“灾难墙”前。80名南京市青少年代表宣读《和平宣言》。

之后,俞正声发表讲话。他表示,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为的是深切缅怀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缅怀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所有死难同胞,缅怀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献出生命的革命先烈和民族英雄,缅怀同中国人民携手抗击日本侵略者献出生命的国际战士和国际友人,宣示中国人民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的坚定立场,庄严表达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崇高愿望。

俞正声指出,只有正确认识历史,才能更好开创未来。战争是一面镜子,能够让人更好认识和平的珍贵。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巨大灾难,也给日本人民带来巨大伤害。中日两国要从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出发,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共同为人类和平作出贡献。

俞正声强调,和平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需要大家一起坦诚面对历史。为了和平,世界各国人民要同心协力,共同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共同推进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

俞正声指出,今天,中国人民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更有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新的征程上,中国人民将自觉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全面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创造更加美好的幸福生活。中国人民愿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共同创造人类的美好未来。

俞正声讲话后,6名南京市各界代表3次撞响“和平大钟”。随着深沉悠远的钟声,3000只和平鸽凌空飞翔,寓意着对30万死难者的深深追思和圆梦中华的雄心壮志。

公祭仪式结束后,习近平走进纪念馆展厅,参观了《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参观结束时,习近平在签字簿上庄重签名。

随后,习近平亲切会见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和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亲属代表。

丁薛祥、刘鹤、刘延东、许其亮、吉炳轩一同参加上述活动。

黄坤明主持公祭仪式。

参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老战士和老同志代表,中央党政军群有关部门和东部战区、江苏省、南京市负责同志,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港澳台同胞代表,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亲属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战区和遭受过日本法西斯侵略的亚洲国家驻华使节代表,以色列等国家驻华使节代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遇难同胞亲属代表,江苏省各界群众代表等参加公祭仪式。

80年前的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侵入南京,对我同胞实施长达40多天灭绝人性的大屠杀,30万生灵惨遭杀戮,留下人类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以立法形式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南京大屠杀又添新证 增加120余件文物史料

即时 | 2017-12-13 22:41

新华社南京12月13日电(记者 邱冰清 蒋芳)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当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赠120余件文物史料,包括约翰·拉贝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使用过的印章、南京审判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的官印等。捐赠者来自日本、德国、美国、中国等。

其中,南京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在南京审判日本战犯死刑判决书底稿上使用的印章最为珍贵,可以说是南京大屠杀的铁证。2004年其子石南阳曾向纪念馆捐赠石美瑜自存的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判决书底稿、部分日本战犯的审判笔录等文物。“多年后,让判决书和印章重新合到一起,意义重大。”石南阳说。

此外,约翰·拉贝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曾使用过的印章等也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相信曾祖父知道我把这些东西带回到南京也会非常的开心。”约翰·拉贝的曾外孙克里斯托弗·拉贝表示。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员郭必强介绍,由日本友人大东仁捐赠的日本攻占南京、南京大屠杀期间日本出版的一些史料,以及美籍华人鲁照宁父子共同捐赠的南京大屠杀期间第三方编著的书籍、报纸等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鲁照宁自2004年起在网络上不断搜寻与南京大屠杀有关的史料、文物,多次来南京捐赠文物史料,这是他第14次来纪念馆捐赠。本次捐赠物品中,由上海密勒氏评论报编印的《JAPAN’S WAR IN CHINA》(日本在中国的战争)的合订本,较为少见。以每日大事记的形式,记录了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到1939年12月底的日本侵华战争与中国人民的抵抗。尤其是日本在中国轰炸南京、中国守军保卫南京的战斗、“帕奈”号事件、南京沦陷以及外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等内容。

“这次捐赠的价值主要集中在两点。首先是种类丰富并且质量高,有很高的历史价值,能很好地还原历史现场。第二是来源广泛,国内外都有,有个人征集,有社会征集,让文物的完整性得到了提高。”郭必强说。

从国家叙事到关注个体——揭秘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新展陈

即时 | 2017-12-13 21:12

新华社南京12月13日电 题:从国家叙事到关注个体——揭秘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新展陈

新华社记者王珏玢 杨绍功 邱冰清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13日正式推出新版史料展。与以往比较,新展陈融入了大量微观史元素。这标志着,我国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的研究和展示,正逐渐由对宏观史实的论证,拓展到对个体命运的关注。

新展序厅内,1213张照片组成的幸存者照片墙令人震撼。前墙左右两侧,1113张已经离世的幸存者黑白照片对称排列;与之相对,截至今年9月仍然在世的100名幸存者彩照悬挂在后墙。每一名幸存者离世,他的照片灯箱也随之熄灭。这些从浩劫中走来、也逐渐回归历史的老人,从此将影像定格,永远凝视着这段民族伤痛。

“我们希望提到南京大屠杀,人们想起的不仅仅是一个30万的数字。”纪念馆馆长张建军向记者介绍新展理念时说,搜集和展示1213张幸存者的照片,正是为了让这段历史更加真实可感。幸存者被铭记,不仅仅因为关联着南京大屠杀这个标签,我们要做的,是尽可能客观、详细地向公众展示,作为普通人,他们的命运怎样被战争改变,又怎样走出阴影、过上新的生活。

人文视角关注幸存者的背后,是各界多年来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的持续深挖。2006年,南京市档案馆从公安部门接收了民国时期“首都警察厅”遗留的200多万份户籍资料。经过四年的整理、编录、数字化处理,制成150万张民国户籍卡片,入选第四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今年开始,纪念馆与南京市档案馆合作,将民国户籍卡与馆藏幸存者、遇难者资料一一比对,整理出上千张幸存者在上世纪40年代留下的户籍照片,并最终遴选1113张,在新馆展陈中展示。

纪念馆史料部负责人艾德林说,历史不是冷冰冰的数字。时隔80年后,只有披露更多有血有肉、可触可感的细节,才能抵御时间侵蚀,让一代代中国人感同身受体悟民族的苦难历史。随着史料不断丰富、民间口述史采集的深入,越来越多学者意识到,我们不仅要回应、论证史实的有无,也要挖掘、展示战争对个体生命的影响,引导每一个普通人思考,一场民族浩劫会怎样影响我们的生活。

新的展陈中,满是这样从个体和微观层面展示的历史:18本金属质地的“铁书”,记录下12000名大屠杀死难者名单,参观者一一翻阅,仿佛在触摸历史。

1万多盒个人档案构成巨大的档案墙,除了收录档案馆馆藏资料,还搜集了来自幸存者和死难者遗属的口述资料。

展示战争前后各阶段的史料陈述中,包括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出庭作证的伍长德、与右翼分子斗争的李秀英等在内的多名幸存者经历,被仔细挖掘梳理,介绍给每一个参观者。

“屠杀时你看到了什么?”“大屠杀持续了多久?”……对日诉讼获终审胜利的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其口述史被录制成3D影像,尘封的历史再次被鲜活展开,每个来馆参观的人,都能直接与历史见证者“对话”。

“历史既需要高屋建瓴的宏观研究,也需要细微到个体,还原一个个时代背景下的真实个人。”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生说,战争带给每个人的创伤、恐惧,都是一段细微而有温度的历史。记录和展示这些,对于后人研究大屠杀,有着不可取代的价值。

重温民族痛史 奋力护卫和平——各地群众纪念第四个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素描

即时 | 2017-12-13 21:11

新华社北京12月13日电 题:重温民族痛史 奋力护卫和平——各地群众纪念第四个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素描

新华社记者

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在浸润着同胞血泪的白山黑水间,在昔日军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各类纪念场所,各地群众在各种追思纪念活动中重温民族痛史,缅怀为国捐躯的先烈和遇难同胞,表达护卫和平的愿景。

鲜花祭先驱 老战士谆谆寄语新一辈

在北京卢沟桥附近,阳光下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威严朴素,蓝底白字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悼念活动”标语传达出悲痛的情绪。

9时30分,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暨“丹青映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80周年祭艺术作品特展”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近千人手捧菊花肃立默哀,表达对遇难同胞和抗战英烈的哀思。

在展厅一侧,“丹青映史”艺术作品展吸引了众多参观者。展品的捐赠者是美国纽约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会长陈宪中。

1987年,为纪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遇难50周年,陈宪中组织世界各地的华人艺术家在美国举办展览,引起强烈反响。

“展览结束后,我把87幅作品捐赠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经过一年的整合,才有了今天的展览。”陈宪中说,每一幅作品都很有分量,可以让人们铭记历史。

1938年入党的新四军老战士周东葵已经95岁了。回顾往事,老人声音颤抖。“南京大屠杀发生时我还是个学生,听到南京大屠杀的消息,我意识到参加革命、保家卫国的重要性。”周东葵说,“铭记历史,对年轻一代非常重要,我们中国人世世代代都不能忘记这段历史,必须强起来。”

10时,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悼念活动在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前举行。约300名各界代表在无名英雄纪念碑前放下鲜花,追思死难者。

1937年8月23日,日军在宝山罗泾地区登陆,烧杀抢掠,2244名村民被杀害。

96岁高龄的高文彬是我国唯一健在的东京审判全程亲历者。“百人斩”凶犯野田毅和向井敏明就是高文彬在东京审判工作中发现的。在他的努力下,两名凶犯被绳之以法。“永远不要忘记暴行,永远不要忘记过去。”高文彬说。

伤痛永难忘 青年志愿者触摸历史感怀深

当日,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在黑龙江省安达市举办国家公祭日系列宣传教育活动。零下25摄氏度的严寒,并没有挡住人们悼念先人的脚步。

在国家公祭日活动现场,一位特殊的老人——七三一部队人体实验受害者李鹏阁的女儿李凤琴神情凝重。李凤琴说,以国家公祭的形式来祭奠死难的国民,增强战争灾难历史的记忆,不仅是对南京大屠杀中大量死难同胞的缅怀与致敬,更是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遇难的我国同胞的告慰。

南京大屠杀整整80年了,但人们对这段历史的思考日益深化。

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序厅中,人们手持烛火为南京大屠杀中惨遭日军杀戮的30万无辜同胞以及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先烈和死难同胞默哀。

博物馆序厅的墙壁四周雕刻着高低起伏的白色山脉,倒映在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更显肃穆。“我从大学一年级时起,每逢周末就来‘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做义务志愿者。我们不能忘却南京大屠杀,也要带着这份铭记砥砺前行。”沈阳农业大学学生刘葭霈告诉记者。

70多年前,重庆曾遭受侵华日军长达5年半的无差别轰炸,导致3万多人直接伤亡,6600多人间接伤亡。修建在较场口大隧道惨案发生地上的重庆大轰炸惨案遗址,向人们无声诉说着那段惨痛的历史。

79岁的简全碧的母亲由于惊吓过度精神失常,无家可归的一家人被迫搬往较场口附近的祖母家。1940年8月19日,怀抱简全碧的祖母被炸弹击中去世。

如今,大轰炸幸存者仅剩下30多人。这群高龄老人常常聚集在一起,向世人讲述他们亲历的痛史。

“我们走遍了重庆图书馆和档案馆,查阅了许多关于重庆大轰炸的史料。整理出大量大轰炸的文字材料。就是为了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罪行,为逝去的同胞们伸张正义!”姜遗福在同为幸存者的父亲去世后,接过了传递历史的任务。

“重庆大轰炸是二战期间日本在中国制造的与南京大屠杀、七三一部队细菌战同样血腥的非人道暴行之一。”长期从事中国抗战大后方研究的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潘洵告诉记者,“一群高龄老人,作为历史的见证者不断发声,他们的行为令人钦佩。这启示我们,无论社会如何发展,历史终将不容忘却,这样和平才能永在人间。”

海内外友人捐赠百余史料文物:为南京大屠杀收集更多历史细节

即时 | 2017-12-13 19:09

中新网南京12月13日电 (记者 申冉)今年是全民族抗战爆发和南京大屠杀事件发生80周年。在12月13日国家公祭日当天,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简称江东门纪念馆)获赠来自日本、德国,以及中国沈阳、南京、台湾等地友好人士捐赠的珍贵文物史料120余件。

1947年南京审判侵华日军战犯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之子石南阳,2004年曾向江东门纪念馆捐赠了其父自存的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判决书底稿、部分日本战犯的审判笔录等一批重要文物。

今天,石南阳协同姐姐、妹妹以及儿子再次来到江东门纪念馆,带来了父亲石美瑜先生的官印等生前遗物。

“这其中一枚印章,正是父亲在南京审判日本战犯死刑判决书底稿上所盖的官方印章。”石南阳告诉记者,多年来,这些遗物都被母亲珍藏在保险柜里,在母亲去世后,自己决定将这批非常有历史价值的遗物捐赠给江东门纪念馆。

“纪念馆将会把我父亲所存的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判决书底稿、部分日本战犯的审判笔录等文物,与这枚官印放在一起,向世人展示更完整的历史细节。”石南阳说。

美籍华人鲁照宁,十多年来一直坚持不懈搜集南京大屠杀相关史料文物,今年的今天,已经是他第14次向江东门纪念馆捐赠珍贵文物资料。

此次,鲁照宁捐赠的物品中,有一本由上海密勒氏评论报编印的《JAPAN’SWARINCHINA》(日本在中国的战争),极为少见。该书以每日大事记的形式,记录了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到1939年12月底的日本侵华战争与中国人民的抵抗。其中记载了日本在中国轰炸南京、中国守军保卫南京的战斗、“帕奈”号事件、南京沦陷以及外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等内容。“不少南京和上海的战时照片都是我首次看到,非常珍贵。”

鲁照宁告诉记者,十多年来,他已经向江东门纪念馆捐赠了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文物史料超过2000余件,“这也是海外华人能够为故乡所做的一点贡献。”

当天,曾在南京大屠杀中挽救无数平民生命的国际友人约翰·拉贝的曾外孙、克里斯托弗·沃尔福德·莱因哈特先生也向纪念馆捐赠约翰·拉贝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曾使用过的官印、钢印等遗物。

日本圆光寺住持大东仁,日本云祥寺住持一户彰晃,南京保卫战战迹寻研团团长张定胜,沈阳收藏家张广胜等也分别向江东门纪念馆捐赠了一批珍贵的文物史料。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南京举行

即时 | 2017-12-13 15:29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王晔摄


  12月13日,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现场人员肃立默哀。

当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庞兴雷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庞兴雷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庞兴雷摄


  12月13日,和平鸽从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上空飞过。

当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王晔 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 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王晔 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王晔 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 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李响 摄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放飞和平鸽。

当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新华社记者季春鹏 摄

国家公祭撞钟代表吴协恩:和平大钟需要齐心才能撞响

即时 | 2017-12-13 12:21

中新网南京12月13日电 (记者唐娟)三响深沉悠远的钟声,3000羽和平鸽迎空飞翔。2017年12月13日,第四个国家公祭仪式结束。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国家公祭仪式的最后一项议程是由6名来自工、农、兵、科、学、企届的代表撞响和平大钟。6名代表中,作为农民代表的华西村党委书记吴协恩在撞钟后,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撞钟的那一刻,我切身感受到了历史的沉重感,和平大钟,需要大家齐心协力才能撞响。

位于纪念馆广场上的和平大钟,高3米,寓意有30多万同胞在南京大屠杀中遇难;下摆口径为1.937米,意为日军全面侵华及其南京大屠杀始于1937年;和平大钟总重量约6.6吨,2003年12月13日,在悼念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30万遇难同胞66周年仪式上首次撞响;大钟的撞击点为醒目的和平鸽造型,每一记撞击,浑厚、庄重、悠扬的钟声,都似在表达,勿忘历史、爱好和平的祈愿。

“我能作为农民代表撞响和平大钟,是莫大的荣幸。”吴协恩在参加完撞钟仪式后,难掩内心的激动。他表示,“不忘过去,才能开辟未来。国家公祭仪式,就是要让我们勿忘国耻、铭记历史、珍爱和平。我们需要团结一心、奋发进取。新中国成立后,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现在强起来,我为繁荣昌盛的祖国感到无比自豪。我们只有按照十九大的部署,真抓实干,实现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是对历史的最好纪念。我坚信,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完)

习近平出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即时 | 2017-12-13 10:38

新华网北京12月13日电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据新华社“新华视点”微博报道)

习近平:擦清历史的镜子,走好未来的路

即时 | 2017-12-13 16:15


   新华网北京12月13日电 13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出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后,亲切会见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和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亲属代表。习近平与大家一一握手,询问他们“今年高寿”“身体好吗”,希望他们健康幸福,一代一代把记忆传承下去。习近平说,无论历史的美好,还是历史的灾难,都需要真实。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要擦清历史的镜子,抹去灰尘,以史为鉴,走好未来的路。(据新华社“新华视点”微博报道文字:霍小光、张晓松,摄影:鞠鹏、谢环驰)



对于这段历史,习近平这10句话必须铭记

即时 | 2017-12-13 08:56

【学习进行时】80年前,侵华日军野蛮侵入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万同胞惨遭杀戮,无数妇女遭到蹂躏残害,无数儿童死于非命。“昭昭前事,惕惕后人”,对于这段历史,习近平这10句话我们必须铭记。

1.历史不会因时代变迁而改变,事实也不会因巧舌抵赖而消失。

2.一切罔顾侵略战争历史的态度,一切美化侵略战争性质的言论,不论说了多少遍,不论说得多么冠冕堂皇,都是对人类和平和正义的危害。

3.中国人民有比海洋、天空更为宽广的胸怀,但我们的眼睛里也决容不下沙子。

4.任何人要否认南京大屠杀惨案这一事实,历史不会答应,30万无辜死难者的亡灵不会答应,13亿中国人民不会答应,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民都不会答应。

5.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

6.我们不应因一个民族中有少数军国主义分子发起侵略战争就仇视这个民族,战争的罪责在少数军国主义分子而不在人民,但人们任何时候都不应忘记侵略者所犯下的严重罪行。

7.我们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举行公祭仪式,是要唤起每一个善良的人们对和平的向往和坚守,而不是要延续仇恨。

8.和平像阳光一样温暖、像雨露一样滋润。有了阳光雨露,万物才能茁壮成长。有了和平稳定,人类才能更好实现自己的梦想。

9.和平是需要争取的,和平是需要维护的。只有人人都珍惜和平、维护和平,只有人人都记取战争的惨痛教训,和平才是有希望的。

10.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具有保卫人民和平生活坚强能力的伟大国家,中华民族任人宰割、饱受欺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福建今日将展出近百张南京大屠杀历史图片

即时 | 2017-12-13 10:00

新华网福州12月13日电(蒋巧玲)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今天上午,全国20多家抗战类纪念馆同步举行公祭日活动,其中,福建省革命历史纪念馆还将举办《人类的浩劫 1937年南京大屠杀》图片展。

本次抗战类纪念馆公祭日活动由中国博物馆协会纪念馆专业委员会、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联合组织。13日上午10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馆、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福建省革命历史纪念馆等全国20多家抗战类纪念馆,将同步举行公祭日悼念活动,以此告慰逝者、警示后人。

在本次悼念活动中,福建省革命历史纪念馆作为参与馆之一,将配套举办《人类的浩劫 1937年南京大屠杀》图片展。届时,该图片展将展出29幅版面、近百张历史图片,内容涉及侵华日军对南京的无差别轰炸罪行,日军在南京的屠杀、强奸、抢劫、纵火等暴行,以及南京安全区与国际义士对难民的人道主义救援等。

据了解,为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者,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以立法形式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南京大屠杀80周年 国家公祭今天上午举行

即时 | 2017-12-13 07:09

南京大屠杀80周年 国家公祭今上午举行

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公祭仪式 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当天上午,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出席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国家公祭仪式。

12月10日凌晨,最年长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管光镜走了,享年100岁;11月15日,曾是馆里年龄最大的义务讲解员佘子清走了,享年83岁;同日,杨明贞老人去世,享年86岁……目前,登记在册、健在的幸存者人数,已经不满100人。历史已过去80年,年龄最小的幸存者也已超过80岁。

国家公祭日

需全体国民参与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在举国上下祭奠遇难同胞之际,作为国民一员,你该如何参与国家公祭日呢?

“灾难的历史,理应成为民族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高规格举行国家公祭,更需全民一起参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表示,首先,你要了解国家公祭到底为了祭奠谁?

根据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的法案,国家公祭对象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及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被杀戮的同胞。具体包括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化学武器死难者、细菌战死难者、劳工死难者、慰安妇死难者、三光作战死难者、无差别轰炸死难者。

12月13日公祭日当天,也需要全体国民的参与。张建军等专家建议:为遇难同胞送上一篇悼文或几句祭语,用以表达对逝者的哀思与悼念;打开电视、广播或网络,随时注意南京主会场的公祭仪式,在警报声响起的那一刻,立即停止手中的一切,在警报声中肃立、默哀;关注公祭仪式的细节设计,领悟“勿忘国耻,圆梦中华”的要义。此外,当天应停止一切娱乐活动。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生表示,短暂的公祭仪式很快就会结束,更重要的是要从中收获铭记历史的责任、振兴国家的担当。这是举行国家公祭的要义所在。

张建军表示,国家公祭仪式结束后,重新布展的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将对公众开放。希望国人能走进纪念馆,重温那段灾难的历史,从中汲取教训,获取奋发力量。

四组数字当牢记

“12·13”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发生的日子。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在此后一个多月时间里,血腥屠杀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和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2014年2月底,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议,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2014年12月13日,首个国家公祭仪式在南京举行。

“30万”

在那场人类浩劫中,到底有多少同胞被日军屠杀?长期以来,日本右翼分子一直在数字上做文章,企图通过歪曲数字进而达到否认历史的目的。“这是法庭的判决,不容任何置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表示。

1946年2月15日成立的南京审判战犯的军事法庭认定,日军在南京集体屠杀有28案,屠杀人数为19万余人;零散屠杀有858案,尸体经慈善机构掩埋有15万余具。根据该判决,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不少于30万。

“80周年”

从1937年到2017年,南京大屠杀这场人类浩劫过去了80周年。今年12月13日,将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集会广场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80年,从客观上看,时间并不长,但在社会心理层面,却似乎过去了很久。张建军习惯将国家公祭比喻为警钟:“时不时地敲一下,有利于我们记住这段历史,提醒我们,就在这块被我们称之为祖国的土地上,战争的阴影才刚刚消散,不要患上和平麻痹症。”

“10·9”和“11”

2015年10月9日,由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等7家单位申报的11件南京大屠杀档案,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这是国际社会官方层面对这段历史的认可,对那些企图歪曲这段历史的人来说是极大的讽刺。

“11件档案背后,站立的是所有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与中国人守望相助,为历史存证的人类良心。”张建军介绍,这11件档案包括身处国际安全区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舍监程瑞芳日记,美国牧师约翰·马吉16毫米摄影机及其胶片母片,南京市民罗瑾冒死保存下来16张侵华日军自拍的屠杀平民及调戏、强奸妇女的照片,中国人吴旋向南京临时参议会呈送的日军暴行照片,南京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谷寿夫判决书的正本等。

  唤醒记忆

日本学者: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

“南京大屠杀的历史铁证如山、不容辩驳,这不仅是日中两国长久以来共同的研究成果,也是经历社会科学研究考验的结论。”日本历史学家、山口大学名誉教授

缬厚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

缬厚说,日本右翼以及一些保守政治家和经济界人士所主张的“南京大屠杀否定论”早已被既有的研究成果一一击破,根本不堪一驳。但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何这些人还要不断去重复这些毫无根据的否定论调。

对此,缬厚认为,“否定论”沉渣泛起的原因可能有不少,有两点尤其值得警惕。其中之一与日本当局的修宪动向有直接关联。

他说,日本现行宪法建立在对侵略战争反省的基础上。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一些人反对这样的历史认识,并且认为改变这种历史认识必须首先改变现行宪法,而否定南京大屠杀等加害历史的各种言论就成了修宪的借口。“我反对修宪,因为根据上述逻辑,修宪企图本身就是对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等加害历史真相的一种歪曲和掩盖。”

缬厚指出的另一点原因是,有些日本人不愿意接受中国近年来在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不断发展的现实,否认南京大屠杀在这些人眼里成了用以发泄的工具。他说,有些人出于政治目的别有用心地歪曲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甚至还宣称南京大屠杀是阴谋,试图借此唤起日本社会的反华排外情绪。

缬厚认为,如果不直面历史寻找正确的和解方式,日中之间将不可能构建真正有效的信赖关系。

“有这样一种说法,‘历史是过去的政治,政治是现在的历史’。对现代人来说,我们必须将历史当做‘过去的政治’充分汲取经验教训,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开创和平未来的智慧和勇气。”

缬厚说。

“身为一名历史学者,一直以来我都告诫青少年们,要想了解现在、面向未来,就必须好好学习历史,” 缬厚说,“对历史的漠不关心就等于是对自己的漠不关心。要反反复复对下一代讲,这是我们这些学者以及政治家和媒体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南京不哭》作者:书成国恨心犹烈

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终身教授郑洪的心中,古城南京有着特殊的意义。现年80岁的郑洪,出生在卢沟桥事变和南京大屠杀发生那一年。

英文不是他的母语,南京不是他的家乡,但童年记忆托起的使命感推动着他。郑洪决定写一部以“南京大屠杀”为主题的小说,因为那是日本侵华的最典型罪证。为此,在广东长大、从未去过南京的他于1999年专门申请假期,前往南京实地考察。

在南京,郑洪见到了两位大屠杀幸存者常志强和姜根福。谈起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这一天的遭遇,两人老泪纵横。这是西方历史书不曾记载的惨剧,郑洪把他们的记忆写进了《南京不哭》。

从2005年到2015年,郑洪作为一名物理学家,克服了“跨界”创作的诸多困难,十易其稿,终于完成了这部英文小说。2016年,作品被麻省理工学院所辖出版社出版。当年年底,郑洪亲译的中文版由江苏译林出版社发行。

《南京不哭》是继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遗忘的大浩劫》后,又一部以南京大屠杀为题材、由美国华人学者写就的作品。与张纯如冷峻的纪实风格相比,《南京不哭》以两对男女的悲欢离合为主线,既痛述国殇又弘扬人性温情,让读者体会南京大屠杀的惨烈,也领略中国的风俗人情、器物文化。

《南京不哭》面世后,连续数周在美国亚马逊网站上卖到脱销,多次加印。

《南京不哭》大获成功,但郑洪仍不满足。他认为,在对二战真相话语权的诠释上,日本右翼组织非常“积极”,仅就他所知,这些组织面向西方社会出版了600多本二战专著,美国的主流社会也在很大程度上被这些言论所误导。

“书成国恨心犹烈,唱罢梅花意未休。”正如郑洪所言,“历史不容剪裁,我们有权对世界发声,把中国人过去身受的苦难说清楚,提升世界的认知,唤醒装睡者的良知。像我这样年纪的老人,身历抗日战争的煎熬,有责任把这个历史的教训传下来,留给我们的后代。”本版均据新华社

幸存者影像记忆素描

熊淑兰,1931年9月14日生。1937年,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熊淑兰的大妈被日本人轮奸,第二年,大伯也被杀害。她曾亲眼看到,江东门的桥被炸毁后,日军用中国百姓的死尸堆成一座又高又长的桥。

潘巧英,生于1931年11月19日。1937年冬,日军进城时,潘巧英全家五口逃难到孟家场一处房屋。她亲眼目睹刚从厕所出来的爷爷潘兆生被突然进村的日军刺死、一名妇女连同她刚生下的孩子和一位躲在厨房门后的老太太被日本兵发现后,接连被杀害。潘巧英躲在灶膛边幸免于难,后发现父亲潘荣富被刺死在路边。其妹妹在躲避日军抓捕中也不幸身亡。

张兰英,1929年12月6日生。大哥张怀芝被日本兵捆绑起来,腿上刺了一刀,母亲和张兰英求饶,最终日本兵才放过他。

日本民间研究者: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不容篡改

即时 | 2017-12-13 09:01

“我与时间赛跑,发掘南京大屠杀史料”

——访日本民间南京大屠杀研究者小野贤二

本报驻日本记者 刘军国

“16日……将一部分俘虏押到长江岸边枪杀”。

“17日……将剩下的1万多人处决”。

……

这是一名叫菅野嘉雄的侵华日军80年前日记中的一部分。发现这本日记的,是一位名叫小野贤二的日本人,他从1988年开始发掘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的资料。

小野虽不是大学教授,但比一些学者更严谨与专注。在近30年的时间里,他对约300名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士兵或其遗属进行了采访,整理了200多人的证言,收集了31本从军日记和其他日军侵华期间的资料。

“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不容篡改”

小野是一名普通的日本人,在日本福岛县一家化工厂工作了40多年后退休;小野又是一名不平凡的日本人,对南京大屠杀进行了近30年的调查研究。

小野的家中,没有其他过多的摆设,每个房间都有书架,每个书架上都摆满了与南京大屠杀相关的历史书籍,让人误以为走进了某个大学的图书阅览室。

书房更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这是一位历史学者的研究室。除了一张书桌、一台笔记本电脑,靠墙的书架上整整齐齐、分门别类地摆满书籍、笔记等资料。在书房里,小野对本报记者介绍,这个书架上是客观反映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资料,是他平时调查研究的参考资料;那个书架上是日本右翼歪曲、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他进行研究批判的对象。

1937年12月,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屠杀了30万已经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和手无寸铁的普通百姓。由福岛县出身的士兵编成的第十三师团步兵第六十五连队,是参与南京大屠杀的众多部队之一。在过去的近30年里,小野几乎走遍了福岛县的每一个角落,对该连队的约300名士兵或其遗属进行了采访,整理了200多人的证言,收集了31本从军日记。

“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不容篡改。”小野通过对侵华日军老兵日记在内的多方资料进行反复比较论证,并在此基础上直接对南京大屠杀的亲历者做口述调查之后认为,从1937年12月16日开始,第十三师团步兵第六十五连队在幕府山麓长江岸边枪杀了17025名中国人。上世纪90年代初,小野的这一调查成果被日本媒体报道后,引起了日本右翼的强烈不满。但由于小野是以详实的史料及自己对亲历者的调查为依据,经过多方证实得出的结论,右翼对此无法质疑更无法批判攻击。

1996年,小野与藤原彰、本多胜一共同编撰的《记录南京大屠杀的皇军士兵们——第十三师团山田支队士兵们的从军日记》在日本出版。日本专家认为,这本书戳穿了南京大屠杀是所谓“自卫开枪”“南京并没有发生大屠杀”等谬论和谎言,是反映南京大屠杀事件的珍贵史料。

“以调查南京大屠杀作为人生目标”

小野十分低调。当记者反复问他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坚持调查研究这一在日本极其敏感又受到质疑的课题时,他只说,作为一个日本人,自己希望调查清楚事实究竟如何,还原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他还说,自己对化学丝毫不感兴趣,也讨厌在化工厂工作,但为了赚取调查南京大屠杀事实所需经费,他必须工作。由于化工厂24小时运转,小野有时候晚上工作,白天去调查走访亲历者。除了睡觉、上班之外,他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对南京大屠杀的调查研究上。

现在这些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早已去世。小野向记者回忆道:对每一名老兵的采访,都是一个复杂艰辛的过程。很多老兵不愿意接受采访,他一次又一次上门劝说。最终,不少老兵被小野的真诚、认真所感动,把藏在心里几十年,从来没有跟别人甚至家人说起过的南京大屠杀经历和盘托出。

上世纪90年代,一名叫新妻富雄的老兵把自己珍藏半个多世纪的从军日记交给小野。在这本日记中,1937年12月16日那天的日记被抹掉,17日—20日也没有任何记载。小野说,“虽然在他交给我的日记中没有相关记载,但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新妻当年所犯下的罪行十恶不赦,害怕公之于众。”

“新妻晚年深刻反省自己参与南京大屠杀的经历。他曾对我说,‘我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受到了天谴。大儿子在我参军不久后就夭折了,二儿子也在我之前去世’。”小野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采访新妻的情景时表示。

在翻看另外一本日记时,记者问小野,在南京大屠杀那么悲惨的时期,为什么日记跟平常没有什么区别,字迹一模一样?小野回答道,“对于被军国主义洗脑的日本侵华士兵来说,杀人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对生命没有任何敬畏。”

小野非常腼腆。采访伊始,当记者问起他为什么从事对南京大屠杀的相关调查研究时,他风趣地说道,“我当时比较闲”。但据多位跟小野认识的日本学者介绍,小野非常有正义感,面对那些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右翼,他希望通过自己亲手收集的文字资料及亲历者的口述资料,让日本社会在历史事实的基础上以史为鉴,避免悲剧重演。在采访最后,小野才略显害羞地说:“我以调查南京大屠杀作为人生目标。”

“收集史料是与右翼作斗争的杀手锏”

小野的严谨认真、一丝不苟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不管记者问小野什么问题,他都要稍微思考之后才回答,而且还不时翻阅相关记录加以确认。

小野对记者说,“因为我从事的历史调查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如果出现任何一点小的差错,都会被日本右翼紧抓不放,成为他们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借口。”

“收集史料,用史料还原南京大屠杀真相,用事实说话,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但也是与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右翼作斗争的杀手锏。”除了调查研究之外,小野还把自己的成果向日本民众介绍,让更多日本人了解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因为小野所说的每句话,不仅有历史资料作证,而且由不同来源的历史资料相互证明,所以日本右翼虽然非常厌恨小野,却无法进行批驳。

除了证言、日记之外,小野还收集其他一手史料,包括大量当年日本侵华战争期间刊登在日本报纸上由从军记者所写的相关文章。对小野来说,最珍贵的财产就是自己收集的南京大屠杀相关的资料。他小心翼翼地拿出5本从军日记原件。虽然历经80年,但记载南京大屠杀这一人类巨大惨案的记录依然清晰可见。小野从来没有统计过自己为调查南京大屠杀花费了多少钱。他没有什么存款,除了维持基本的生活外,所有的工资都用在了调查南京大屠杀史实上。

“我在与时间赛跑,去发掘南京大屠杀史料”。小野说,一方面自己年龄大了,很快将无法进行相关调查;另一方面,随着日本老兵的离世,那些从军日记等资料也开始慢慢消失,现在不去做,以后再也做不了了,将会留下历史的永久遗憾。

(本报东京12月12日电)

关于南京大屠杀,我们不能忘记的事

即时 | 2017-12-13 08:41

80年前,日本侵略者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这是人类文明史的悲剧,也是中华民族永远的伤痕。

3年前,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确立,以国之名悼念死难同胞,缅怀英灵,以史为镜。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1937年的12月,有愤怒,有屈辱,有血泪,有感动,有我们不能忘记的事。

六周暴行,30万人遇难

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后,日军在南京地区进行长达六周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大屠杀和奸淫、放火、抢劫等血腥暴行:

洗劫银行、仓库、商店,掠走文物文献,将大量建筑付之一炬;

在城市各个角落肆无忌惮地屠杀平民;

在幕府山、下关码头、八卦洲等地集体屠杀平民和缴械的士兵、战俘,将他们的尸体焚烧、活埋或抛入长江,毁尸灭迹;

强暴成千上万的妇女;

两位日本少尉军官进行“百人斩”杀人竞赛;

……

日军泯灭人性的罪行罄竹难书,根据战后军事法庭的统计和埋尸记录,南京大屠杀期间,遇难人数超过30万。

拉贝和南京安全区

大屠杀期间,留驻南京的二十几位国际友人不顾警告,挺身而出,建立包括25处难民收容所的南京安全区,为受困于战火的中国平民提供避难场所,拯救了二三十万中国人的生命,他们的英雄事迹不胜枚举。

德国商人约翰·拉贝是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也是南京人心中的“活菩萨”。对南京的难民而言,拉贝是拯救女儿免于沦为性奴隶、拯救儿子免遭机关枪射杀的大救星。

拉贝不仅拯救了数十万中国人的生命,其日记更为人们了解当时的历史、控诉日本罪行提供了一手资料。通过对拉贝生平的调查和日记的研究,美国华裔作家、《南京大屠杀》一书的作者张纯如称拉贝是“中国的辛德勒”。

幸存者,用余生等待道歉

战争结束后,许多在南京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军人逃脱了审判和制裁,过着优渥生活的同时,成千上万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却默默忍受着贫困、屈辱的生活,或长期承受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

与德国政府不断反省,不仅承认纳粹分子个人有罪,而且承认战时政府应对战争期间的罪行负责,支付巨额的补偿金和战争赔款相比,日本政府不仅几乎没有对其战争罪行支付任何赔偿,甚至通过学术界、媒体界的掩饰,篡改教科书,迫害站出来说真话的老兵等方式否认这段历史。

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不足百人。但,照片、信件、日记、亲历者的口述是日本暴行的铁证,历史永存,不容抵赖。

铭记历史伤痛,致力民族复兴

让人欣慰的是,随着海内外人士的共同努力,这段历史逐渐被国际社会所熟知,日本政府的态度只会遭到一致反对:

14年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一直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担任志愿讲解员,结合亲身经历,向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观者讲述当年日军的暴行;

在华裔女议员黄素梅的持续推动下,加拿大安大略省将每年12月13日设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南京大屠杀唯一影像记录者约翰·马吉之孙克里斯·马吉将重走、重拍祖父之路,纪念过去,缅怀历史;

30年来,日本学者松冈环一直致力于研究南京大屠杀,追访老兵,探寻真相,向公众传播南京大屠杀史实;

13日上午10时,179个海外华侨社团将同步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

……

牢记历史,吾辈当自强。追悼缅怀死难同胞的同时,也是对中华圆梦、民族复兴、守护和平的期盼。

南京大屠杀的历史铁证如山——访日本山口大学名誉教授纐缬厚

即时 | 2017-12-12 17:10

新华社东京12月12日电 专访:南京大屠杀的历史铁证如山——访日本山口大学名誉教授纐缬厚

新华社记者 王可佳

“南京大屠杀的历史铁证如山、不容辩驳,这不仅是日中两国长久以来共同的研究成果,也是经历社会科学研究考验的结论。”日本历史学家、山口大学名誉教授纐缬厚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

纐缬厚说,日本右翼以及一些保守政治家和经济界人士所主张的“南京大屠杀否定论”早已被既有的研究成果一一击破,根本不堪一驳。但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何这些人还要不断去重复这些毫无根据的否定论调。

对此,纐缬厚认为,“否定论”沉渣泛起的原因可能有不少,有两点尤其值得警惕。其中之一与日本当局的修宪动向有直接关联。

他说,日本现行宪法建立在对侵略战争反省的基础上。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一些人反对这样的历史认识,并且认为改变这种历史认识必须首先改变现行宪法,而否定南京大屠杀等加害历史的各种言论就成了修宪的借口。“我反对修宪,因为根据上述逻辑,修宪企图本身就是对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等加害历史真相的一种歪曲和掩盖。”

纐缬厚指出的另一点原因是,有些日本人不愿意接受中国近年来在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不断发展的现实,否认南京大屠杀在这些人眼里成了用以发泄的工具。他说,有些人出于政治目的别有用心地歪曲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甚至还宣称南京大屠杀是阴谋,试图借此唤起日本社会的反华排外情绪。

纐缬厚认为,如果不直面历史寻找正确的和解方式,日中之间将不可能构建真正有效的信赖关系。

“有这样一种说法,‘历史是过去的政治,政治是现在的历史’。对现代人来说,我们必须将历史当做‘过去的政治’充分汲取经验教训,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开创和平未来的智慧和勇气。”纐缬厚说。

“身为一名历史学者,一直以来我都告诫青少年们,要想了解现在、面向未来,就必须好好学习历史,”纐缬厚说,“对历史的漠不关心就等于是对自己的漠不关心。要反反复复对下一代讲,这是我们这些学者以及政治家和媒体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