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悄然流行的“笑气”:滥用可致人上瘾、瘫痪

“笑气”,化学名称一氧化二氮,原本是一种用于医疗麻醉和甜品加工的气体。近期随着多人过量吸食后上瘾、瘫痪的案例曝光,让它备受公众关注。记者采访注意到,这种在日常生活中易于买到,且吸食简单的气体,目前已在国内一些地方悄然流行。

 资  讯 

留学生吸“笑气”成瘾致残 华媒暗访:可轻易买到

即时 | 2017-07-11 16:50

中新网7月11日电 据美国中文网报道,近日,一则中国留学生“吹气球”,吸食“笑气”过量导致全身瘫痪的新闻在互联网上引发热议。“笑气”是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吸食“笑气”?吸食者是通过什么渠道购买“笑气”的?吸食“笑气”后又会带来哪些危害?

近日,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引发网络热议,文中一名在西雅图留学的华裔留学生因好奇而吸食“笑气”渐至上瘾,半年后,竟出现无法站立、大小便失禁等症状,不得不终止学业,回国治疗。一个月后,她在西雅图的两个朋友也步她的后尘。其中一位男生被医生诊断为终生瘫痪,彻底丧失自理能力。

纽约某娱乐场所的工作人员介绍,从2014年开始,陆续看到年轻人在自己工作的娱乐场所将不知名气体冲入气球内反复吹吸,已求达到兴奋的状态,俗称“打气球”。

据客人描述,吸食该气体时会有一种瞬间死亡,短暂几秒后又重新复活的奇妙感觉,并能在随后的一两分钟内保持高度亢奋状态,让人欲罢不能。这一娱乐方式在2016年后愈演愈烈,一场不超过10人的小型派对,客人就可以吸食800-1000美元左右的笑气,派对结束后满地都是废弃的小瓶,以至于无处落脚。

“笑气”究竟是什么?为何如此让人上瘾?

“笑气”是一种古老的麻醉剂,学名是一氧化二氮,但是由于难以控制计量,副作用太大,现在已经很少使用。

医学博士梁卫宁说道:“(笑气)对身体的危害分两方面,从剂量上来讲,使用深了,病人呼吸肌瘫痪,会短期内造成脑缺氧的状态。另外一方面,通过反复不断地使用,它会使脑细胞有中毒的表现,运动协调障碍,感觉没有力气。如果用的浓度比较大,缺氧时间比较长,他就会脑死亡,轻的也是神经功能障碍。”

美国中文网的记者随机暗访了曼哈顿的几家烟草店,4家店中有3家出售“笑气”产品,其中一家烟草店老板还明目张胆的保证“笑气”是安全合法的。

在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件的情况下,记者以14美元的价格购买到一盒名为“WHIP-IT”的“笑气”产品,还被老板告知,在各大超市都可以轻易买到,只要搜索“cream chargers” 就会出现琳琅满目以“奶油发泡器”为名义进行销售的“笑气”产品。

记者又以30美元的价格在亚马逊网站上轻松购入了一套用于吸食“笑气”的装置,并在第二天顺利收到货物。不仅如此,记者还发现,纽约的很多娱乐场所对吸食“笑气”态度暧昧,并没有明令禁止。

记者电话采访了某娱乐会所,该会所工作人员表示:“我知道你说的这个是什么,尽量不要把瓶子扔的太那个了(乱),尽量集中在垃圾桶里,不要太明显就好了,到时候不要弄到窗帘上就好。”

如此看来,售卖“笑气”产品应当属于合法行为。可是当记者搜寻“笑气”相关的新闻报道时却发现,早在2013年3月,洛杉矶当地警方就曾以涉嫌非法销售“笑气”产品,逮捕了3名犯罪嫌疑人。

这次行动是FDA联邦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与联邦检察官办公室的联合打击非法出售“笑气”产品行动,旨在防止其对青少年造成的危害,还声称已经找到了350多个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宣传和售卖此类产品的账号,即将展开更大规模的联合执法。

但令人不解的是,从那以后就再无后文了。“笑气”真如商家口中所说是合法产品吗?还是尚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谁又该为此负责呢?

“笑气”有多可怕:躯体成瘾易除,精神成瘾难去

即时 | 2017-07-11 07:03

对于“笑气”,由于其获取渠道较多,并且目前还不受严格管理,因而使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轻易接触到它。

然而这种能令人发笑的气体,可不是想象中那么令人愉快,相反,在过量使用后,不仅会造成上瘾,甚至还会引起死亡。

钱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后了解到,一旦“笑气”成瘾,即便能通过治疗去除躯体上的成瘾状态,却难以去除精神成瘾带来的危害。

戒毒研究中心实验室主任:

一旦成瘾,治疗后复吸可能性极大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笑气”吸入人体内带来的反应,记者采访了浙江省戒毒研究治疗中心的实验室主任张惠芬。

“与传统毒品相比,‘笑气’的躯体成瘾性实际上并不强,但很多人在接受治疗后复吸的概率很大,主要是因为它的精神成瘾性难以根除。”张惠芬告诉记者,他们最近曾做过一次实验,让小白鼠吸入“笑气”,结果与很多新型毒品在小白鼠身上试验的结果一样,小白鼠很快出现昏迷状态。

刘惠芬所在的实验室主要就是测试各种毒品的成瘾性和分类,对于“笑气”,刘惠芬表示,虽然并没有成瘾性的实验测试在做,但社会上的一些情况和案例,已经说明这种物质有相应的作用。如果实验再做下去,可能需要分析“笑气”跟传统毒品有哪些类似,因为目前已经发现了“笑气”会成瘾的机制。“如果一个人每天都去用,那肯定是有成瘾性了,而且吸食频率越高,就是成瘾性的表现。”

“我们一直在说,躯体依赖不太可怕,早一点治疗也能解决。但问题是精神上的成瘾很难去掉。”刘惠芬说,目前国内外搞研究的主要都是解决如何除去精神上的成瘾性,也就是降低复吸率的问题,然而这一点很难实现,“复吸率很高,说不吸不吸,回去后一百个有九十九个又复吸。”

医院麻醉科主任:

会消耗人体B12,致神经损伤等

那么这种原本作为麻醉剂的气体,其临床应用和表现又是如何呢?

对此,记者找到了省立同德医院麻醉科主任王宏伟。他告诉记者,临床上使用的一氧化二氮,一般都来自医院的供气中心,每家正规医院都有这样的供气中心。目前一氧化二氮作为麻醉剂的使用量已经减少了,但在一些口腔手术和分娩镇痛时仍有使用。使用量减少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一氧化二氮不是一种很强的麻醉药物,麻醉效果有限;二是它有可能会对患者的心脏、肝脏、肾脏产生一定的影响。

王宏伟指出,临床上使用一氧化二氮,因为应用于手术,使用频率不高,不容易成瘾。但是正常人通过“打气球”吸入一氧化二氮,有成瘾的风险。“医院里使用一氧化二氮作为麻醉剂时,会控制浓度,一般是50%的氧气和50%的一氧化二氮混合使用。”王宏伟介绍说,但“打气球”的人直接通过口鼻吸入的一氧化二氮浓度较高,容易出现缺氧的状况。

此外,在目前的医学研究中已经发现,一氧化二氮会消耗人体内的维生素B12,造成贫血和神经损伤。

“一氧化二氮会消耗身体内的维生素B12,维生素B12是一种营养神经的物质,长期缺乏会使髓鞘病变。”王宏伟还向记者详细解释了过量吸入一氧化二氮对身体造成的损伤,他说,髓鞘位于神经轴突旁,主要起到运输神经递质和营养物质的作用,髓鞘病变最终就会导致神经系统疾病。一氧化二氮还会引起血流减少,人体可能出现功能性问题。“另外,人体内的许多酶都需要维生素B12的参与,体内缺乏维生素B12会影响酶的活性,可能会对DNA造成损伤,存在致畸的可能性。”

目前,一氧化二氮除了应用于医学麻醉,还被用于奶油打泡。那么在奶油打泡过程中使用的一氧化二氮会不会对人体造成损伤呢?王宏伟解释道,因为一氧化二氮的弥散速度比较快,在空气中会被快速稀释,奶油打泡中的用量也不是很大,因此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

专家呼吁:

年轻人易沉迷,尽快出台管理办法

那么为什么“笑气”会让这么多年轻人沉迷其中呢?

多位专家表示,这种带着甜味的、凉丝丝的气体,在人们吸入体内后会有短暂的快感,正是这种快感令许多年轻人沉溺于其中。

此外,因为“笑气”并未列管,很多年轻人也认为它不属于毒品,一开始接触时心理警惕性不高。而常年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往往又无人监管,加上心智发育尚未成熟,因此很容易被“笑气”甜蜜的幻觉诱惑。

另据媒体报道,在欧美国家,青少年的笑气滥用率达到了12%-20%。在英国,数据显示,2006年-2012年间,至少有17人因为吸笑气而死亡。2014年,在16至24岁的青少年中至少有7.6%的人接触过笑气。2016年,英国伦敦著名的诺丁山嘉年华会上,伦敦警方一共缴获了价值15万英镑的笑气罐。根据英国《医药法案》,医学上用于麻醉的罐装一氧化二氮不能作为消遣使用。任何个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销售含有一氧化二氮的药品用于吸食,或者未按处方进行供应,最多可以判处两年监禁以及无上限的罚款。

在美国,由于吸食导致的昏迷、窒息、癫痫发作等,每年都有100至200人因笑气等吸入剂而死亡。而日本,2015年也开始全面禁止了除医疗等用途之外的所有“笑气”生产流通,违反者处以三年以下监禁,及300万日元以下罚款。

宁波市微循环与莨菪类药研究所所长周文华认为,他们接治过吸食“笑气”成瘾的孩子,“印象里最近的一个孩子是在加拿大念书,在那边吸食成瘾的。”周文华说,治疗结束后,当时他们建议孩子父母要么别把孩子送回加拿大了,离开那个存在潜在复吸可能的环境,要么就是父母去陪读,“一是为了切断‘笑气’的获得来源,二是要接受父母的监管。”

鉴于此,周文华和刘惠芬都认为国家相关部门应该尽快出台管理办法,用于医疗、商业的一氧化二氮要严格控制使用用途,不能随便流入社会。王宏伟也认为,相关主管部门要关注这种气体的流通,以免造成更多潜在的危害。

"致命笑气"杭州也有 购买无门槛40元就能买一盒

即时 | 2017-07-11 07:02

近期,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引起社会强烈关注,一位在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女孩因沉迷“打气球”,最终导致下半身重度肌无力等严重身体疾病。

所谓“打气球”,就是吸食一种叫一氧化二氮,俗称“笑气”的气体。这种略带甜味、凉丝丝的气体,会让吸入者有短暂的欣快感。

钱报记者调查发现,“打气球”早年源于国外,但在国内的一些娱乐场所亦有出现,并且倍受部分寻求刺激的年轻人喜爱。虽然“笑气”的潜在危害已引起重视,但购买渠道还是很容易找到,钱报记者联系到一卖家,只花40元就买到一盒内含10支的“笑气”。

正在美国的留学生:

身边“打气球”者并不鲜见

目前,国内一些娱乐场所中,这种会令人产生短时间欣快感的气体,正在不少追求刺激和新鲜的年轻人群中扩散。

去年年底一档本地电视节目,在暗访杭城一家知名娱乐场所时发现,有人正在吸食“笑气”寻求刺激。几乎同时,北京、上海、成都等地皆曝出有人吸食此类气体的状况。今年上半年,浙江省人民医院也出现因吸食“笑气”而送医的类似病例。

记者了解到,从2015年起,“笑气”逐渐开始出现在西雅图和纽约的中国留学生聚会上。

对此,正在美国加尼福利亚留学的何丽(化名)同学也向记者坦言,她身边有朋友确实在玩“打气球”,并且这种情况在美国的一些演唱会、派对和娱乐聚会上并不鲜见。

在《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那篇网文中,林娜(化名)是坐着轮椅被推出北京首都机场的,导致这个严重后果的,正是“笑气”。

林娜在自述中说,她的父母怎么都不会想到被送出国深造的女儿会是这番模样地回归。而她自己,也哀叹当初没碰“气球”那该多好。

林娜表示,在西雅图“打气球”甚为流行,她微信里到处充斥着贩卖“气球”的留学生,这让此前连烟酒都不碰的林娜十分好奇,就在朋友的怂恿和带领下去买了几盒所谓的气弹。林娜说一开始自己就尝尝是什么感觉,可是之后就沦陷了。

曾尝试过的杭州小伙:

去年有一阵杭州夜场流行过

为此,近日钱报记者前往杭城数家KTV和夜场探访,暂未发现有人“打气球”。在一家夜场门口,记者拨通了一名奶油气弹送货人的电话,当问清价格并确认地址后,对方要求记者提供获取他联系方式的中间人名字,否则不予送货。

随后,记者找到了曾经打过气球的知情者刘敏(化名),他记得,“打气球”这种方式最早是由国外传过来的,去年有那么一阵子,杭城的一些知名娱乐场所里,都可以看到身着光鲜的年轻人,聚在包厢或卡座里“打气球”。但今年以来,这个群体似乎少了一些。

刘敏说,娱乐场所内一般都不会提供奶油气弹和用于稀释“笑气”的奶油枪,除非有客人自己需要,可以让自己找熟人送货上门。

“围坐在一起,将奶油气弹装入奶油枪内。”刘敏说,随着夜场内的劲爆音乐,兴奋的人们会把奶油枪的枪口,也就是我们平常在饮品店看到的奶油出口,对着气球充气,“充到差不多了,就气球口对着嘴吸,会有快感。”

刘敏自己也尝试过两次,他形容,吸食了“笑气”后,会就像喝醉酒时的那种飘然感,持续时间约为十几秒钟,有的人为了追求刺激,甚至上瘾者,“会直接把奶油枪口对着嘴喷。现在可能都不让明的带进去了。”

刘敏觉得,偶尔玩一两次,不会上瘾,应该不会有事。

隐秘又公开的生意:

记者花40元就买到一盒

林娜的遭遇令人同情并值得警示,但现实也让人甚为忧虑。

钱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厂家在对外出售这类气体时并不会有太多有关用途的询问,价格也并不算贵,即便这种气瓶装的“笑气”并不会被直接用于吸食。

“一大罐是40升,1800元一罐。”在杭州余杭区的一家气体生产商那里记者了解到,对于“笑气”的应用,他们一般都是送往一些牙科诊所或者医疗机构,对于娱乐场所中用这种气体来“助兴”的功用倒并不是很清楚。但对于购买者,厂家并没有过多防备与了解,只是直来直往地谈价格和运输。

虽然一些针对夜场的送货者较为谨慎,但在一些网络商城平台上,搜索“奶油气弹”,可以发现有很多商家正在售卖,其标注的主要用途则是用作奶油发泡。但从一些评论上可以看出,其用途包括了“打气球”。

为此,钱报记者联系了一名卖家,他同时也开有卖“笑气”的微店。他们提供的都是每盒10支,每支8克的奶油气弹。在微店上,该店主标明了“主营各种品牌奶油气弹、笑气、气球、奶油枪、开瓶器”,并提供两种品牌的奶油气弹。

在交流过程中,对方显得也很警惕,对于记者的发问都用最简单的话语来表示,避而不谈奶油气弹的用处和是否会上瘾的问题。当记者问及这种奶油气弹的使用方式时,对方只发送了一张正常使用说明,如果用于打气球的话,则“等你收到货了再教你”。直到记者表示自己是为了“打气球”而购买,他才直接询问是要“快递还是闪送(同城快送)”,并提醒说“你还需要一个奶油枪”。

钱报记者通过上述渠道花40元钱获得了一盒“奶油气弹”。里面共有10支,都是银色的小钢罐,形状和热水瓶内胆较为相似,每支长约6.5厘米,直径约1.5厘米。这些小钢罐中正是高压的“笑气”液体。

“笑气”专职供货商:

很好卖,我光杭州的送货司机就三个

由于这种产品目前并未被列入新型毒品目录,因此并不在警方的监管范围。所以谨慎之外,也确有“大大咧咧”的卖家。

“放心吧,安全是肯定安全的,这本来就是合法的东西。”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了一名专门以送奶油气弹为职业的货商。

记者在与他的沟通中,他表示,“笑气”很好卖,他不仅在杭州有3个司机,在绍兴也有下线,同城送货一般只要半小时即可。当记者表示自己对这批货物的运送和使用有所担忧时,他又向记者表示并不用担心,“百分之九十是不会禁的,就算禁,也很好散货。”

在和这名卖家交流期间,对方刚刚在杭州出了一票5盒的货单,在他的朋友圈里,卖货发货成为他炫耀要素之一,甚至兴奋地表示自己的货卖到了新昌,开辟了新市场,而晒得最多的那句话,就是“日常接单,火箭配送”。

揭秘悄然流行的“笑气”:滥用可致人上瘾、瘫痪

即时 | 2017-07-07 07:05

新华社北京7月6日电 题:揭秘悄然流行的“笑气”:滥用可致人上瘾、瘫痪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王炳坤 宋玉萌

“笑气”,化学名称一氧化二氮,原本是一种用于医疗麻醉和甜品加工的气体。近期随着多人过量吸食后上瘾、瘫痪的案例曝光,让它备受公众关注。记者采访注意到,这种在日常生活中易于买到,且吸食简单的气体,目前已在国内一些地方悄然流行。

“笑气”是什么?竟让人手脚麻木、身体瘫痪

最近,一篇《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在网络流传。文章中一名女生自述前往美国西雅图留学期间,因好奇吸食这种能让人“嗨起来”的气体,结果很快成瘾,不仅花光了几十万元,而且出现严重的副作用:幻觉来袭、手脚麻木、身体瘫痪、大小便失禁……

今年年初,这名女留学生不得不放弃学业,坐着轮椅返回国内,现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她把这段经历写在网络上,立即引发大量关注。

沈阳一家三级医院的麻醉科主任医师李蕊对记者介绍说,“笑气”又称氧化亚氮,人们使用氧化亚氮的历史可追溯到18世纪,20世纪早期它作为一种重要的麻醉剂被用于医疗,时至今日仍是各大医院用于镇定、止痛的药品之一。但因其精神麻醉作用,且能致人沉迷,有人将它用在其他渠道上。

从北京一所影视类学校毕业的孙飞(化名)对记者介绍说,他曾在一个朋友推荐下尝试过一次“笑气”,“第一次吸,刚吸入时微微感觉有点缺氧,吸完感觉有一点舒服”。

孙飞告诉记者,在小圈子里,因为常见,所以吸食的人没什么警惕性。使用场景常是在多人参加的聚会上,很多人看身旁人“玩”也会忍不住试一次。

近日,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收治了一名19岁的吸食“笑气”成瘾患者。这名患者入院时四肢已呈现肌萎缩状态:双手蜷缩,双脚无法行走,连在轮椅上坐一会儿都会觉得累,只能躺着,吃饭、喝水、上厕所都需要别人照顾。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物质成瘾诊疗中心医生孙海明介绍,今年以来,他们已收治了两例“笑气”成瘾的住院病人,门诊亦接诊过若干例病患。“接触‘笑气’的病人相对年轻,有些是在校的大学生,他们大多是在朋友介绍下沾染的。”孙海明说。

孙海明表示,长期吸入“笑气”会引起大脑脱髓鞘的病变,包括导致脑部中枢神经系统处于缺氧状态,因而带来损坏;最明显就是有些人大剂量使用后会出现软瘫,这是因为远端的神经末梢受到损伤,腿不能走路,手不能拿东西。

“打气球”悄然流行 购买渠道多

很多年前,吸食“笑气”就在国外流行起来,人们将其从封装的金属罐输到气球内再吸入,这种行为俗称“打气球”。近年来,吸食“笑气”从国外传入中国,在一些年轻人中悄然流行。记者在百度、知乎等网站输入“笑气”的关键词,发现不少人对“笑气”都兴趣盎然,其中就有“笑气怎么玩最嗨”“打气球会上瘾吗”“笑气算不算毒品”等提问,也有人以亲身经历作答,详细描述吸食体验。

这种很容易吸食上瘾的气体,在市场上却不难买到。广州一家面点师告诉记者,氧化亚氮可以用于给液态奶油快速发泡,因此在烘焙店、咖啡馆十分常用;在她周边的烘焙用品批发市场,装有氧化亚氮的金属气弹随处可见。

孙飞告诉记者,这种东西可以在淘宝等网站上搜索“奶油”“发泡”等关键词找到,选择发货地址在本地的商家同城“闪送”就能拿到。

记者在网购平台搜索,尽管不少平台屏蔽了“笑气”的关键词,但记者输入“奶油气弹”“奶油发泡”等词汇,查到的相关商品还是有数百件之多。在一些销售奶油发泡器的网店,有着“奶油气弹”之称的“笑气”罐作为消耗品配套出售,每个装有8克“笑气”的气罐平均售价仅三四元钱。

记者浏览一些网店注意到,买卖双方对“笑气”的特殊功能似乎心照不宣,有的店铺卖气罐、赠气球;有的店铺虽然打出“只用于奶油发泡,不作为其他用途”的提示语,但依然有买家留言“气很纯”“很有劲儿”。

“笑气”滥用背后的监管难题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国内就有媒体对“笑气”滥用进行过报道,称广州、成都、长沙等地的夜场有流动商贩出售金属气瓶,年轻人“打气球”成为一种小圈子里的时尚,有人因为上瘾而进入强制戒毒所。

今年1月,南京市公安局官方网站发布一则名为《关注“奶油气弹”悄然兴起带来的治安隐患》的警情提示,指出“笑气”正以毒品替代品的角色在年轻群体中悄然兴起,在一些娱乐场所,由于吸食“笑气”致幻而产生的斗殴、纠纷类警情呈上升趋势。

在东北某省会城市,一名从警多年的缉毒警察对记者表示,吸“笑气”这几年在省内一些重点城市也呈流行之势,“这个物品本身属于监管盲区,现在国家没有相关法规,实际执法过程中常常头疼于如何阻止其蔓延”。

记者了解到,在我国“笑气”只是作为众多具有燃烧、助燃等性质化学品中的一种,被列入《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中。目前,由安监、质监等部门监管其生产、运输、储存等环节的安全。

一些从事医疗、禁毒工作的专业人士表示,有关部门宜尽快对“笑气”滥用可能导致的成瘾性、耐受性、身体危害性等展开评估,并研究适当的管控措施,防止其蔓延给社会带来更多危害。

“事实上,有的青少年因为不敢被家长和学校知道,加上医学知识匮乏,即便出现了四肢麻木、情绪躁动等不适,也没有及时治疗。”北京中日医院神经内科主治医师王丽博士建议,全社会都要认清滥用“笑气”的危害,一旦吸食者出现不良症状,要及时就医。

女留学生在国外吸食笑气成瘾 身体垮掉坐轮椅回国

即时 | 2017-07-03 07:23

留学西雅图中国女生 吸食笑气导致身体垮掉 只能坐轮椅回国

吸食笑气女孩:那段经历很可怕

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在网络引发超过10万次点击。文章中,一名在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女学生自述,因为好奇,在国外吸食笑气,导致生活及身体机能全面紊乱,最终不得不放弃学业,坐着轮椅回国的经历。

“笑气”,化学名称为一氧化二氮,位列危险化学品名录。但这种危险的气体,却以另一种方式,在年轻人间悄然流行,同时,不可逆的伤害如影随形。

昨日,文章主人公,女孩林娜(化名)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讲述了自己吸食笑气半年多来的变化。目前,她仍在北京的医院接受治疗,不能独立行走。对她来说,危害不仅存在于身体,更多的打击来自精神。“很可怕。出国读书约10年,我一直都很有克制力,但吸了这个,毅力全被摧毁了。”

讲述

第一次吸是出于好奇

回忆起半年多来吸食“笑气”的经历,女孩林娜重复说道,“很可怕”。林娜自述,因为吸食过量笑气,她一度出现双腿“站不起来”和失禁的情况,为此,她中断留学,提前回国接受治疗。

北青报记者此前报道,日常生活中,“笑气”常被用来制作DIY蛋糕裱花、花式咖啡和分子美食。同时,在网上售卖的各类笑气气弹的包装盒上,明确标明它是淡奶油发泡的食品加工助剂,“不可直接食用”。

但是,在一些年轻群体中,大家心照不宣,使用笑气来制作“嗨气球”。

制作步骤简单,材料易得。吸食后短暂的快感,让不少年轻人为之痴迷,甚至有人将它视为聚会时“调动气氛”的物品。

北青报记者此前调查发现,在国内,线上销售笑气弹、教授制作“嗨气球”的商家,比比皆是。而林娜则告诉北青报记者,在美国西雅图,笑气弹的销售更加普遍,“在留学生群体里很流行”,而售卖的方式也更加直接,“一般烟店都有卖,很多人成箱成箱地买”。

和很多人一样,林娜第一次吸食笑气,是出于好奇。“我感觉我认识的留学生里,有一半人吸过笑气。我们管这叫做‘打气球’,当时很多人告诉我,说‘打气球’会让人比较舒服,还说它比抽烟喝酒的危害还要小。”

随后,林娜在自己住的公寓附近,买了四五盒笑气弹、奶油枪和一些气球。“第一次吸,我就用光了四五盒,每盒里面有24支,差不多有100多支。吸完之后,就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这是林娜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在此之后,“打气球”变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细节

曾一个月“打气球”花掉十几万

林娜描述,自己是一个“很不容易放松的人”,在国外求学,自己照顾自己,也让她时时处于比较紧绷的状态。“打气球”似乎给林娜提供了一种解脱的方式,但危险,接踵而至。

林娜回忆,“打气球”的第一个月,她没有像很多人描述的那样,出现幻觉,她只是感觉,睡觉开始变得有点困难。“心脏不舒服,会一直嘀嘀嘀嘀的,跳得很快的那种感觉。”

身体发出的危险信号,林娜没能及时接收到,以至于对“打气球”越陷越深。林娜回忆,公寓附近的烟店,一箱笑气弹卖18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20元),“多的时候,一天能花掉七八千元‘打气球’,一个月能花掉十几万,都是一箱一箱地买,一箱24盒,一盒24支,打完晕晕乎乎的,然后睡着了,睡醒之后又接着打。”

两三个月时间,因为“打气球”,林娜花掉了几十万元。这些钱,一部分是父母给她的生活费,另一部分,则是她打工挣来的。

如果一切顺利,林娜明年就能拿到毕业证,或是继续深造,或是回国工作,但因为一天花上10多个小时在“打气球”,她不再去学校上课,求学之路也被强制按下了停止键。

几个月下来,林娜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产生了变化。“打完气球,脾气会特别暴躁,还很容易饿,迷迷糊糊地点完外卖,等到送到公寓的时候,我又不想吃了,那段时间,我房间里到处都是食物腐烂的味道。”

林娜还察觉到,因为毒素排不出去,自己的前胸和肚子上,长出了许多红色点点状的小包,双手也因为长时间握着奶油枪,开始脱皮。

悔意

希望警醒同龄人

每天“醉生梦死”的状态,也被同在美国的亲人,如实地反馈给了林娜在国内的父母。不想让父母担心,今年年初开始,林娜“戒”过两个多月。“但是停下来的时候,特别难受”。最终,今年3月份,林娜“复吸”了。

复吸之后,林娜的吸食量比以前还大,“一箱一箱地打”,随即她开始出现幻觉,甚至觉得有人在追杀她。更严重的是,林娜的双腿时常觉得无力,“站不起来,像瘫痪了一样”,以至于她选择躺在公寓里,陷入“打气球”,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醒来再接着“打气球”的恶循环。

彼时的林娜,已经失去了自控力。由于一个人住,林娜的变化没有被及时发现。等到好朋友上门来找她,发现她已经严重到出现了失禁情况。“她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5天没吃过饭,没喝过水了,我忘记打了几箱了,也忘记自己当时是什么状态了。”

随后,好友将林娜送去医院,入院两天后,林娜被父母接回国。出首都国际机场时,林娜坐在轮椅上,这和大半年前健健康康的她,判若两人。

专家

会导致神志错乱等危害

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专攻药物依赖型、毒品、神经药物研究的专家陆林,曾告诉北青报记者,“笑气”,即一氧化二氮,是一种吸入性麻醉剂,如果用在做食品上,对人体是没有任何危害的,但是一旦用于吸食,对身体就会产生危害,“这种危害好比是煤气中毒,是不可逆的”。他进一步解释,少量吸入笑气,会引起神志错乱、谵妄,但如果长时间暴露于一氧化二氮中,将会导致智力、视听功能障碍,降低肌肉的收缩能力。

这些危害,在林娜身上得到了验证,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她的运动神经受损,“(体内的)维生素B12也几乎没有了”,直到现在她还坐在轮椅上,不能独立行走。但幸运的是,林娜被送医及时,随后服药、接受治疗至今。现在有人搀扶,林娜已经可以慢慢地走一段路了,比起之前近乎瘫痪的状态,她感到些许安慰。

对林娜来说,现在一想起“打气球”的这段经历,悔恨便挥之不去。“很可怕。比起身体,心理上的打击更大。十几岁我就出国读书,在此之前,我觉得自己一直是一个克制力很强的人,但是吸了这个……感觉毅力被摧毁了,一点也没有了。”

林娜感觉自己应该做点什么。6月29日,在微信公众号“JK心灵鸡汤”上,她看到了转载的“气球把我身体打垮了”的一文,发现里面的遭遇和自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通过后台,她忐忑地将自己的经历写了下来。6月30日发布后,林娜的自述随即成为10万+的热文。她一时间有些蒙,“我不想引起那么多关注,只是希望更多同龄人看到我的遭遇,以此为鉴,不要再碰(笑气)这个东西了。”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