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 体

新华网杭州11月29日新媒体专电 题:到底谁是总编剧?《芈月传》署名权之争背后的影视业法制生态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段菁菁 熊茂伶

一场关于《芈月传》署名权的纷争逐步发酵,最终以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宣判原著作者蒋胜男败诉而告一段落。一纸判决背后,引来的是行业内的各方声音与集体反思。业内人士表示,《芈月传》编剧署名权纠纷一方面说明中国影视行业相关主体的维权意识在增强,另一方面也向业内发出一个警示:从业者的法制观念和契约精神亟待加强,版权代理人制度亟待健全。

署名权之争,到底谁是“总编剧”?

作为《甄嬛传》的姊妹篇,《芈月传》从播出之前就颇受关注,而这部剧在热播的光环下,也一直伴随着官司和纷争,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编剧署名权之争。

2015年4月,《芈月传》编剧蒋胜男提起诉讼,指控王小平和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侵害其作为《芈月传》小说原著作者及《芈月传》电视剧编剧的署名权。后又调整诉状,要求被告停止在电视剧、微博等处署名“总编剧:王小平”,以及“编剧:王小平、蒋胜男”,在电视剧官方海报、片花上载明“根据蒋胜男同名小说改编”,停止在部分海报、片花上不署名蒋胜男编剧身份的行为,并要求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等。

2016年7月18日,该案在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开庭。经过审理,法院最终给出“被告王小平和乐视花儿影视不存在侵权行为,驳回蒋胜男的全部诉讼请求的”的判决结果。

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在于王小平署名“总编剧”是否正当。被告方认为,乐视花儿影视与蒋胜男签订《电视剧剧本创作合同》后,蒋胜男的剧本未能达到剧组要求,后找到王小平,后者极大提升了蒋胜男剧本质量,鉴于王小平对剧本的重大贡献,决定署名为“总编剧”。原告方表示,蒋胜男交付剧本完毕以后,乐视花儿影视并未提出对剧本不满意及相关修改意见,聘请新的编剧的前提不存在,而即便有权决定署名顺序,也没有对他人署名“总编剧”的权利。

法院认为,“总编剧”既不是法律概念也不是合同约定名词,总编剧强调的是指导性、全局性,而原创编剧强调本源性、开创性,并未贬损蒋胜男作为原创编剧的身份和贡献。同时,法院认为对剧本质量的认定权在影视公司,其有权自主判定剧本是否符合要求。因此,原告蒋胜男主张的署名权受侵害没有依据。

在11月24日的情况说明会上,《芈月传》导演郑晓龙发声,呼吁行业人员重视对契约精神的信守;而原告方蒋胜男的经纪人蒋敏告诉记者,原告方认为一审判决结果“很多理由站不住脚”,并称将会进行上诉。

争端背后,影视业法制生态引忧思

尽管双方的署名权之争仍将持续,但这一纸判决背后,引来了中国影视行业内的反思:《芈月传》一案是否能促使行业通过规范的标准和提高从业者素质等方面保护编剧权益,为从业者提供健康、良好的创作环境?

《中国合伙人》、《亲爱的》的编剧张冀认为,凡艺术创作都不可避免地会将自己的理解植入作品,导演、演员甚至观众都会进行二度创作或再度创作。“从艺术规律上说,再好的剧本完全不改动也是不可能的。”他说。

但编剧胡坤认为,《芈月传》署名权纠纷背后折射的是整个编剧行业在保护创作成果、健全知识产权法制上仍然相对滞后,已远远跟不上行业快速发展的节奏。

例如,在此案中,海报、片花是否属于署名权受保护的范围也是双方争执的一大焦点。法院认为,我国著作权相关法律未对海报、片花上为作者署名做出规定,当事人也未做出相关约定,因此原告主张的侵害其署名权缺乏依据。

“以后诸如片花的署名如何规定、与编剧的合同应该怎么签,大家都应该通过这场官司得到警示。”中广联电视制片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潘洪业说。胡坤也表示,《芈月传》一案应该让这个行业都意识到守规矩、守法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为了避免这种现象的出现,双方都应该更多地在合同的框架下合作。

风波过后,版权纠纷如何减少?

署名权之争让原被告双方在微博等平台上唇枪舌剑。对于合同条款的解读各执一词、用不同方式来论证对于剧本贡献的大小结果却大相径庭,有媒体戏称,《芈月传》演变成了“芈月案”,也有网友大呼,“芈月案”让双方都很“掉粉”。

此类纠纷应该如何避免?业内人士认为,除了著作权法上的简单规定之外,目前对于编剧署名行业依然缺乏指导性制度,这一点对于多人编剧存在的情形尤其有意义。

资深知识产权律师曾雯雯表示,在好莱坞,由编剧协会和制片方等多方面共同制定的《银幕演职人员手册》拥有很强的约束力,且该手册对于署名的数量、对剧本创作的贡献度(百分比)等有非常详细的量化标准。“如有能制定出类似相关的指南,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类似《芈月传》之类的署名权纠纷。”

而有能力的版权经纪缺位,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中急需解决的问题。业内人士认为,缺乏经验丰富、能够保护双方权益的版权代理人,是导致《芈月传》版权纠纷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IP抢夺战当中,多数都是制片人、导演亲自上阵,发现好的改编作品,直接与作者建立联系,通过简单协商就将版权拿下。”胡坤说,这些版权洽谈如果顺利则双方皆大欢喜;如果不顺利则可能闹出矛盾,对簿公堂。

对于此类情况,张冀表示,立场公正、态度客观的版权代理人,有助于帮助原著作者与制片方建立联系,在版权转让过程中给出中肯建议,并明确告知双方风险所在。因此呼吁“版权代理人”制度的真正落实。

《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自去年2月蒋胜男微博发文称将起诉开始,到日前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蒋胜男起诉的各项侵权行为均不成立,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沸沸扬扬持续了一年多终于有了“说法”。近日,《芈月传》导演郑晓龙、总编剧王小平、制片人曹平等联合出席该案说明会。此案“关键性人物”郑晓龙因为与王小平的夫妻关系,此前一直保持沉默以“避嫌”。当天首次谈到他对此案的看法。编剧王小平的发言更为感性,“我曾经以为,这是一个铁案翻不了了,无数的污水向我泼来,山摇地动,这样的谣言,是很难澄清的。但今天,终于还了我公道,感谢大家。”王小平说,从《芈月传》2009年立项开始,一直到拍摄完毕,自己经手就修改撰写了6稿,“作为编剧我尽力了,但没想到,就因为我丈夫是郑晓龙,我就成了一些人口中的巧取豪夺别人劳动成果的坏人。”据悉,在法院一审宣判后,蒋胜男方面已表示“对一审判决结果感到遗憾,准备上诉”。

海报、片花为编剧署名没有明文规定

《芈月传》署名纠纷案主要围绕两大焦点:一是电视剧《芈月传》部分海报、片花未载明“本剧根据蒋胜男同名小说改编”、未署名蒋胜男编剧身份,是否侵犯蒋胜男的署名权;二是将王小平署名总编剧是否侵犯蒋胜男的署名权。

对此,法院认为,根据相关司法解释,为宣传电视剧而制作的海报、片花并非作品本身,是否应当为编剧署名没有明文规定,也无行业惯例,且乐视花儿影视已在电视剧片头载明“本剧根据蒋胜男同名小说改编”、为蒋胜男署名“原创编剧”,已完成法定及合同约定的署名义务。

此外,乐视花儿影视与蒋胜男签订的合同中约定,若蒋胜男的剧本达不到拍摄要求,乐视花儿影视有权聘请其他创作人员对其交付的剧本进行修改,蒋胜男仍享有《芈月传》一剧在电视剧片头中编剧之一的署名权,但排序由乐视花儿影视公司决定。并且在《补充协议》中双方达成一致,蒋胜男同意在电视剧《芈月传》中署名为原创编剧。因此,将王小平署名为总编剧并无不妥。

郑晓龙心情仍然沉重

郑晓龙坦言,虽然赢了一审,但是他心情仍然沉重,“不是特别高兴,这个劲儿我还是过不了。”郑晓龙提到,编剧王小平在创作剧本过程中患上了严重的食道炎,但仍坚持创作,两人也因为剧本问题多次争论,费尽心力。郑晓龙强调任何优秀作品的创作都需要团队去通力合作、共同努力,在合作的过程中团队人员都要严格遵守契约精神,这是做人处事的基本原则。

《芈月传》总编剧王小平表示感谢法律公正的判决还了自己清白,同时强调了编剧委员会在保护编剧权益、规范行业发展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并提议建立编剧委员会基金,为编剧委员会敬业维权提供保障。在谈到编剧行业的生存法则时,王小平认为人品和作品是衡量好编剧的两个非常重要的标准。

《芈月传》一案,在场的行业人士也给出了自己的观点。中广联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阎建刚表示,目前行业对文化海盗和恶意炒作的制裁力度不够,呼吁主管部门在强化创作的同时也要重视行业法制生态的建设,并团结广大的从业者一起打击行业乱象。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自2015年2月20日蒋胜男微博发文声称起诉开始,到2016年11月21日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宣判蒋胜男起诉的各项侵权行为均不成立,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历时一年多、闹得沸沸扬扬的“《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终于归于平静。《芈月传》制片人曹平表示,出品方乐视花儿影视尊重并认同法院的判决,对事件的真相大白感到非常欣慰。同时,曹平还表示,“《芈月传》一案可以作为行业的一个判例,让行业同仁们引以为戒,呼吁行业尽快建立并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和行业制度,共同抵制恶意炒作行为,树立健康的行业风气。”

事件 王小平创作剧本超过3/4

碍于和编剧王小平的夫妻关系,导演郑晓龙在整个官司纠纷的过程中并没有发表过太多看法。“除了避嫌,我们不愿意回声,我也不愿意出来说话,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希望大家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没意思的事情上。结果到后来,我们就发现你越不出声就有越多人受到蒙蔽,他们认为你犯了错不敢说话。其实我们真的是不愿意借这个事情去炒作。”

郑晓龙昨日形容自己的心情仍然沉甸甸的,并不觉得特别高兴。“其实我完全承认蒋胜男作为原创编剧,提出写《芈月传》的这个创意功劳,但是,你的这个功劳合同都给了你应得的回报,署名也好、片酬也好。说实在话,她的剧本完全不符合我们要拍这个片子的要求,从立意上、价值观上、人物塑造上都有很大的问题。”因为剧本实在不成熟、问题太多,郑晓龙曾经考虑过暂时不拍了。

在这种情况下,花儿影视找到了王小平。据记者了解,当年王小平也曾做过《甄嬛传》的部分改编工作,从原著小说的时代架空到电视剧中的落地雍正时期,和王小平有很大的关系,而最后也证明这一“落地”的改编是《甄嬛传》成为经典之作不可或缺的一笔。如此也就不难理解王小平缘何加入到创作改编当中。

经过剧本比对,经法院认定,其中48%完全就是王小平独立创作的,还有28%做了重大修改。正如王小平昨日所说,“这个剧本超过了四分之三是我自己创作的,我对这个剧本付出了自己的努力和血汗。当初完全没想到,说我剥夺了别人的劳动成果,我们夫妇成了巧取豪夺的坏人。”

影响 合同更严格 对新手更谨慎

在这场官司中,负责剧本比对的是来自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的余飞。其间,余飞已经曝光过他和蒋胜男的微信来往记录和通话记录。蒋胜男方面不仅不配合提交相关剧本,还质疑过余飞担任比对工作的资质。昨日,余飞表示,通过这个案件,编剧协会可能要成立一个专家鉴定委员会。

余飞还表示,这个案件还造成了以下严重的后果。第一就是老手对新手的姿态变了,“过去很多‘老司机’都特别热心带着新手写作创作,现在这个事情出了之后,包括我自己在内,对请的新人都非常谨慎,而且在合同上会更严格,实际上对新手不太好;第二,是甲方对乙方姿态的改变,本来是合作关系,这样一来直接导致甲方对乙方的姿态引起很大的改变,在合同各方面都会更加严密,甚至更加苛刻。实际上对于整个生态来讲是有害的。”

在昨天的说明会上,余飞提到了一个有关蒋胜男行为的细节让媒体再次咋舌:蒋胜男曾把诉状最后的判决结果自己进行修改,PS之后放到网上。“这个我觉得应该是一种违法行为,咱们有专业的律师应该知道是不是,自己明明没有取胜,把判决书PS之后放上去说我们胜了。”

如此行为大概已经突破了专业范畴,上升到诚信道德以及是否触犯法律层面了。不仅是编剧行业,任何行业估计都不会欢迎这样的合作伙伴。“其实在编剧圈有一个生存法则,靠两个原则,第一个是人品,第二个是作品。你人品好,你诚恳,你善良,你有契约精神,你不抄袭不剽窃不造谣不炒作,大家都愿意跟你合作。第二就是你拿得出作品来,你的作品在掌握了编剧技巧以后,你创新,你下功夫,你肯付出,你的作品拿得出来,你肯定有市场了,这样的人谁又不愿意合作呢?有很多人觉得急功近利可以利益最大化而且最快,可是这种东西是急不来的。”王小平以这次并不愉快的经历提醒自己也告诫同行。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新闻背景

纠纷案始末

《芈月传》首轮开播前夕的2015年11月10日,《芈月传》小说作者蒋胜男通过微博长文,称电视剧《芈月传》的剧本由其一人完成,称劳动成果被王小平强夺,认为制片方花儿影视和王小平侵害了她的署名权,引得网络上群情激愤。

随后,三起诉讼逐渐形成:

诉《芈月传》同名小说出版涉嫌侵权案。

经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蒋胜男违约。

二审终审判决仍确认蒋胜男违约行为,但因为当时电视剧已经播出,不再限制蒋胜男出版小说的行为。

诉王小平署名总编剧涉嫌侵权案。

浙江温州鹿城法院一审宣判驳回蒋胜男全部诉讼请求。

诉小说《芈月传》涉嫌抄袭《芈月传》剧本案。

北京海淀区法院已经正式受理。

原标题:郑晓龙:真相大白,呼吁契约精神

历时一年多、闹得沸沸扬扬的《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日前以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宣判原著作者蒋胜男败诉而告一段落。昨天,针对此次诉讼的前因后果,电视剧《芈月传》片方乐视花儿影视公司专门召开了情况说明会。

据乐视花儿副总经理宋李民介绍,11月21日,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宣判蒋胜男起诉的各项侵权行为均不成立,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法院认为,为宣传电视剧而制作的海报、片花并非作品本身,对海报、片花是否应为编剧署名,“我国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也无行业惯例,更无合同约定”,且乐视花儿已在电视剧片头载明“本剧根据蒋胜男同名小说改编”,为蒋胜男署名“原创编剧”,完成了法定及合同约定的署名义务。

此外,乐视花儿与蒋胜男签订的合同中约定,若蒋胜男的剧本达不到拍摄要求,他们有权聘请其他创作人员对其交付的剧本进行修改,对剧本内容进行的修改不视为对蒋胜男权利的侵犯,蒋胜男仍享有《芈月传》一剧在电视剧片头中编剧之一的署名权,但排序由公司决定。在合同的《补充协议》中,双方也达成一致,蒋胜男同意在电视剧《芈月传》中署名为原创编剧,且乐视花儿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对蒋胜男的署名义务,因此,将王小平署名为总编剧并无不妥。因此,法院认定乐视花儿并未侵犯蒋胜男的署名权。

由于《芈月传》原著作者蒋胜男对该剧署名不满,曾在微博上公开指责王小平,并全盘否定了王小平作为总编剧对剧本的实际贡献,曾让王小平在网络上遭遇大量的人身攻击。王小平表示,这场漫长的诉讼是其编剧职业生涯中从未经历过的遭遇,她感谢法律公正的判决还了自己清白。曾经以独立第三方身份接受剧本比对工作的中广联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余飞则透露,自己在比对蒋胜男剧本和王小平剧本时已经发现,王小平版本与蒋胜男版本至少有50%以上的差异,这点显然证明了王小平作为编剧的贡献。

此前因与王小平为夫妻身份,在署名纠纷中选择避嫌不发声的《芈月传》导演郑晓龙,这次也首度开腔,“如今真相大白,反而没有觉得如释重负,而是十分沉重。”他表示,“影视作品本来就是团队合作,不应该过分强调个人的贡献。蒋胜男在这次合作中不惜以诋毁别人来强调自己的作用,是不值得效仿的。她背弃契约精神,无视双方的约定,才导致了这场闹剧的出现,给行业带来了极坏的影响。”郑晓龙呼吁,行业人员一定要重视对契约精神的信守,才能真正促成行业的良性发展。

中广联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阎建刚表示,这次纠纷反映出的影视圈法制生态令人担忧,“不仅仅是规矩和规则的问题,现在‘闹点事’几乎成了成名的标配。”中广联电视制片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潘洪业也认为,《芈月传》一案为行业树立了一个标杆,“以后片花的署名如何规定?与编剧的合同应该怎么签?大家都应该通过这场官司得到一些警示。”

据了解,蒋胜男方面表示对一审判决不服,还将继续提起上诉。乐视花儿透露,目前乐视花儿起诉蒋胜男小说侵犯著作权的诉讼也在北京发起,正等待开庭;而针对蒋胜男出版的《芈月传》小说腰封未经授权采用郑晓龙导演姓名一事,郑晓龙方也保留提起诉讼的权利。(记者李夏至)

 

原标题:编剧圈 一靠人品二靠作品

自2015年2月20日蒋胜男微博发文声称起诉开始,到2016年11月21日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宣判蒋胜男起诉的各项侵权行为均不成立,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历时一年多、闹得沸沸扬扬的“《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终于归于平静。《芈月传》制片人曹平表示,出品方乐视花儿影视尊重并认同法院的判决,对事件的真相大白感到非常欣慰。同时,曹平还表示,“《芈月传》一案可以作为行业的一个判例,让行业同仁们引以为戒,呼吁行业尽快建立并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和行业制度,共同抵制恶意炒作行为,树立健康的行业风气。”

事件 王小平创作剧本超过3/4

碍于和编剧王小平的夫妻关系,导演郑晓龙在整个官司纠纷的过程中并没有发表过太多看法。“除了避嫌,我们不愿意回声,我也不愿意出来说话,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希望大家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没意思的事情上。结果到后来,我们就发现你越不出声就有越多人受到蒙蔽,他们认为你犯了错不敢说话。其实我们真的是不愿意借这个事情去炒作。”

郑晓龙昨日形容自己的心情仍然沉甸甸的,并不觉得特别高兴。“其实我完全承认蒋胜男作为原创编剧,提出写《芈月传》的这个创意功劳,但是,你的这个功劳合同都给了你应得的回报,署名也好、片酬也好。说实在话,她的剧本完全不符合我们要拍这个片子的要求,从立意上、价值观上、人物塑造上都有很大的问题。”因为剧本实在不成熟、问题太多,郑晓龙曾经考虑过暂时不拍了。

在这种情况下,花儿影视找到了王小平。据记者了解,当年王小平也曾做过《甄嬛传》的部分改编工作,从原著小说的时代架空到电视剧中的落地雍正时期,和王小平有很大的关系,而最后也证明这一“落地”的改编是《甄嬛传》成为经典之作不可或缺的一笔。如此也就不难理解王小平缘何加入到创作改编当中。

经过剧本比对,经法院认定,其中48%完全就是王小平独立创作的,还有28%做了重大修改。正如王小平昨日所说,“这个剧本超过了四分之三是我自己创作的,我对这个剧本付出了自己的努力和血汗。当初完全没想到,说我剥夺了别人的劳动成果,我们夫妇成了巧取豪夺的坏人。”

影响 合同更严格 对新手更谨慎

在这场官司中,负责剧本比对的是来自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的余飞。其间,余飞已经曝光过他和蒋胜男的微信来往记录和通话记录。蒋胜男方面不仅不配合提交相关剧本,还质疑过余飞担任比对工作的资质。昨日,余飞表示,通过这个案件,编剧协会可能要成立一个专家鉴定委员会。

余飞还表示,这个案件还造成了以下严重的后果。第一就是老手对新手的姿态变了,“过去很多‘老司机’都特别热心带着新手写作创作,现在这个事情出了之后,包括我自己在内,对请的新人都非常谨慎,而且在合同上会更严格,实际上对新手不太好;第二,是甲方对乙方姿态的改变,本来是合作关系,这样一来直接导致甲方对乙方的姿态引起很大的改变,在合同各方面都会更加严密,甚至更加苛刻。实际上对于整个生态来讲是有害的。”

在昨天的说明会上,余飞提到了一个有关蒋胜男行为的细节让媒体再次咋舌:蒋胜男曾把诉状最后的判决结果自己进行修改,PS之后放到网上。“这个我觉得应该是一种违法行为,咱们有专业的律师应该知道是不是,自己明明没有取胜,把判决书PS之后放上去说我们胜了。”

如此行为大概已经突破了专业范畴,上升到诚信道德以及是否触犯法律层面了。不仅是编剧行业,任何行业估计都不会欢迎这样的合作伙伴。“其实在编剧圈有一个生存法则,靠两个原则,第一个是人品,第二个是作品。你人品好,你诚恳,你善良,你有契约精神,你不抄袭不剽窃不造谣不炒作,大家都愿意跟你合作。第二就是你拿得出作品来,你的作品在掌握了编剧技巧以后,你创新,你下功夫,你肯付出,你的作品拿得出来,你肯定有市场了,这样的人谁又不愿意合作呢?有很多人觉得急功近利可以利益最大化而且最快,可是这种东西是急不来的。”王小平以这次并不愉快的经历提醒自己也告诫同行。(记者冯遐)

■新闻背景

纠纷案始末

《芈月传》首轮开播前夕的2015年11月10日,《芈月传》小说作者蒋胜男通过微博长文,称电视剧《芈月传》的剧本由其一人完成,称劳动成果被王小平强夺,认为制片方花儿影视和王小平侵害了她的署名权,引得网络上群情激愤。

随后,三起诉讼逐渐形成:

诉《芈月传》同名小说出版涉嫌侵权案。

经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蒋胜男违约。

二审终审判决仍确认蒋胜男违约行为,但因为当时电视剧已经播出,不再限制蒋胜男出版小说的行为。

诉王小平署名总编剧涉嫌侵权案。

浙江温州鹿城法院一审宣判驳回蒋胜男全部诉讼请求。

诉小说《芈月传》涉嫌抄袭《芈月传》剧本案。

北京海淀区法院已经正式受理。

原标题:《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一审宣判

电视剧《芈月传》近来因其编剧署名权纠纷再度成为公众关注焦点。记者从24日在京举行的《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说明会上获悉,《芈月传》原创编剧蒋胜男诉花儿影视公司、王小平侵犯其署名权一案21日在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法院宣判,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蒋胜男的诉讼请求。

今年7月18日,温州市鹿城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该案主要有两大争议点,一是电视剧《芈月传》部分海报、片花未载明“本剧根据蒋胜男同名小说改编”、未署名蒋胜男编剧身份是否侵犯蒋胜男的署名权。二是将王小平署名为总编剧、第一编剧的行为是否侵犯蒋胜男的署名权。

在开庭4个多月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对第一个争议点,法院认为,根据我国著作权法及相关解释,为宣传电视剧而制作的海报、片花并非作品本身,不具备全面传达该作品相关信息的功能,其用途类似于广告,需要在有限时间、空间内快速吸引公众的注意力,故海报、片花中通常会载明作品中最精彩、最引人注目的要素,比如强大的演员阵容、著名的导演、出品单位、精彩画面等,而编剧署名显然不构成海报、片花的必备要素。我国著作权相关法律未对在海报、片花上为作者署名作出规定,当事人也未对在海报、片花上为作者署名作出约定。同时,影视行业亦不存在在海报、片花上必须为作者署名的行业惯例,而且,花儿影视公司已经在电视剧片头、DVD出版物、部分海报上载明“本剧根据蒋胜男同名小说改编”、署名蒋胜男编剧身份,客观上足以使公众知悉蒋胜男的作者身份。

对第二个争议点,法院认为,按照协议约定,蒋胜男同意在电视剧《芈月传》片头中署名为原创编剧,花儿影视公司已经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对蒋胜男的署名义务。总编剧既不是法律概念也不是合同的定名词,影视行业不存在有关总编剧署名规则的行业惯例,总编剧与剧本贡献度之间也不存在必然关系。即使为王小平署名总编剧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蒋胜男的感情,使其产生消极的心理感受,但也不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署名权保护范畴。

一审法院认定,蒋胜男主张的各项侵权行为均不成立,故其要求花儿影视公司、王小平承担停止侵权、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没有依据,不予支持,故驳回起诉。

“片花就是为了夺人眼球,在有限的时间内提供最有价值的信息,比如大牌明星、著名导演等。法院的公正判决还了创作团队一个公道。”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制片委员会副会长潘洪业表示。

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余飞则表示,该案对影视行业,尤其是编剧行业带来巨大影响。业内有望制定统一的规范性剧本比对方法,以明确和保障编剧及各方的责任和权利,保护编剧合法权益,为他们提供健康、良好的创作环境。(记者殷泓)

郑晓龙

中新网北京11月25日电(记者 张曦)“赢了官司,但我心里却沉甸甸的。”24日,郑晓龙导演在北京出席《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说明会。对于该案一审胜诉的结果,他提到,之前关于此案的讨论中,一些行业人士并没有经过深入的调查就发表意见误导了舆论方向,自己对此感到遗憾和失望。

从2015年2月20日蒋胜男微博发文声称起诉开始,电视剧《芈月传》的编剧署名纠纷就引发了外界关注。

近日,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宣判蒋胜男起诉的各项侵权行为均不成立,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24日下午,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在京召开关于《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说明会。电视剧《芈月传》导演郑晓龙、总编剧王小平、制片人曹平、乐视花儿影视总裁敦勇、副总经理宋李民等人出席会议。

中广联电视制片委员会会长张明智、副会长兼秘书长潘洪业,中广联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阎建刚、驻会副会长陈燕民,中广联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杜大宁、副秘书长余飞,国际保护知识产权协会中国分会版权委员会主席王军,乐视花儿影视法律顾问薛军福等行业人士也现身发表看法。

《芈月传》一案主要围绕两大纠纷点:一是电视剧《芈月传》部分海报、片花未载明“本剧根据蒋胜男同名小说改编”、未署名蒋胜男编剧身份是否侵犯蒋胜男的署名权。二是将王小平署名总编剧是否侵犯蒋胜男的署名权。

在说明会上,乐视花儿影视副总经理宋李民向在场行业人士和媒体展示了法院的判决书。

郑晓龙

电视剧《芈月传》总编剧王小平在会上表示自己感谢法律还了自己清白,同时强调了编剧委员会在保护编剧权益、规范行业发展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并提议建立编剧委员会基金,为编剧委员会敬业维权提供保障。

在谈到编剧行业的生存法则时,王小平认为人品和作品是衡量好编剧的两个非常重要的标准,“人品好合作的渠道就更广,这样就更容易积累人脉,反过来又会促进自己水平的提高;而作品好,也能反映出编剧本身肯付出,有创新精神,这样自然会收获良好的口碑”。

作为《芈月传》的导演,郑晓龙在这起纠纷案中曾一度保持沉默,他24日首次发声,直言因为和王小平是夫妻关系,此前一直避嫌。

“我承认蒋胜男的功劳。”郑晓龙回忆,蒋胜男版的剧本不符合要求,“不仅立意、价值观、人物设置都不行,我一度不想拍。”他告诉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蒋胜男的剧本中,芈月是一个靠男人上位的女人,但事实并非如此。

然而,郑晓龙还是支付给了蒋胜男的片酬,同时他又找妻子王小平修改剧本,没想到王小平又拒绝了,反复商讨才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

“我们为《芈月传》剧本吵过无数次架,小平创作期间还得了食道炎,但她考虑到创作没有去医院,每天都是把药沫灌到嘴里。”郑晓龙如是说。

合影

“赢了官司,但我心里却沉甸甸的。”郑晓龙接受采访时提到,在之前关于此案的讨论中,一些行业人士、意见领袖并没有经过深入的调查就发表意见误导了舆论方向,自己对此感到遗憾和失望。

“我特别难过,不仅是作为当事人遭遇网络暴力,最大的伤害是对《芈月传》,一些网友不明真相就去打低分。”

中广联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余飞曾比对过王小平和蒋胜男的剧本,他直言,其中王小平有48%都是独立创作,28%是重大修改。同时,余飞还表示,《芈月传》一案也标志着在行业内无偿进行剧本比对工作的时代已经结束,在未来更多的是希望行业能通过规范的标准和提高从业者素质等方面保护编剧权益。(完)

新华网杭州11月21日电(记者段菁菁 熊茂伶)21日,电视剧《芈月传》署名权纠纷一案在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宣布一审判决结果,一审法院认为被告王小平和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不存在侵权行为,判决驳回原告蒋胜男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在于王小平署名“总编剧”是否正当。被告方认为,花儿影视与蒋胜男签订《电视剧剧本创作合同》后,蒋胜男创作的剧本未能达到剧组要求,后找到王小平,后者极大提升了蒋胜男剧本质量,鉴于王小平对剧本的重大贡献,决定署名为“总编剧”。原告方表示,蒋胜男交付剧本完毕以后,花儿影视并未提出对剧本不满意及相关修改意见,即便有权决定署名顺序,也没有对他人署名“总编剧”的权利。

法院认为,“总编剧”既不是法律概念也不是合同约定名词,总编剧强调的是指导性、全局性,而原创编剧强调本源性、开创性,并未贬损蒋胜男作为原创编剧的身份和贡献。同时,法院认为对剧本质量认定权在花儿影视公司,其有权自主判定剧本是否符合要求。因此,原告蒋胜男主张电视剧、发布会、微博等处署名“总编剧:王小平”侵害其署名权没有依据。

双方争执的另一焦点在于海报、片花是否属于署名权受保护的范围。被告方认为,署名权行使的载体应为作品本身,法律并未规定应当在宣传品上为原作者署名。原告方表示,海报、片花是电视剧播出之前表明原著作者身份的最重要的媒介,是观众了解作品的载体,应纳入到署名权保护的范围。

法院认为,海报、片花上的署名行为并不具有法律赋予的标明作者身份的推定效力,我国著作权相关法律未对海报、片花上为作者署名作出规定,当事人也未做出在海报、片花上为作者署名的约定,因此侵害其署名权缺乏依据。

蒋胜男诉王小平、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侵害编剧署名纠纷一案旷日持久,早在2015年4月,原告蒋胜男就向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但因《芈月传》尚未播出,案件涉及商业秘密,法院决定待电视剧播放完毕再恢复审理。2016年7月18日,该案在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开庭,经4个月的审理最终做出如上判决。

原告方蒋胜男的经纪人蒋敏告诉记者,原告方对一审判决结果表示不服,“很多理由站不住脚”,并称将会进行上诉。

专家指出,《芈月传》署名权纠纷案是国内影视行业乱象丛中一个角落的缩影,要真正避免或减少此类纠纷的出现,除了针对编剧行业完善标准外,还应加深对影视生产职业化的探索,并进一步加强培养从业人员的职业修养。

《芈月传》编剧署名权之争宣判

北京晨报讯(记者冯遐)昨日下午,浙江省温州市鹿城法院就蒋胜男诉王小平《芈月传》侵权案作出一审判决。一审法院认为,王小平和乐视花儿影视不存在侵权行为,判决驳回原告蒋胜男的全部诉讼请求。

《芈月传》出版物小说作者蒋胜男去年将制片方和该剧总编剧王小平起诉到温州鹿城法院,并提出了包括“判令《芈月传》擅自署名‘总编剧:王小平’的行为侵权”等在内的7项诉讼请求,该案于2015年6月9日立案。从目前的结果看,蒋胜男主张的“侵权事实”没有一项得到法律支持,所提出的诉讼请求全部被驳回。

对于案件的判决结果,乐视花儿影视公司总裁敦勇先生表示:“相信并认同法院的公平、公正判决,对案件的真相大白感到非常欣慰!”同时,《芈月传》制片人曹平女士也表示:“希望《芈月传》事件能够成为国内编剧行业的一个案例,透过这次事件让人们看到当前编剧行业的乱象,并有针对性的制定保护编剧劳动成果的条例,促进相关管理标准的完善,为以后类似事件提供参考依据。”乐视花儿影视多年来始终以制作精品影视剧为己任,严格遵守法律和行业惯例,尊重并维护每位创作者的劳动成果,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不正当方式损害公司和集体的名誉以获取一己私利。在对编剧充分尊重的前提下,也要杜绝另一种借机炒作的现象出现。

刘涛

  刘涛

马苏

  马苏

徐百卉

  徐百卉

中国网娱乐10月9日讯由著名导演郑晓龙执导,孙俪、刘涛、马苏领衔主演的《芈月传》讲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太后,由孙俪扮演的女政治家芈月的曲折传奇成长历程。这部剧不仅获得了收视和观众口碑的双线飘红,更是入围了第2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电视剧候选名单,而剧中的三位女演员刘涛、马苏和徐百卉,也凭借在剧中的精湛演技,被提名观众喜爱的女演员,与赵丽颖、佟丽娅等人角逐金鹰奖视后。记者也从金鹰节颁奖晚会节目组了解到,他们特别邀请到导演郑晓龙空降现场担任颁奖嘉宾。

在《芈月传》中扮演芈姝的著名演员刘涛,从艺以来第一次演反派奸角,就获得了金鹰奖观众喜欢的女演员提名,对于金鹰奖的常客刘涛而言,更是一种肯定和鼓励。对于芈姝这个角色,刘涛曾说:“我终于从贤妻良母的角色桎梏里跳了出来,虽然心中暗暗惋惜自己被挖掘的实在有点晚,但很庆幸,自己能遇到郑晓龙的好班底和《芈月传》这部剧作。”上一届刘涛拿下了最佳表演奖,但遗憾在于孙俪人气PK时稍逊一筹错失最具人气女演员奖,今年能不能一偿宿愿,值得期待。

另一外在《芈月传》中也演坏女人的年轻演员马苏,也是第二次提名金鹰奖观众喜爱女演员了。第26届时马苏曾经凭借《厂花》中饰演“厂花”白玉萍荣获“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当时在长沙拿奖的时候马苏就说下次还要更努力冲击双奖,今年在《芈月传》中扮演魏夫人,马苏在面若桃粉梨涡浅浅的表演之间风韵柔态万千,一个凌厉如剑的目光转换,角色暗黑系战斗值便分分钟爆表,演技看涨,马漂亮的人气也暴涨,被认为冲击视后的一匹人气黑马。

最后一位《芈月传》中“坏女人”扮演孟昭氏的徐百卉,这次是首次被提名观众喜爱女演员奖,所以特别感谢《芈月传》剧组,徐百卉说:“我很少拍宫斗戏,演员接演不同角色是想突破自己,观众都是很理性的,不会把角色和真人等同,所以能够被提名,我觉得很感激。”

《芈月传》中三位“坏女人”演技了得,纷纷被提名观众喜爱的女演员,颁奖晚会导演组还特别请到了该剧总导演郑晓龙来作为颁奖嘉宾,到底最后他会把金鹰奖送到哪位“宫中的坏女人”手上,答案10月16日晚第2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颁奖晚会上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