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屏山|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专题|网事|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国内> 社会 > 正文

日本战犯:中国把我们从侵略战争野兽变回人

2014-07-08 07:15:58  来源:央视《新闻1+1》  责任编辑:陈玮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真实历史,听他们自己说!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是“七七事变”纪念日,整整七十七年前的今天,日本发起了卢沟桥事变,开启了全面侵华战争的序幕。77年后的今天,在这样的一个普通纪念日,中国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首次来到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参加了国家层面的正式的纪念。在一系列的纪念活动中,今天我们关注的是这样的一组活动,我们先来看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这个人叫长岛勤,他是日本侵华战争中的日本战犯。今天他的一段罪行笔录被公布,我们先来听一下。

解说:

受刑者用布蒙上眼睛,要他们跪在深有两米,中径约两米半的漏斗状坑边上,每一名射手自离两米远的地方由后头部狙击射杀。被害者掉落坑内,大多数的人一枪就绝命。

主持人:

这是长岛勤的自供的笔录。从7月3日开始,中央档案馆就每天在网上公布一名日本战犯的原文笔供。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能够起到的效果和影响是什么?今天我们就来关注。首先我们来看看今天公布的第五名战犯的笔供。

解说:

长岛勤,出生于1888年,日本埼玉县人。1938年12月来到中国,先后任华中派遣军特务部部员,日本陆军第59师团第54旅团长,兼任济南防卫司令官等职务。他也是济南琵琶山万人坑暴行的执行者。

“受刑者用布蒙上眼睛,要他们跪在深有两米,中径约两米半的漏斗状坑边上。每一名射手自离两米远的地方由后头部狙击舍杀,被害者掉落坑内,大多数的人一枪就绝命。”

在这份笔供中,长岛勤坦白,从1938年到1945年,他先后两次参加侵华战争,亲自指挥的侵略作战达15次,共计杀害抗日军人1666名,平民970名。烧毁民房2220件,掠夺粮食6000吨。每次在作战中杀害的方法除枪毙外,还采取很多刺杀、斩杀、斩首、暴杀、烧杀、绞杀、瓦斯杀等极其残忍的虐杀手段,又常常杀害俘虏。

这是长岛勤的供述,这也是中央档案馆在今天公布的第五个日本战犯的原文笔供。

事实上从7月3日开始,中央档案馆首次通过互联网,每天都会向世界公布一名日本战犯侵华罪行的亲笔供词和相关资料。

李明华 中央档案馆副馆长:

长期以来,日本国内总有一些势力矢口否认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性质和罪行,美化侵略战争,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我们就决定在今年卢沟桥事变77周年之际,把被起诉判刑的这45个战犯的亲笔供词,以及当时的中文译文拿出来发布,目的在于牢记历史,以史为鉴,珍视和平。

解说:

截止到今天,已经公布的笔供除长岛勤外,还有铃木启久、藤田茂、上坂胜、佐佐真之助。

(铃木启久笔录日文原文)

“用野蛮的办法残杀,将其中孕妇剖腹,烧毁房屋约八百户。将送往玉田的俘虏中杀害了五人,强奸妇女达到百名之多。”

解说:

铃木启久是此次中央档案馆第一个被亲笔供述的日本侵华战犯,他曾是日本陆军中将,在中国的六年零八个月内,指挥日军,在华北地区实施“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并用毒气制造了上百起惨案。

藤田茂:

我的部队根据我的命令,把村庄里剩下的居民,集中在一起,用刺刀刺杀他们。

解说:

“刺杀比枪杀有效果”,这是前日本陆军59师团中将师团长藤田茂的供述。笔录显示,他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杀害中国平民近五万人,甚至为操练新兵而残杀大批俘虏。

上坂胜笔供日文原文:

“大队在此战斗中,使用了赤筒(喷嚏性毒气)和绿筒(催泪性毒气),受到机枪扫射的不止是八路军战士,还有迷失逃跑路途的居民,又在村庄里进行了扫荡,向逃入很多居民的地道里,掷入赤筒和绿筒的毒气,以至窒息。”

解说:

前日军53旅团少将旅团长上坂胜,1942年在华北为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同样制造了一系列罪行。

佐佐真之助笔供日文原文:

“该慰安所里有中国妇女十数名,都是因日本帝国主义之侵略战争而陷于生活困苦,被强制收容从事贱业。我想在宜昌、荆门,也有和这同样的慰安所。”

解说:

而1932年来到中国的佐佐真之助,曾任日本陆军39师团中将师团长,指挥所属部队以残酷的手段杀害当地平民,甚至强征居民从事军事性劳役。今天,七七事变七十七周年,那场战争为什么会发生,侵华日军在中国究竟干了什么?整整四十五天,四十五名战犯的亲笔供述,会向全世界发布。

主持人:

在已经公布的日本战犯的笔录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五名战犯他们都是一些什么人,他们都做了一些什么,我们不妨看一下。

第一个公布的叫铃木启久,陆军中将,他曾经用毒气制造多起惨案,实施“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

第二名是藤田茂,日本陆军59师团中将师团长,他曾经制造了30多起惨案,实施细菌战,杀害中国平民近五万人。

上坂胜,前日军53旅团少将旅团长,杀害4000多名中国人。他所制造的北疃惨案是日军在华北进行的“三光作战”最为典型的惨案之一。

佐佐真之助是日本陆军39师团中将师团长,用俘虏试验毒瓦斯,强征慰安妇。还有就是今天公布的长岛勤,他是济南琵琶山万人坑暴行的执行者,共杀害抗日军人1000多名,平民970多名。从已经公布的这些战犯的口供中可以看到,主要都是在说他们在战争中犯下的罪行,以及他们对于这场战争自己的这种反思。他们主要都是日本军队中的高级将领,那么他们所做的这些事情影响就更为深远。那么由于这是他们自己的口供、笔录,而且是用日文原文记载,因此这个可信度是有保证的。在七十七年,七七事变后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间点,公布这些战犯的笔录?接下来我们就连线中央档案馆档案资料保管部,政法处副处长刘扬。刘扬你好,你看。

刘扬:

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

我们以往也有一些文字、视频、照片的历史的史实,为什么我们要选择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在77周年的时候,公布一系列的战犯的原文的笔供?

刘扬 中央档案馆档案资料保管部政法处副处长:

选择这样一个时间点,也跟最近我们面临的这个形势是有关的。日本的一些右翼分子他们否认历史,不承认侵华历史,作为我们档案人来说,我们觉得我们有义务向大家公布,让大家认识这段历史。要让大家认识这段历史,我们选择了45个人的笔供,这是他们自己亲笔所写,经过本人签字,是不容否认的,所以应该是比较有说服力的。

主持人:

刘处长,你看我们这回发现,你们的公布选择的是一种跟以往相比不同的形式,就是网上公布。以往你们往往是出书,还有一些资料的汇总这样的情况,为什么选择这样的一种方式?

刘扬:

因为可以说其实以前我们出版物,出书可能它的影响范围还是有限的,只是在学术界,或者关心这段历史的一部分人群当中。那既然现在日本的右翼势力还敢否认历史,就说明我们让大家认识这段历史的效果还没有达到最好。互联网这个形势是现在,可以说特别在青年人当中比较流行的一种方式。通过互联网可以让我们的信息传达的范围更广,让更多的人,哪怕你身在国外,不一定在中国国内,但是通过网络也可以点击我们的网站,了解这样的历史。亿希望通过互联网,让它的信息传播更广、范围更广、受众更广吧。

主持人:

刘处长,您别介意,因为我知道你们这批资料应该说获取的时间比较早了,但是为什么迟迟到现在才想到用这样的一种互联网的方式,传播更广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

刘扬:

我们从八十年代开始,就已经开始利用这部分档案,就是编辑档案资料汇编,在学术界也引起了一定的反响。但是现在随着时代的进步,传播的方式更广,所以我们觉得就是通过互联网来传播,这也不是说我们今天第一次通过这样的形式。其实打开我们的官方网站可以看到,我们从前两年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在一些重要的纪念日,或者重大的时间点会公布,通过互联网的形式发布档案相关的档案资料的内容。

主持人:

好的,谢谢刘处长,稍后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

我们看到日本战犯承认战争罪行,就说明这些罪行真实存在。铃木启久对自己在战争中犯下的罪行能够有这样的认识和反思,作为战争的参与者,作为战犯能有这样的认识,对于当下对于日本政府要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右转的行为下,我们再来看他们有没有这样历史的反思呢?继续往下看。

解说:

今天,五个日本战犯的自供已经公布,出生在战后1954年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看一下这些真实而残酷的记录,看一看那些日本士兵当年在中国究竟参与了一场什么样的战争。

“无比凶恶和残暴的,它是已经写在历史上的无可否认的事实。”——长岛勤。

这个济南琵琶山万人坑暴行的执行者,在审判的陈述中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实际上忏悔和反思,是每一个已公布证词的战犯们做出的共同反应和态度。

(铃木启久笔录日文原文)

“这些被虐杀者的父母、妻子和亲友等,该是何等的痛恨和悲伤。为了日本最后的胜利,而将无辜的中国人民陷入鬼哭神泣的我,不知怎样谢罪才是。”

解说:

除了认罪和忏悔,铃木启久在当时审判的最后陈述中还说了这样一段话,“假如我还有余生,我将用反对战争、保卫和平来度过我的余生。”

事实上,从已经公布的战犯罪行自供中,不仅有他们对自己罪行的忏悔,还有对那段长达八年的日军侵华历史本质的陈述。

(铃木启久笔录日文原文)

可是我反复考虑过,我敢于犯这些罪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我长期受到帝国主义思想的教育;而另一方面我认为与社会制度有关。极少数的侵占资本家,以天皇至上来达到侵略集团的野心,或成为全国有为的人,或伪装为了发展,而将我们作为帝国主义侵略的工具。”

(藤田茂笔供日文原文)

“对于如此宝贵的生命,我却毫无顾虑地、毫不踌躇地以一种吃饭喝茶般的心态,夺取了上万人的生命,并以此来夺取个人的荣华富贵,这种罪行本身就是帝国主义的真正本质。”

解说:

今天,当我们公开这些战犯供词的时候,那段历史的客观和真实也正被他们自己传递了出来。而这能否给时至今日的日本政府及其民众敲响警钟,了解真相?

记者:

卢沟桥事变你知道吗?

日本中学生:

不知道。

记者:

在学校没学过吗?

日本中学生:

没学过。

记者:

课本里关于卢沟桥事变是怎么写的?

日本中学生:

没有。

记者:

一句也没提吗?

日本中学生:

一句也没有。

记者:

课本里提过卢沟桥事变吗?

日本中学生:

没有。

我们就只学了战争的结果。

我们在历史课上,了解到有过这么一个事件就好。哪一年发生了什么事,这种程度。

主持人:

我们可以看到,从已经公布的这些史实里面,日本战犯,这些战争的参与者都能够意识到他们参与的这场战争是什么,他们自己犯下的罪行是什么。我们不妨可以看到,像铃木启久也说到,他说“为了日本最后的胜利,而将无辜的中国人陷入鬼哭神泣的我,不知道怎样谢罪才是。”

另外像日本战犯藤田茂也说,“对于如此宝贵的生命,我却毫无顾虑、毫不踌躇,以一种吃饭喝茶般的平常心,夺取了上万人的生命,并以此来博取个人的荣华富贵。”

战争的参与者已经认识到了战争的本质。但是我们在短片中也看到,日本现在的一些年轻人,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战争,战争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什么。

好,接下来继续连线中央档案馆档案资料保管处的刘扬副处长。刘处长您看,对于战争态度,你看这些战犯实际上在他们的供述里已经纷纷提到了这一点,他们都表现出了这样的一种态度。你们在汇集这些资料的时候,对你们触动比较深的是什么?

刘扬:

在我的印象中,我觉得有一个战犯说了一句话,给我印象比较深。他说“战争改变了我,让我变成了野兽,但是中国人民的改造让我又从野兽变成了人。”因为他说这些话,不完全是一种态度的表达,从这部分战犯后来回日本以后的一些活动也可以看出,他们对战争的反思应该是真心的。这批犯人1957年,有一部分是提前释放的,回到日本以后他们成立了一个中国归还者联络会,简称“中归联”这样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就是在日本从事一些反对战争的宣传,向大家介绍他们在中国犯了哪些罪行,如何改造回来的。从这些活动可以看出,他们对战争的反思应该还是一种真心的。

主持人:

另外我们刚才也讲了,7月3日开始陆续公布45名战犯的战争的口录和笔述,有没有可能形成一种常态,就是未来要一定程度地把这些战犯的这种历史资料都公布于世?

刘扬:

做好这部分档案的整理和编辑工作,应该说是我们每个档案人的一个基本职责。所以在我们计划中已经有这样的一个计划,现在首先公布的是这45名战犯的。接下来我们正在整理的是剩下的没有被起诉的1017名战犯,他们的笔供材料。把这部分他们的笔供材料整理出来以后,我们也会陆续的在我们官方网站发布出来,然后相继地下面还会影印出版,把它翻译成中英文这样,希望以更多的形式让大家了解这样的档案。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刘处长。7月3日开始,每天公布一个日本战犯的笔供,公布完成之日,恰好是8月15日日本战败日。我们这么做并不是说要记住战争、记住仇恨,而是要以史为鉴。我们继续往下看。

(字幕提示:2014年7月3日中央档案馆)

许卿卿 中央档案馆档案资料保管部主任:

这个是我们保管的战犯档案,文件都在这里头。

记者:

整个这个屋子里放的都是这些。

许卿卿:

是,整个档案光是这45个人的,就有300多卷。

解说:

解放后,对日本战犯的侦查审判处理的各种档案资料,包括日本战犯的亲笔供词原件,都收藏在中央档案馆。

刘美玲 中央档案馆档案资料保管部原主任:

这部分战犯档案一共有1000多名,前苏联抓的是解放初期移交给中国,关在抚顺战犯管理所,从阎锡山那抓的那一部分,关在太原战犯管理所。关押以后,中国政府对这些战犯进行了认真的改造。

解说:

新中国诞生后,接管和关押的日本侵华战犯达1109名。1956年最高人民检查院分三批,对在押的1017名罪行相对较轻,悔罪表现较好的战犯免于起诉,并立即释放。同时对职务较高、罪行较重的45名战犯提起公诉。1956年,在特别军事法庭上,他们都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予以承认和忏悔。

(字幕提示:1956年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

古海忠之:

“请求按照真理的标准,对我这个可憎的、难以饶恕的人,处以极刑。”

解说:

最终,法庭根据45名战犯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分别判处了八年至二十年有期徒刑。被审判后,中国政府根据他们的表现,还有中日两国关系长远发展的考虑,决定宽大处理,将他们提前释放。回国后,大多数日本战犯坚持他们在亲笔供词中的态度,承认犯罪真心悔过,中日友好,呼吁和平,被提前宽大释放的战犯藤田茂就是其中的代表。

王泰平 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

大概1970年的时候,我在日本当记者的时候,我还到他家去采访过。他当时成立了一个“中国归还者联合会”,他是会长,从事日中友好。

记者:

您和藤田茂见面的时候,他主要跟你说了什么?

王泰平:

过去侵略战争把我们变成了野兽,现在中国又把我们从野兽变成了人,我们认识了真理。

解说:

除了此次正在公布的战犯笔供之外,中央档案馆也正着手对1071名免于起诉的日本战犯的笔供档案进行整理。将在适当时间,以适当形式予以公布。昨天,由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与新华网共同筹办的国家公祭网正式上线,网上除了可以远程祭奠,还有大量介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及当年日军侵华期间的文字、视频、史料、信息。

朱成山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

目前有三种语言,在今年内会达到七种语言,这主要的目的就是让国际上更多的人了解南京大屠杀,把南京大屠杀让更多人知道。

解说:

与此同时,一项针对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的登记工作也已经同时启动。

主持人:

以国家的名义,去进行正式的纪念和公祭,是为了让历史的记忆始终处在一种被唤醒的状态,避免出现一种遗忘、淡忘和麻木。接下来我们就连线朱成山,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馆长。

朱馆长您好,我们可以看到,进入到今年以来,国家公祭日的确立,另外国家公祭网的上线,还有在一个月以前,我们南京大屠杀,还有慰安妇的申请世界名录的这样的一系列的举动。你怎么看我们进入今年以来采取的这一系列的做法?

朱成山:

我想记忆有些东西是可以忘记的,但是一个民族的血泪史绝不可以忘记。忘记自己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所以我想采取了这一系列的举措,无论是用祭奠仪式、祭奠的活动,还是锻炼成的,还是用文化锻炼的层面,就是强调这种记忆。这种记忆就是民族的记忆,这种记忆可以换取民族的精神,建设我们的国家,谋求我们未来的和平。

我想目前我们最为重要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是我想首先我们可以把这些我们的受害者,这种对历史记忆,因为他是受到了我们这种人情的伤害,他可以通过国际惯例,也可以向联合国人权组织去提出来,来达到反人类、反人权、反和平的罪行,昭示于天下。

主持人:

朱馆长您看,当我们想记住这段历史的时候,日本有些人是在故意否定这段历史,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

朱成山:

我想我们可以,我们首先要用一种法律形式,比方讲我们国家工具,国家纪念日,这样把我们历史的记忆用法律的层面,用国家的意志,把这个公祭起来,所以今年我们要首次举行国家公祭,一定要认认真真地把它筹备好。

主持人:

好的,谢谢朱馆长。我们今天一直在强调要记住历史、牢记历史,这么做并不是说要牢记仇恨,而是要记住历史,我们要铭记历史,共同面向未来,避免这样的历史再重复发生。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节目。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 新闻图片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闽)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