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紧锣密鼓布局头号海外阵地印度电商市场

来源:参考消息网 | 作者: | 时间:2018-02-14

英媒称,去年11月阿里巴巴公布双11全球狂欢节当天的销量达到250亿美元,该数字轻松超越了印度去年一整年的电商成交额估算值。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月11日的报道认为,这并不妨碍这家中国科技巨头把印度作为其进军海外的第一个主要目标,如今它正在加速投资印度。仅过去一周,阿里巴巴就拿到了领先在线食杂零售商BigBasket总值2亿美元的股权,同时其专注于支付领域的关联公司蚂蚁金服同意向订餐应用Zomato投资2亿美元。

印度电商是一场漫长的游戏

报道称,就在这之前,阿里巴巴还投资了物流集团XpressBees。阿里巴巴在中国国内市场发展出了购物、支付和配送三位一体的商业模式,而对XpressBees的投资填补的是其中的最后一环——配送。

“就像亚马逊在印度布局其全球战略,阿里巴巴也一样。”印度科技企业家兼作家卡什亚普·德奥拉罕表示。

报道称,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于2015年2月开始了印度冒险之旅,先是对金融科技初创公司Paytm进行了一笔具体信息未公开的投资——随后再次注资6.8亿美元成为Paytm的第一大出资方,之后取得了Paytm旗下电商平台的多数股权。

印度的电商市场与中国截然不同。印度的竞争更激烈——包括与财大气粗、在中国几乎没有存在感的亚马逊竞争——基础设施更破旧,而且人口更贫困。

Xpressbees创始人阿米塔瓦·萨哈承认,在印度,物流也是一项更为严峻的挑战。网购食杂依赖于规模——规模使得阿里巴巴在中国可以通过由地方小仓库组成的庞大网络,在数小时内为客户送货上门。他称,印度有限的客户基数使得类似系统过于昂贵。

除此之外,印度人的消费能力较低。根据2016年的数据,印度人均名义收入为1709美元,还不到中国(8123美元)的四分之一。他们用于在网上购物的装备情况也较差:根据奥米戴尔网络的研究显示,去年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印度人拥有智能手机,而且其中三分之一的设备无法进行数据连接。在中国,一半的人口都拥有智能手机。

据福里斯特调查公司称,电子商务在印度零售业中所占比例仍然非常小——去年电商销售额为196亿美元,同比增长20%。该数字较两年前103%的增速明显放缓,因为电商公司在大城市富裕群体中发展了早期用户之后,就很难再继续扩大用户群。

然而,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分析师巴夫托什·瓦杰帕伊表示,随着更多外国公司进军印度市场,未来还会达成更多交易。在阿里巴巴建立其生态系统的同时,腾讯和日本软银正在大力支持印度本土电商集团Flipkart。“15到20年前起步时的中国,也许就是现在的印度。”他表示,印度电商目前正处于起步阶段,时间会证明这是一场漫长的游戏。

与此同时,亚马逊承诺向印度投资50亿美元,确立印度为其优先发展的关键海外市场。

阿里在印度的电商生态从支付开始

阿里巴巴把战略重心放在Paytm,凭借它来跟亚马逊抗衡。Paytm的创始人维贾伊·谢卡尔·夏尔马声称自己从马云2011年的演讲中受到启发。首席财务官马杜尔·迪欧拉表示,这家集购物和支付于一体的平台“非常类似”于阿里巴巴在中国国内的模式,但是“在重心方面存在重要区别”。

其中一个区别是,阿里巴巴在打造其电子商务生态系统时的顺序。在中国,它从卖家平台做起,随后进入支付和物流领域。Paytm正在以相反的顺序进行扩张。迄今为止它是印度最受欢迎的数字支付运营商,拥有超过2亿注册用户。

有了阿里巴巴的支持,Paytm扩大了其整套金融服务,但在电商领域仍远未成为领头羊。据一位了解Paytm的人士介绍,在阿里巴巴控股该平台1年后,Paytm的月成交量差不多达到了Flipkart或亚马逊的三分之二。

去年,该公司推出了Paytm Mall,该平台采取与阿里巴巴更加类似的模式:提供与eBay类似的虚拟市场、让卖家在上面销售货物,而不是采取亚马逊和Flipkart那种重金投入、在库房里堆满库存的模式。

咨询公司Greyhound Knowledge Group的创始人桑吉特·维尔·戈吉亚表示,这种发展模式为阿里巴巴提供了一种潜力,使其能够以比印度对手快得多的速度和更低的成本进行扩张。他称,“他们的模型更加轻库存,因此他们可以把投资的重心放在建立网络上。”

他补充称,Paytm在印度中小城市尤其面临巨大机遇,其电商对手在这些城市的影响力有限,但这些地方可能为将来的增长提供强劲驱动力。

但阿里巴巴也瞄准了大城市的中高收入客户——它对BigBasket的投资证明了这一点,该平台的高端食杂服务受到越来越多印度富裕家庭的青睐。此举反映了阿里巴巴渴望创建一个深度一体化的综合企业网络,把客户从一个数字服务引向另一个数字服务。

BigBasket的首席执行官哈里·梅农表示,通过与Paytm建立的新关系,“我们将接触到海量流量”。

阿里巴巴对印度市场的拓展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如今它正在加快推动其在中国的其他先进服务落地印度。上个月,阿里巴巴进入了游戏领域,让Paytm与阿里巴巴的香港子公司亚博科技建立合作;同时还推出了印度首个数据中心用于提供云计算服务,试图从亚马逊旗下竞争服务手中挖走印度企业客户。

阿里巴巴还在考虑进军印度的流视频领域,在这一领域它面临的竞争对手有亚马逊、Netflix以及由鲁珀特·默多克控股的星空集团印度公司。

福里斯特调查公司的分析师萨蒂什·米纳表示,最终阿里巴巴将“达到一切准备就绪的阶段。之后他们就真的可以开始投入大量资金了”。

印度市场并非完全是中国2.0

这是一个我们常常从跨国科技公司和初创公司那里听到的并不新鲜的观点:印度本该成为下一个中国,但这一天好像总也来不了。

报道称,印度的可支配收入更少,收入提高所需时间更长,而且对互联网的使用远不如中国普遍。此外,北京方面一直把科技发展放在首位,让企业得以在中国蓬勃发展,而印度则缺少对该行业的重视,产业政策更注重发展制造业。

大批初创公司已经干脆认输——它们的资产负债表因大幅打折而不堪重负,而曾经挥金如土的外国风投公司也不再愿意填补其资金缺口。

规模较大的跨国公司同行则采取了不同的方式,试图用特别设计的服务来克服带宽不足以及用户资金有限的问题。例如,谷歌在印度和其他类似市场提供优兔离线服务。

这些努力并非总能取得成功。比如,脸书曾试图推出有所限制的免费移动互联网服务Free Basics(被不那么客气地称为“数字殖民主义”),但印度拒绝了这一提议,称此举将扭曲开放的互联网访问。

印度自己也进行了类似的努力。18个月前,信实工业旗下的电信部门Jio进入了该市场,推出了包括数据在内的话费套餐(比仅含语音通话的套餐价格高不了一点儿):每日最高下载流量1G的28天套餐价格为149印度卢比(合2.30美元)。

最近,效仿WhatsApp的Hike Messenger推出了一个平台,允许用户在没有订购任何移动数据流量的情况下上网使用有限的一些功能——比如实时板球比分。

这反过来给了中国竞争者一些启示:与当地企业合作。因此才有了阿里巴巴入股Paytm和其他公司,腾讯投资Hike Messenger和Flipk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