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航道恢复通行

随着3月28日晚埃及苏伊士运河再次涨潮,针对重型货轮“长赐号”(Ever Given)的救援行动取得明显进展。一段拍摄于29日上午的视频显示,“长赐号”船尾被拖离西岸近百米,为运河航道让出了一半空间,现场人群为此发出欢呼声,船只也在鸣笛庆贺。

 资  讯 

埃及一法院批准正式扣留“长赐”号货轮

即时 | 2021-04-14 07:39

新华社开罗4月13日电(记者李碧念)埃及官方《金字塔报》13日报道说,埃及东北部伊斯梅利亚省一家法院当天批准了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提交的正式扣留“长赐”号货轮的申请,该决定将于当天送交“长赐”号货轮船长。

报道援引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的话说,经与“长赐”号货轮船东协商,最终赔偿金额确定为9亿美元,但由于船东拖延缴纳赔偿款,管理局遂决定申请正式扣留该货轮。拉比耶表示,管理局仍希望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索赔问题。

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轮“长赐”号3月23日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堵塞。经连续数天救援后,搁浅货轮3月29日成功起浮脱浅,目前仍停留在苏伊士运河的泊位中。埃及方面和货轮管理方正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

拉比耶本月1日曾表示,管理局就“长赐”号货轮搁浅事故的一次性索赔金额将超过10亿美元,以补偿运河停运6天造成的损失和相关救援费用。

埃及采购大型挖泥船以加宽苏伊士运河南段航道

即时 | 2021-04-13 08:01

新华社埃及伊斯梅利亚4月12日电(记者李碧念)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12日在东北部城市伊斯梅利亚举行仪式,庆祝该管理局采购的大型绞吸式挖泥船交付。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在仪式上说,此次购入的挖泥船是中东和非洲地区最大的挖泥船之一,将极大增强管理局挖泥作业能力,有助于埃及在境内外开展各类河道疏浚项目。

据拉比耶介绍,此次交付的挖泥船以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前主席穆哈卜·马米什的名字命名,由荷兰一家船厂建造,长147.4米,宽23米,最大作业深度35米,功率为2.9万千瓦。此外,该船厂为埃及建造的另一艘大型挖泥船预计于今年8月交付。

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轮“长赐”号3月23日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堵塞。经过连续数天救援后,搁浅货轮3月29日成功起浮脱浅。埃及方面和货轮管理方正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航道疏浚部门负责人穆斯塔法·凯纳维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此次货轮搁浅事故让管理局进一步意识到加宽苏伊士运河南段航道的重要性。该段航道两岸土壤中含有较多岩石,需要大功率的挖泥船。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该运河收入是埃及国家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之一。

苏伊士运河一油轮故障未影响正常通行

即时 | 2021-04-07 08:26

新华社开罗4月6日电(记者李碧念)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6日发表声明说,一艘油轮当天在苏伊士运河航行时突发引擎故障,但运河的正常通行未受影响。

声明说,一艘载有6.2万吨原油的油轮当天在苏伊士运河航行时突发引擎故障,运河管理局迅速派出拖船。目前,油轮船员已修好引擎,油轮重新起航,运河通行未受影响。

3月23日,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轮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导致运河堵塞。经过连续几天救援后,搁浅货轮3月29日成功起浮脱浅。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是亚欧之间最繁忙的石油、精炼燃料、谷物等货物贸易通道之一。数据显示,全球海运物流中,约15%的货船要经过苏伊士运河。

多方救援终得脱困 苏伊士运河恢复航行

即时 | 2021-04-06 09:09

随着3月28日晚埃及苏伊士运河再次涨潮,针对重型货轮“长赐号”(Ever Given)的救援行动取得明显进展。一段拍摄于29日上午的视频显示,“长赐号”船尾被拖离西岸近百米,为运河航道让出了一半空间,现场人群为此发出欢呼声,船只也在鸣笛庆贺。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负责人拉比耶2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长赐号”在搁浅一周后已重新浮起,该货轮被拖离航道后,苏伊士运河将直接恢复航行。

“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以来,各方紧急组织救援,综合采取清理泥沙、拖船拖拽、减轻自重等方式施救。截至记者发稿时,该货轮已重新浮起,运河很快将恢复畅通。

搁浅的“长赐号”货轮长400米,宽59米,重22万吨,吃水约16米,装载了1.83万个集装箱,是世界上最大的远洋船之一。而它“卡”住的,则是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最重要、速度最快的通航通道。全球12%的贸易总量需要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其每日货运量总价值近100亿美元。

苏伊士运河新航道的水面宽度在345米到280米之间,用于通航的航道宽度则更窄,平均宽度只有130米。船大难掉头,更何况是长达400米的“长赐号”。事发现场照片显示,“长赐号”的船头撞到运河东岸,船尾被甩到西岸,整艘船斜着堵住了航道。拉比耶28日介绍,当天有至少369艘船被迫排队等待通航,埃及为受影响船只提供了必要的后勤保障服务,部分较小的货轮已改道运河的旧航道。由于绕道南非好望角航线运输成本很高,许多货物将延期交付,受影响的大型货轮目前仍在等待苏伊士运河通航。

对于事发原因,埃及政府正在进行调查。拉比耶透露,除了强风和沙尘暴,目前不排除人为失误和技术故障导致货轮搁浅。还有媒体报道称,“长赐号”搁浅前,其航行速度远超运河航行限速。“长赐号”船东日本正荣汽船公司25日在一份声明中向受影响船只道歉,并表示该公司正与埃及政府和德国贝仕船舶管理公司合作,试图让货轮脱困。

为尽快恢复运河通航,埃及政府组织各方紧急开展救援行动,可起初效果并不明显。来自埃及、德国、荷兰等国的救援团队先是动用挖掘机在岸边挖沙子,帮助“长赐号”船头从堤岸脱困,并配合多艘拖船,希望调正货轮方向。后来,救援团队又调来挖沙船,从货轮底部清除泥沙。可由于货轮体积过大、搁浅处水位较浅,货轮方向始终难以调正。

救援团队一直希望在不卸载货物的前提下,让“长赐号”脱困。由于事发地两岸多为沙漠地带,缺乏相关起重设备,且船身过高,因此卸货十分不易且耗时漫长,还可能因载重不平衡导致船体断裂。

随后,救援团队改变方案,开始从货轮内部抽取压舱水,从而降低货轮吃水深度,使其尽快漂浮起来。在27日晚运河涨潮之时,救援团队共派出14艘拖船,希望利用涨潮的浮力托起货轮。虽然此后货轮仅仅移动了17米,但救援人员已能够拖动船尾,并使方向舵和螺旋桨开始工作,拉比耶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迹象”。截至28日,救援团队共清除了2.7万立方米的泥沙,挖掘深度达18米。(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本报驻比勒陀利亚记者 田士达)

苏伊士运河堵塞凸显全球供应链风险

即时 | 2021-04-02 15:14

新华社开罗4月2日电 题:苏伊士运河堵塞凸显全球供应链风险

新华社记者吴丹妮 闫婧

随着搁浅货船“长赐号”日前成功脱困,埃及苏伊士运河正逐渐恢复正常通行。分析人士认为,运河交通彻底恢复后,短期内事故责任认定、损失赔偿等将成为焦点,长期则需关注如何加强全球供应链风险管理。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4月1日晚宣布,自3月29日晚运河航行重启至3月31日晚,共有194艘、总净吨位1200万吨的货船相继安全通过,4月1日又有87艘、总净吨位560万吨的船只平稳通过,运河内积压船只逐步疏散。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是亚欧之间最繁忙的石油、精炼燃料、谷物等货物贸易通道之一。数据显示,全球海运物流中,约15%的货船要经过苏伊士运河。

埃及金字塔在线网站4月1日援引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的话报道,运河管理局就“长赐号”货船搁浅事故的一次性索赔金额将超过10亿美元,以补偿运河停运6天造成的损失和相关救援费用。

拉比耶说,运河管理局目前正在计算救援工作的投入成本以及受损河堤的修复费用。据估计,运河被迫停运造成的收入损失约为每天1400万到1500万美元。

另据埃及金字塔在线网站报道,此次事件可能给全球再保险业造成巨大损失。

业内专家表示,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凸显了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各方应对加强供应链的韧性和弹性给予足够重视。

埃及食品工业出口理事会主席哈尼·巴尔齐对媒体表示,这一事件对埃及出口贸易和全球物流存在一定影响,部分商品或将延迟交付。

埃及官方《金字塔报》日前援引挪威经济学院教授罗阿尔·阿德兰德的话报道说,全球集装箱海运及诸多大宗商品贸易对苏伊士运河依赖程度较高,一旦该航道出现较为严重的问题,全球海运及供应链会受到负面影响。

不少航运专家表示,苏伊士运河的轻微延误或拥堵就能扰乱货物交付,此次持续多日的严重拥堵给全球供应链造成较大影响,最终为此买单的很可能是消费者。

阿德兰德说,运河堵塞等不确定因素对全球物流造成打击,说明全球供应链在面对突发、不可控因素时没有很好的对冲方式,风险管理有待加强。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就货船搁浅事故索赔金额将超10亿美元

即时 | 2021-04-02 08:07

新华社开罗4月1日电(记者吴丹妮)埃及金字塔在线网站1日援引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的话报道,运河管理局就“长赐号”货船搁浅事故的一次性索赔金额将超过10亿美元,以补偿运河停运6天造成的损失和相关救援费用。

拉比耶说,埃及方面为救援“长赐号”付出极大努力,没有对船体形成较大破坏,保障船上货物安全。运河管理局目前正在计算救援工作的投入成本以及受损河堤的修复费用。据估计,运河被迫停运造成的收入损失约为每天1400万到1500万美元。

拉比耶表示,在事故原因调查结束并达成赔偿协议前,“长赐号”不能离开。拉比耶没有排除以诉讼方式索偿的可能,一旦发生诉讼,“长赐号”及船上货物将一直停留在埃及,直至诉讼程序结束。

目前,这艘货船正停泊在事发地附近的大苦湖进行检查。

3月31日,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正式展开对货轮搁浅事故的调查。拉比耶表示,大风沙尘天气并非导致货轮搁浅的主要原因,不排除人为操作失误的可能。

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轮“长赐号”3月23日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拥堵。经过连续数天救援后,搁浅货轮29日成功起浮脱浅。运河管理局3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努力解决拥堵问题,争取在3天内恢复正常通行。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该运河收入是埃及国家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之一。

​俄副总理称北极航道可成为苏伊士运河航线替代方案

即时 | 2021-04-01 15:07

新华社莫斯科3月31日电 俄罗斯副总理特鲁特涅夫3月31日说,俄罗斯有意将北极航道打造成苏伊士运河航线的替代方案,以降低运输成本。

据塔斯社消息,特鲁特涅夫当天对媒体表示,当前通过北极航道运送的货物逐渐增加,航道可通航时间越来越长,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更突显出此项工作的现实意义。

特鲁特涅夫说,北极航道比苏伊士运河航道短,但如以40英尺集装箱为例进行分析,当前北极航道运输成本却比苏伊士运河航道高30%。他要求俄远东和北极发展部、交通部、俄国家原子能公司进行经济分析,以保障北极航道货物运输成本低于苏伊士运河航道。

据塔斯社数据,2020年共有3297万吨货物通过北极航道运输。

3月23日,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轮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拥堵。经过连续数天救援后,搁浅货轮29日起浮脱浅。

全球连线 | “长赐号”苏伊士运河脱困记

即时 | 2021-04-01 09:01

新华社开罗3月31日电 当地时间3月29日下午3时30分许,埃及苏伊士运河旁的一个村落中,新华社记者听到此起彼伏的货船鸣笛声,搁浅的“长赐号”货轮终于有了动静——高耸的集装箱货柜先是缓缓向偏南方向移动一段距离,随后沿着河道向北进发,直至远离记者的视线

30日上午,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在埃及东北部城市伊斯梅利亚召开新闻发布会,梳理介绍“长赐号”货轮的救援情况,一些疑问的答案一一浮现。

一条船,怎么救起来这么费劲?

“长赐号”长近400米,宽约59米,载有超过1.8万个集装箱,重达22.4万吨,船上集装箱堆积高度达到52米。

“在货轮搁浅后的前4天里,天气状况极端恶劣,大风扬尘天气和潮汐严重影响了救援行动。”拉比耶表示,救援团队多次试图利用涨潮让货轮再度起浮,然而逆流的潮水打乱救援计划。货轮搁浅处船底皆为相对较硬的石头,也增加了挖掘的难度。

“3月24日,救援团队测试了搁浅货轮船底的土质,发现船头和船尾分别压在运河两岸的石头上,船的中部仍浮在水面。这增加了救援难度,如果此时用拖船救援,整个货轮将遭到严重损坏。”拉比耶说。

货轮搁浅后,运河管理局更改了船只通行的时间安排。搁浅货轮前方的12艘货轮顺利通过运河,但后面的37艘由于航道堵塞被迫停航。与此同时,从北向南航行的船只被转移至大苦湖。

挖挖挖,不停地挖!

3月25日,救援指挥中心制定了3套方案:一是用拖船直接将货轮拖至航道中心;二是用挖掘机挖走船头和船尾底部的泥沙,利用水的浮力使船脱困;三是卸载船上的集装箱——这也是最坏的方案之一,耗时较长,成本很高。

“我们没有采用第三种方案,因为当时没有卸货的设备,而且卸载过程中货轮也有可能损坏。”拉比耶解释说,直至埃及总统塞西下令做卸货准备,运河管理局才租赁了相关设备。

拉比耶说,每天挖掘后救援团队都会测量船底的空间。25日挖掘工作结束后,船首底部空间已深达8米,船尾底部空间深2至5米。安全起见,管理局当天使用了一台较小的挖掘机进行作业。

26日,船身压垮了运河的堤岸,管理局开始使用大型挖掘机挖掘船首底部四周的岩石,工人们开始用水泥砌筑新的河堤。当天挖掘工作结束后,船首底部深度已达到12米,船首、船尾、方向舵和螺旋桨开始可以移动,方向舵可左右调整30度。

27日,救援团队移走已被货轮压垮的河堤外的金属包裹层,因为一旦船身起浮,金属会损坏船身。当天救援工作结束后,船首挖掘深度已达到18米,挪走了2.9万立方米泥沙。

大潮来了,航道通了!

28日,救援团队使用两台挖掘机继续挖掘,12艘拖船从船体两侧进行拖拽。后又有两艘新调集来的重型拖船加入作业。

3月29日凌晨4点,“长赐号”船尾脱困上浮,船尾离开运河堤岸12米。不久后,运河迎来期待中的大涨潮,救援团队借助潮汐力量继续作业。

“涨潮也是救援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拉比耶表示。

29日下午3时30分许,“长赐号”整个船体终于上浮,周围货船鸣笛致意,船员挥手欢呼,救援宣告成功。

拉比耶30日说,截至当天上午8时,已有113艘集装箱货轮通过苏伊士运河。目前还有超过300艘货轮堵在运河内,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将努力解决拥堵问题,运河有望在3天内恢复正常通行。

“所有货船均耐心等待,没有选择绕行。”拉比耶表示,苏伊士运河仍然是一条高效、安全的航道,事故原因调查清楚后,运河管理局将向相关责任方提出索赔。

埃及总统塞西当天在视察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海事训练与模拟中心时表示,此次货轮搁浅事件再次凸显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性。他要求政府采购更多挖泥船和拖船以应对运河大量船只通行需求。

埃及苏伊士运河货船搁浅事故调查正式开始

即时 | 2021-04-01 08:50

新华社开罗3月31日电(记者吴丹妮 马尔瓦·叶海亚)据埃及金字塔在线网站31日报道,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当天正式展开对货轮搁浅事故的调查。

根据报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顾问赛义德表示,调查将涉及检查船舶硬件设施、通讯系统及维护情况,收集货轮在事故发生前后相关信息。此外,事故发生时船长的行动也将纳入调查范围,以确定货轮搁浅原因。

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日前表示,大风沙尘天气并非导致货轮搁浅的主要原因,不排除人为操作失误的可能。

运河管理局已要求搁浅货轮提供船只黑匣子以便调查,但尚未得到任何答复。赛义德表示,如果对方不回应这一要求,运河管理局或将发出扣押该货轮的命令。

23日,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轮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拥堵。经过连续数天救援后,搁浅货轮29日成功起浮脱浅。运河管理局3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努力解决拥堵问题,争取在3天内恢复正常通行。

科普: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长赐号”如何脱困

即时 | 2021-03-31 15:31

新华社开罗3月30日电(记者李碧念 吴丹妮)当地时间3月29日下午3时30分许,埃及苏伊士运河旁的一个村落中,新华社记者听到此起彼伏的货船鸣笛声,搁浅的“长赐号”货轮终于有了动静——高耸的集装箱货柜先是缓缓向偏南方向移动一段距离,随后沿着河道向北进发,直至远离记者的视线。

30日上午,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在埃及东北部城市伊斯梅利亚召开新闻发布会,梳理介绍“长赐号”货轮的救援情况,一些疑问的答案一一浮现。

救援难度几何?

“长赐号”长近400米,宽约59米,载有超过1.8万个集装箱,重达22.4万吨,船上集装箱堆积高度达到52米。

“在货轮搁浅后的前4天里,天气状况极端恶劣,大风扬尘天气和潮汐严重影响了救援行动。”拉比耶表示,救援团队多次试图利用涨潮让货轮再度起浮,然而逆流的潮水打乱救援计划。货轮搁浅处船底皆为相对较硬的石头,也增加了挖掘的难度。

“3月24日,救援团队测试了搁浅货轮船底的土质,发现船头和船尾分别压在运河两岸的石头上,船的中部仍浮在水面。这增加了救援难度,如果此时用拖船救援,整个货轮将遭到严重损坏。”拉比耶说。

货轮搁浅后,运河管理局更改了船只通行的时间安排。搁浅货轮前方的12艘货轮顺利通过运河,但后面的37艘由于航道堵塞被迫停航。与此同时,从北向南航行的船只被转移至大苦湖。

连续作业挖走巨量泥沙

3月25日,救援指挥中心制定了3套方案:一是用拖船直接将货轮拖至航道中心;二是用挖掘机挖走船头和船尾底部的泥沙,利用水的浮力使船脱困;三是卸载船上的集装箱——这也是最坏的方案之一,耗时较长,成本很高。

“我们没有采用第三种方案,因为当时没有卸货的设备,而且卸载过程中货轮也有可能损坏。”拉比耶解释说,直至埃及总统塞西下令做卸货准备,运河管理局才租赁了相关设备。

拉比耶说,每天挖掘后救援团队都会测量船底的空间。25日挖掘工作结束后,船首底部空间已深达8米,船尾底部空间深2至5米。安全起见,管理局当天使用了一台较小的挖掘机进行作业。

26日,船身压垮了运河的堤岸,管理局开始使用大型挖掘机挖掘船首底部四周的岩石,工人们开始用水泥砌筑新的河堤。当天挖掘工作结束后,船首底部深度已达到12米,船首、船尾、方向舵和螺旋桨开始可以移动,方向舵可左右调整30度。

27日,救援团队移走已被货轮压垮的河堤外的金属包裹层,因为一旦船身起浮,金属会损坏船身。当天救援工作结束后,船首挖掘深度已达到18米,挪走了2.9万立方米泥沙。

大涨潮带来脱困希望

28日,救援团队使用两台挖掘机继续挖掘,12艘拖船从船体两侧进行拖拽。后又有两艘新调集来的重型拖船加入作业。

3月29日凌晨4点,“长赐号”船尾脱困上浮,船尾离开运河堤岸12米。不久后,运河迎来期待中的大涨潮,救援团队借助潮汐力量继续作业。

“涨潮也是救援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拉比耶表示。

29日下午3时30分许,“长赐号”整个船体终于上浮,周围货船鸣笛致意,船员挥手欢呼,救援宣告成功。

拉比耶30日说,截至当天上午8时,已有113艘集装箱货轮通过苏伊士运河。目前还有超过300艘货轮堵在运河内,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将努力解决拥堵问题,运河有望在3天内恢复正常通行。

“所有货船均耐心等待,没有选择绕行。”拉比耶表示,苏伊士运河仍然是一条高效、安全的航道,事故原因调查清楚后,运河管理局将向相关责任方提出索赔。

埃及总统塞西当天在视察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海事训练与模拟中心时表示,此次货轮搁浅事件再次凸显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性。他要求政府采购更多挖泥船和拖船以应对运河大量船只通行需求。

113艘集装箱货轮已通过疏通后的苏伊士运河

即时 | 2021-03-31 08:17

新华社埃及伊斯梅利亚3月30日电(记者李碧念 吴丹妮)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30日说,截至当地时间30日上午8点,已有113艘集装箱货轮通过苏伊士运河。

拉比耶当天在埃及东北部城市伊斯梅利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目前还有超过300艘货轮拥堵在苏伊士运河内,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将努力解决拥堵问题,运河有望在3天内恢复正常通行。

埃及总统塞西当天视察了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海事训练与模拟中心。在视察中,塞西表示此次货轮搁浅事件再次凸显了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性。他要求政府采购更多挖泥船和拖船以应对运河大量船只通行需求。

23日,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船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导致运河堵塞。经过连续几天救援后,搁浅货轮29日成功起浮脱浅。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该运河收入是埃及国家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之一。

苏伊士运河航道恢复通行以来 已有超100艘货船通过

即时 | 2021-03-31 08:10

新华社快讯:埃及国家电视台30日报道,苏伊士运河航道恢复通行以来,已有超过100艘货船通过这条运河。

埃及官员说苏伊士运河有望在4天内恢复正常通行

即时 | 2021-03-30 11:20

新华社埃及伊斯梅利亚3月29日电(记者李碧念 吴丹妮)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29日说,苏伊士运河有望在4天内恢复正常通行。

拉比耶当晚在埃及东北部城市伊斯梅利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随着搁浅重型货轮成功脱困,苏伊士运河已于当地时间29日18时(北京时间24时)恢复通航,约113艘船将于29日晚至30日上午通过运河。接下来,运河管理局将解决船只拥堵问题,运河有望在4天内恢复正常通行。

拉比耶表示,运河管理局已对搁浅货轮进行了初步检查,未发现该货轮有任何技术问题。在最终调查结果出炉前,该货轮将一直停靠在埃及水域。他说,苏伊士运河断航期间,运河管理局每天损失至少1200万美元。

23日,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船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导致运河堵塞。经过连续几天救援后,搁浅货轮29日成功起浮脱浅。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该运河收入是埃及国家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之一。

全球贸易运输通道需要“安全备份”

即时 | 2021-03-30 09:28

上周,苏伊士运河因货船搁浅中断,给世界贸易特别是欧亚贸易带来严重负面影响,进而冲击全球各类商品的供应链安全。事件暴露出全球贸易运输存在的严重隐患,也带来了更多的警示和思考——全球贸易运输通道需要更完善的“安全备份”。

自从新航路开辟,人类进入海洋时代之后,海上运输因其运量大、成本低而成为国际贸易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国际贸易总量中的三分之二以上都是通过海上运输。不过,以海上航线为主体构成的全球贸易运输通道,其软肋同样突出。且不说恶劣的海洋气象条件、突发的地缘政治风险都能轻易对航线安全构成威胁,仅仅是目前海上航线“咽喉要道”过于集中在10多个关键节点的现状,就大大提升了全球贸易运输的风险。无论是历史还是当下,往往是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马六甲海峡、霍尔木兹海峡等地一成为新闻焦点,全球贸易就不得不跟着“担惊受怕”。

就拿这次出事的苏伊士运河来说,位于欧洲、亚洲、非洲交接处,又是连接地中海和红海的唯一海上通道,约12%的世界贸易量由此运输,全球特别是亚欧贸易往来尤其倚重此路。如此要津,却因一起看似不起眼的意外事件停止运作,其脆弱程度可想而知。

越来越多的国家意识到这个问题,海上新航路的建设正在展开。如俄罗斯积极推动的北极航道,是一条从北欧出发,向东穿过北冰洋巴伦支海、东西伯利亚海及白令海峡等海上通道,船只可经此驶往太平洋沿岸国家。有分析指出,与传统南方航道相比,亚欧国家通过北极航道运货可节省10%到30%的时间,北极航道的商业开发价值日益受到重视。

除了海上航线,陆上通道开辟扩展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如对亚欧大陆而言,无论是从经济成本还是辐射范围角度考虑,陆上运输特别是铁路运输前景十分广阔。有研究机构测算,从成本看,中欧班列运费是空运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运输时间是海运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对于高附加值、强时效性等特定物流需求具有比较优势”。而从辐射范围看,中欧班列为亚欧大陆桥沿海地区和内陆腹地、内陆腹地之间以及亚欧大陆周边国家地区密切对接亚欧内陆市场提供了更多的运输方案。

经过去年疫情的冲击,亚欧大陆桥陆上通道的“成色”已在极端条件下得以验证。2020年中欧班列“逆势”增长,承接海运、空运转移货物,首次突破“万列”大关,全年开行12406列,同比增长50%,通达21个国家的92个城市,为稳定国际供应链产业链、助力中欧共同抗疫发挥了重要作用。

应当看到,新运输通道的建立完善并非朝夕之功,其建设进程恐怕也不会一帆风顺。不过,正所谓事在人为,凡事只有开始推进才有真正改变的可能。据世界贸易组织预测,2021年全球贸易复苏力度与趋势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完全复苏有待时日。在这种局面下,将各方面的风险因素降至最低,减少对海上“咽喉要道”的过度依赖,开辟更多的海上陆上通道,将是更具远见的选择。(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连俊)

多方救援终得脱困 苏伊士运河恢复航行

即时 | 2021-03-30 09:25

随着3月28日晚埃及苏伊士运河再次涨潮,针对重型货轮“长赐号”(Ever Given)的救援行动取得明显进展。一段拍摄于29日上午的视频显示,“长赐号”船尾被拖离西岸近百米,为运河航道让出了一半空间,现场人群为此发出欢呼声,船只也在鸣笛庆贺。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负责人拉比耶2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长赐号”在搁浅一周后已重新浮起,该货轮被拖离航道后,苏伊士运河将直接恢复航行。

“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以来,各方紧急组织救援,综合采取清理泥沙、拖船拖拽、减轻自重等方式施救。截至记者发稿时,该货轮已重新浮起,运河很快将恢复畅通。

搁浅的“长赐号”货轮长400米,宽59米,重22万吨,吃水约16米,装载了1.83万个集装箱,是世界上最大的远洋船之一。而它“卡”住的,则是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最重要、速度最快的通航通道。全球12%的贸易总量需要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其每日货运量总价值近100亿美元。

苏伊士运河新航道的水面宽度在345米到280米之间,用于通航的航道宽度则更窄,平均宽度只有130米。船大难掉头,更何况是长达400米的“长赐号”。事发现场照片显示,“长赐号”的船头撞到运河东岸,船尾被甩到西岸,整艘船斜着堵住了航道。拉比耶28日介绍,当天有至少369艘船被迫排队等待通航,埃及为受影响船只提供了必要的后勤保障服务,部分较小的货轮已改道运河的旧航道。由于绕道南非好望角航线运输成本很高,许多货物将延期交付,受影响的大型货轮目前仍在等待苏伊士运河通航。

对于事发原因,埃及政府正在进行调查。拉比耶透露,除了强风和沙尘暴,目前不排除人为失误和技术故障导致货轮搁浅。还有媒体报道称,“长赐号”搁浅前,其航行速度远超运河航行限速。“长赐号”船东日本正荣汽船公司25日在一份声明中向受影响船只道歉,并表示该公司正与埃及政府和德国贝仕船舶管理公司合作,试图让货轮脱困。

为尽快恢复运河通航,埃及政府组织各方紧急开展救援行动,可起初效果并不明显。来自埃及、德国、荷兰等国的救援团队先是动用挖掘机在岸边挖沙子,帮助“长赐号”船头从堤岸脱困,并配合多艘拖船,希望调正货轮方向。后来,救援团队又调来挖沙船,从货轮底部清除泥沙。可由于货轮体积过大、搁浅处水位较浅,货轮方向始终难以调正。

救援团队一直希望在不卸载货物的前提下,让“长赐号”脱困。由于事发地两岸多为沙漠地带,缺乏相关起重设备,且船身过高,因此卸货十分不易且耗时漫长,还可能因载重不平衡导致船体断裂。

随后,救援团队改变方案,开始从货轮内部抽取压舱水,从而降低货轮吃水深度,使其尽快漂浮起来。在27日晚运河涨潮之时,救援团队共派出14艘拖船,希望利用涨潮的浮力托起货轮。虽然此后货轮仅仅移动了17米,但救援人员已能够拖动船尾,并使方向舵和螺旋桨开始工作,拉比耶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迹象”。截至28日,救援团队共清除了2.7万立方米的泥沙,挖掘深度达18米。(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本报驻比勒陀利亚记者 田士达)

1  2  3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