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轮船碰撞事故

1月6日20时许,巴拿马籍油船“SANCHI”轮与香港籍散货船“CF CRYSTAL”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事故造成油船“SANCHI”轮全船失火,船舶右倾,船上32名船员失联;散货船“CF CRYSTAL”轮有破损,不危及船舶安全,船上21名船员已被安全救起。

 资  讯 

国家海洋局船舶继续在东海油轮事故现场监视监测

即时 | 2018-02-07 07:32

中新网2月6日电 据国家海洋局网站消息,2月5日下午至6日上午,国家海洋局船舶继续在东海海域油轮碰撞事故现场开展监视监测。

据悉,5日16时,现场巡视在沉船点东南方向约500米处发现长约1公里、宽约100米呈零散分布的彩虹色油膜,伴有刺激性气味;6日6时,在沉船点南侧约200米处发现长约500米、宽约100米呈零散分布的彩虹色油膜,伴有刺激性气味。

在沉船点周边海域共采集了16个站位的水样。监测结果显示:海水中石油类物质含量均低于50μg/L。

国家海洋局将持续在现场开展监视监测,及时掌握溢油分布、漂移扩散状况,做好事发海域生态环境状况影响评估工作,及时公布相关信息。

交通运输部:“桑吉”轮累计清污面积达225.8平方海里

即时 | 2018-02-01 20:06

新华社北京2月1日电(赵文君、沐铁城)记者1日从交通运输部“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处置工作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截至1月30日,“桑吉”轮沉没海域清污面积累计约225.8平方海里。

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智广路介绍,“桑吉”轮除了载有凝析油,还存有约1900吨的船用燃料油,如果不清除这些存油,仍存在污染海洋环境的可能性。通过部署水下机器人开展水下勘察,了解掌握“桑吉”轮船体破损情况,正在研究制定水下残油清除方案,希望从根本上消除溢油隐患。

智广路表示,在8个部委组成的联合专项小组统一协调下,“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相关处置工作正在有序推进。在事故调查方面,依据国际海事组织有关规定和建议,中国、伊朗、巴拿马和中国香港特区海事主管机关经协商达成共识,在各方见证下,“桑吉”轮的黑匣子已经打开。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介绍,我国高度重视本次事故海洋环境监测工作。在“桑吉”轮沉没点半径30海里的范围划定为渔船临时管控区,实行动态监控,要求渔船不得进入上述海域作业。在大气环境监测方面,持续开展沿岸敏感点环境空气、卫星遥感等应急监测工作,模拟下一步污染迁移、扩散方向,为工作提供决策依据。

“桑吉”轮黑匣子已经打开 正制定水下残油清除方案

即时 | 2018-02-01 16:54

“桑吉”轮黑匣子已经打开 正制定水下残油清除方案

中新网客户端2月1日电(程春雨)记者从交通部等部门今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获悉,1月24日,在各方见证下,“桑吉”轮的黑匣子已经打开。据官方介绍,“桑吉”轮沉没后,依然没有放弃,继续协调现场力量及过往商渔船开展失踪人员搜寻。交通部上海救捞局部署的水下机器人观察到“桑吉”轮右舷撞口在2#-3#货舱位置,呈三角形,最宽处约35米;同时发现,甲板上通风口、测量孔、洗舱口和舱口盖孔等大部分损坏。根据水下机器人勘察情况,目前正研究制定水下残油清除方案,希望从根本上消除溢油隐患。

国家海洋局:“桑吉”号油轮沉船附近现银白色油膜

即时 | 2018-01-26 10:45

国家海洋局:“桑吉”号油轮沉船附近海域零散分布黑色和银白色油膜

1月24日下午至25日上午,国家海洋局船舶继续在现场开展监视监测。

24日14时,在沉船点西南500米处发现长约1900米、宽约400米的银白色油膜,并伴有油污漂浮物。25日7时,在沉船点西南2公里处发现长约3000米、宽约350米,呈黑色和银白色的零散分布油膜。

24日下午至25日上午,国家海洋局工作人员继续在沉船点周边海域开展现场监测,共采集了14个站位的水样。监测结果显示: 4个站位的海水石油类物质浓度超过二类标准(50μg/L)。

国家海洋局将持续在现场开展监视监测,及时掌握溢油分布、漂移扩散状况,做好事发海域生态环境状况影响评估工作,及时公布相关信息。

(央视记者 付蕾)

交通部官员介绍四名登船勇士救援桑吉轮经过

即时 | 2018-01-20 11:57

中新网1月19日电 19日,交通运输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召开“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应急处置专题新闻发布会。交通运输部救助打捞局副局长王雷介绍了中国四名登船勇士救援的具体经过。

  中新社发 上海海上搜救中心供图

19日下午,交通运输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召开“桑吉”轮碰撞爆燃事故专题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四名登船救助的勇士,他们当时是冒着极大危险登船,这是出于什么样的情况登船,救援情况怎么样?

王雷表示,无论何时何地不分国籍,救人都是第一位,这次救援行动首要任务就是人命搜救。只要有一线的希望,我们就绝不放弃。我们的救援力量到达现场后,就一直在做登船搜救的准备,但是由于现场情况十分险恶,空气中弥漫着浓烟和有毒气体,也有不断的燃爆,有爆炸的危险,船舶递进都是非常困难,登船意味着随时有可能牺牲。因此要做出登船的决定对我们指挥者来说也是非常艰难的一个抉择。但是使命使然,我们还是决定要登船。

王雷说,救援人员在现场也是纷纷表示要登船搜救,给指挥人员坚强的支持。我们在现场精选了徐震涛、冯军林、冯亚军、卢平四名经验丰富、相互配合默契的搜救队员登船搜救。为了最大限度保护搜救人员的安全,事先做了大量的观测和分析工作,比如燃爆情况,包括现场气象持续的观测和分析,也凭着多年搜救经验,我们制定了详细登船搜救计划、操作流程以及应急保障预案。四名救援人员都是共产党员,在这次搜救中充分彰显了先锋本色,于13日成功登轮搜寻,并带回两具遗体和航行数据记录仪。

王雷介绍了一些登轮的具体情况,13日7时,现场救援力量根据方案做好待命准备,8时,“深潜号”抵近难船尾部。8时35分救援人员进行登轮搜救工作。8时40分,四名救援人员首先打开防海盗安全舱的舱盖,发现舱内浓烟涌出,热浪滚滚,随后救援人员沿着左舷外楼梯搜寻至艇甲板发现了两具遗骸。在驾驶台里,搜救人员进行了搜寻,没有发现船员的迹象,搜救人员拆下航行数据记录仪,并在返回途中把两具遗体进行了整理。搜救人员准备对甲板上的生活舱进行搜寻,当时测到的温度是89度,无法进入。9时03分,四名救援人员带着两具遗骸以及航行数据记录仪回到了“深潜号”上,完成了这次非常英勇的登轮搜救行动。

中国将对“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开展调查

即时 | 2018-01-19 16:29

中新网北京1月19日电(记者 种卿)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应急办主任智广路19日在交通部举行的“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继续组织清污船开展清污作业,尽量减少油污泄漏对海域的污染,也将按照国际公约和国内法开展事故调查工作。

智广路表示,“桑吉”轮沉没后,中国政府仍高度重视后续处置工作。国务院召开专题会议进行了研究部署,组织成立高效运转的跨部门专项小组。继续组织执法船舶、专业救助船舶和过往商渔船开展常态化搜寻,调派空巡飞机监测海上油污状况;组织清污船“海巡169”轮、“东雷6”轮等开展清污作业,尽量减少油污泄漏对海域的污染。

据他介绍,根据专家的意见,要做好这两项工作,最有效的办法是组织对沉船进行打捞。但根据国际公约和国际法,对沉船进行打捞也要听取船东的意见。从实际情况看,打捞工作也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和因难,如残留凝析油可能再次燃爆,船舶沉没水域水深115米、船体庞大,打捞任务异常艰巨等。

智广路表示,也将按照国际公约和国内法开展事故调查工作,邀请有关方共同参与事故调查并见证船载记录仪数据还原,加强与国际海事组织的沟通协调,保证调查工作依法合规、客观公正,有关工作进展我们也会及时公布。(完)

交通部:将按照国际公约和国内法调查“桑吉”轮事故

即时 | 2018-01-19 16:27

中新网1月19日电 19日,交通运输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召开“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应急处置专题新闻发布会。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交通运输部应急办主任智广路指出,我们将按照国际公约和国内法开展事故调查工作,也邀请有关方共同参与事故调查并见证船载记录仪数据还原,我们也将加强与国际海事组织的沟通协调,保证调查工作依法合规、客观公正。有关工作进展我们也会及时公布。

  中新社发 上海海上搜救中心供图

智广路称,这次应急救援工作难度很高,没有先例可循。2018年1月6日20时许,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事发时“桑吉”轮载有凝析油11.13万吨(原13.6万吨,后经核实为11.13万吨),船上有伊朗籍船员30人、孟加拉籍船员2人。“长峰水晶”轮载有高粱约6.4万吨,船上中国籍船员21人。碰撞事故导致“桑吉”轮货舱起火,32名船员失踪;“长峰水晶”轮受损起火,21名船员弃船逃生后被附近渔船救起。

智广路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的应急处置工作,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作出指示批示,要求全力组织协调各方力量搜救遇险船员。交通运输部按照党中央、国务院要求,遵循国际公约,迅速启动了应急响应、成立了应急领导小组,以人命搜救为首要任务,全力组织我国的海事执法船、专业救助船、海警巡逻船和过往商渔船开展搜救。同时,秉持开放合作态度,协调韩国海警船舶、日本海上保安厅船舶参加搜救,我们每天保持10艘以上搜救船舶的力量规模。7日4时40分,我国专业救助船“东海救101”抵达现场搜救开展搜救。8时36分,海事执法船“海巡01”轮抵达现场并担任现场指挥船,统一协调现场搜救行动。

智广路指出,在搜救过程中,我们组织海上搜救、船舶结构、危险化学品处置危化品处置、火灾救援等领域的专家,进行科学研判和论证,以人命搜救为首要任务来制定搜救计划和相关的工作方案。据我们了解,世界航运史上尚无油船载运“凝析油”被撞失火的事故发生,应急处置无没有先例可循。事故发生后,“桑吉”轮剧烈持续燃烧,且持续发生燃爆,燃烧燃爆产生大量有毒气体和浓烟,始终存在爆炸、沉没等严重危险,救援难度很大。在困难和危险面前,我们始终没有放弃,尽最大努力开展搜救相关工作:一是根据海洋局、气象局提供的落水人员、难船及溢油漂移预报和事发海域天气预报,科学制定科学的搜救方案。二是组织协调各方力量,从山东、浙江紧急调集大型执法船,也协调了军方军队的无人机,协调日、韩船舶,开展海空立体扩大搜救,累计搜寻海域面积约8800平方公里。三是以难船为中心,10海里为半径设置划定了警戒区,派出海警船舶等实施安全警戒。同时,不间断发布航行警告,避免船舶误入这片区域,避免次生事故发生。四是调集清污船及大型拖轮赶往现场,从上海、浙江、江苏紧急调集清污物资,为现场清除污染做好准备,为救援工作提供医疗保障。五是加强火势和海况监测,积极寻找登船搜救机会。六是加强与有关各方的信息通报。及时向伊朗、孟加拉国的有关机构以及和国际海事组织通报救援的相关情况,与伊朗驻上海总领事保持实时联系。在“西北太平洋行动计划”框架下向日本、韩国、俄罗斯通报了现场救援情况。


智广路称,8日,“东海救117”轮在距“桑吉”轮2海里处发现并打捞起1具遇难者遗体。10日至14日,现场指挥部组织实施了多轮灭火作业,由于难船始终处于爆燃燃爆状态并伴有有毒气体,灭火效果并不理想。我们的专业救助人员心急如焚,反复研究登轮方案,希望能有机会尽快登轮搜救。

到13日,在控制火势的基础上,我们安排了“深潜号”冒险抵近难船10米范围,抓住时机派出4名救援人员登船搜救。救援人员在自身生命面临极大危险的情况下,对生活舱、防海盗安全舱、驾驶台等部位进行了勘查,在难船救生艇甲板处发现2具遇难者的遗体,由于生活舱室温度高达89摄氏度,防海盗安全舱应急通道有浓烟热浪涌出,救援人员多次尝试都无法进入,救援小组只好携2具遇难者遗体和船载航行记录仪返回“深潜”号。

14日上午,为配合伊朗救援人员登轮搜救,现场指挥部继续组织3艘船舶喷洒海水降温和泡沫覆盖灭火。到10时20分,12名伊朗救援人员乘坐“深潜号”缓慢向“桑吉”轮抵进。但因由于火势较大,未成没有功实施登轮行动。伊方人员虽然没有登上“桑吉”轮,但感同身受,对我们的救援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理解和肯定和充分的理解。

14日12时30分,难船突然猛烈燃烧,火焰最高达1000米,船体开始下沉。虽然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到16时45分,“桑吉”轮还是沉没在北纬28度22分、东经125度55分海域。

智广路表示,在整个搜救过程中,我们始终将人命救助作为首要任务,这是我们在历次搜救工作中坚持的一个基本原则。中国有句古话叫“人命关天”,我们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刚才大家通过视频也看到了,我们专业人员、救助人员就是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登轮搜救的。

智广路强调,“桑吉”轮沉没后,中国政府仍高度重视后续处置工作。国务院召开专题会议进行了研究部署,组织成立高效运转的跨部门的专项小组。我们继续组织执法船舶、专业救助船舶和过往商渔船开展常态化的搜寻,调派空巡飞机监测海上油污的情况状况,组织清污船“海巡169”轮、“东雷6”轮等开展清污作业,尽量减少油污泄漏对海域所造成的污染。根据专家的意见,要做清污和搜寻好这两项工作,最有效的办法是组织对沉船进行打捞。但根据国际公约和国际法,对沉船进行打捞也要听取船东的意见。从实际情况看,打捞工作也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和困难,比如船上存有的残留凝析油可能再次燃爆,船舶沉没水域水深115米、船体庞大,打捞任务异常艰巨等等。我们也将按照国际公约和国内法开展事故调查工作,也邀请有关方共同参与事故调查并见证船载记录仪数据还原,我们也将加强与国际海事组织的沟通协调,保证调查工作依法合规、客观公正。有关工作进展我们也会及时公布。

交通运输部继续开展“桑吉”轮应急处置

即时 | 2018-01-19 14:45

中新网1月19日电 据交通运输部网站消息,1月18日,交通运输部继续组织协调各方力量开展“桑吉”轮应急处置行动。

17日上午,中国海事空巡飞机空中监测到油污整体继续向北偏东方向漂移,11时许,现场船舶在沉船附近发现成片黑色油污带,在沉船东北方向发现银白色油污带。

目前,上海海上搜救中心继续协调12艘船舶在现场开展应急处置行动,“东海救117”轮运载消油剂已经抵达现场。

下一步,交通运输系统相关单位将认真按照有关部署,继续做好难船处置、油污清除及事故调查等工作。

17日,国际海事组织秘书长林基泽致中国驻英大使信函,对中国政府在极端恶劣天气和海况下开展的搜救行动表示赞赏,并对中方救援人员勇敢行为表示赞许。

“桑吉”轮油污继续漂移 现黑色和银白色油污带(图)

即时 | 2018-01-18 14:48

交通运输部继续全力组织处置“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后续工作

1月18日,交通运输部继续组织协调各方力量开展应急处置行动。17日上午,我海事空巡飞机空中监测到油污整体继续向北偏东方向漂移,11时许,现场船舶在沉船附近发现成片黑色油污带,在沉船东北方向发现银白色油污带。

目前,上海海上搜救中心继续协调12艘船舶在现场开展应急处置行动,“东海救117”载消油剂已经抵达现场。

下一步,交通运输系统相关单位将认真按照有关部署,继续做好难船处置、油污清除及事故调查等工作。

17日,国际海事组织秘书长林基泽先生致我驻英大使信函,对我国政府在极端恶劣天气和海况下开展的搜救行动表示赞赏,并对我方救援人员勇敢行为表示赞许。

(央视记者 唐颖)

监测显示“桑吉”轮沉没海域溢油面积有所扩大

即时 | 2018-01-18 07:12

监测显示“桑吉”轮沉没海域溢油面积有所扩大

1月17日,国家海洋局中国海警2901、2146、2149以及向阳红19船继续在现场开展监视监测。

据船舶现场监视,多次发现油污带。7时,距沉船点北方约11公里处发现长约18公里、宽300米的油污带;11时,距沉船西南方向2公里处发现长约20公里、宽约500米的油污带,距沉船东南方向20公里处发现长约9公里、宽约1公里的油污带。

  照片来源:国家海洋局

卫星遥感数据解译发现,17日图像覆盖海域监测到4处扩散状溢油带,总面积约101平方公里,其中面积最大溢油带约48平方公里,面积最小溢油带约5.5平方公里。

同时,国家海洋局工作人员在沉船周边海域开展现场监测,共采集19个站位水样。监测结果显示,5个站位的石油类物质浓度超过一类标准(50μg/L)。

据悉,国家海洋局将持续在现场开展空-海立体监视监测,及时掌握溢油分布、漂移扩散状况,做好事发海域生态环境状况影响评估工作。(央视记者杨理天)

交通运输部:“桑吉”轮沉没位置已扫测确定将安排水下机器人探摸

即时 | 2018-01-17 14:07

新华社北京1月17日电(记者赵文君)记者17日从交通运输部获悉,长江口两船碰撞事故中“桑吉”轮沉船的位置已经确定。据现场观察,在难船东北水域有油污带,呈薄膜状。接下来,上海打捞局将安排水下机器人前往沉船水域进行探摸。

据介绍,16日7时30分,“海巡166”轮抵达现场开展扫测,目前扫测结果表明,“桑吉”轮坐沉状态,艏向12度,右舷距船艏约60米有破损,沉船周围水深115米,未发现其他异常障碍物。新增派的清污船“海巡169”轮、“东雷6”轮已投入清污作业。

16日,上海海上搜救中心协调了13艘船舶在现场继续开展应急处置行动:加强海面油污监测,与现场日韩船舶保持信息沟通;根据伊朗搜救机构的请求,对7个指定位置开展搜寻;在难船现场继续实施安全警戒,维护现场通航秩序,要求附近商船、渔船远离,防止发生次生事故;现场不间断发布中英文航行警告,要求过往船舶避让,同时加强搜寻。下一步,交通运输系统各单位将重点加强现场监管、组织油污清除等其他工作。

6日,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事故造成油船“桑吉”轮全船失火。14日,“桑吉”轮突然发生爆燃,全船剧烈燃烧后沉没,距离事发水域位置东南约151海里,船舶溢出的油仍在沉没海域燃烧。

外交部:中方对“桑吉”轮救援不力说法不符合事实

即时 | 2018-01-17 09:24

新华社北京1月16日电(记者 闫子敏)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指称中方没有尽力救援“桑吉”轮的说法不符合事实,是不负责任的,中方已最大程度给予了伊朗方面必要配合。他同时表示,中方欢迎伊方参与事故调查,愿为伊方遇难船员家属来华提供签证便利。

陆慷说,东海油轮事故发生后,中方始终高度重视“桑吉”轮的搜救工作。中国领导人在事故发生之后第一时间即指示有关部门全力搜救。事故发生当天,中方就调集了9艘船只全力进行搜救。从第二天起,现场救援船只始终保持在13艘以上,中方还协调韩国、日本船只参与搜救,并从上海、江苏等地调集力量参加搜救。

他说,伊朗劳工部长、驻华大使事发后不久就抵达上海,见证了中方进行救援工作的全过程。伊方派出的救援人员也很快抵达了难船所在地点。伊劳工部长回国后表示,中方并未延误救火,一直竭尽全力灭火救人。

陆慷说,伊外交部发言人15日表示,“桑吉”轮沉没前,中伊各方救援力量已做好登船准备,最终因爆燃未果。对于这样复杂的事故,指称中方没有尽力救援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不能在没有仔细调查的情况下指责别人。目前来看,中方已最大程度给予了伊方必要配合。

“伊方上述表态也可以说明,前阵子个别所谓中方救援不力的说法不符合事实,是不负责任的。”他说。

陆慷说,关于善后工作,中方领导人已指示有关部门依法合规进行妥善处理。我们欢迎伊方参与事故调查,愿为伊遇难船员家属来华提供签证便利。

1月6日晚,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导致“桑吉”轮起火。“桑吉”轮隶属伊朗光辉海运有限公司,由伊朗驶往韩国,船上32人,其中伊朗籍30人,孟加拉国籍2人。14日12时左右,“桑吉”轮突然发生爆燃,全船剧烈燃烧后沉没。

“桑吉”轮沉没海域正在清污 救助队员讲述登船细节

即时 | 2018-01-16 15:43

记者16日从上海海上搜救中心了解到,目前“桑吉”轮沉没海域已经转入常规搜寻。现场有12艘船舶参与救助,具体为:“海巡01”轮、“海巡22”轮、“海巡169”,“中国海警2901”轮、“中国海警2146轮”,“东雷6打捞船”,“德深”轮、“深潜号”轮,以及1艘韩国海警船、2艘日本海警船和1艘日本消防船。目前现场正在进行清污工作。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15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介绍,中方救援人员之前曾冒着生命危险多次近距离实施搜救和灭火作业,抢运出了两具遗体,并带回了该轮船载航行数据记录仪“黑匣子”。中方在搜救过程中付出的努力得到了伊方的高度肯定。

伊方:事故发生1小时内船员均已丧生

伊朗媒体报道称,伊朗劳工部长、“桑吉”油船事件调查委员会主席致函鲁哈尼总统表示,根据伊朗专家和中方官员的意见,事故发生后的一个小时内,油船上的大规模爆燃和毒气扩散就已导致船员全部丧生。

救援队员讲述登上“桑吉”轮救援细节

回顾整个事件发展,令人印象深刻的是13日上午上海打捞局的徐震涛、徐军林、卢平、冯亚军4名救助人员成功登上“桑吉”轮,发现两具遇难船员遗体并带回……

时刻准备着,抓住时机登船救援

碰撞发生后,“桑吉”轮一直在燃烧,不时发生爆燃,船体右倾。其火势猛烈,浓烟较大,船体温度很高,挥发和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对人体危害大,加上气候恶劣,现场救援工作的难度巨大。


1988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深潜号”工程监督的徐军林说,上船前大家做了充分准备。在“桑吉”轮燃烧的几天里,他们一直通过观察船体的细微变化进行救援评估,做好登船预案,对相关设备进行调试。 登船之前,队员们处在随时待命的状态。

船上高温灼热,不时发生燃爆

“登船之后,第一感觉是甲板非常灼热,周身被滚滚浓烟包围,船头不时发生燃爆,我们按照分工迅速开展救助工作。”卢平说。

四位救助人分为两组行动,徐军林和徐震涛一组,卢平和冯亚军一组,一组进入生活舱搜寻人员,一组进入驾驶室寻找黑匣子。

救助人员首先在“桑吉”轮救生艇甲板发现两具遇难船员遗体。随后,他们进入船舶驾驶台,取下黑匣子。另一组在试图进入一层生活室时,用随身携带设备检测出 室内温度高达89℃,救助人员无法入内。

搜救过程中,现场风向发生转变,“桑吉”轮燃烧产生的有毒浓烟不时向船尾扩散。危急之下,救助人员迅速对两具遇难船员遗体进行妥善处置,连同“桑吉”轮“黑匣子”一同带回了“深潜号”。

刚离船不久,氧气瓶警报就响了

“因为船已经燃烧了很多天,现场非常惨烈,也是第一次看到和感受到这么高的火和烟。在船上时只想着尽快完成任务。我们刚离开船不久,氧气瓶警报就响了。”徐振涛说。

事件回顾

1月6日20时许,载有13.6万吨凝析油的“桑吉”轮与载有6.4万吨粮食的“长峰水晶”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致“桑吉”轮起火、船上32人全部失联,“长峰水晶”轮上21人逃生时被附近渔船救起。

截至目前,除8日在事发水域被打捞起的1名遇难者和13日在“桑吉”轮救生艇甲板被发现并带回的2名遇难者,“桑吉”轮其余29名遇险船员仍下落不明。伊方则证实,“桑吉”轮上的32名船员全部遇难(该船32名船员中有30人是伊朗籍)。

“桑吉”轮大火熄灭 海面溢油扩散面积增大

即时 | 2018-01-16 07:41

“桑吉”轮大火熄灭 海面溢油扩散面积增大

新华社上海1月15日电(记者 刘诗平)记者15日搭载国家海洋局海监飞机从空中察看“桑吉”轮沉船现场,发现“桑吉”轮沉没后依然在燃烧的大火已经熄灭,海面溢油扩散面积明显增大。由沉船位置向北延伸的油污带,半径约5公里。

记者乘坐海监飞机15日13时左右抵达“桑吉”轮沉船海域,飞行在1500米高空看到,“桑吉”轮沉没的海面上已无明火燃烧,平静的海面上油污清晰可见。

执行当天飞行监视任务的国家海洋局东海航空支队航空执法队队长章悦说,海监飞机发现由沉船位置向北延伸的中间发亮、边缘区域呈暗色的油污带,半径约5公里。

国家海洋局公布的信息显示,现场监视多次发现油污带。15日7时,国家海洋局海警船舶在距沉船位置西南7.2公里处发现长约14.8公里、宽约1.8-7.4公里的油污带;10时至12时,再次发现由沉船位置向东延伸的油污带,长约18.2公里、宽约1.8-7.4公里,油污面积较前一天明显扩大。

经现场观测,受风场和表层海流影响,油污将向偏北方向扩散。

国家海洋局表示,将针对沉船溢油持续在现场开展空、海立体监视监测,及时掌握溢油分布、漂移扩散状况,做好事发海域生态环境状况影响评估工作。

沉船“桑吉”轮中的油能回收吗? 专家:技术上可以

即时 | 2018-01-16 07:38

沉船“桑吉”轮中的油能回收吗

科技日报记者从交通运输部上海海上搜救中心获悉,1月14日16时45分,“桑吉”轮剧烈燃烧数天后发生爆燃,继而沉没,沉没位置为北纬28度22分,东经125度55分,距离事发水域位置东南约151海里。

截至目前,船舶溢出的油污仍在海面燃烧。据中央电视台报道,海面“桑吉”轮的残留物和残油仍在燃烧,并形成了10平方公里的油污带,溢油情况非常严重。

此前科技日报记者了解到,“桑吉”轮重载13.6万吨凝析油和几千吨船用燃油,且我国已具备国际领先的海上溢油收集处置能力,即通过验收的“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智能化水面溢油处置平台及成套装备研制”项目。

如今“桑吉”沉没海中,船中的油能否通过技术手段回收?1月15日,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大连海事大学救助打捞工程专业教授弓永军。“水下沉船抽油技术相对成熟,在潜水员可以到达的情况下,是由潜水员操作专用装备完成的。”弓永军说,通过在船壳上安装法兰板,球阀、液压钻孔机及水下液压抽油泵等措施,可以实施水下沉船抽油。

弓永军还告诉记者,如果潜水员无法到达相应深度,可以采取通过遥控ROT平台操作完成。

回收13.6万吨凝析油需要多少时间?弓永军认为,这取决于技术方案和手段,暂时不好判断。

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水下抽油设备和技术属于挪威FRAMO公司,国内也在积极研发相关设备,部分已经投入使用,但与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相比尚有差距。

我国救捞事业发展迅猛。早在2014年,交通运输部上海打捞局就自主研发成套300米饱和潜水作业技术,目前正进一步研发500米饱和潜水作业技术,正向世界“救捞”最高水平冲刺。

2013年,交通运输部上海打捞局曾圆满完成对“鑫川8”号沉船水下探摸及抽油任务。2013年5月12日清晨,“鑫川8”号因碰擦南京长江大桥六孔、七孔之间的桥墩,船上所载12500吨石灰石及55吨燃油随船一同沉没。

如今,我国深水救捞能力也已突破水下3000米。2017年4月9日18时20分,由交通运输部烟台打捞局承担的3000米级ROV(水下机器人)海试,最大下潜深度为2951米,标志着中国救捞系统已具备3000米级深水救捞能力,实现了新的突破。

本报记者 矫 阳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