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举行联邦议院选举

9月24日,一名选民(左)在德国柏林洪堡大学投票站参加联邦议院选举投票。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24日开始。选举将决定各政党在联邦议院的席位,获得多数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将组建新一届德国政府。

 资  讯 

德国失业人数明年或将降至两徳统一以来最低

即时 | 2017-09-27 12:41

新华社柏林9月26日电(记者 乔继红)德国联邦劳工局下属调研机构26日公布预测报告显示,2018年德国失业人数将降至250万以下,创两徳统一以来的最低水平。

报告预测,今明两年德国经济将分别增长1.9%和1.7%,经济增长将推动失业人数不断减少,今年失业人数将减少15万,至255万,明年将再减6万,从而使失业人数自两徳统一以来首次跌破250万。

报告预测,德国明年总就业人数将增至4483万,但德国就业市场也面临英国“脱欧”和美国经济政策造成的风险。

德国联邦劳工局局长德特勒夫·舍勒此前也曾表示,德国就业市场继续向好,就业增长强劲,企业招聘新员工的需求继续保持旺盛。

德国大选之后 默克尔组阁不易执政更难

即时 | 2017-09-27 09:47

德国大选尘埃落定,现任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虽赢得胜利,却痛失大量选票。欧盟各方在祝贺默克尔胜选的同时,期待德国“铁娘子”默克尔尽快组成稳定而有力的政府,继续为推动欧洲一体化发挥重要作用。

本届德国大选,对默克尔及其领导的联盟党来说,可谓喜忧参半。喜的是,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以33%的支持率捍卫了德国第一大党的地位,默克尔如愿留任;忧的是,联盟党得票率比2013年锐减8.5个百分点。这导致默克尔和联盟党的执政地位进一步削弱,将被迫组建更为松散的执政联盟。

大选过后,德国政坛形势突变,两大党联合执政的固有局面被打破,“选择党”意外崛起,传统小党趁势得分并抢夺话语权,各党派势力进一步分散。此间分析普遍认为,默克尔在组阁问题上并无多少回旋余地,与自民党和绿党组建“牙买加”执政联盟(联盟党、自民党、绿党的代表色分别为黑、黄、绿,与牙买加国旗色一样,因此被称为“牙买加”政府——编者注),几乎成为唯一选项。由于三党在诸多政策领域存在分歧,且自民党与绿党缺乏执政经验,默克尔的组阁过程将困难重重,未来执政也难免步履维艰。转为最大反对党的社民党、充满敌意的选择党,也都将在联邦议会给默克尔“添堵”。

欧洲政策中心研究部主任艾曼努伊里迪斯分析认为,与过去12年的执政经历相比,默克尔的第四个任期将变得更加艰难复杂,她将受到来自联盟党内部、执政伙伴以及反对党的多方掣肘与挤压。

作为本年度欧洲地区最有分量的一场选举,德国大选牵动了欧盟各方的敏感神经。欧盟对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如期胜选备感欣慰,同时也为德国政府未来走向心存担忧。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25日发表公开信,对默克尔胜选表示热烈祝贺,同时敦促她尽快组成一个强有力的联合政府。容克说:“在复杂严峻的全球挑战面前,欧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一个稳定而有力的德国政府,从而积极帮助欧洲塑造未来。”

本届德国大选,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被认为是“赢在经济、失在难民”。过去8年,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和空前严重的欧债危机冲击下,德国经济逆势增长,在欧元区内一枝独秀。这份亮眼的成绩单离不开默克尔成熟稳健的政策调控,默克尔也因此深得德国选民的普遍拥戴。在2015年中东难民潮涌入欧洲之际,默克尔力排众议,采取“门户开放”政策,虽然因此受到外界广泛赞誉,并被难民尊称为“德国妈妈”,在德国国内却遭遇强烈反弹,一度令其选情岌岌可危。尽管默克尔及时调整政策,通过收紧难民入境许可、推动欧盟与土耳其签订协议等举措有效缓解难民压力,但仍难挽回大批反移民选民的心。

分析认为,随着联盟党在大选后执政地位弱化,而极右翼“选择党”异军突起且咄咄逼人,默克尔联合政府在严格控制难民入境、加快遣返非法难民、严厉打击违法难民等一系列难民政策上,料将进一步转向保守。欧洲政策中心研究部主任艾曼努伊里迪斯指出,在德国国内的相对困难处境,也将影响到默克尔在欧盟层面的领导地位。

在对于欧盟一体化至关重要的欧元区改革问题上,德国大选结果将带来较大负面影响。极可能参与联合政府的德国自民党,一直坚决反对建立欧盟转移支付联盟和欧元区统一预算,因此,新一届德国政府将很难支持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的雄心勃勃的欧元区改革计划。

在英国脱欧问题上,大选之后的德国应该不会软化立场。欧洲政策中心首席执行官祖里格表示,德国大选不会令英国脱欧谈判变得更加容易。因为,默克尔领导下的新一届德国政府,必须表现出与其他欧盟27国团结一致的坚定态度,并释放出明确信号:脱离欧盟不会得到好处。

关于备受瞩目的法德轴心问题,欧洲政策中心资深政策分析师拉波尔德认为,随着默克尔在此次大选后执政地位的相对弱化,以及法国总统马克龙国内支持率的下滑,法德联手推动欧盟改革的雄心和力量将受到制约。除非他们作出重大妥协,否则将举步维艰。(记者 鞠辉)

德国选择党,昙花一现还是洪荒猛兽

即时 | 2017-09-27 09:41

法国国民阵线,34%的大选支持率,577个议席占8席;荷兰自由党,150个议席占20席;瑞典民主党,从2014年开始成为本国第三大党,349个议席占48席……这份“欧洲极右翼政党的优秀成绩单”上如今要新增一员:德国选择党,9月24日以12.6%的选票首次进入议会,一跃成为该国第三大政党。这是德国二战后第一个在议会中取得大量议席的极右翼政党。几十年来,德国对纳粹历史的反思似乎已让该国对极右势力的蛊惑具有免疫力。现在,选择党的成功无疑是对德国社会的巨大冲击。不过,刚尝到胜利果实的选择党或许很快要尝到苦果——其党主席选后第二天就表示不参加该党联邦议院党团,内部矛盾已摆在台面上。选择党崛起的背后,看上去危机四伏。

白色高楼里的神秘房间

“选择党总部的大厅已经站满了人。”《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还没走进位于柏林希尔街9号的选择党总部,就有刚从这栋现代化商业楼跑出来的欧洲记者好心提醒说,必须要找到选择党的媒体事务负责人,否则不会有该党的选举代表接受采访。这一天是德国大选日9月24日,此时投票的出口民调已经公布。

希尔街位于柏林最大的蒂尔加滕公园南边,距离著名的卡德威百货商店不远。可以说,这里是闹中取静的绝佳位置。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的总部就在几百米之外。在大选期间,基民盟的“康拉德·阿登纳之家”、社民党的“维利·勃兰特大厦”等政党总部频频被提及,然而选择党的总部却极少出现在德国媒体里。

选择党所在的8层白色高楼看上去非常普通。这座商业楼里还有银行、德国度假屋协会等机构。走在希尔大街上,《环球时报》记者没有看到选择党的标志,在大楼前只看到几个抗议者。当记者试图走进去时被警察拦住。对方说,未经选择党同意,不得入内。

德国记者朱丽叶曾在选择党总部采访过高兰德,他是该党首席候选人之一,也是副党首。她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选择党位于大楼6层(相当于中国的7层),其办公室外有一道玻璃门,只有从里面才能开。门外没有明显的标志,只有按铃键上有小小的选择党字样。办公处设施非常简单,没有像其他政党一样有气派的大厅、多功能房间。朱丽叶是过去一年来极少数进入总部采访的记者。高兰德曾对她说,他们要防止有人闯入大楼。也难怪,选择党的选后庆祝会没有像基民盟、社民党那样在总部举行,而是选择柏林亚历山大广场旁边的一家知名俱乐部。

大批德国人从24日晚至25日前去亚历山大广场抗议。德国选择党柏林分部的主要负责人马库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该党在全德的庆祝会其实都是秘密举行的,并没有向外界透露,只有柏林的庆祝会有个别媒体注册采访。然而,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他们在各地的庆祝地点,号召大家一起去抗议。比如,汉堡的选择党成员在一家酒吧举行庆祝会,刚开始没几分钟,警察就过来告诉他们有人正号召来这里抗议,庆祝活动必须马上结束。

马库斯说,这是始料未及的情况,这些透露消息的人有可能是活动所在的商业场所相关人士,也有可能是记者。马库斯说,他们不开放办公大楼、不公开各种内部活动,就是为了保证安全。成立初期,他们曾吃过很多这样的亏。

想采访选择党的候选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这几天,该党总部媒体部门的问询电话永远都只能听到答录机的声音——“请稍候再拨打”。这和《环球时报》记者早前联络德国基民盟和社民党所获得的积极回应相比有着天壤之别。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在柏林从事电子商务的艾伦告诉记者:“一方面,你不是他们的首选媒体。他们愿意接受采访的媒体,基本上是支持右翼思想,或者是在全德范围内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力的;另一方面,这些年也很少看到他们的候选人代表在媒体上亮相。他们采取的方式是在一个小镇接着一个小镇用喊口号来进行鼓动。”

在柏林街头,经常能看到选择党“布卡(穆斯林服饰)?我们有比基尼就足够了”的竞选海报。它们往往挂在一连串各政党竞选海报的最高处。当地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样做可以解释为,选择党希望人们能远远看到,但也可以被认为,他们不确定是否会有路人讨厌此类宣传而想要撕毁,索性就挂得高高的更安全。【记者青木 纪双城 丁雨晴】

德国大选“稳中有变” 新政府未来面临更多挑战

即时 | 2017-09-26 11:12

当地时间9月25日凌晨,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初步计票结果出炉,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得的选票最多,继续保持联邦议院第一大党地位,默克尔第四次出任德国总理几成定局。不过,德国选择党也在此次选举中跃升为第三大党,成为德国自二战后第一个跨进联邦议院门槛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欧洲媒体评论指出,联盟党虽然赢得选举,但得票率却大幅下降,默克尔赢得了“苦涩的胜利”,德国政治光谱明显向右推移。

默克尔第四次出任总理几成定局

根据联邦选举计票机构25日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联盟党获得33.0%的选票,社民党获得20.5%的选票,分别保住了自己在联邦议院第一和第二大党的传统地位。联邦议院选举后,各政党将就组建联合政府进行谈判。由于社民党已表示不会与联盟党再次组成大联合政府,而其他所有政党又都排除与德国选择党合作的可能,因此联盟党、自由民主党和绿党联合组建政府的可能性较大。分析普遍认为,根据目前的选举结果,默克尔锁定第四个总理任期,应该没有太大悬念。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此次大选是欧洲难民潮以来德国的首个全国性选举,选举结果也被解读为选民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信任投票。自2005年首次担任德国总理以来,默克尔的执政成绩有目共睹。德国虽历经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的冲击,但却没有乱了方寸。相反,德国驶入了经济增长快车道,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也大幅提升。默克尔之所以能一再获得连任,主要是源于她不被固定意识形态和立场左右。在大多数德国人眼中,默克尔是一位冷静的总理,她通过自己理性和审慎的做法,帮助德国和欧洲积极应对难民危机和金融危机,并合理应对各项重大挑战。

右翼政党异军突起引发各方关注

尽管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赢得了此次联邦议院选举,然而其得票率却大幅下滑。相比之下,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却异军突起,首次进入德国联邦议院,引发各方关注。25日凌晨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初步结果公布时,执政党阵营联盟党和社民党总部没有欢声笑语,而是沉默和错愕,因为和上次选举相比,两大党合起来总共丢失了近14个百分点的选票,可谓是“惨胜”。

与上述两党的反应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当听到本次大选初步统计结果时,德国选择党总部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德国选择党获得12.6%的选票,得票率比上次选举增加近3倍。该党是一个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成立于2013年初。该党此次参选的主要立场包括:德国应退出欧元区;欧盟应彻底改革,保护欧洲外部边界应是地区合作重点;立即停止无序的大规模移民,主张德国关闭边界、修改相关法律防止避难权被滥用、严格遣返不合格的避难申请者等。

欧洲媒体普遍认为,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崛起背后的原因涉及经济、安全和文化冲突等多方面因素。在德国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均衡、贫富分化加剧背景下,欧债危机、难民危机以及欧洲恐袭频发对德国社会造成严重冲击。部分民众对默克尔政府一些政策不满,导致在大选中转而投票给德国选择党。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称,这次德国大选使德国党派势力体现的政治光谱明显向右推移,德国联邦议会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局面。德国电视二台评论称,这次大选犹如一场政治地震,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异军突起,预示着德国政坛风云已变。

德国新政府未来面临更多挑战

随着大选尘埃落定,默克尔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将是成立一个执政联盟。长远来看,民粹主义思潮的上升,成为摆在德国新政府以及整个德国社会面前的一大挑战。

德国本次选举由于没有任何政党单独获得过半数选票,因此得票率最高的联盟党需要同其他党派联合组阁。默克尔表示,“联盟党本可以做得更好,但经过12年的执政之后,联盟党已经无法完全确保能够重新执政。当然我们未来会尊重那些德国选择党的选民们所发出的声音。”

当前德国政府由联盟党同社民党联合执政。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在选举结果公布后第一时间宣布,社民党不会继续与联盟党联合组阁,这也意味着社民党将成为德国联邦议院的最大反对党。在本次大选中,由于没有政党愿意与德国选择党合作,因此该党进入执政联盟的机会几乎为零。不过,由于其拥有不少议席,对于德国的政治议程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

《金融时报》的评论称,仔细分析德国选择党的选票增长来源,大部分集中在移民占比较低的德国东部地区。德国选择党在该区域获得的选票,比4年前增长了15.6%。默克尔所推行的难民政策是导致联盟党支持者大量流失的主要原因,也是德国选择党迅速崛起的重要诱因。对于民众的不满,默克尔已经有所认识。24日晚选举结束后,默克尔表示,她要用“好的政策”赢回德国选择党的支持者。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称,是难民政策留下的社会伤痕让默克尔在此次大选中“虽胜犹败”,德国总理虽然没变,但德国议会变了。法国《费加罗报》报道称,默克尔赢得了“苦涩的胜利”,极右翼政党将是她未来政治生涯的巨大障碍。

有学者指出,在过去相当长时间里,德国政坛没有根本对立的政治观念和思想的对撞,而只有具体政策的分歧。而现在,德国选择党的崛起代表着德国民族主义政治的崛起。如何应对右翼民粹主义思潮将是默克尔担任总理第四任期内的严峻挑战。(记者任彦)

每一派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默克尔组阁不易

即时 | 2017-09-26 10:40

德国联邦议院选举24日举行,根据民调机构的初步计票结果,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得约33%的选票,排名居首。社会民主党(社民党)得票率为20.8%,保持第二大党的地位。按照5%门槛原则,进入联邦议院的还有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以及亲联盟党的自由民主党、左翼党和绿党。当地媒体认为,选举结果基本符合预期,但社民党拒绝大联盟的决定,令默克尔组阁难度加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德合作中心副主任杨解朴正在德国观察选情。她认为这次选举有4个特点:一是默克尔的联盟党赢了大选,却输掉选民,原因在于选民对默克尔12年执政有些审美疲劳,对执政联盟部分政纲也存在不满。

二是社民党直接宣布做最大反对党,不加入执政联盟。杨解朴认为,一方面社民党考虑未来长远发展,另一方面这样可阻止极右翼党派德国选择党成为联邦议院第一大反对党。按惯例,第一大反对党在联邦议会享有一定权利,包括担任联邦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等。

三是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第一次进入联邦议院。尽管这不出人意料,但依然折射出德国民意的一个走向,需要德国政党和社会反思。

四是默克尔组阁的艰难。社民党承认败选后直接宣布不进入大联盟,而此前默克尔强调不会同极化政党联合组阁,那么,基民盟和姐妹党基社盟以及自由民主党和绿党联合组阁的可能性较大。

杨解朴认为,难度在于基社盟与绿党在很多政纲上“对撞”,这将加大默克尔斡旋难度,另外,现在自由民主党和绿党都强调不会轻易加入执政联盟,而要坚持自我党纲和立场,这意味着组阁的相互妥协将很困难。

在此背景下,未来可能出现少数派政府。杨解朴说,少数派政府的弊病是在联邦议院中能拿到的权重小,如果推动政策不顺利,未来就存在解散联邦议院并重选的可能。

杨解朴说,作为欧洲地区今年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大选,德国选举可谓波澜不惊,然而,在德国政治经济基本面向好的情况下,默克尔的联盟党依然流失了选票,而极端政党又显现冲势,这反映出德国政治和社会气象的演变,再次连任的默克尔应能看到其间潜藏的挑战。(夏文辉)(新华社专特稿)

德国选举结果被称或断送欧洲未来 其政坛形势更加复杂

即时 | 2017-09-26 08:10

“噩梦般的胜利!”德国《图片报》25日的这个标题显示出德国人对此前一天的大选结果的复杂心情。虽然现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基民盟和基社盟)保住了议会第一大党的位置,使得默克尔能第四次担任总理,成为继前总理科尔之后担任领导人职位时间最长的人之一。

“最近我们在英国、法国、美国看到了相当多的戏剧性选举。与那些选举相比,这次德国大选在国际媒体上产生的头条新闻很少,但它对世界同样重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题为“为什么德国大选对世界很重要”的文章中称,对美国来说,德国是美国最坚强的盟友之一,但默克尔不是特朗普的粉丝,而是他的主要挑战者。因此选举后的美德关系仍会很紧张。对欧洲来说,德国就像校园里的大个子。它是欧盟最大和最强的经济体。与法国一起,作为欧盟政策的驱动因素和脱欧谈判中的强大参与者被广为人知。

加拿大《多伦多星报》称,如果默克尔干完第四个任期,那么她将领导欧洲最强大的经济体长达16年,使她成为自前总理科尔以来欧洲大国执政最久的人。她已经同3位美国总统、4位法国总统、4位英国首相、6位意大利总理和7位日本首相共事过。她带领欧洲应对了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反对俄总统普京吞并克里米亚,拒绝关闭德国边界,主张接收难民。报道称,默克尔的主张可能已成为西方世界的头号声音。

“德国应尽快组建一个强大的联合政府,以帮助塑造欧盟的未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25日与默克尔通电话时这样表示。容克的发言人称,容克与默克尔通电话时向她祝贺“历史性胜利”,容克称:“鉴于全球面临的重要挑战,欧洲现在需要一个强大的德国政府,这是一个能够积极塑造我们大陆未来的国家。”

不过,在欧洲,也有声音担忧,德国选举结果可能断送欧洲的未来。路透社25日称,在1949年以来自己政党最差选举结果的打击下以及面临着国内更加难以控制的政治格局,默克尔可能被迫放慢自己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一道重塑欧洲的计划。报道称,在接下来的4年里,默克尔将不得不应对选择党所代表的一股更具对抗性的反对势力。报道引述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柏林办公室负责人布洛克霍夫的话称:“欧元区改革可能是新一届政府面临的最重要的政策议题。”马克龙竞选法国总统时承诺“重振”欧洲,这与德国的主张相吻合。但随着选择党在议会中大力反对,更加深度融合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前景对于默克尔的新联合政府来说,看起来更加具有挑战性。

25日,德国选择党主席之一佩特里突然宣布不加入该党联邦议院党团,震惊政界。“德国之声”称,佩特里不但是德国选择党的两位主席之一,也一直被视为该党内部温和派的标志性人物,与高兰德等极右派存在观点不一致。现在,选择党刚“胜选”便内讧,也使得德国政坛未来形势更加复杂。【环球时报驻德国、加拿大特约记者 青木 陶短房 陈一 柳玉鹏】

默克尔接下来的路挺难 对华关系大局不会大变

即时 | 2017-09-26 07:53

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尘埃初定,安格拉·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不出意料地成为第一大党,却非完全意义上的胜者,组阁道路困难重重。德国问题专家指出,从选举结果看,德国政府今后处理对外关系也许会更加犹豫不决,但外交大局不太可能大变。

【德国“共识社会”进入危机】

初步计票结果显示,联盟党虽然获得33.0%的选票,保持联邦议院、即议会下院第一大党地位,但得票率比上届大选减少8.5个百分点,为历史第二差战绩。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前驻德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姜锋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认为,可以说联盟党受到了“惩罚”,而作为党派掌舵者,默克尔本人的威望也受到了损伤。

社会民主党虽然保住议会第二大党地位,但得票率比上次减少5.2个百分点,创历史新低。与此同时,德国选择党异军突起,首次进入联邦议院;上届失利的自由民主党卷土重来;左翼党和德国绿党得票率都有所增加。

姜锋认为,从这种大党失色、小党“集体崛起”的现象看,德国人一贯强调的“共识社会”(Konsensgesellschaft)正步入危机阶段,且这种危机今后会进一步加深,给默克尔组阁带来不小的困难。

姜锋预计,“乱局”会持续一段时间。“乱”多久,德国选择党为代表的右翼力量就会维持多久,后者实际上是“问题党”、“危机党”,越“乱”越受益。

与美国不同,德国左右翼力量共存于议会,这意味着德国“左”“右”之争更为突出。不过,姜锋认为,“左”“右”色谱是否还能描述当今的德国政治生态,是个问题。德国选择党不是简单的“极右翼”。很多投票给选择党的选民并非右翼极端分子,只是一些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普通人。

【对华关系或有震荡期】

进入议会的六大政党中,立场偏“左”的社民党已排除加入执政联盟的可能,要专心做反对党。这避免了德国选择党成为享有一定特权的议会第一大反对党。联盟党最终与自民党、绿党联合组阁。

姜锋说,从组阁选择来看,德国政府今后处理对外关系可能会更加“敏感”和犹豫不决,更加趋向政治功利。这会给中德关系带来一些麻烦,尤其在意识形态和经济议题上,但大局不太会有大变。

姜锋分析,社民党人、现外交部长西格马·加布里尔可能成为议会反对党“领袖”,并成为对华负面声音的政治代表,影响力不可低估,“把自身问题转嫁到中国身上的冲动,甚至蛊惑,会时常涌现,需要中国沉着应对,更需加强沟通。”

“德国政局如果相对不稳,在欧洲的稳定剂作用就会降低,意味着欧洲局势在一定时间内不乐观,欧盟对华关系也可能面对一段震荡期,”他说。

“默克尔不稳,则德国不稳。”姜锋说,默克尔接下来面临不少困难:党内,她要平息对糟糕战绩的愤怒;党外,自民党、绿党气势汹汹,会逼迫她在一些政策立场分歧的重大议题上做出让步。如何渡过组阁难关将充分考验默克尔的政治觉悟和政治智慧。(沈敏)(新华社专特稿)

德极右政党“逆袭” 默克尔要念“紧箍咒”

即时 | 2017-09-26 07:50

德国大选结果25日初步揭晓,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异军突起,得票率排名第三。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首次有极右翼政党进入联邦议院。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和欧洲议会前议长马丁·舒尔茨领导的社会民主党虽然位居前两位,但得票率相比上届选举均大幅下滑。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张蓓指出,这对联盟党和社民党都是打击。“默克尔执政的地位受到极大削弱,社民党更是遭遇历史最低点,而德国极右翼势力则有所上升。”

张蓓认为,德国选择党今年吸引了很多初次参加投票的选民,而相比其他西方国家的极右翼政党,该党的主张对社民党和联盟党的传统支持者都有吸引力。

德国选择党成立于2013年,在欧债危机背景下凭借反欧元等政治主张迅速崛起,当年首次参加大选,仅以0.3个百分点的差距未能进入联邦议院。

随着欧债危机缓解,选择党一度显得过气,但2015年爆发的难民危机又为该党注入新活力。上百万难民涌入使德国在安全、经济、文化等多维度遭受冲击,国内矛盾激化。而德国选择党凭借反移民、反难民等激进主张再次崛起。

“从某种程度讲,德国选择党进入联邦议院是必然。”张蓓说,近年来,该党完成从“反欧元”到“反移民”的转型,抓住德国社会对难民问题的分裂态度从中渔利。

德国选择党曾表示,一旦执政,将对默克尔提起诉讼,指控她的难民政策违法。默克尔24日回应说,自己“无所畏惧”,“任何框架下的调查我都不害怕”。

虽然“逆袭”成功,等待德国选择党的并非顺风顺水,而是主流政党全力阻击。

舒尔茨认为,极右势力抬头的现象不仅“堪忧”,还构成德国社会的“转折点”。“很明显,接收难民的政策产生民意分歧。对一部分人来说,这一举措充满人性,但另外一部分群体则认为此举构成威胁。”

社民党已宣布不再加入执政联盟,而是寻求成为最大反对党,从而阻止德国选择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反对党、发挥更大影响力。

如果默克尔要利用议会制度对德国选择党念起“紧箍咒”,可以选择同传统盟友自由民主党、德国绿党联合组阁。但一些分析师指出,由于绿党立场中间偏左,与联盟党和自由民主党中间偏右的立场有所差别,组阁前景尚不明朗。

“主流政党能否阻击德国选择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联盟党组阁后能否与‘小伙伴’调和利益与政策分歧,不让德国选择党抓住可乘之机,”张蓓说。(王逸君)(新华社专特稿)

德国柏林民众投票反对关闭泰格尔机场

即时 | 2017-09-25 17:08

中新网9月25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德国首都柏林的民众24日不仅在该国联邦议院选举中投出了自己的一票,还参与了有关柏林泰格尔机场未来命运的公投,并决定不关闭该机场。

愿意保留机场的人数达56.1%,持相反意见的柏林民众为41.7%。

柏林选举委员会主席在网上表示,柏林参议院必须尽快放弃关闭泰格尔民用机场的计划,并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证其长期运行。

此次公投于9月24日举行,与德国联邦议院选举恰逢同一天。德国政府有意在柏林勃兰登堡机场启用后关闭泰格尔机场,但前者已多次延迟交付。据最初预期,该机场应于2011年底竣工,但至今施工仍未结束。

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33.0%选票

即时 | 2017-09-25 10:27

新华社快讯:据德新社25日凌晨报道,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初步计票结果显示,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33.0%选票,社会民主党和德国选择党分获20.5%和12.6%选票。

德国大选出口民调显示默克尔连任成功

即时 | 2017-09-25 10:08

2017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于当地时间24日18时结束投票。根据德国电视一台当晚21时50分公布的最新出口民调,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得了33%的选票,使其保持了国会第一大党的位置,也使得默克尔开启其第四个总理任期理论上只是时间问题。

德国电视一台委托Infratest dimap开展的最新出口民调结果显示,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获得33%选票,社民党获得20.6%,左翼党9.1%,绿党8.9%,自民党10.6%。带有右翼民粹主义色彩的德国选择党得票率为12.8%。

对于这一结果,默克尔当晚在基民盟中央党部的选举集会上表示,基民盟在本次选举中实现了战略目标。针对联盟党的得票率较之上届大选有较大幅度的下滑,默克尔强调,不仅要重新赢得那些投票给德国选择党的选民的欢迎,并且需要更为认真地对待他们心中的忧虑。在她看来,要实现这一点,“首先需要借助一套好的政策”。

社民党本次出口民调创下历届大选的历史最低水平。该党主席舒尔茨当晚承认败选,并坦言这是一场惨败。

“今晚标志着社民党与基民盟/基社盟合作的终结。”舒尔茨宣布不再寻求与联盟党组建大联盟政府,而是让社民党在新一届国会中扮演反对党。他表示,自己将继续担任党主席,并致力于该党的革新。

本届大选民调上升幅度最大的是自民党和德国选择党,后者的崛起引发广泛担忧。由于没有政党愿意与选择党合作组阁,德国媒体普遍认为所谓的“牙买加模式”(联盟党、自民党、绿党三党组阁)可能性最大。

中国人民大学德国问题专家孟虹表示,此次大选结果彻底改变了德国联邦政党的光谱和联邦议会的政党力量结构,选择党副主席甚至宣称将不断挑战政府和“围猎”默克尔。她表示,根据规定,议会内最大反对党代表将出任联邦议会预算委员会主席,所幸社民党清晰地宣布成为议会反对党,由此也可遏制选择党若作为议会最大反对党对于政府工作、尤其是政府财政方面的制约。(记者 彭大伟)

“直观”德国选战:“老无所依”的富国之困

即时 | 2017-09-25 09:40

距德国大选还有两天。各政党继续激辩热点议题,以争取选民,养老金问题是争论焦点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德合作中心副主任杨解朴正在德国观察选情。她认为,养老金问题广受关注,折射出德国老龄化加剧、老年人贫困加剧等社会和经济问题。

据统计,目前德国人年龄中位数为46.3岁。这意味着这个年龄以上和以下的德国人各占一半。在全世界,仅日本以46.5岁的年龄中位数比德国还要“老”。

伴生德国社会老龄化加剧问题而来的,是人口规模的缩减。据统计,到2030年,德国人口将从现在的8200万降到7700万,到2060年减至6500万。届时,每3名德国人中就有1人年龄超过65岁,工作人口与非工作人口比例将严重失衡。

老年人贫困也已成为突出问题。据统计,现在德国55岁以上老年贫困人口从2010年的490万增至570万。贫困老人尤其让人同情,也特别受关注。

杨解朴分析说,德国老年贫困人口增加,有个人原因,比如养老金缴费年限不足、学历有限、工作资质不足等;还有不少是丧偶的家庭主妇,她们的抚恤金不足以维持生计;另外一批是包括难民在内的移民,很多人没有缴纳养老金;此外,靠社会救济的人士能拿到的养老金也很少。

杨解朴认为,养老金问题从社保层面看,有缴纳金额减少导致养老金入不敷出的因素。在政治行为之外,一般认为市场化应对养老金问题的方式有两个:延长退休年龄,加大支付比例。然而,这会触及多方利益,引发争议。

这次德国大选中,各党派针对养老金问题提出种种主张,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领导的执政联盟却没有新建议,只在一些场合建议延长退休年龄到69岁或70岁。这随即遭到反对党批评。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等政党则提出增加养老金比例,要求政府划定最低养老金标准,以防止老年贫困。

“无论如何,养老金改革已成为各政党争取选民的重要话题,这关系到老年人,也关系到工作人群的未来。”杨解朴说。不过,养老金、老龄化问题涉及社会发展诸多深层原因,包括全球化、科技发展取代人工、财富结构固化和中产阶级缩水等,不仅是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也是世界多国普遍面临的问题,“从这点说,各大政党把养老金作为重要话题,倒不是有什么‘高招’,更多是为了选票”。(夏文辉)(新华社专特稿)

物理学家到德政坛铁娘子 默克尔能否开启第四任期?

即时 | 2017-09-25 08:15

当地时间24日,德国大选将开始投票。由于其所领导的基民盟选情领先,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被认为没有势均力敌的对手,正“坐等”连任。如果成功连任,这将是她作为总理的第四个任期,追平前总理科尔创下的在任16年的纪录。

【从物理学家转型政客】

默克尔1954年出生在德国汉堡。她的父亲是一名牧师,母亲是一名拉丁语和英语老师。在母亲的影响下,默克尔精通俄语和英语。她在接受专访时曾回忆道,她的童年“没有阴影”,“父母虽忙,却充满爱”。

1973年,默克尔来到知名的莱比锡大学学习物理学,最终获得博士学位,并在毕业后进入了原东德科学院工作。

35岁时,已经成为物理学家的默克尔就告别实验室,加入了民主觉醒党,正式开始自己的政治生涯。

在默克尔初登政坛的时候,德国前总理科尔对她帮助很大。据默克尔的传记,1990年,科尔仅与默克尔会面两次后,就将她确定为统一后首届内阁的部长人选,先后提拔她为妇女部长和环境部长。至此,默克尔开始进入德国政坛的“领导阶层”,并很快大步迈向了总理之位。

【超长“待机”:任内经历欧洲风云】

1999年,已经退休的科尔承认自己曾接受政治献金,基民盟陷入危机,不久时任基民盟主席朔伊布勒也深陷政治献金泥潭。默克尔此时取代朔伊布勒,成为了基民盟第一位女主席。

2005年默克尔刚刚当选总理时,被不少人认为是运气成分更大。不过出人意料的是,默克尔开启了“超长待机”模式,分别在2009年、2013年连续当选总理。

在默克尔执政的十多年里,欧洲先后经历欧元危机、难民危机、英国脱欧等多重考验。

2008年的金融危机引发欧洲地区的债务和欧元危机,在这场“欧元保卫战”中,默克尔遭遇了国内外的多重质疑。一开始,默克尔严词拒绝拯救重债国希腊,遭到了欧洲盟友的诟病;而当她把救助方案带到国会,又遭到了国内政敌和民众的一致质疑。

不过,默克尔还是在危机中挑起了大梁:她以“规则重建者”的姿势出现,几乎主导了整个欧盟的政策。同时,在欧债危机的大背景下,德国的经济依然表现出色。

比起欧元危机,2015年的欧洲难民危机对默克尔的挑战更大。当时默克尔一声令下,上百万难民蜂拥而至,使德国成为欧洲国家中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而与难民随之而来的,还有德国的财政负担、社会问题、政党分歧,以及欧洲极右势力的崛起,这一系列后果导致默克尔在国内支持率下跌,在欧洲也受到不少指责。不过默克尔至今仍表示对接收难民“不后悔”。

【积极接触青年文化的“铁娘子”】

2005年,51岁的默克尔第一次当选时,顶着“德国首位女总理”、“现代德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理”等头衔上任。

12年过去了,西方大国领导人几乎如走马灯一般换了一遍。这12年间,经历了三位美国总统、四位英国首相和四位法国总统,而默克尔仍岿然不动,甚至有望创下新的“纪录”。

2017年的大选民调,默克尔依然支持率稳居前列。分析人士指出,默克尔是个非常成熟、有政治手腕的政客。她擅长吸收各派政策精髓而形成自己的主张,宽容和开放的态度能够吸引左右两派对她的支持。

德国媒体指出,虽然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成员平均年龄已经达到60岁,但默克尔从不忘与年轻一代拉近距离。在2015年及本次2017年的竞选期间,她都主动接受年轻“网红”的采访,积极接触青年文化。

此外,在欧洲各国遭受恐怖袭击、难民危机之时,德国社会总体平稳,安全问题相对较好,经济也蒸蒸日上。多数德国人认为在默克尔的稳步领导下,德国成为“幸福的孤岛”,认准默克尔就是“最不会出错的选择”。

德国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舒尔茨参加大选投票

即时 | 2017-09-25 07:53

9月24日,在德国西部的维尔瑟伦,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总理候选人舒尔茨(前右)在位于市政厅的投票站参加联邦议院选举投票。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24日开始。选举将决定各政党在联邦议院的席位,获得多数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将组建新一届德国政府。新华社发(约阿希姆·毕瓦勒兹摄)


9月24日,在德国西部的维尔瑟伦,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总理候选人舒尔茨在位于市政厅的投票站参加联邦议院选举投票。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24日开始。选举将决定各政党在联邦议院的席位,获得多数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将组建新一届德国政府。新华社发(乌尔里希·胡夫纳格尔摄)


9月24日,在德国西部的维尔瑟伦,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总理候选人舒尔茨在位于市政厅的投票站参加联邦议院选举投票。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24日开始。选举将决定各政党在联邦议院的席位,获得多数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将组建新一届德国政府。新华社发(约阿希姆·毕瓦勒兹摄)

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得德国联邦议院选举最多选票

即时 | 2017-09-25 07:52

9月24日,在德国柏林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部,德国总理默克尔(中)在初步出口民调显示领先后接受祝贺。根据德国媒体24日晚公布的多家机构的初步计票结果,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当天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领先其他各党。新华社记者罗欢欢摄


9月24日,在德国柏林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部,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初步出口民调显示领先后接受祝贺。根据德国媒体24日晚公布的多家机构的初步计票结果,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当天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领先其他各党。新华社记者罗欢欢摄


9月24日,在德国柏林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部,德国总理默克尔(中)在初步出口民调显示领先后接受祝贺。根据德国媒体24日晚公布的多家机构的初步计票结果,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当天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领先其他各党。新华社记者罗欢欢摄


9月24日,在德国柏林的社会民主党(社民党)总部,社民党主席、总理候选人舒尔茨(前右)发表讲话。根据德国媒体24日晚公布的多家机构的初步计票结果,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当天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领先其他各党。新华社记者单宇琦摄


9月24日,在德国柏林的社会民主党(社民党)总部,社民党主席、总理候选人舒尔茨发表讲话。根据德国媒体24日晚公布的多家机构的初步计票结果,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当天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领先其他各党。新华社记者单宇琦摄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