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宣告终结

伊拉克军方29日宣布,政府军当天上午收复了摩苏尔努里清真寺所在的地区。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当天发表声明说,这座清真寺的解放标志着“伊斯兰国”的终结,伊政府将对恐怖分子追击到底。

 资  讯 

美军基地机密遭土耳其泄露 或破坏打击IS的军事行动

即时 | 2017-07-21 07:50

土耳其官方安纳多卢通讯社日前详细披露美军在叙利亚的驻地,引发五角大楼对相关机密是否被故意披露的质疑。对此,土耳其官方20日否认土政府是安纳多卢通讯社报道的消息来源。

安纳多卢通讯社18日披露了10个美军在叙军事设施的信息。根据该报道,美国在叙利亚哈萨卡有3个军事基地、在曼比季有2个基地、在拉卡省有3个基地,此外还有2个机场。报道披露了这些军事基地的名称、具体位置和部署的武器装备等信息,甚至具体到每个基地内具体的驻军人数、重型装备的型号。例如在拉卡省艾因伊萨(音译)部署了200名美军士兵和75名法国特种兵。报道称,美军在叙基地用来支持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及其武装“人民保卫军”。

美国将库尔德“人民保卫军”视为对抗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重要盟友,并将其视为解放IS“首都”拉卡的主要帮手。但由于“人民保卫军”和库尔德工人党的联系,土耳其认为其是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境内的延伸,威胁土国家安全,将其视为“恐怖分子”。

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加洛韦19日表示,土“这些敏感军事信息的公开将联军暴露在不必要的威胁之中,并有可能破坏正在进行的打击IS军事行动”。 加洛韦说:“虽然我们不能独立核查出文章消息的来源,但我们非常关心我们的北约盟友是否故意发布敏感信息使我们的部队处于危险之中。”他补充说,美国已经向土耳其方面表达了担忧。

法新社称,虽然是北约盟国,美土关系因目前在叙北部以美国为首的打击IS行动而处于紧张状态。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发言人卡伦20日表示,安纳多卢通讯社的消息不是来自土政府,而是该社自己的消息源,无论何种情况土政府都不会将盟军置于危险之中。

一名匿名军事专家20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美军海外驻军信息都是有选择性的公开。美军发布相关信息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五角大楼每隔半年公开美军总体规模情况时,有时会公开驻海外某一地区的概略;二是通过媒体发布消息。该专家认为,土耳其是叙利亚的邻国,同时也是美国的北约盟国,该国掌握美军在叙部署信息是很有可能的。 (特派记者 王云松 记者 杜海川)

美军驻伊拉克高级指挥官揭秘:摩苏尔为何如此难打

即时 | 2017-07-20 16:44

速决战沦为持久战——

攻城战缘何久拖不决

2016年10月17日,在美国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支援下,伊拉克政府军集结反恐特勤队、联邦警察部队、部落武装等10万余人,对摩苏尔发动大规模进攻。据情报显示,当时防守摩苏尔的武装分子不足8000人,其中1500至2500人部署在城市外围防御圈,3000至5000人在城内设防。据此,伊军豪言在2016年年底前收复摩苏尔,当时的奥巴马政府也希望在2017年1月20日换届前结束战斗。

然而,截至今年1月底,伊军仅攻占了摩苏尔东部城区。整场战役最终耗时9个月,几乎是计划用时的4倍。背后原因,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首先,“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城市作战能力胜于伊军。伊军人数虽多,但多半是“速成品”,训练水平有限,而且相当一部分人以参军为谋生手段,求胜欲望不强。反观“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冷酷无情,作战经验丰富,许多中高级头目来自萨达姆时期的精英部队。

作战中,武装分子采用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战术战法。他们大量编组混合精干的作战小组,采取打了就跑的策略,不断消耗伊军实力;广泛部署狙击小组杀伤牵制伊军,同时使用加固型汽车炸弹摧毁伊军装甲目标,发挥震慑作用;大量布设陷阱、障碍物和简易爆炸装置,使伊军寸步难行;使用民用无人机实施侦察,引导迫击炮曲射火力实施精确打击;以乔装打扮等方式频繁发动出其不意的反击,反复争夺丢失阵地,等等。此外,武装分子还卑劣地以平民为“人肉盾牌”,禁止平民撤离,故意把指挥所、射击阵地设在人口密集的居民区,甚至强迫平民进入狙击阵地,限制了联军运用空地优势火力。

其次,摩苏尔城区地形复杂,易守难攻。整场战役的作战地域包括主城区和周边村镇。主城区内约有20万栋建筑,便于武装分子藏匿,伊政府军几乎需要排查每一栋建筑物。特别是摩苏尔的老城区,有5000多栋建筑,人口密集,街道狭窄弯曲,车辆无法通行,攻城部队只能徒步作战。而且,许多老式建筑建有地下通道,经过武装分子的长时间改造,形成了庞大的地下坑道体系,能够使武装分子有效避开侦察,灵活机动兵力。

最后,伊军对形势估计不足,作战初期采用了错误的战略指导。虽然伊军和联军领导层清楚摩苏尔争夺战将异常激烈,但还是低估了武装分子的实力和决心,认为一旦攻城部队大兵压境,辅以强大的空中火力打击,武装分子将溃败出逃。基于上述判断,伊军采取“围三缺一”的战法,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实施向心攻击,迫使武装分子从西面撤离,以期在城市外围开阔地予以歼灭。然而,作战过程中,武装分子不仅没有弃城溃逃,反而利用西面通道实施补给和增援,从而延缓了战役进程。

从进攻受挫到彻底收复——

伊军为何最终能赢

2014年6月,面对数百名武装分子进攻,重兵防守的摩苏尔几天内即告沦陷。2年后,还是在摩苏尔,伊军虽经历初期挫折,但稳扎稳打、作风顽强,表现犹如两支截然不同的军队。是什么促成这种脱胎换骨式的变化呢?

其一,战前充分造势,注重攻心夺志。自去年6月开始,伊军花了整整4个月进行战前准备。兵力准备上,他们集结了3个陆军师、1个快反师以及反恐特勤队和联邦警察部队等精锐力量,使双方兵力对比达13∶1。力量部署上,他们以第9装甲师配合反恐特勤队从东面实施主要攻击,陆军第5师、快反师和联邦警察部队配合第16师和库尔德武装从南、北两个方向发起攻击,什叶派民兵则负责在摩苏尔以西外围设防,形成合围之势。

形成有利态势后,伊政府军频繁向摩苏尔城区散发传单,发动心理攻势。作战过程中,他们利用西方媒体优势积极报道己方战果,散布武装分子内部分裂、逃离战场甚至相互火拼的消息,同时坚持不公布伊军伤亡数字,以防部队士气下滑。

其二,合理区分任务,灵活调整战术。考虑到摩苏尔位于逊尼派聚居区,为避免引发教派冲突,伊军联合作战司令部要求什叶派民兵不参与攻城行动,并规定库尔德武装只负责攻占摩苏尔东区的基督教徒聚居区和沙巴克教派居住村庄。城区攻坚战中,他们让善于城市反恐作战的反恐特勤队和联邦警察部队担负主要攻击任务。待其突破武装分子据点后,伊正规军和逊尼派武装迅速跟进,负责清剿残敌和安全警戒。

与此同时,伊军还根据敌军特点和战场情况变化及时调整战术,确保对症下药。例如,当攻城部队屡受敌狙击手袭扰时,迅速从快反师抽调狙击力量协同一线部队作战,负责消灭敌狙击小组。攻坚阶段,频繁出动反恐特勤队实施夜间突袭,深入敌占区清除敌重要头目,发挥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其三,加强沟通协调,确保形成合力。一方面,缓和政府军、库尔德武装、什叶派民兵和逊尼派武装之间的矛盾,加强协调沟通,增强打击“伊斯兰国”统一战线的凝聚力。作战期间,库尔德武装作战勇猛,为伊正规军从东面突入摩苏尔提供了支援。同时,什叶派民兵也表现积极,完成了外围阻击任务,切断了摩苏尔与塔尔阿法的补给线。

另一方面,通过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联络机制,协调联军对伊军的支援行动,及时获取必要支援。此役,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9国空军提供空中火力支援,战役发起头3天,联军飞机每8分钟投下1枚精确制导炸弹,空袭力度前所未有。除了前沿部署“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在伊军营级部队嵌入军事顾问外,联军还在第一时间响应伊军战场请求。例如,战役发起第3天,联军火速向伊军提供了反无人机装备,有效消除了无人机威胁。据报道,战役发起头2天,武装分子每天出动无人机60多架次,遭到干扰机压制后,每天只能出动5至8架次。

从占领区变成解放区——

摩苏尔能否迎来平静

对“伊斯兰国”而言,丢失摩苏尔无疑是一次重大打击。摩苏尔战役后,该组织在伊拉克的占领区已缩减70%。过去两周,伊军正全力搜捕漏网之鱼,同时积极调兵遣将,准备一鼓作气收复基尔库克和安巴尔省剩余地区。

然而,眼下也许还不是伊军举杯欢庆的时刻。清除爆炸装置、搜剿残余势力需要数周甚至数月时间。特别是考虑到反恐特勤队的战损率超过25%,一旦该部队撤离摩苏尔进行休整,武装分子可能会趁机卷土重来。

从更大的视角看,“伊斯兰国”目前仍控制着伊拉克、叙利亚两国多个地区,并且已在阿富汗、利比亚、埃及等地建立势力范围,生存空间依然较大。此外,战场上的失利不代表其意识形态的结束。一旦摩苏尔重建工作进展不顺,或者伊拉克政府不改变对逊尼派聚居区的政策,那么“伊斯兰国”组织可能会改头换面死灰复燃,届时摩苏尔的天空恐将再次硝烟弥漫。

IS头目巴格达迪若真死,继任者将是谁?

即时 | 2017-07-17 08:27

据伊拉克媒体近日报道,“伊斯兰国”(IS)通过媒体宣布其最高头目巴格达迪已经死亡,并称不久之后会产生新的头目。不过对巴格达迪的“死讯”美国军方未予证实。

巴格达迪如果真的丧生会对IS产生什么影响?谁是下一个巴格达迪?近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美国《外交事务》和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从不同视角进行解读。

或促“基地”与IS重新联合

巴格达迪的“死亡”会对IS造成多大的打击?无论如何,自称哈里发的最高头目的死亡都在象征意义上说明了IS的脆弱性。然而,巴格达迪之死并不意味着IS的完全崩溃。IS已经经历过高层领导的死亡,如前发言人和对外行动策划人。正如兰德公司报告指出的,即使没有哈里发,即使失去对“领土”的控制,IS也会作为一个地下恐怖组织继续存活,并保持其在中东地区甚至更远地方发动袭击的能力。IS权力的重心,特别是对外行动的策划中心,可能转移至其在利比亚的分支。2016年圣诞节发生在柏林一家超市的恐怖袭击,以及近期发生在曼彻斯特音乐会的恐怖袭击,都与该分支有关。

2011年5月,本·拉丹在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市被美军击毙。后本·拉丹时代,基地组织也走了这样一条道路,即继续调适、发展和扩张,而非一夜瓦解。现在,该组织自称相比顶峰时期,其在叙利亚拥有更多的战士。

巴格达迪的死亡,可能导致IS和“基地”组织的重新接触。正如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布鲁斯·霍夫曼所言,“巴格达迪的死亡会使IS 陷入混乱状态,而这给了‘基地’组织与IS重新联合的好机会。”

谁是下一个巴格达迪?

如果巴格达迪死了,其继任者可能从两位高级副官——奥贝迪和贾马里中产生。

奥贝迪今年50多岁,是IS的“国防部长”。贾马里今年40多岁,是IS安全局的领导者。希沙姆·哈希米是多个中东国家政府在IS 事务上的顾问,他说:“贾马里认为奥贝迪是更为资深的前辈,但目前并不能确定谁是继任者,两位都有可能。”

巴格达迪自称哈里发,但奥贝迪和贾马里可能并不会如此,因为他们缺乏宗教的专业水平和威信,且IS已经失去大片领土。“哈里发必须拥有根据伊斯兰法统治的领土。如果没有,继任者只能被视为埃米尔而不是哈里发”,哈希米说。

新领导的任命必须获得由八位成员组成的协商委员会的支持,该委员会是哈里发的咨询机构。其中,六位成员是伊拉克人,还有一个约旦人和一个沙特阿拉伯人。

不过,据沙特阿拉伯媒体15日报道说,极端组织利比亚分支的头目贾拉勒丁·图尼西很可能成为巴格达迪的“继任者”。

图尼西的真名为穆罕默德·本·萨利姆·阿尤尼,1982年出生在突尼斯苏塞省的沿海地区,上世纪90年代移民到法国,并取得了法国国籍。2011年,他前往叙利亚,参加叙利亚内战。2014年,图尼西宣布加入极端组织。

北非是极端组织企图“恢复元气”并扩大势力的重要地区,加之利比亚尤其是其不稳定的南部地区,更是给极端组织的发展提供了相对“安全”的环境,因为在那里,恐怖分子可以自由行动,还可以通过走私等渠道保障其资金来源。(赵婧)

伊拉克民兵营遭自杀式爆炸袭击致21人死伤

即时 | 2017-07-14 08:32

巴格达消息:伊拉克西部安巴尔省一处民兵营当地时间13日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发动的自杀式爆炸袭击,至少造成9名民兵身亡,12人受伤。

伊拉克库尔德电视台Rudaw援引安巴尔省安全部门的消息称,当地时间13日早晨,4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闯入位于安巴尔省卡尔马地区的一处民兵营地,引爆身上炸弹,造成9名民兵身亡,12人受伤。

安巴尔省一名官员描述称,自杀式袭击者身着警方制服,先袭击了当地检查站,而后闯入营地,袭击者与民兵发生交火,其中一名袭击者被打死。

当地政府消息称,目前伤者已被紧急送往附近医院。

遇袭营地所在的安巴尔省西部地区是“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主要据点之一。伊拉克日前宣布解放了“伊斯兰国”在伊大本营摩苏尔,但安巴尔省仍有数个城镇处于“伊斯兰国”控制之下。

五角大楼说美军已进入“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大本营拉卡

即时 | 2017-07-13 15:42

新华社华盛顿7月12日电(记者陆佳飞 周而捷)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瑞安·狄龙12日说,美军已经进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大本营拉卡,协助当地武装同“伊斯兰国”作战。

狄龙当天在记者会上说,已有美军及其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国际盟军进入拉卡,主要任务包括根据地面情况呼叫空袭支援。比起伊拉克摩苏尔战役,在拉卡的美军士兵在更小编队中指导当地武装,更加靠近前线战场,也更直接地暴露在炮火下。

美军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军”6月6日开始向拉卡发起进攻,初期进展迅速,但是在向城中心挺进过程中遭到“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顽固抵抗。狄龙表示,美军估计目前尚有约2000名“伊斯兰国”极端分子留守在拉卡城内。

拉卡位于叙利亚北部,毗邻幼发拉底河,于2014年被“伊斯兰国”攻占并被该组织称为“首都”。“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大本营摩苏尔被攻克后,拉卡战役被舆论视为国际社会彻底击败“伊斯兰国”的关键之战。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本月10日宣布全面解放摩苏尔。美军驻伊拉克高级指挥官斯蒂芬·汤森随后表示,打击“伊斯兰国”国际盟军接下来的首要任务是帮助收复叙利亚拉卡。但是,汤森拒绝为收复拉卡制定时间表。

分析人士警告说,即使“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被彻底击败,该组织仍有可能在更广泛区域内进行恐怖行动。

丢掉摩苏尔,IS仍难罢休

即时 | 2017-07-13 09:05

经过近9个月的战事,全球打击IS(“伊斯兰国”)行动获得阶段性胜利。据BBC日前报道,伊拉克总理阿巴迪于当地时间7月10日正式宣布摩苏尔收复战告捷。然而,IS恐怖威胁仍是摆在国际社会面前的难题。

丢失重镇

据伊拉克阿尔苏马里亚电视台报道,当地时间7月10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正式宣布摩苏尔这座被极端组织IS控制3年之久的战略重镇“完全解放”。

伊拉克政府军解放摩苏尔的行动自去年10月打响。据土耳其阿纳多路新闻社报道,伊拉克军最先解放了东部城区,今年2月开始向西部城区推进,并逐步收紧对摩苏尔老城区内IS残余分子的包围。6月18日起,伊拉克军兵分三路对摩苏尔老城发起最后进攻并一举成功。

IS在此战斗中接连溃败。据伊拉克方面对俄罗斯通讯社称,战斗中共有2044名IS武装分子被击毙,20辆IS装满炸药的汽车被销毁,5个联络点和8个地道也被击毁。

对此,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也称,这次战斗可被看作IS有史以来的最大失利。

据悉,2014年7月4日,800名IS恐怖分子侵袭伊拉克,随即接管了摩苏尔。IS头目巴格达迪在摩苏尔历史悠久的努里大清真寺宣布建立了虚拟国家组织。此后3年,IS将这座城市打造成了该组织的指挥中枢,大多数高级头目都驻扎摩苏尔,在此“发号施令”。与此同时,IS也在当地大量敛财,通过征税、走私石油和绑架勒索等手段筹集大量资金,为其恐怖活动提供支持。

遭遇强敌

分析指出,IS丢失重镇摩苏尔有内外两方面的原因。

从IS自身来看,在国际社会痛打的形势下,其早已举步维艰。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掌握的报告显示,过去3年,IS在中东已失去60%的控制区和80%的收入,战斗实力已被削弱。

从外部形势来看,外强中干的IS这次遇上的对手目标明确,团结一心。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崔守军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IS对伊拉克政权已构成根本性的生存威胁,不是简单的社会安全危机。虽然伊拉克目前国内冲突胶着,但在这一问题上国内力量仍能形成一股合力。同时,本届政府对IS问题的高度重视和打击决心也增加了成功的可能性。”

此外,在这次打击活动中,美国也给予伊拉克不小的支持。路透社称,在摩苏尔解放战争中,美国先后向伊拉克派遣官兵达5000余人,将他们安排在更靠近前线的地方以便为伊拉克军队提供顾问支持。这大大增强了伊拉克军的战斗能力。

苟延残喘

IS日渐式微,它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吗?

新加坡《联合早报》刊发专家意见称,失去摩苏尔对IS意味着其“建国”大计终结,但该组织的影响力遍及全球,其重振旗鼓的本钱仍在。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分析称,随着“建国”大城摩苏尔失守,IS可能因此转为地下运作,甚至以它秉持的极端主义精神持续在各地扩张。因为IS已不再局限于叙伊两国,而是演变成了一种蔓延全球的恐怖威胁,IS的恐怖意识形态可能获得全球“圣战士”的支持,让恐怖思想四处开枝散叶。

“IS会加快向域外扩散,反复出动,以显示其顽强的生命力。”谈及IS未来的发展态势,崔守军认为,其极有可能演变为无形分散的独狼式袭击。他还指出,目前打击IS的国际力量致力于端掉其外显的有组织的大本营,却难以精准地击中每一处分散的个体。按下葫芦浮起瓢,新的IS恐怖形态将接连而出,全球仍需谨慎防范。(云谱萱)

土耳其警方称击毙5名“伊斯兰国”武装人员

即时 | 2017-07-12 18:00

新华社伊斯坦布尔7月12日电 土耳其警方12日说,警方当天在中部城市科尼亚击毙5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人员,4名警察在同武装人员交火中受轻伤。

据土耳其多安通讯社报道,12日清晨,土耳其特警对科尼亚市梅拉姆区一所据信藏匿有“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的房屋发动突袭。特警在交火中击毙5名武装人员,警方有4人受轻伤。警方在行动中还缴获5支步枪、一把手枪以及一些弹药。

警方正在对5名“伊斯兰国”武装人员身份进行确认。

2015年以来,土耳其境内多地遭“伊斯兰国”武装人员袭击,伤亡情况严重。据土耳其媒体报道,很多境外极端分子、恐怖分子选择“取道”土耳其前往叙利亚、伊拉克加入“伊斯兰国”。近年来,土耳其政府已拘押逾5000名疑似“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并将来自95个国家的约3290名武装人员驱逐出境。

伊拉克媒体:"伊斯兰国"承认巴格达迪已死

即时 | 2017-07-12 17:27

新华社巴格达7月11日电(记者魏玉栋)伊拉克媒体11日报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经承认其最高头目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死亡,并称该组织将在不久之后产生新头目。

伊拉克苏马里亚电视台网站报道说,“伊斯兰国”通过其设在摩苏尔以西泰勒阿费尔的媒体机构发布简短声明,证实巴格达迪已经死亡,但是声明并没提供关于巴格达迪如何死亡的细节。

“伊斯兰国”于2014年占领摩苏尔后,巴格达迪在摩苏尔努里清真寺宣布建立一个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哈里发国”。巴格达迪据信早已逃离摩苏尔,藏身于伊拉克与叙利亚交界地区。

上月有俄罗斯媒体报道说,巴格达迪可能已在叙利亚死于俄军空袭。但是这一说法没有得到美国和伊拉克方面证实。

本月10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在摩苏尔宣布,“伊斯兰国”在摩苏尔的统治被彻底推翻,这座城市当天全面解放。(新华社客户端)

美高官:战争还未结束 须防“伊斯兰国2.0”崛起

即时 | 2017-07-12 09:11

综合报道,伊拉克总理阿巴迪9日在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发表胜利宣言,宣布伊军战胜残酷的恐怖主义,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彻底推翻。但美军方警告战事还未结束,称“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正密谋重组军力反击,不能掉以轻心,以免“伊斯兰国2.0”崛起。

阿巴迪在电视上发表胜利宣言,称赞伊军在摩苏尔战事大获全胜,感谢所有支持伊拉克的国家,大批军人随即跳舞庆祝,并挥舞国旗与枪械。

支持摩苏尔战线、以美军为首的联军也加入庆祝,但美国驻伊高级指挥官汤森表示:“尽管在摩苏尔取得历史性胜利,但战争还没结束。”

事实上,逃亡到摩苏尔南部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正重组军力,在当地控制大部分村落,密谋反击。汤森认为现在应全力狙击“伊斯兰国”,呼吁所有伊拉克人团结起来,政府需与逊尼派民众达成和解,让他们感觉巴格达政府代表着他们,以削弱“伊斯兰国”招揽新人的机会。

美国总统特朗普大赞这次历史性胜仗,指“伊斯兰国”已进入倒数阶段。国际特赦组织则指伊军及联军采取不适当和不必要的武力,造成大量平民死亡,违反国际人道公约,并可能构成战争罪行,呼吁设立委员会调查。

据悉,伊军收复摩苏尔的战事持续近9个月,多处地区变成废墟,造成数以千计平民丧生,另有92万多人流离失所。虽然成功击退“伊斯兰国”,但人道危机远远未解决,重建摩苏尔成为伊拉克其中一项最艰巨任务之一。

美军说无法证实“伊斯兰国”最高头目是否死亡

即时 | 2017-07-12 07:49

新华社华盛顿7月11日电(记者陆佳飞 周而捷)美国军方11日说,美军目前无法证实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最高头目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是否死亡。

美军在伊拉克的高级指挥官斯蒂芬·汤森当天在记者会上说,尽管美军从各种渠道获得了有用信息,但目前无法证实巴格达迪是否死亡。

汤森还说,上月曾有俄罗斯媒体报道称巴格达迪可能在叙利亚死于俄军空袭,但美军获得的消息显示,巴格达迪并没有在俄军空袭中死亡。

伊拉克媒体11日报道称,“伊斯兰国”已承认其最高头目巴格达迪死亡,并称该组织将在不久之后产生新头目。

“伊斯兰国”于2014年占领伊拉克摩苏尔后,巴格达迪在摩苏尔努里清真寺宣布建立一个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哈里发国”。巴格达迪据信早已逃离摩苏尔,藏身于伊拉克与叙利亚交界地区。

本月10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在摩苏尔宣布,“伊斯兰国”在摩苏尔的统治被彻底推翻,这座城市当天全面解放。

解放摩苏尔不等于IS将彻底覆灭

即时 | 2017-07-11 15:34

摩苏尔,这座被“伊斯兰国”(IS)霸占3年多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终于迎来“光复”。伊拉克总理阿巴迪10日正式宣布摩苏尔全面解放。作为IS在伊拉克的大本营,也是IS最高头目巴格达迪自封“哈里发”之地,收复摩苏尔无疑标志着盘踞在伊拉克的IS已经穷途末路,反恐战争又迎来一个重大转折。从阿勒颇到摩苏尔的解放,直至最终攻占IS“老巢”拉卡,大势已难逆转,一切只是时间问题。不过,这是否意味着IS将彻底覆灭,中东从此太平?

或演变为跨国恐怖集团

“虽然失去立足之地,但是IS并未丧失恐怖能力。”《纽约时报》评论称,即便丢失了摩苏尔和拉卡,也并不意味着IS的败亡,它会“叶落归根”,干它的“老本行”——作为一支反叛武装而存在。IS的触角会伸向全球,其意识形态也将继续鼓舞全世界的激进分子,因为IS已经是一个全球组织,其领导力和再生力已然成熟。

IS武装虽然被打散,但它绝非“无家可归”。在伊拉克,IS仍控制着塔尔阿法、哈维贾等北部城镇及安巴尔省大片地区。在叙利亚,虽然IS的最高指挥人员已逃离“首都”拉卡,但是幼发拉底河谷目前仍掌控在IS手中。不少头目还转移到迈亚丁,一个位于拉卡西南110英里(约合177公里)处的小镇,此处附近有石油设施以及穿越周围沙漠的石油管线。

更重要的是,IS具备在全球范围进行煽动、招募、指挥恐怖分子发动袭击的能力。

IS的海外分支正在发展壮大,它们在利比亚、埃及、也门、阿富汗、尼日利亚和菲律宾肆虐,这多少也弥补了IS在伊叙的损失。

此外,欧洲情报官员称,从2014年末到2016年中期,大约有100到250名海外激进分子通过土耳其边境回流欧洲。不过,IS对西方国家本土公民的强大“诱惑力”更值得警惕。乔治·华盛顿大学与国际反恐中心的联合研究发现,在2014年6月到2017年6月发生在欧洲和北美的51起被IS认领的袭击中,65名袭击者里面仅18%曾在伊拉克或叙利亚战斗过,大多数都是本国公民。

在网络世界,IS也独霸一方。其成员和支持者炮制出各种宣传资料、制作炸弹手册、加密指南,以及“传授”如何用卡车撞死更多人的技巧,在网络上散布,蛊惑人心。而且,IS擅长运用“精神胜利法”提振追随者的士气。他们竭力淡化当前的失利,只是将其描述成持久战中的挫折而已。美国官员也承认与IS打“网络战”并非易事。

“治理真空”孕育新冲突

若进入“后IS时代”,IS离去后留下的“治理真空”也将孕育新的冲突。

自IS崛起之后,美国及其盟友的战略重点是在军事上打垮该组织,但是在政治、经济和安全上如何重建、治理遭IS破坏的城市和社区却付之阙如。“在经受暴力和创伤的背景下,确保和平比赢得战争要难得多。”《华盛顿邮报》说。

治理真空将导致地区乱局的出现。来自“国际危机组织”的约斯特·海特勒曼指出,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什叶派和逊尼派都将展开一场围绕战利品的争夺战。

以伊拉克为例,一个没有IS的摩苏尔将成为伊拉克政府和库尔德人上演权力斗争的舞台。借与IS作战之机,库尔德人已占领伊拉克北部70%的领土,控制了石油储量丰富的基尔库克,这些领土在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之间存在争议。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主席巴尔扎尼还计划在今年9月举行独立公投。库尔德人的独立“抱负”将对伊拉克的稳定构成挑战,而巴格达的什叶派政府恐怕很难夺回该地区的控制权。这些都将使伊拉克北部局势变得复杂。

教派矛盾可能重新被激化。打击IS的同时也使什叶派民兵实力大增,其中不少民兵组织得到伊朗资助,这使逊尼派担心不已。如今有2500万逊尼派穆斯林生活在巴格达和大马士革之间,如果什叶派政府治理不善,加上该地区原本就盛行教派主义,教派冲突可能会被再次挑起。而这些逊尼派穆斯林很可能成为“伊斯兰国2.0”的“后备军”和支持者。

恐怖势力也很难最终根除。苏凡认为,最初催生激进圣战主义的条件,诸如政治动荡、教派冲突以及治理落后,至今仍困扰着伊拉克、叙利亚和世界上许多动荡地区。IS的没落或许将为“基地”的东山再起或者两大恐怖组织的“联盟”提供契机,将给地区和全球安全形势带来长久威胁。(记者 廖勤)

伊拉克解放摩苏尔意味着什么

即时 | 2017-07-11 16:00

新华社巴格达7月10日电 伊拉克解放摩苏尔意味着什么

新华社记者 程帅朋 魏玉栋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10日在位于摩苏尔前线的反恐部队指挥部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摩苏尔的统治已被彻底推翻,这个城市当天全面解放。

分析人士认为,解放摩苏尔标志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溃败,但伊拉克所面临的安全局势仍很复杂,国际反恐形势依然严峻。

胜利来之不易

伊拉克政府10日下午在反恐部队指挥部外举行了简短的庆祝仪式,阿巴迪在仪式上发表胜利演说。阿巴迪说,“我要向全世界宣布,‘伊斯兰国’在摩苏尔的统治已被彻底推翻,这个恐怖组织全面瓦解”。

阿巴迪向伊拉克军队和全体人民表示祝贺,并呼吁国民团结起来,继续展开反恐斗争,解放那些仍被极端分子控制的城市。

2016年10月17日,伊政府军正式打响收复摩苏尔的战役。伊政府最初希望在年内完全收复摩苏尔,但由于战斗异常激烈,收复时间一再推迟。这主要是由于三方面因素。

首先,对“伊斯兰国”来说,摩苏尔象征意义重大,因此政府军遭到来自“伊斯兰国”大量武装分子的激烈抵抗。

摩苏尔是“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境内的大本营,也是“伊斯兰国”的实际“首都”。2014年,“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在迄今唯一一次公开露面中,在摩苏尔努里清真寺宣布建立所谓的“伊斯兰国”。

其次,摩苏尔战场上的进攻力量构成复杂,参差不齐,且各自为战,缺乏协调,战力不强。

战役打响后,来自伊政府军、库尔德武装、什叶派民兵和逊尼派民兵等近10万兵力向摩苏尔东城郊区发起攻势。但库尔德武装和什叶派民兵并未参与摩苏尔攻城战,伊政府军在攻城时战斗力有限。

第三,发生在摩苏尔的战斗多为城市巷战,加上“伊斯兰国”劫持大量平民据守要点,伊政府军的重武器和空中优势难以得到施展。

反恐形势仍严峻

伊拉克军事专家阿卜杜拉·朱布里认为,收复摩苏尔是伊拉克反恐斗争取得的重大胜利,将大幅削弱“伊斯兰国”的影响力。

丢掉摩苏尔后,“伊斯兰国”在伊拉克控制区域仅剩摩苏尔西部泰勒阿费尔镇、基尔库克省哈维杰镇和安巴尔省西部数个城镇,面积较2014年已缩水近90%。

目前,伊政府军已完成对泰勒阿费尔镇和哈维杰镇的合围,收复行动将很快展开。在安巴尔省,伊政府军6月16日开始大规模清剿行动,政府军边防部队也在安巴尔省西部靠近叙利亚的边境地区发起军事行动,以切断“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外逃通道,控制叙伊边境。

朱布里认为,随着摩苏尔获得解放,“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溃败已成定局。“伊斯兰国”残余分子将被迫逃往伊叙边境的沙漠地带,在中央政府管控较弱的部落领地继续生存,而在城市地区,“伊斯兰国”将更多依赖“休眠成员”发动袭击。

但解放摩苏尔只是国际反恐战争的转折点,远非终点。

分析人士认为,“伊斯兰国”不同于传统的恐怖组织,其宗旨在于占领土地,建立“国家”,实行极端统治。尽管在伊拉克遭遇溃败,它在中东地区仍有很大势力。在叙利亚,尽管收复“伊斯兰国”控制的拉卡的战役已经打响,但这一极端组织仍控制着叙东部和东北部大片地区。由于解决叙利亚问题遥遥无期,这一极端组织仍有生存环境。在埃及、利比亚和也门,“伊斯兰国”分支的活动依然猖獗。

伊政治分析人士易卜拉欣·阿梅里认为,除在中东地区国家继续扩张外,“伊斯兰国”很可能在欧洲发动更多袭击,以宣示其存在。

重建任务很繁重

随着摩苏尔获得解放和“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溃败,战后重建将成为下阶段伊拉克政府工作的重点。

持续近9个月的战事对摩苏尔的基础设施造成了巨大破坏。在摩苏尔西城,包括老城区在内的数个街区几乎被完全摧毁。伊援助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摩苏尔战事已导致近100万平民逃离家园,其中超过70万人来自摩苏尔西城。联合国方面近日对媒体表示,摩苏尔重建工作或将持续数年。

伊拉克巴格达大学政治学教授萨巴赫·谢赫认为,除了城市重建、平民返乡,伊政府还需采取措施改善同当地民众的关系。摩苏尔地区是以逊尼派为主的多民族聚居区,自教派冲突爆发后,与什叶派掌权的中央政府矛盾重重。

解放摩苏尔之后,伊拉克所面临的局势仍很复杂。阿梅里认为,各政治派别在摩苏尔的权力争夺将很快展开。其中,库尔德自治区(库区)独立问题将越发棘手,并可能引发新动荡。

在同“伊斯兰国”战斗的日子里,库区武装从“伊斯兰国”手中夺回大片原由中央政府管辖的地区。库区已宣布将在今年9月举行独立公投。

阿梅里说,伊拉克政府、国际反恐联盟和联合国伊拉克援助团有义务制定一个长期战略,赋予库区和其他省份更多权利,以实现伊拉克民族和解。

美军一名涉嫌勾结“伊斯兰国”的士兵被逮捕

即时 | 2017-07-11 15:57

新华社洛杉矶7月10日电(记者 黄恒)美国联邦调查局10日宣布,一名美军士兵因涉嫌勾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日前在夏威夷州首府檀香山被逮捕。

联邦调查局说,被捕士兵为男性,现年34岁,在驻檀香山的美军25步兵师担任航空管制员。该局特工与夏威夷警方展开联合行动,于当地时间8日傍晚在这名士兵的住所将其抓获。

联邦调查局还说,被捕士兵2010年曾赴伊拉克作战,2014年又被派往阿富汗,多次获嘉奖。

这名士兵被控宣誓效忠“伊斯兰国”、试图向“伊斯兰国”提供美军情报。联邦调查局已对这名士兵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调查,认为他属于“单独行动”,在夏威夷并无同伙。

为彻底击败“伊斯兰国” 摩苏尔战役的这些启示可以有!

即时 | 2017-07-11 15:48

新华网北京7月11日电伊拉克总理阿巴迪9日访问伊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庆祝政府军取得摩苏尔战役的胜利。

此前,新华社记者曾三次进入战区,实录反恐部队取得节节胜利。

尽管摩苏尔尚有零星战事,但按阿巴迪的说法,“伊斯兰国”的势力被赶出这座城市已成定局。分析人士认为,拿下摩苏尔是国际反恐斗争的重要转折点,但并非终点。

【伊拉克总理进入摩苏尔,与军警握手】

伊拉克总理办公室9日发表声明说:“伊武装力量总司令阿巴迪抵达已解放的摩苏尔,并祝贺伊拉克英勇的士兵和人民取得重大胜利。”

7月9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在摩苏尔与军方官员握手。新华社发(伊拉克总理办公室供图)

根据伊方公布的画面,身着黑色制服、头戴黑色帽子的阿巴迪在摩苏尔与军警代表握手。总理办公室说,阿巴迪在摩苏尔发布了一系列命令,要求针对“伊斯兰国”残余继续开展军事行动,巩固胜利成果。


7月9日,伊拉克人聚集在首都巴格达市中心的解放广场,庆祝摩苏尔战役胜利。新华社发

在阿巴迪抵达后,摩苏尔的伊拉克部队挥舞国旗,庆祝胜利。巴格达等地的民众也举行了庆祝活动。但9日当天,摩苏尔仍能听到枪声,清理“伊斯兰国”残余的战斗还在继续。

【凭借这些,“伊斯兰国”可能卷土重来】

伊拉克军事专家阿卜杜拉·朱布里认为,收复摩苏尔是伊拉克反恐斗争取得的重大胜利,“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溃败已成定局。该组织在伊拉克控制的区域仅剩数个城镇,面积较2014年减少近90%。

尽管在伊拉克遭受重挫,该组织仍可能卷土重来。在叙利亚,“伊斯兰国”控制着东部和东北部大片地区,仍有生存空间;在埃及、利比亚和也门,“伊斯兰国”分支也十分活跃。

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易卜拉欣·阿梅里认为,“伊斯兰国”预计还将在欧洲等地发动更多袭击,宣示存在。

【反恐启示:搁置分歧 精诚合作】

摩苏尔战役的胜利对国际反恐和地区稳定具有积极启示意义,因为这是相关各方摒弃前嫌、同仇敌忾、通力合作的结果。

摩苏尔2014年6月被“伊斯兰国”占领,作为该组织在伊拉克境内的大本营和指挥中枢。随着“伊斯兰国”恐怖活动对国际安全构成的威胁越来越严重,相关各方逐渐意识到联合打击这一恐怖组织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2016年10月,伊政府军、库尔德武装、什叶派和逊尼派民兵近10万人在国际联盟战机支持下打响摩苏尔战役,最终收复该市,取得反恐的重大阶段性胜利。

中东地区形势错综复杂,利益矛盾相互交织。相关各方若能参照摩苏尔战役,搁置分歧,精诚合作,无疑将有助地区和平稳定,有助击败恐怖主义。

【起底“伊斯兰国”发家史】

“伊斯兰国”是目前中东地区最为活跃的极端组织,其前身由约旦籍极端分子扎卡维2002至2003年间在伊拉克创立,名义上是“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分支。

该组织2011年后利用叙利亚内战的机会将控制范围从伊拉克北部扩大到叙北部,2014年6月更名为“伊斯兰国”,将所谓的首都定在叙利亚拉卡。鼎盛时期,“伊斯兰国”拥有约3万名武装人员。

通过征税、走私石油和文物、抢劫公私财物、绑架勒索以及从捐助者那里获取资金等手段,“伊斯兰国”据称是世界上最有钱的恐怖组织。

该组织不仅在中东活动,还频频在法国、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发动恐怖袭击。近年来,多起重大恐怖袭击都与“伊斯兰国”有关。(记者:程帅鹏、魏玉栋、邵杰、郭洋、徐晓蕾,编辑:王丰丰,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摩苏尔解放极端分子跳河逃离 中东反恐或迎转折

即时 | 2017-07-11 07:43

伊拉克总理兼武装力量总司令海德尔·阿巴迪当地时间9日访问伊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庆祝政府军取得摩苏尔战役的胜利。总理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说:“伊武装力量总司令阿巴迪抵达已解放的摩苏尔,祝贺伊拉克英勇的士兵和人民取得的重大胜利。”尽管摩苏尔尚有零星战事,但按阿巴迪的说法,“伊斯兰国”的势力被赶出这座城市已成定局。

胜利

负隅顽抗的极端分子跳河逃窜

伊拉克安全部队9日早些时候说,伊拉克政府军正在将极端分子从其在摩苏尔老城最后的据点驱逐。

按路透社的说法,面对政府军的进攻,一些无力抵抗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9日被迫跳入底格里斯河,试图逃离。

底格里斯河从摩苏尔穿城而过,河东岸地区今年1月底解放。2月19日,政府军发动收复摩苏尔城西的军事行动。

伊拉克军方本月5日称,仅剩约300名“伊斯兰国”武装人员被包围在老城区一个狭小地带。这片最后区域面积不足1平方公里。

伊拉克军方发言人叶海亚·拉苏尔8日宣布,伊拉克陆军第九装甲师已经突破防线,抵达“伊斯兰国”武装人员负隅顽抗的底格里斯河西岸。

他说,超过30名武装分子在试图通过底格里斯河逃窜时被打死、另有6人被捕。这意味着“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防线已经“崩溃”,他们对摩苏尔破坏性的占领终结。

当日,身着黑色制服、头戴黑色帽子的阿巴迪在摩苏尔与军警代表握手。总理办公室说,阿巴迪在摩苏尔发布了一系列命令,要求针对“伊斯兰国”残余继续开展军事行动,巩固胜利成果。巴格达等地的民众也举行了庆祝活动。但9日当天,摩苏尔仍能听到枪声,清理“伊斯兰国”残余的战斗还在继续。

影响

精锐反恐部队损失约四成士兵

摩苏尔2014年6月被“伊斯兰国”占领,作为该组织在伊拉克境内的大本营和指挥中枢。随着“伊斯兰国”恐怖活动对国际安全构成的威胁越来越严重,相关各方逐渐意识到联合打击这一恐怖组织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伊拉克政府在国际社会帮助下,逐渐恢复了对该国绝大部分地区的控制,从而可以将优势兵力投入到摩苏尔战役。美国和伊朗虽然关系一直紧张,但是在摩苏尔战役中存在少有的默契。美国领导的一个多国联盟从空中对“伊斯兰国”目标实施轰炸,而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则在地面军事行动中表现积极。

2016年10月,伊政府军、库尔德武装、什叶派和逊尼派民兵近10万人在国际联盟战机支持下打响摩苏尔战役,最终收复该市,取得反恐的重大阶段性胜利。

据报道,在收复摩苏尔的过程中,由于武装分子不择手段地进行抵抗,伊拉克政府军遭受严重伤亡,其中精锐的反恐部队损失大约四成士兵。

伊朗国防部长达赫甘9日说,摩苏尔战役取得胜利是打击恐怖主义国际统一战线的胜利,预示着恐怖主义的失败和消亡。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阿里·沙姆哈尼当天也在一份声明中说,在摩苏尔战役中击败“伊斯兰国”是伊拉克迈向和平与发展的开端。

分析

为找存在感可能在欧洲发动袭击

此次被消灭的“伊斯兰国”是中东地区最为活跃的极端组织,其前身由约旦籍极端分子扎卡维2002年至2003年间在伊拉克创立,名义上是“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分支。

该组织2011年后利用叙利亚内战的机会将控制范围从伊拉克北部扩大到叙北部,2014年6月更名为“伊斯兰国”,将所谓的“首都”定在叙利亚拉卡。鼎盛时期,“伊斯兰国”拥有约3万名武装人员。

该组织不仅在中东活动,还频频在法国、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发动恐怖袭击。近年来,多起重大恐怖袭击都与“伊斯兰国”有关。

伊拉克军事专家阿卜杜拉·朱布里认为,收复摩苏尔是伊拉克反恐斗争取得的重大胜利,“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溃败已成定局。该组织在伊拉克控制的区域仅剩数个城镇,面积较2014年减少近90%。

尽管在伊拉克遭受重挫,该组织仍可能卷土重来。在叙利亚,“伊斯兰国”控制着东部和东北部大片地区,仍有生存空间;在埃及、利比亚和也门,“伊斯兰国”分支也十分活跃。

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易卜拉欣·阿梅里认为,“伊斯兰国”预计还将在欧洲等地发动更多袭击,宣示存在。文/新华社

战争进程

2014年,极端组织头目巴格达迪在摩苏尔老城区内的努里清真寺首次公开露面,宣布建立所谓的“伊斯兰国”,并自立为“哈里发”。两年多的反恐战争后,伊政府军陆续收复萨拉赫丁省和安巴尔省大片地区。

2016年6月,伊拉克政府收复安巴尔省重镇费卢杰,随后将下一个目标定为解放“伊斯兰国”盘踞在伊的最后一座城市——摩苏尔。同年10月17日凌晨,阿巴迪宣布,经过数月准备,政府军正式展开收复摩苏尔的战役。

2017年1月24日,阿巴迪在巴格达宣布收复摩苏尔东部城区。2月19日,摩苏尔西部城区收复战打响。5月初,摩苏尔战事进入决胜阶段。6月18日,伊政府军从多个方向攻入摩苏尔老城区,向“伊斯兰国”控制的最后据点发起进攻。6月21日,“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迫于压力炸毁摩苏尔地标性建筑努里清真寺。6月29日,伊政府军收复努里清真寺。

1 2 3 ... 5 下一页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