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发生山体高位垮塌

6月24日6时许,四川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发生山体高位垮塌,造成40余户农房、100余人被掩埋。灾害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立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四川省全力组织搜救被埋人员,尽最大努力减少人员伤亡、防范次生灾害发生,并妥善做好失踪人员亲属和受灾人员的安抚安置工作。

 资  讯 

四川茂县山体垮塌灾害失联人员名单上又有20人确认安全

即时 | 2017-06-28 07:41

新华社四川茂县6月27日电(记者周相吉、陈地)记者6月27日下午从“6·24”茂县叠溪山体突发高位垮塌灾害抢险救灾指挥部证实:四川茂县叠溪山体高位垮塌灾害失联人员名单上,又有20人确认安全。

当天,州、县工作人员继续采取走村入户调查、户口比对、电话核实、知情群众证实和社会各界信息反馈等方式寻找失联人员,经过反复核对,确认失联人员名单上又有20人安全。

至此,“6·24”茂县叠溪山体高位垮塌灾害118名失联人员中,共计确定有35人安全(其中分别于6月25日确定人员安全15名,6月27日确定新增人员安全20名)。目前寻找失联人员的工作还在继续进行中。

四川茂县叠溪镇新磨村部分山体再次垮塌 无人员伤亡

即时 | 2017-06-27 15:43

新华社四川茂县6月27日电(记者周相吉、陈地)记者从“6·24”茂县叠溪山体突发高位垮塌灾害抢险救灾指挥部证实,27日11时04分,四川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山体垮塌现场滑坡体再次出现垮塌,据地质专家目测,塌方量约200-300立方米。此前,救灾指挥部已全面加强监测预警工作,危险区域作业人员已全部撤离。

四川茂县山体垮塌灾害一线:一对坚守职业使命的夫妻

即时 | 2017-06-27 15:39

24日晚深夜,这对选择坚守的夫妻在灾区指挥部匆匆见了一面,相视无言,妻子徐娅把头重重地埋在丈夫的胸前。(图片由网友提供)  

人民网茂县6月26日电(朱虹)“祈祷一切平安,硕宝宝,你会理解爸爸妈妈对吗?今晚上我估计要对你食言了,对不起,你不哭不闹,支持爸爸妈妈好吗?”这样一段催人泪下的文字,来自军嫂徐娅的朋友圈。灾难发生后,她和丈夫郭小波双双奔赴一线,抛下他们刚满两个月的孩子。  军嫂徐娅是四川茂县电视台的一名记者,而她的丈夫郭小波则是武警四川总队阿坝州支队理县中队副队长。6月24日5点45分,四川省阿坝州茂县因降雨诱发高位远程崩滑碎屑流灾害。突如其来的灾害打断了徐娅的哺乳期,也让她决心放下孩子,第一时间赶赴灾害现场参与报道工作。


郭小波安慰愧疚的妻子徐娅。(朱虹 摄)  

“我不敢告诉他,自己把孩子放在家里,回到了工作岗位上。宝宝,对不起。老公,对不起。”说到这里,满怀愧疚的徐娅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难过。“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场时间就是生命的战斗。内心也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回到工作岗位上去。”   

“看见妈妈给我发宝宝的视频,我只能默默的把爱放在心中,真的很对不起孩子。”徐娅说,刚出月子自己就奶水不好,但她也顾不得多想,“我今天早上走的时候,孩子一直在哭。我总是和他说,宝宝、对不起,妈妈再也不走了。可是,我今天又走了。”


记者在新闻中心看见了徐娅,她一直认真地和同事们交流着当天的报道重点。(朱虹 摄)

眼前的徐娅提起孩子就红了眼眶,但没想的是,心中充满愧疚的徐娅一开始到达灾害现场开始工作的时候,还瞒着丈夫郭小波,她害怕丈夫责怪,更怕丈夫担心她的安全。  “你接二连三的打电话过来,我却始终没有勇气接听,因为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去了新磨村现场,不想做一个不称职的妻子和一个不称职的母亲。”徐娅在写给丈夫的短信中,表达了自己心中的矛盾。  直到丈夫郭小波告诉自己,自己所在的救援部队也会过来参与抢险时,徐娅知道再也瞒不住了。“当我对他说,老公,对不起的时候。他说,我知道这是你的职业,你会义无反顾。”


谈起孩子,徐娅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朱虹 摄)

24日晚深夜,这对选择坚守的夫妻在灾区指挥部匆匆见了一面,相视无言,妻子徐娅把头重重地埋在丈夫的胸前,一颗硕大的泪滴从她的脸颊上滴落。  “我必须在那里,又怎么会不理解她?就像她说的,职业让我们都必须选择坚守。”正在集训的郭小波主动向上级请求参与救灾行动,他说,自己应该和战友们在一起,和妻子一样坚守在一线。“尽管一整天我们见不到彼此,但我知道她在这里。”望着眼前难过愧疚的妻子,郭小波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悲伤,对妻子说,“对不起,是我没能照顾好你们。”   交谈中,徐娅的电话响起了,她要赶着去准备今天的报道工作,而丈夫郭小波也即刻投入到现场的警戒工作中。临别前,徐娅擦干了脸颊上的泪水,她说不能让同事看见自己的眼泪。记者在新闻中心看见了徐娅,她一直认真地和同事们交流着当天的报道重点。而身着军装的郭小波,也早已和战友们一起继续投入到黄金72小时的救援中。


望着眼前难过愧疚的妻子,郭小波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酸楚。(朱虹 摄)


这对选择坚守的夫妻,总是默默给对方力量。(朱虹摄)


夫妻聊天记录(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夫妻聊天记录(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茂县山体垮塌救援第三天 安置受灾民众302人

即时 | 2017-06-26 22:06

中新社茂县6月26日电 (王鹏贺劭清)记者26日从“6·24”特大山体滑坡灾害抢险救灾第七场新闻通报会获悉,四川已成立思想劝导、心理抚慰、救援宣传、转移安置、丧葬抚恤和群众接待六个工作小组,集中应急安置、投亲靠友、分散安置302名受灾民众。

资料图:消防员在现场寻找失联者。中新社记者 刘忠俊摄

24日5时45分,四川省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新村组富贵山山体突发高位垮塌。垮塌方量巨大,约800万立方米,堵塞河道约2公里。经专家现场踏勘初步分析,这是一起降雨诱发的高位远程崩滑碎屑流灾害。

“继续千方百计进行人员搜救,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绝不放弃。”阿坝州常务副州长徐芝文介绍,由于受灾地地理自然情况特殊,极易发生次生灾害,必须加强救援现场预警预测,根据救援现场情况变化,随时调整作业面、及时调配现场救援力量,必须在专家指定区域开展作业,强化现场调度指挥,坚决确保不因为发生次生灾害引发新的人员伤亡。

目前阿坝州已进行了全州地质隐患排查。徐芝文说,全州境内已全面落实排险除危、紧急避让和全天候监测等措施,对新发现避灾隐患,均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民众生命安全。

为了妥善安置好受灾民众的基本生活,当地已向受灾民众发放生活必需品,保障基本生活需要,同时按照国家标准及时发放临时性生活补助。

参与此次搜救的西南交通大学教授胡卸文指出,此次垮塌影响面积很大,救灾作业面也很大,目前救援组已对潜在危险进行了实时监控,为救援人员提供安全保障。(完)

四川茂县灾区当地受损光缆和中断基站全面恢复

即时 | 2017-06-26 15:45

中新网6月26日电 据工信部网站消息,24日6时左右,四川省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突发山体高位垮塌,造成重大伤亡,导致当地2个基站损毁,36个基站退服,本地光缆中断11公里。灾害发生后,工业和信息化部指导四川省通信管理局立即启动应急通信保障预案,组织调度各基础电信企业保障队伍迅速奔赴灾害现场,共出动人员348人次、车辆52辆次、发电油机85台次,开展抢险救灾通信保障工作,重点保障指挥部、抢险救灾队伍及新闻媒体通信畅通。

消防员在现场寻找失联者。中新社记者 刘忠俊摄

截至6月26日8时30分,经全力紧急抢修,当地受损光缆和中断基站已全面恢复。根据业务量增长情况,相关基础电信企业对现场基站实施扩容并增设6个基站,为救灾指挥部开通WiFi,为现场媒体提供百兆带宽的通信线路保障。

目前,灾区网络稳定、通信畅通,有力支撑抢险救灾、媒体报道和当地群众的通信需要。在开展现场通信保障的同时,当地基础电信企业还利用手机定位积极协助搜救工作,设立便民服务点,开通寻亲热线,为受灾群众提供免费报平安电话、免费充电、免费补卡、紧急开机等服务。

茂县垮塌位置发生位移 可能发生二次滑坡

即时 | 2017-06-26 13:35

新华社四川茂县6月26日电 (记者 薛玉斌)据四川省安监局消息,26日11时10分左右,在茂县山体高位垮塌救援现场,安监救援队伍的边坡雷达设备监测出垮塌位置发生位移和变形,极有可能发生二次滑坡,所有救援人员和媒体记者按照要求紧急撤离现场。

四川茂县救灾中搜救犬累倒在消防员怀里

即时 | 2017-06-26 11:36

24日5时45分,四川省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新村组富贵山山体突发高位垮塌。目前搜救仍在紧张进行中,成都消防支队的搜救犬“西岭”在现场发现疑似生命体征,救援人员进行挖掘救援。这只搜救犬今年11岁,相当于人类的77岁,现在它累倒在消防员的怀里睡着了。

中新社记者 段小阳 王鹏 报道

15岁男孩出门逃过茂县山体垮塌:会坚强地活下去

即时 | 2017-06-26 07:46

家园变成废墟,王泽佩姐弟4人想起亲人,痛哭

在叠溪小学临时安置点的宿舍内,王泽佩、王海唐、王春燕、王琴姐弟4人度过了人生中最难熬的一个夜晚。

25日凌晨6点不到,王海唐透过窗户眺望家园时,这位15岁的男孩伤心地哭了,“什么都没有了。”在废墟泥石下面掩埋了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至今生死未卜。

在废墟上,边走边哭

15岁的王海唐家住叠溪镇新磨村一组,因为成绩不好,14岁读完初一后辍学在家。

5月13日,在一名远房哥哥的带领下,他出来打工,临走前,爸爸妈妈把他送出门,送上车,一再叮嘱,要他学好一门手艺再回来。

24日上午,在茂县八一中学读初三的姐姐王泽佩打来电话,电话里姐姐哭着说:“弟弟,家里塌方了,所有人都联系不上,快回来。”

接完电话,王海唐心中一沉,连忙向火锅店请假;王泽佩与在茂县读书的堂妹王琴和王春燕连忙赶车返回叠溪镇,24日上午11点,还没到村口,看到车窗外一幕,三名女孩双腿发软,她们的家已经在废墟之下。

“我们努力寻找家的位置,已经找不到家的位置。”王琴说,他们的爷爷王怀刘,奶奶王贵香被掩埋在了废墟之下,王泽佩和王海唐的父母也一样生死未卜。在废墟上,王泽佩、王琴、王春燕3人边走边哭,这里曾经是她们美丽的家园,在她们的童年,这里留给她们的是满满的回忆。

想给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做顿饭

家园成了废墟,王泽佩、王琴、王春燕3人被安置到叠溪小学临时安置点的宿舍内,在这里有被子、食物和水。

24日21点,经过10多个小时的颠簸,王海唐在远房亲戚的陪伴下,来到叠溪镇,想回家看看,因为交通管制,他没有能够到塌方现场,只能在安置点找姐姐。

王泽佩、王春燕、王琴因为在茂县读书,王海唐在德阳火锅店打工而逃过了这一劫。

让王海唐没想到的是,他5月13日出门那天,成了见父母的最后一面。原本想学门好手艺,当一名厨师,给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亲手做一顿饭,“可惜他们可能再也吃不到了。”在安置点,想起家人,王海唐又一次伤心地哭了。

对于未来,这位15岁的男孩很迷茫,“都不晓得怎么办,我会坚强地活下去,照顾好姐姐。”王海唐说。

谈茂县山体垮塌成因:警报能否在灾害到来前拉响?

即时 | 2017-06-26 07:42

6月24日5时45分,四川阿坝州茂县叠溪镇突发山体垮塌灾害,经专家现场踏勘初步分析,这是一次降雨诱发的高位远程崩滑碎屑流灾害,垮塌山体为当地新磨村新村组富贵山山体,塌方量约为800万立方米。截至25日14时,灾害已造成62户被埋、93人失联。

地处龙门山断裂带的叠溪镇,位于岷江流向成都平原大拐弯的高山峡谷处,当地山体多发垮塌和滑坡现象。该地区曾于1933年发生7.5级叠溪地震,并诱发大型滑坡——堰塞湖灾害链,堰塞湖一直保留至今。2008年,汶川地震也曾在该地区诱发多处崩塌、滑坡等次生山地灾害。此次滑坡有何特点?成因是什么,与此前地震灾害有何关联?未来这类地质灾害能否预警?25日,科技日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专访了地质环境与地质灾害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耀如以及中科院山地所的专家等。

6月25日,消防官兵在救援间隙抓紧时间休息。四川消防 供图

长期、多因素交叉形成灾害

山体滑坡是指山体斜坡上某一部分岩土,沿着一定的软弱结构面(带)产生剪切位移而整体地向斜坡下方移动的作用和现象,俗称“走山”,是常见地质灾害之一。

“川西地区地震是很频繁的,滇西地区地质构造活跃,平均每10年就发生一次六七级的地震。川西地区每20年就有一次六七级的地震。”卢耀如认为,川西和滇西两个地区有互补的情况。滇西地区地震活跃的时候,川西地区地震就弱一些;川西强的时候滇西就弱一些。这次茂县的滑坡,实际上是1933年叠溪大地震和2008年汶川大地震复合造成的隐伏灾害的效应,是青藏高原板块挤压运动的结果。

四川省地质灾害应急专家裴向军称,目前已证实,滑坡所处的叠溪镇松坪沟就是1933年叠溪地震一个断层通过的地方,“这场地震对当地斜坡的损伤,比汶川地震更严重”。

事故发生后,率先赶赴灾区现场勘查的中科院山地灾害与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中科院成都山地所研究员何思明说,“滑坡灾害不是单一因素导致,而是长期、多因素交叉形成的自然过程,包括地震等地壳运动的内动力,及降雨、冰雪融解等外动力”。

“表面看完整的石块,它的下面可能有分层或裂隙。”关于地质灾害长期积累的过程,灾害发生期间正在茂县开展科学考察的中科院成都山地所副研究员陈华勇说,岩层遇到地震等外界因素后变得松动,再经雨水渗透,降低岩层间摩擦阻力,就会打破原有静止状态。“或者是多次降雨等积累因素,反复冲击岩层原有机构,达到某个临界点后,就会启动滑坡、泥石流等灾害。”

降雨,诱发滑坡的“最后一根稻草”

“连续的小雨就像在破碎的岩石上浇油一样,使得已经处于临界状态的岩石破碎,发生滑坡。”卢耀如告诉记者,这些现象在其他地区也出现过,像2001年四川武隆地区滑坡,就是边坡没有处理,连续小雨后就滑塌了下来。

“从此次事故情况看,‘降雨诱发’正是产生滑坡的‘最后一根稻草’。”何思明也说。

此次灾害的滑坡体约800万立方米,在100秒时间内,平面滑动距离约2500米至3000米。何思明对此解读说,滑坡类型有岩质滑坡、土质滑坡两类,及高速和低速两种情况。

“从现场考察情况看,当地属高山峡谷地带,滑坡山体属顺层变质砂岩滑坡,海拔高度约3400米、高度差超过1000米,坡度在50度至60度之间,属于高速顺层滑坡,冲击力非常大。”他说,高山峡谷区滑坡通常具有高位、高速、远程等特点,滑坡体在运动过程中会形成碎屑流,具有非常强的破坏能力。

高位滑坡往往冲击速度快、面积大。也正因为高位、高速,滑坡体下落后会形成碎屑,其对地面冲击也并非整体,而是形成了很多岩石块组成的碎屑流,也就是“崩滑碎屑流”,其对受灾区域造成的灾害范围也更大。

预警需长期研究,目前并非无计可施

地震造成的地表结构疏松,往往是造成滑坡的主要潜在因素。资料显示,2008年汶川地震后,四川省国土资源部门截至同年6月5日的灾害调查中,就在重灾区的51个县市区排查出地质灾害点6387处,主要为滑坡、崩塌和不稳定斜坡;2013年芦山地震后,截至当年5月的排查中,又新增地质灾害1447处,其中滑坡419处、崩塌573处。而此次发生地点,与上述两次地震都属于长约500公里、宽约30—40公里的龙门山断裂带。

卢耀如说,很多人一般认为,地震发生后,没有坍塌的地方就没有问题了。但地震造成的影响、不稳定的效应其实是长期存在的,必须要认真对待。何思明同样说,汶川、芦山地震发生后,关于龙门山断裂带潜在滑坡点的识别,是一项长期的过程。“土质滑坡的可以通过地表变形初步进行判断。但岩质滑坡突发性强、隐蔽性强,往往难于预警。”他说,对潜在岩质滑坡点的识别,目前无法通过简单的遥感技术、卫星图片等完成,而是需要长期的研究,“这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地质勘测技术的更新,另一方面是灾害理论研究深入。”

不过以现有科学技术,对岩质滑坡预警也并非完全无计可施。何思明介绍,目前可采用声发射或微震技术用于岩质滑坡灾害点监测,这是针对岩石在变形破裂过程中产生的声学信号进行监测的技术,“但需要专业人员技术装备、较高的成本,往往对大面积、大范围的地质灾害高发区难以全面覆盖。”

对于灾后重建问题,卢耀如强调,岷江地区两岸还是比较危险,要注意周边的稳定性,相关工程要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地保障居民的安全。

牵挂·守望·搜救——四川茂县山体垮塌36小时救援纪实

即时 | 2017-06-26 07:31

牵挂·守望·搜救——四川茂县山体垮塌36小时救援纪实

6月25日,救援人员在灾害现场进行搜救。新华社记者薛玉斌 摄

新华社四川茂县6月25日电 题:牵挂·守望·搜救——四川茂县山体垮塌灾害36小时救援纪实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任硌、肖林、周相吉

6月24日5时45分,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新村组富贵山山体突发高位垮塌。据专家初步认定此次灾害塌方量巨大,滑坡体最大落差约1600米,平面滑动距离2500米至3000米。据最新消息,灾害已造成93人失联,3人被救出住院。截至25日18时,36小时过去了,受灾群众的情况怎么样了?救援进展如何?

牵挂——救援力量源源不断,大规模现场搜救迅速展开

受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委派,国务委员王勇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率国务院工作组于24日紧急赶赴阿坝州,指导灾害应急救援和善后处置工作。

灾情发生后,四川省立即启动自然灾害Ⅰ级救灾应急响应,四川省委省政府和阿坝州委州政府主要领导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指挥抢险救援工作。

当地乡镇、村社干部立即展开救援,县、州、省救援力量源源不断赶到,包括公安、武警、消防、民兵等在内的各种救援力量,当日已在现场开展大规模的搜救行动。24日深夜,仍有救援力量陆续抵达现场。

成都通往茂县灾区220多公里的道路,始终保持畅通。通往灾区的交通道路启动管控,从成都到茂县,沿途各个收费站都开通了救援绿色通道,社会车辆被提前分流。

从24日中午开始,来自县城和附近村镇经营饭店的群众,把热腾腾的饭菜肩挑车拉送到现场,免费提供给受灾群众和救援人员。来自相邻太平村的10余名回族群众,翻山越岭,把饭菜抬到搜救第一线的挖掘队员身旁。他们说,让救援队吃饱饭,才有劲救人。

24日晚10点左右,来自阿坝州消防支队的救援人员,还在滑坡体边缘处进行搜索。在泥泞的应急道路旁,丈余高的应急照明灯照在滑坡体上,犹如白昼,数十位救援官兵在破碎的石头上进行搜救。一位救援官兵告诉记者,24日8时许,先头部队就已经到达现场,展开搜索救援。当日13时左右,后续部队陆续赶到。

守望——周围村民纷纷主动救助,救援人员不放弃每一线希望

24日5时20分,家住松坪沟乡岩窝村的王树贵早早起床,开着工程车去工地修路。夜雨初歇,似乎又是平常的一天。出门不久,大地突然传来隆隆巨响,王树贵看见,与两河口村邻近的新磨村新村组背后的大山突然垮了下来。

短短一分钟,山石和泥土就吞噬了整个村庄,滚滚烟尘遮蔽了河谷。半个小时后,王树贵赶到了灾害发生的现场:“河水都被冲得断流了。”王树贵急忙用手机拨打报警电话,但信号已经完全中断。“赶紧找政府报告!”他开着工程车赶到松坪沟乡政府,带着干部们来到现场施救。

紧邻事发地的松平沟乡岩窝村支书何春兰,听到屋外的巨响,立刻和丈夫带着绳子跑到现场。“落下的那些石头好大。”何春兰说。村里陆续有30多个村民赶来,几十个人用绳子拉石头努力进行救援。

阿坝州公安局特警支队民警高猛,从阿坝州赶到茂县救援。他从小在脚下这个刚刚被泥石掩埋的村庄长大。24日下午,当他抵达现场时,已经有2名亲人的遗体被发现。

忍住悲伤,高猛立即投入到现场搜救中。“有些地面已经比原来高出10米,救援队伍奋力搜救。”高猛说。

从24日上午起,不少失联群众的亲属,纷纷从邻近乡村或外地赶到现场附近,寻找亲人的下落。24日13时,在塌方不远处的安置点,村民王运凤忍不住眼里的泪水。王运凤70多岁的父母被山体掩埋。她的妹妹高世丽在村里开农家乐,妹夫文林跑乡村客运,夫妻二人也都被掩埋。她难过地说,新磨村的位置靠近景区,很多村民都开农家乐,不少家庭生活富裕,买了小车,没想到遇到这样的灾害。

“愿逝者安息!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找到还活着的乡亲。”泪珠在充满血丝的双眼中打转,25日,一夜未眠的高猛仍坚持在救援现场执勤。

搜救——科学有序,力求把损失降到最低

25日上午,在现场4号区域,四川消防总队的救援队伍用生命探测仪发现异常信号。异常点在地下数米处,且位于大片碎石区下方。如用大型机械开挖,容易使地下可能存在的生存空间坍塌,如用手工工具开挖,进度又太慢。

为了确保地下生存空间的安全,消防官兵在信号点旁,指挥两台挖掘机深挖,开辟出一个地下作业平面。然后,由消防官兵用铁锹等工具,从侧面细心地剥离土石。同时,通过生命探测仪和搜救犬,不断确定异常信号具体位置。截至25日下午记者发稿时,搜救仍在进行中。

按照中央领导关于科学救援的指示精神,国务院工作组和四川省有关部门多次到救援现场查看、会商,制定出了详尽、科学的抢险救援总体方案。

据四川省消防总队战训处参谋吴刚介绍,24日傍晚,救援人员已根据夜间救援特点,制定当晚的搜救方案。一是所有搜救人员在照明区域作业;二是由于现场多次发生二次塌方,各救援点设置观察哨,发现紧急情况立即发送信号,安排救援人员紧急撤离。

在救援现场,气象工作人员架设起了天气预报设备,随时监测雨情、风速等情况;电力、通讯等救援人员架设起照明、临时通讯设备;公安交警对救援现场实行了严格的交通管制,确保了救援生命通道的畅通;医务人员和治疗设备随时待命;安置和接待受灾群众及亲属的帐篷连夜搭好……

25日14时30分许,记者在救援现场看到,在茂县民兵和当地公安民警的护送下,不少游客和学生从受灾点新磨村上游的松坪沟乡一路走下来。14时50分许,他们乘坐当地安排的车辆离开。据当地干部介绍,此行有100多名游客,其中包括部分前来写生的学生。据被困学生介绍,他们来自成都纺织高等专科学校,背着画板前来写生,24日凌晨起与其他游客一起被困于松坪乡几家酒店。

傍晚的阳光斜照在川西高原上,救援人员和工程机械忙碌的影子,映照在搜救现场的巨石堆上。36小时过去了,接下来,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参与记者毕子甲、陈地、李力可、徐博)

四川茂县山体垮塌救援通道抢通

即时 | 2017-06-25 22:15

央视网消息:来关注四川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山体突发高位垮塌最新情况。截至今天下午14点,已发现10名遇难者遗体,仍然有93人失联。

经过一夜奋战,救援通道已经抢通。现在,现场专业救援队伍有2500多人,他们正展开全覆盖搜索。记者从抢险救援指挥部了解到,由于现场情况复杂,局部山体滑坡仍时有发生,给救援增加了不少难度。

目前,抢险救灾已经进行了大约37个小时。救援人员利用生命探测仪、搜救犬等方式继续在现场搜救。

为保障灾害区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当地已转移安置受灾群众300多人。

王勇在四川茂县“6·24”特大山体滑坡灾害现场指导抢险救援工作

即时 | 2017-06-25 22:14

央视网消息:受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委派,国务委员王勇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率国务院工作组于24日紧急赶赴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指导“6.24”特大山体滑坡灾害应急救援和善后处理工作。

当天下午,王勇抵达茂县后立即赶赴叠溪镇新磨村事发现场,深入了解灾情和应急抢险救援情况。当晚,王勇在救援现场指挥部主持召开会议,传达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听取四川省和有关单位负责同志关于灾害发生和应急救援工作情况汇报。

王勇要求,四川省和各有关方面要全力以赴做好搜救工作,最大限度减少因伤死亡、因伤致残。要抓紧核实失联人员,尽快核实核准遇难人员身份。要切实防范次生灾害。要抓紧调查灾害原因,及时回应社会关切。要做好受灾群众安置工作,确保社会稳定。要加强信息发布和舆论引导。当前正值汛期,各地区和有关部门要保持高度警惕,加强各类自然灾害监测和预防,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快点走,他们还等着我们的饭呢!”

即时 | 2017-06-25 21:32

新华社四川茂县6月25日电(记者陈地)“来吃饭了,来吃饭了!”24日晚8时许,几声伴着山谷回音的吆喝声,响在茂县叠溪镇新磨村数块巨大碎石间。

七、八名头戴白帽、扛着5个大桶的群众出现在了茂县山体垮塌事件的抢险救援第一线,正在现场紧急执行搜救任务的上百名武警官兵,一时有些惊愕。

“大家赶紧吃,都是我们自己做的,用牛肉炒的,你们辛苦了!”领头的村民杨开宇满头大汗,一边张罗着身后的村民放下大桶,一边吆喝着身前的救援人员快快过来。

“我们是山那头太平村的,距垮塌现场有7、8公里的山路,村里许多都是回族群众。”杨开宇说,“我们一听说这里发生了垮塌事故,就想着能不能做点什么。”

时间回拨到下午3时,太平村的数十位村民在村委会着急地讨论着。“我们离灾区那么近,帮点什么忙吧!”“有那么多专业的救援队在,我们去会不会添乱呀?”大家你一言我一言地讨论着。

“干脆我们做点吃的给消防战士送过去吧!他们一定累坏了。”杨开宇的想法立马得到了村名的一致赞同。说罢,全村男女老少像冲锋的战士一样,紧张地忙碌起来。

两小时后,三大桶米饭,两大桶土豆炒牛肉准备好了。尽管是邻村,但走7、8公里的山路却不那么容易。“大家辛苦一点,走快点,他们还等着我们的饭呢!”杨开宇像龙舟上的号手鼓着劲。

近三个小时后,太平村的8位村民出现在了救援现场。看着忽然出现的村民,来自阿坝州消防支队的队员们满是倦容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老百姓走了这么久的山路就是为了来给我们送一顿饭,很感动。”

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到20分钟,上百名战士吃光了这顿来自山那头的“爱心晚餐”,便又投入到了紧张的搜救中。

一转头,只剩下太平村的的村民们渐远的背影,五个不锈钢大筒和几顶白帽还若隐若现地在这片有悲伤更有温情的山谷中闪烁。

茂县山体垮塌灾害已转移安置群众300余人

即时 | 2017-06-25 21:13

新华社成都6月25日电(记者李力可)25日下午,记者从“6·24”茂县叠溪突发山体高位垮塌灾害抢险救灾指挥部了解到,300余名受灾群众已被转移安置在附近的叠溪镇叠溪小学和白腊寨村白腊酒店。

目前,抢险救灾指挥部已组织专门力量,由专人陪护进行心理疏导,并发放食品、饮用水、棉被等物资,安排基本生活。

据了解,目前救灾现场已经实施交通远端分流,保障救灾生命通道畅通。为防止发生次生灾害,现已设立地质、环保、气象和水务监测岗点14个,全天候监测预警。目前,现场共有46台大型工程机械、10台生命探测仪分片作业,救援工作正在有序开展中。

四川公布茂县叠溪山体滑坡118名失联人员名单

即时 | 2017-06-25 11:58

新华社成都6月25日电(记者周相吉、陈地)记者从“6·24”叠溪山体突发高位垮塌灾害抢险救灾前线指挥部了解到,四川省茂县“6·24”叠溪山体滑坡118名失联人员身份已经确认,具体名单和联系电话已公布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政府门户网站,以便社会各界帮助寻找线索。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