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屏山|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军事|图片|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国内> 社会 > 正文

揭秘现代保镖:他们就是司机文秘 常年在老板身边

2018-04-16 14:59:27 李明子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林晨 林晨   我来说两句

用“武”之地

2010年1月1日起实施的《保安服务管理条例》首次明确保安服务公司可以根据合同为客户提供“随身护卫”,这是对“保镖”身份合法化最早的法律条例。随后,安保公司纷纷成立。

“保镖是个敏感的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学院副教授张弘解释说,“随身护卫”则是对“保镖”这一通俗叫法的官方定义。据张弘介绍,保镖公司多以“保安”“安全咨询”等名义登记注册。

截至目前,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全国范围内带有“保镖”字样的营业公司有48家;另据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的数据,全国以“保安”为名注册的公司多达278890家。

“时隔八年,保镖这个行业面临的问题并未减少。” 张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很多保镖公司仍未告别灰色身份、“随身护卫”的行业细则仍未出台、保镖公司的发展方式和对保镖行业的监管都还在摸着石头过河,“八年前面临的发展困境,现在仍在面对。”同时,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行,包括随身护卫在内的国内安保力量随中资企业“走出去”将成为趋势,“但问题是,我们自身的理念和素质都还有待提高。”张弘说。

与张弘的看法一致,李旭也认为,“大部分国内保镖公司目前都还在从事着类似‘肉盾’的低端人力防范。”

李旭出生于武术世家,5岁起跟随祖父练习家传拳法,在北京城南一个四合院里,每天早上,大人和孩子都要早起习武。十几岁时,他还拿过北京市武术比赛散打对抗赛65公斤级的第二名。受港片影响,有着“一身本事”的李旭在1990年开始了“保镖”工作,当时的雇主老板大多把“保镖”视为充门面的打手,这让李旭难以认同。

2005年,李旭进入美国特勤局创办的政要保护学院(The James J. Rowley Training Center),成为该学院第一名中国学员。风险评估、便携式装备的操控和应用、枪械常识、车辆战术、路线分析等40多门课程让李旭对“保镖”这一工作有了新的认知——“保镖的智慧在于预估并提前化解风险,而不是在委托人受到威胁时靠武力解决。”

一年后,李旭学成回国,成立了“九命保护组”(下文简称“九命”),把所学用到一线保护工作中。两年后,他又把自己的经历和对保镖的理解写进了《中国第一保镖》这本书。“国内保镖发展了二十多年,还是靠拳头解决问题,而我走出国门看到了更先进的理念和技术,这些应该被推广。”李旭说,即使十年前他就提出了这些观点,现在仍旧有很多从业者靠“肉搏”解决问题。

北京博警特卫安全顾问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博警特卫”)的创始人释行风对此深有体会。2003年,18岁的释行风离开少林武术学院之后,加入了北京一家保镖公司,还在感叹“一身功夫终于有用武之地”的他没想到“第一天上岗,第二天就下岗了”。第一次“保护老板”就遇到了危险,“当时大家对保镖的理解,就是出事了挡在前面,靠武力解决。”这次经历让释行风放弃了保镖工作。

2008年,在土耳其巡演的释行风因“少林功夫”收到了国外保镖公司的邀请,这也让他看到了西方保镖的绅士做派和专业技能,“这可以是一份体面的工作。”释行风说,保镖要做的其实是评估和规避风险,这样的保护工作才是“功夫真正的用武之地”,两年后,他在北京创立了自己的保镖公司。

“武侠梦”也是王海春成为保镖的最初动力。因电影《少林寺》而痴迷武术,学习洪拳、散打和格斗,又因《中南海保镖》这部电影确定了自己的职业。2004年,21岁的王春海从老家盐城来到宁波,当时的保镖公司一般挂着“商务礼仪”和“安全咨询”的牌子,担当雇主和保镖间的中介,有业务的时候临时通知,没工作时互不联系。有一次王海春一个人保护雇主解决经济纠纷,对方集结了当地地方势力,虽然没有正面冲突,但无时无刻的监视和敌对让王海春时刻处于紧张状态,连续一周都是半夜从噩梦中惊醒,白天出门必须穿好防刺服。他曾向公司求助,得到的却是“你要相信自己的身手可以一敌十”这样不痛不痒的答复。

“当时的感觉就是没有娘家,没有团队和后盾,万一出事了,基本没法防御。”这次经历让王海春看到了早年保镖行业“单兵作战”的风险。十年后,他在杭州创立了自己的公司,要求保镖在外遇到危险时,公司随时能派出一个装备齐全的3~7人机动小组加以保护。

保镖江湖似乎先天带有“武林”习气,各家自成“门派”。

今年40岁的冯耀臣在上海经营着一家拳馆,2006年开始兼职“保镖”工作时,他就听过李旭的名号。六年后李旭开始招生培训,他便报名成了“九命”的大弟子,2017年还跟随李旭参加了国际保镖大赛。

“这些人都是冲着我李旭来的,我都是亲自上课,不会随便找个人糊弄他们。”李旭回忆说,每次集训,他都会全程陪练,一天训练12个小时是常事,孩子高烧40度、家人跟他生气着急都不能中断他的工作。下课后,学员都要双手作揖、鞠躬行礼,“常年训练的弟子班才会这样。”李旭解释说。

释行风也坦言,他在快手上有近百万粉丝,很多人因为认同他“禅武一体”的理念才来到公司进行保镖培训。王海春将公司开办的保镖培训机构命名为“攻守国际安全学院”,除了保镖专业技能培训,未来还要融入武术功守道。

“武林”中的风险,有时也来自雇主本身。

“雇主的身份、公司的营业执照,我们都要一一核实,有违法记录的雇主一律不接。”被释行风拒绝的上门生意占到了50%,“这也是对我们自己保镖的一层保护。”

“违法乱纪的任务不接,风险太低的也不接。”据李旭介绍,一般的商演活动他都不会承接,公司主要保护政要和商人,“我们不是用来摆谱充门面的,练就一身本事要用到地方,就做最难、最高端的保护任务。”

与任务风险成正比的,是这项工作带来的荣耀。“当你化解了最危险的风险,你的雇主因此而更加安全,还有比这更骄傲的吗?”王海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用自己的力量保护想保护的人,默默为社会治安贡献一份力量,“相比古代侠客,这或许就是现代英雄的价值和意义。”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更多>>视频现场
更多>>大学城酷图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 新闻图片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