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屏山|东南空间|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军事|图片|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体育> 校园体育 > 正文

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上的大人物与小人物

2017-09-19 09:52:35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陈小妮   我来说两句

大学男子乙组400米自由泳决赛后,孙杨与对手握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范雪/摄

傅园慧站上冠军领奖台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范雪/摄

9月16日,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在杭州闭幕。过去的半个月,全国学生运动会各大赛场上青春飞扬,精彩无限。来自全国各地的运动健儿奋力拼搏,充分展示出青年学生顽强向上的精神风貌和出色的体育运动才华,展现了全国学校体育的工作成果。全国学生运动会,不仅是竞技的运动场,更是青年学生互相学习、交流体育技艺的成长舞台。

青年学生运动员中,有孙杨、傅园慧、谢震业等夺金破纪录的“大人物”,也有从小坚持体育、为自己站上全国赛事平台而兴奋的“小人物”,他们都用拼搏诠释着体育精神。

琼中女足运动员谢场 浙江传媒学院 王松龄/摄

李龙清和赖柳燕分获大学组男女子自选南拳冠军 浙江警察学院 刘丁丹/摄

中学男子篮球决赛后,广东队成员庆祝胜利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 马文馨/摄

王泽奇:篮球“圈里圈外”的改变与成长

9月13日,北京队夺冠后,王泽奇与队友合影,左二为王泽奇。浙江理工大学 陈新怡/摄

浙江理工大学 陈新怡

“最后一次以学生身份参加的比赛了!不忘初心!加油!”9月7日傍晚,结束了全国学生运动会大学组男子篮球第一场比赛后,北京大学的王泽奇发了一条微博这样说。

2011年,作为清华附中篮球队队长,王泽奇顶着“全国冠军”的名号进入了北京大学篮球队。跟高中时的高密度篮球训练不同,在北京大学,体育特长生是跟普通生是一起上下课的,王泽奇只需要在每天下午5点到7点进行篮球训练。“在北大,我没有把自己当作特长生。北大有很多人才,不是说你篮球打得好,就会受到更多人关注。”王泽奇开始尝试改变自己,“上大学之前,我一直在篮球‘圈子’里发光发彩,在北大,我希望加入更多‘圈子’”。

大一的暑假,数学系的牛乾坤找到王泽奇,希望跟他合作拍微电影。两人一拍即合,一位是对电影拍摄一窍不通自学半年拍摄剪辑的导演,一位是哭戏靠眼药水撑着的男主角,就这样,他们拿着打零工挣的5000元,开始了微电影之路。北京的夏天很闷热,为了省下打车钱,背着四五十公斤摇臂的导演牛乾坤和拎着铁轨并抱着道具的男主角王泽奇奔跑在校园里。有游客叫住王泽奇:“诶,小伙子,你们在拍微电影吗?”得到王泽奇确定的回复后,游客问他:“谁是男主角啊?”在看到王泽奇指了自己后,游客诧异地看着拎着铁轨并抱着道具的他,不解而又疑惑地鼓励道:“好吧,你加油。”

微电影拍摄用了7天,经过两个月剪辑后,47分钟的《下一站》诞生了。尽管是一个悲剧故事,但在内部放映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笑。“演得太假了”,王泽奇自己当时也笑了,“在这个新的‘圈子’里,我有很多收获。有时候觉得自己付出了很多,但其实还远远不够。”因为《下一站》,王泽奇与影视结缘,大二那年,他和剧组的朋友们成立了北京大学影视创作协会,这个每年不断壮大、招新人数可达500人的社团,在2016年招新公告上戏称自己为“北大拍片学院”。

不仅是跳出篮球“圈子”的改变,王泽奇也尝试在篮球“圈子”里做出改变。从初中到高中,王泽奇在篮球场上始终扮演着主力得分手或第二得分手的角色,在别人看来,他拥有着“有三分、会突破、能传球、可造2+1”的实力。初到北京大学,他希望像在高中一样,用得分证明自己。然而,在2013年第15届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上,北大篮球队在四分之一决赛中就被华侨大学篮球队击败,这让王泽奇开始总结和反思。

“要往更高的平台走,就不能以自私的心态去面对比赛。”后来,赛场上的王泽奇开始减少出手和进攻,由原本出手十几次变成两三次,用传球和防守将北大篮球队由散沙铸成牢不可破的沙墙,王泽奇表示:“我的改变,也让我获得了更多的荣誉。”在2016年第18届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东北赛区决赛中,北大篮球队战胜中国民航大学篮球队,重夺“东北王”称号,带伤出战的王泽奇获得MVP,“我是得分最少的MVP了。”他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说。

这届全国学生运动会,王泽奇场均上场15分钟,“我就快毕业了,要给学弟们更多机会!”尽管上场时间不长,王泽奇很享受打比赛的过程,“赛场上,我的目标就是赢下比赛。”他说。因为这次比赛,清华大学篮球队的杨晨和王泽奇从对手变成了队友,“之前作为对手,我跟王泽奇所在的球队打过热身赛,他大局观很好,传球很棒;这次跟他成为队友,觉得他打球很有感染力,能够带动其他人,是球队当中的领军人物。”

9月13日的全国学生运动会大学组男子篮球决赛,北京队对战广东队,最终比分定格在97∶79,北京队大胜广东队,这枚金牌也为王泽奇的学生时代篮球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明年,王泽奇将从北京大学毕业,“我还没有想好毕业后从事什么工作,也许会进入一个新的‘圈子’。但即使我离开了篮球,也一定是暂时的,将来总有一天,我还会回到篮球相关的行业。”

“足球女将”王霜:“对自己放松就是给对手机会!”

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浙江理工大学 蔡怡

12岁进国少、15岁进国青、18岁入选国家队、韩国K联赛史上最年轻的球员……今年22岁的王霜,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她有一个响亮的绰号——“中国女梅西”。

“我们的目标是夺冠!” 9月7日,在全国学生运动会足球大学组女子组北京队对战广东队的比赛中,王霜上场20分钟,为北京队踢进了最后一个球,也是第7个进球,比分定格在7∶0。

双眉上挑,面色黝黑,王霜眉宇间带着一股天然的英气。“父母都很喜欢足球,哥哥从小踢足球时,也会带我一起去。”王霜从8岁开始踢足球,“我小时候性格比较像男孩,活泼又有点儿调皮,在学校大家都叫我‘假小子’。那时启蒙教练还说我,‘这孩子太适合踢足球了’,我就一直踢到了现在。”

“小学在足球队里,下午上完课就去踢两个小时足球,每天特别快乐。”但是,因为王霜小时候总是和男生一起踢球,年幼的她便常常受到嘲讽:“男生会觉得,‘你一个小女孩,怎么和我们一起踢球’?”绝不服输的个性,使王霜的求胜欲望愈发强烈,每当有人质疑她的踢球水平时,这个要强的女孩心里便默默嘀咕,“我今天非要和你一较高下!” 现在她在赛场上为人称道的“人球分过”“任意球射门”“马赛回旋”等球技,就是在从小与男生一起踢球时练就的。

王霜小时候会和哥哥约定,在从学校到家的路上颠球,一直颠到家球不能掉。“我真是较真儿,只要球掉了,我就重新把球抱回来,走到起点把球慢慢颠回去。”在王霜看来,对自己放松就是给对手机会。

2016年3月,奥运会预选赛中国队对战朝鲜队时,王霜在伤停补时最后一刻扳平比分的点球,成为中国女足顺利晋级里约奥运会的转折点。“为中国队创造出点球并罚进,决定了接下来比赛的走势,”提起这粒点球,王霜感慨:“那真是一生难忘的回忆,也是特别重要的经历。”

在之后奥运会四分之一决赛对战德国队时,王霜创造出了一个点球并主罚,却没能重演预选赛的奇迹。“把球罚丢之后,我整个人发懵,那天晚上我一夜没睡,脑子里一直在重复那个画面。”两相对比,王霜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经历了大起大落:“进球的时候一下子沸腾起来,没罚进一下子就像跌入万丈深渊。”时隔一年,谈及此事,王霜语气里依然有着淡淡的遗憾。“为团队赢得荣誉,我就很开心;输了球,我就非常难受。”王霜说,“当时,身边的人都在安慰和鼓励我。大概过了两三天,我的心情才平复。毕竟后面还有更多比赛等着我。”

王霜的经纪人阿特金斯曾“吐槽”王霜“除了爱吃,满脑子都是足球,没有生活”。空余时间,王霜会钻研足球比赛的视频,模仿C罗的踢法,加大自己的训练量:“C罗每天训练8小时,这种节奏我也需要!”

参加完全国学生运动会,王霜开始备战永川四国赛和女超联赛,“作为职业球员,我能够自己‘消化’。”面对紧张的赛事安排,久经沙场的王霜已经学会自我调整。

廖玉燕:尝试过放弃,选择了坚持

廖玉燕(中)站上领奖台 受访者本人供图

浙江大学 张弛

“第一第一!”“大师姐拿了冠军!”当身穿印有“云南”字样蓝色衣服的廖玉燕第一个冲过终点线,看台上,她的队友们紧紧拥抱,激动呐喊!“她做到了,她拿了冠军!”在欢呼的人群中,教练杨帆激动地呐喊,他拿起手机,拍下大屏幕上的成绩列表:廖玉燕,11秒90。这枚金牌,是云南学生运动员在全国学生运动会田径项目中取得的第一枚金牌。

“其实,我是‘老将’了。读本科时,我参加过2012年全国大学生运动会,那次我排名第四,很遗憾没能拿到奖牌。”廖玉燕说。那届大学生运动会后,她就没有再参加大型比赛,全身心投入到本科专业课的学习中并准备考研。

2014年9月,廖玉燕考取云南师范大学运动训练专业研究生。入学不久,她就因为本科时参加过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经历,被导师推荐进校田径队。入队第一天,教练杨帆给她测试了100米,成绩在13秒开外。“自己不是专业运动员,成绩也大不如从前,加上读研究生学业任务很重,我有点想放弃。”刚加入校田径队,廖玉燕完全没有激情,懒散的训练态度激怒了杨帆,在廖玉燕几次无故不参加训练打电话又不接的情况下,杨帆宣布从田径队开除廖玉燕。

被开除后,廖玉燕没有感到轻松,而是心存愧疚。她回忆说:“我在家反省了很久,想想自己在2012年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上留下的遗憾,想想导师和教练平时对自己的期待,再想想自己在田径场上飞奔的感觉……我一下子又坚定了决心,我要好好训练,我还要参加比赛!”

2015年年初,寒假一结束,廖玉燕就背上自己的跑鞋,带上亲笔写的道歉信和重新加入校田径队请愿书,在训练场集合。“看到我回来,杨帆教练没有说什么,我只记得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点了点头,那个场景我印象很深。”从那以后,廖玉燕再也没有想过退出。再次回归校田径队后,廖玉燕开始了艰苦的训练生活。平日上课时,每天下午5点最后一节课结束,廖玉燕就快速收拾好书包,背上自己的跑鞋往田径场赶。到了寒暑假,学校的学生都放假回家了,廖玉燕则继续留在学校参加田径集训。“每次训练完,衣服都能拧出水来!”她说。

9月11日,在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大学女子甲组100米比赛中,廖玉燕第一个冲向终点,拿下了这块宝贵的金牌。“这次比赛是我学生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这个冠军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廖玉燕抬起头看到大屏幕上的成绩后,激动地流下了眼泪。“从开始的惧怕和消极,到后来的知难而上,廖玉燕已经形成了场下低调谦逊、场上自信敢拼的的风格。”杨帆这样评价这位全国冠军。

两个月前,廖玉燕在鄂尔多斯全国田径锦标赛上拿到了人生第一个全国冠军,当时她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中国短跑运动员李雪梅——亚洲女子100米纪录保持者。现已退役的李雪梅在大学当体育老师,用另一种方式致力于中国的田径事业。廖玉燕在采访时说:“我会向李雪梅老师学习,从事体育教育工作,希望我能将体育精神传承下去,带出更多优秀的运动员。”

查苏生:热爱音乐的武术少年

查苏生表演武术动作 浙江科技学院 周如珊/摄

浙江大学 吉星宇一 

“如果有一天我不练武术了,一定会疯狂地学音乐,就从编曲开始。”提到音乐,查苏生双眼都在发光,全国学生运动会前,他约好了老师学习编曲,但为了参加全国学生运动会的武术比赛,学习编曲的时间只得往后推迟。他面露遗憾却毫不后悔,对他来说,武术和音乐都很重要。

查苏生是浙江大学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专业的大四学生,相对于这个身份,或许那位在全国学生运动会上摘得首金的少年,更加令人印象深刻。随后,他又先后取得男子自选剑术、男子自选枪术两个项目的冠军。

“小时候喜欢看《少年包青天》,觉得里面的展昭特别帅,一招一式就能打倒一大片人。”这是查苏生对武术最初的理解,也是父亲对他进行武术启蒙的开始。查苏生的父亲是个武术迷,虽然没有正经学过武术,但经常去看别人练武,家里堆着许多与武术相关的书籍,“爸爸问我对武术有没有兴趣,我说有,他又见我喜欢看武侠片,所以就把我送进了体校。”7岁,查苏生进入陈经纶体校学习,至此武术一直伴他成长。

难以想象,这样一位精通长拳剑枪的习武之人,心中还有一个坚定的音乐梦。“我想过要组建一个乐队玩音乐。”查苏生加入了学校的吉他协会,“学习吉他的时候认识了一些音乐老师,经常会向他们请教。对于音乐,我想先打好基础。”他透露,自己很喜欢民谣,最爱李志和宋东野。

在他看来武术是一门艺术,与音乐有不少相通之处,“比如说节奏,我们套路里也会有节奏。”在竞技武术比赛中,一套拳法与配乐往往是相得益彰。自从喜欢上音乐并且学习吉他之后,查苏生开始思考什么样的配乐才能让自己的套路表演呈现出更完美的视觉观感,这对他在本届全国学生运动会上的表现大有裨益。“我比赛的音乐都是查苏生学长帮忙剪辑的”,在队友胡钰莹眼中,查苏生不仅对待武术训练非常认真,而且多才多艺。

查苏生和音乐结缘,绕不开他负伤的那段经历。2014年,他因膝盖半月板撕裂不得不接受手术,接着便进入了长达一年的恢复性训练。“当时我只能蹲在那里练力量,量不多还很枯燥,我就想找一些喜欢的东西,所以音乐在伤病期间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他尝试过声乐也学过像钢琴之类的大型乐器,最后在学校的吉他协会学会弹吉他。“训练完之后,或者是腿又出问题的时候,会想到听听音乐舒缓心情”。

那次的伤病,也让查苏生更加透彻地了解自己。“如果把我比作金庸笔下的角色,我偏向于跟我一样有过受伤经历的杨过。”他说,自己没看过多少金庸的武侠书,但很欣赏杨过,“这位断臂大侠没有被伤病打败,反而变得更加所向披靡。”查苏生也始终相信,越努力越幸运。

“我不想跟别人一样,虽然这次比赛我拿了冠军,但跟其他全国、世界冠军相比,可能只是刚入门。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要保持一颗求知的心,这样才能变强大。”在查苏生看来,武术是他一辈子要坚持的事儿,“从小到大的荣誉是武术给予我的,身为武术人,我以后会参与到武术改革和推广的事业中去。”

覃金朋:重重大山挡不住跑步梦想

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浙江工商大学 周景怡 浙江农林大学 孙孟瑶

凌晨4点半,覃金朋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从广西来到杭州后,覃金朋每天都失眠。这个来自广西省玉林市容县中学的高三男生,代表广西省出战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参加田径项目的400米短跑和4×400米接力赛。为了准备此次比赛,他常常感到焦虑,难以入睡,他皱着眉头说:“一静下来,脑子里想的全是比赛的事。”

覃金鹏坚持练习田径5年,在他体育中考拿到全县第一的成绩之前,身边很少有人支持他跑步。“一天到晚跑步,也没见跑出个什么名堂。”“不就是跑步吗?人人都会!” 亲戚和左邻右舍的冷嘲热讽,始终环绕在覃金朋耳旁。

出生在四面环山的石头镇,覃金朋还有5个姐姐,养育6个子女的重担落在普通农民身上,覃金朋家中经济状况一天比一天不容乐观。经济压力迫使5个姐姐陆续辍学,覃金朋作为家中唯一考上高中的人,在上学期间练习田径,常常被看作是“不务正业”“浪费时间”。

高强度训练需要补充大量营养,覃金朋的家庭条件根本不允许,他在学校吃的最多的就是白粥和青菜,喝牛奶对他来说几乎是奢望。高一时,他连续吃了一个多月的素菜,营养跟不上,导致训练时跑两步大腿就会抽筋,但他依然拉伸肌肉后继续训练。“这次来参加全国学生运动会,比赛期间吃到的运动员餐,已经是非常好的伙食了。”他笑着说。

平时训练,覃金朋经常穿的是一双红白相间的胶鞋,薄薄的鞋底将脚底磨得非常痛,在高强度训练下大概两三天就能磨坏一双。这一次来杭州参加比赛,队里发了一双减震鞋,“这是我穿过最好的一双鞋!”覃金朋说。

初中时,覃金朋的田径成绩一点儿也不突出,完全不被教练看好,教练的质疑让这个大男孩红了眼眶。“和有天赋的运动员相比,我只能付出百倍的努力!”他经常在别的运动员休息的时候,独自在操场上跑步。有一次,他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在200米一圈的泥质场地上连续跑了62圈。为了躲开村里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初中3年里,他常常清晨5点去山上跑步,出门时四下一片寂静,只有狗吠和鸟鸣作伴。每当看不到希望想放弃的时候,覃金朋总会想到那些嘲讽过他的人们:“我就是咽不下这一口气,我要用实力证明自己,为父母争光。”

2015年的体育中考,覃金朋考取了全县第一的好成绩。看到当地媒体有关他的报道之后,覃金朋父母的脸上笑开了花,父母支持的笑脸成为他在跑道上最大的动力。“覃金朋平时训练很积极,也很能吃苦,就是参加大赛的机会少。” 覃金朋的教练马振华说。

“能代表广西省参加全国学生运动会,可能花光了我人生中所有的运气。” 在全国学生运动会上,覃金朋没能拿到一块耀眼的奖牌。他直言自己并非天赋型选手,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他在此之前从来不敢想象的事情。“这次全国学生运动会之旅结束后,我应该不会再参加比赛了。”比起竞技,覃金朋更愿意继续把田径作为爱好去坚持。“也许我会离开赛场,但不会离开田径。”他说。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9月19日 11 版)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更多>>视频现场
更多>>大学城酷图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 新闻图片
  • 博客热图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