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屏山|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专题|网事|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国内> 社会 > 正文

“999急救门”当事人:与卫计委沟通两小时提意见

2015-12-09 18:54:02 侯懿芸 来源:法制晚报  责任编辑:孙劲贞   我来说两句

急救原则应当根据病种进行细化

法制晚报: 那您具体提出了哪些意见?

张先生:我主要提出了两点意见,一是急救的这个原则。根据《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急救中心(站)和急救网络医院应当按照就近、就急、满足专业需要、兼顾患者意愿的原则,将患者转运至医疗机构救治。

这个原则要进行细化,比如就近原则,什么人要就近?比如那种心脏病突发的、失血过多的病人适合就近,但是我这种突发重症疾病,不完全只是就近的问题,我这种需要就专业,我认为应该根据不同的疾病来确定和细化这个主要的指导细则,否则不管放到哪个医院,它都算是符合了“就近、就急、就专业”这个原则。像我这种情况,你给我就近有什么用,治不了我的病。

第二个我提到应该在急救时有负责人制度,尤其是在机场的这种急救,应该有一个负责人对病人负责到底,这个负责人既帮病人联系家属、单位,又帮忙缴费、诊疗,甚至转院也陪病人到底。

这样的负责人制度尤其对单身的旅客非常重要,因为这种时候家属是没办法管的,负责人制度就很有必要。

黑护工照顾数天不洗澡 一天收费180元

法制晚报: 您住院期间有护工照顾吗?

张先生:从我的经历来说,我到北大人民医院的时候,我听说医院有护工,但我实际上却没有受到医院护工的帮助,都是一些临时的黑护工,穿着便衣过来问我,“你需要帮个忙吗?”

当时我已经有两个同事赶过来了,但我仍然需要一个护工。大家都能看到的在网上传播的一张照片,就是我被推进手术室的场景,事实上把我推进手术室的这个人就是一个临时的黑护工,他就是在那儿临时挣点钱,一天180元。但是他们都没有任何医疗卫生的相关培训,在我雇用他的四五天里,他连澡都不洗,特别脏,穿着便装,一身烟味。他们都不是正规的护工,但是却遍布于各大医院。

当时在我身边都没有正规的护工,到处都是这些人,上来说帮你个忙,帮你缴费、推车等等,很主动很热情。

这些人其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作为医院你不应该用这些人,因为他们没有基本的医疗水平,手都不洗干净。而且他们的身份也很乱,在各个病房穿梭,如果病人丢了东西也很麻烦。

没有可拆卸担架 致病人两次爬上救护车

法制晚报:对于救护车急救这方面,您有提出什么意见吗?

张先生:这个我特别提到救护车的担架,应该设置成那种可拆卸的,我三次坐救护车,前两次都是不可拆卸的,只有第三次是可以拆卸的。卫计委说北京800辆救护车也正在逐步更新,把一些担架转成自动的,有的救护车现在已经可以电动移动了。

法制晚报: 担架的可拆卸和不可拆卸对病人有哪些影响?

张先生:这个影响非常大,可拆卸的担架可以从救护车上直接拉下来,病人躺上去后,自动一按就可以收回去,是自动的,不需要把病人往上抬。但是我前两次的救护车都不是可拆卸的,就造成了我两次都是自己爬上救护车的情况。尽管第二次有一个保安大哥帮我,但我也需要自己爬。但如果是可拆卸的,我只需要躺到担架上就可以了。

法制晚报: 您提出了很多这种小的细节?

张先生:这些都是我亲身的经历,所以我说的比较细,但我认为很多东西是很容易实现的。比如800辆救护车配800个枕头,一个枕头100块,8万块钱就解决了。而且你用一个普通的枕头就套一个套就行,对病人来说即使不干净也没关系,但是作用却非常大。

包括毯子,北京的冬天这么冷,病人进行的很多检查都要在几个楼之间穿梭,所以你可以想象我当时没有毯子,就穿着个毛衫有多冷。

我发现在急诊室里只有家属陪伴的病人才会有枕头、被子,裹得比较严实,但是对于这种临时应急的,也至少应该有个准备,起码基本的毯子这些保暖的东西给我盖上,那差别对我来说就很大了。为什么我的就医过程这么痛苦,除了本身的病痛,就是在这些细节上,所以我希望我的这些经历和经验可以让下一个人受益。

等待调查结果 希望对999进行整改

法制晚报:对于您说的这些意见,对方有什么表示?

张先生:我自己的意见,总的来说就是希望他们在这些急救立法和急诊、转诊的原则上要进行细化,另外,希望对999进行整改,目前来说也没有其他部门可以替代它。当然我没有进行调查,不能以我自己这一例情况,就说整个999都不好,我都是以自己的经验说话。

卫计委的同志说让我耐心等待,他们会根据我今天说的一些情况再去进行详细调查。他们对我大致的调查已经结束,但之后还会和我电话沟通,说这些涉及到夜间急救立法,这次各方都比较重视,既然介入这个事儿,就是要让夜间急救更好地向前推进,他们也很重视,本着这种建设性的意见进行调查,希望我耐心等待。

法制晚报:这个事件发展到目前为止,觉得达到了您的预期吗?

张先生:这件事情得到持续推进,我现在就是静待结果,配合各方调查和媒体的采访。整个过程中我始终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维权者,当然经过这么多天,我确实感觉非常累。

文/丽案调查工作室记者 侯懿芸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 新闻图片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闽)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