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屏山|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专题|网事|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国内> 时政 > 正文

周小川:货币政策调整取决于经济是否跑偏

2014-04-12 09:35  周鹏峰 李雁争 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陈玮 黄晓夏  
分享到:

□如果经济增长率完全偏离了目标,货币政策会采取微调或是大一点的调整。

□比特币本来就不是央行启动的,也不是央行批准的币种,并不是支付性货币,所以央行谈不上取缔。

□如果出现任何金融的不稳定,有可能需要再一次动用非常规货币政策来加以应对。

□确保宏观经济的金融稳定,必须考虑如何快速推进资本市场发展,更多依靠资本市场,改变金融结构。

央行行长周小川昨日在博鳌论坛分论坛“央行的未来”上颇令媒体意外地回应了多个热点问题,比如货币政策会视GDP增速是否偏离目标而决定微调或者大一点的调整,也提到央行谈不上取缔比特币。不过他谈得最多的是中国央行为什么采取相对非常规的货币政策。

微调与否视情况而定

中国央行历来强调货币政策调控的主要目标是低通胀率、经济增长、新增就业、国际收支平衡。周小川说,这四个目标的权重会动态调整,因为经济有较正常时,也有全球经济危机的时候,在不同情况下,目标权重会发生变化,但通常情况下,对于央行来说,通胀目标更重要,未来货币政策也不大可能会把就业当为最主要的目标。

周小川说,国务院有考虑经济增速在什么区间内属正常范围,货币政策的制定考虑了增长率,如果经济增长率完全偏离了目标,货币政策会采取微调或是大一点的调整。

“这就是现行的一个调控框架。”周小川同时还说,汇率的双向浮动是机制的改革,与货币政策制定关系也不太大。

周小川还回应了目前是否应该控制信贷增长的问题。他认为,目前信贷增长速度基本上比较平稳,没有明确听到要求中国控制信贷增长的声音,反倒是国际上不少声音担心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太快而拖累全球经济。

但他也提到了一个问题,即目前国际上关心中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偏高的问题,且高得稍显突出。

“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信贷继续扩张,会使其杠杆率进一步提高。这是值得大家担忧的现象,这也是决策部门和学术界都在密切跟踪讨论的,也有各种不同的说法。”周小川说。

另外,周小川还谈到了他对比特币的看法。他说,比特币本来就不是央行启动的,也不是央行批准的币种,并不是支付性货币,所以央行谈不上取缔。

“现在主要担忧的是比特币像是能够交易的资产,就如有人集邮,主要是收藏品,作为资产交易。”周小川说。

周小川回应了目前讨论较多的货币基金问题。他说,货币市场基金目前来看发展较弱,还有很大发展前景。

“至于货币市场基金与其他金融业务的关系,近期讨论确实很多。我觉得让他们先讨论一段,对我们做决策也有帮助。”周小川说。

非常规货币政策的必要性

在分论坛上,周小川谈得最多的是中国货币政策非常规性的原因。

周小川解释了常规与非常规的区别。他说,过去十年,很多国家采纳了瞄准通胀率的货币政策,主要靠央行的政策利率来实现这一目标,这就是常规货币政策。非常规货币政策是指由于条件发生了变化,使得传统货币政策不再能够起到应有的效果,而不得不动用非常规货币工具,主要就是“量宽”。

他说,中国货币政策跟其他国家比起来一直相对非常规,因为中国仍处在改革转型期,并没有达到实施常规货币政策所必须具备的所有经济条件。

“比方说我们必须要进行很多金融行业的改革,必须要纠正改进银行业的一些状况,必须要以一些非常规的方式发展我们的资本市场。”

周小川尤其提到两次金融危机。一次是亚洲金融危机,当年中国使用了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加以应对,创造了一个非常低利率的环境;另一次是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国也推出了刺激经济的一揽子计划,同样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

“这些政策不光是保增长的,同时也是推动实现金融稳定的。”周小川说,金融危机让市场意识到金融稳定非常重要。

“如果出现任何金融的不稳定,我们有可能需要再一次动用非常规货币政策来加以应对。”周小川还提到,在这一轮的金融危机下不得不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当央行向经济注入流动性的时候,是先提供流动性,再去考虑结构性的问题,还是反之亦然,而这些问题本身也是非常规货币政策考虑的范畴。

另外一个可能性是很多新兴经济体一旦出现了不正常的资本流入或流出、或汇率反常,也可能造成有关国家央行再一次动用非常规货币政策进行干预。

对于由此延伸而来的中国央行应不应该有更多独立性的问题,周小川则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挑战。”

“我们研究团队关注了很多不同模式。但就像之前所说的,中国还处于一个转型调结构的阶段,要从传统的中央控制型经济转型到市场化经济,在这个转型期,央行要紧密地和其他部委合作。”周小川说。

比如商业银行进行改革的时候,要考虑到财政部财税改革、劳动力市场管理等多方面问题,如果央行不是政府的一部分,就很难有效地协调推动改革。

“所以中国央行作为政府的一部分,对于中国来说还是有益的,特别有益于转型期的发展,这是一个合理的选择。”周小川说。

当然每一个选择都会有代价。“我们的代价就是,是不是很有效地控制了通胀率以及资产泡沫的增长,这还是一个问题,还不清楚。”周小川说。

与其他监管部门合作维护金融稳定

周小川还特意谈到了金融稳定性问题,以及由此而来的与其他监管部门合作的考虑。

按照国际经验来说,基本上央行可以发挥最后借款人的角色。最近IMF和其他国际组织也建议央行应该参与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如果出现市场失灵的情况,央行可以在这个方面发挥一定的作用。

周小川说,很多新兴经济体,甚至一些发达经济体突然会发现基本上几乎所有的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都不健康的情况。

“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中国也突然发现所有的银行从技术上来说都是破产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也一样,突然所有银行都不行了,这是系统性的不稳定性,也是我们要处理的问题。”周小川说,金融稳定性是应该值得好好考虑的,也就是考虑央行如何和其他金融监管机构合作解决这个问题。

周小川认为,在传统商业银行为主导,而资本市场发育不足时,金融市场的结构就是有风险的,一旦出现泡沫破裂就会带来巨大的金融不稳定性,所以确保宏观经济的金融稳定,必须考虑如何快速推进资本市场发展,更多依靠资本市场,改变金融结构。

“我们要靠市场来引领这样的发展,而且不仅仅靠市场,央行和其他监管机构可以携手合作为这样的市场做出贡献。”周小川说。(记者 周鹏峰 李雁争)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更多>>视频现场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更多>>新闻图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闽)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